第七十六章 小巷夜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冯天衡这时候自然不会退宿,郑炎有些无奈道“单挑个屁,郭陔,看住马车,我们三个单挑你们这十几个,谁躺下谁输”。

    于是莫名其妙的就拉开架势准备要打群架,吕秀娥从马车探出头满是愧疚,犹豫了一下说道“天衡,照顾好你的同窗”,

    元思空听到这话向女子竖起大拇指,之前那个公子哥也是眼前一亮,随后斗志昂扬起来,郑炎暗道,识大体不过如此了。

    张武天完全看在眼里,以他现在的目力郑炎的两个动作都能看到,只是无法做出反应,飞出去的时候只想着“这人身体要比自己强太多,没法打”,落地后才知道自己体内聚起的气机也被打散,竟然半天使不上劲爬不起来,几个黑衣打手赶忙上前搀扶。

    然后十多个人一起向郑炎扑来,郑炎闪转腾挪潇洒从容,每一次出手都有一人软瘫倒地或者远远飞出去,片刻功夫如闲庭散步似的走到那个姜仪尚旁边,元思空大急“这是我的”,那姜仪尚已经被拍坐在地上,一脸苦笑,那边丁金堂收手喊道“我们输了”,冯天衡也不好再出手。

    快到洛阳城元思空还在抱怨“好不容易能真正打一场架,你就不能慢点?至少让我们把筋骨活动开了呀,你知道天天在学院里多烦闷”,冯天衡帮腔道“就是就是”,

    郑炎没好气道“一会儿官兵过来都得进牢房,人家坐牢家常便饭,咱们坐牢回去又要挨罚,每次挨罚最后都是我在顶着,你们一个个跑的比兔子都快”,

    吕秀娥从马车探出头好奇问道“你们在太学经常犯错误?”,

    冯天衡赶忙道“没有,我和郭陔都一心读书,就他们俩”,郑炎和元思空呲牙裂嘴。

    这边丁金堂把姜仪尚带到林仙楼一雅间,张武天作陪,苦笑道“没想到还有这么年少的高手,真是看走眼了”,

    姜仪尚不以为意道“那些世家名门培养出的子弟有这水平不奇怪,路遥知马力,越到后面越考验心性禀赋和际遇,这些可不是一个好的出身就能解决一切,金堂不必担心,我看那几人气度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睚眦必报的人,何况小辈玩闹谁又会当真?你金堂的靠山也不小不是”,

    丁金堂笑道“仪尚所言有理,对了,你怎么想起到太学读书了?”,

    姜仪尚想了想说道“和金堂你没什么好隐瞒的,家里老爷子希望能和京城那几家搭上比较牢固的关系,皇子们一个个开始成年,都在着手拉拢势力,重新洗牌马上就要开始,想着能更进一步”,

    丁金堂有些犹豫地说道“我听家父和帮里几位老人说过,这次洗牌肯定是那些皇子们站在最前面,为什么不直接接近他们?太学这个跳板可不好用呐!”,

    姜仪尚笑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要赌就赌大点,赢了封侯拜相,输了满门抄斩,家里那帮人却是只想着稳妥”,

    丁金堂无奈笑道“还是稳妥点好”,

    姜仪尚沉吟道“要是能和皇族搭上关系就好了,那是真稳妥”,

    丁金堂若有所思道“你是说考个功名或是娶到一位公主?”,姜仪尚笑的很自信。

    一行人一辆马车进了城,冯天衡先把吕秀娥他们安排到一座刚租下的小院,小院离着太学不远,说是官府经营的出租院落,租金比学院里面的小院总是便宜一些,不过一月也要五两银子,大家还奇怪这家伙哪来的这么多钱。

    随吕秀娥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小丫鬟小玲,乖巧伶俐,一个赶车的老仆人,郑炎用自己刚开发出来的眼睛看了一下,发现老人身上升腾的气机很浓,带着清明的感觉,觉得这老人是一个不比那张武天弱的武道高手,或许真的是灵动境界,这可就不得了了,尤其是对于冯家和吕家这样的地方小氏族,堪比一个地阶高手坐镇,要知道一般人家有几个如张武天那样匠心境界的练家子就不错了。

    不过冯天衡的炼气化神境界也很扎眼,以他的条件能到这一步只能说是有悟性或是奇遇,虽然这家伙的悟性确实不错但肯定不是关键,当然郑炎从来没求证过这些疑惑。

    同样的还有郭陔,事实上郭陔的家世勉强算小富,比冯天衡差得更多,能有现在的成就据说是郭家宗族的一位族老平日里格外青睐,对他多有照顾。

    其实看一个年轻人的家世,只需要看他的武道修为和身体素质差不多就能了解一二,所谓的穷学文富练武,练武在锻体上对资财的消耗是一个无底洞,尤其是本身根骨差的,冯天衡和郭陔几乎都没怎么练过武功,武技据说也只是到了太学才开始接触,相反元思空和龙湫在这方面的基础就很不错,只是这两个家伙没那个心思这么一路走下去,郑炎很怀疑他们之所以打个好基础是为了和女人显摆。

    都安顿好后吕秀娥执意要亲自下厨请未婚夫的三个同窗吃饭,说是生院子先粘粘烟火气还有其他什么的,一番话说的让几人完全不好意思拒绝,在冯天衡哀求愤怒谄媚的目光下坦然落座,小玲留下照顾三人,冯天衡忙不迭跑去厨房帮忙。

    元思空悄悄跑到厨房看了看,回来感叹道“怪不得老冯面对教坊司那些莺莺燕燕能坐怀不乱”,

    一旁的小玲冷声道“坐怀不乱?”,

    郑炎和郭陔老实喝茶,元思空赶忙解释,终于凭着一副三寸不烂之舌和色相化解了一场家庭风波。

    饭桌上知道吕秀娥这次是打算要长住,直到冯天衡结束太学学业,郑炎点头赞同道“是挺好的,再过两年正好可以申请结束学业,那时还能赶上春闱,到时候一起衣锦还乡,老冯这家伙没人管着就懈怠”,

    冯天衡干咳不停,吕秀娥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家伙倒坦然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元思空和郑炎还总把话题扯到教坊司,吓得冯天衡整晚都只是干笑。

    吃完饭收拾完几人也要回去,见冯天衡也往外走,连郭陔都奇怪问道“不留下来吗?”,

    冯天衡向后看了一眼心有余悸地说道“留个屁,还没成亲呢,秀娥,你早点休息,水我都热好了,泡一泡解解乏”,说完第一个跑出院门,

    门里的女子柔声道“那明天我等你过来,几位公子今天辛苦了,这次有些照顾不周,下次好好准备再让天衡带你们过来做客”,

    几人打打闹闹离开了。

    郑炎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来由脑子里总是想起澹台雪妃,再一想又觉得自己不要脸,于是就想着让颖月心洛进来说会儿话,颖月笑意温柔地坐在跟前做女红,心洛淡淡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澹台雪妃抱着颖月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一边亲昵地和颖月说着话一边时不时看向郑炎,眉眼间羞嗔怨柔,风情无限,郑炎心猿意马最后只能一声轻叹。

    夜晚的洛阳城显得有些寂寥,偶尔能见到三两个行人,能闻到或淡或浓的酒味儿,酒应该不是好酒,大概是刚从哪个小酒馆出来的以苦力为生的人,劳作了一天到晚上放松一下,或许现在酒馆里的汉子们还没散去,里面依旧热闹喧哗,曾经跟着大爷爷进去过,老人要了一碗酒一碟猪头肉和一碟卤豆干,没有说话,只是有滋有味地喝着,惬意而轻松,郑炎很羡慕。

    没多大会儿又走到了那条经常见不到半个人影的三司巷,巷子的路面大概有两丈宽,一边是相连的宅院正门,也是宗人府三法司的房产所在,另一边是秀水街上其他人家的后墙,有几条小巷子隔开,路长五十丈左右,青色石板铺就很是齐整。

    郑炎每次经过这里都有想快点离开的冲动,总觉得宅院里的气机阴沉压抑,也可能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

    记得八岁那年第一次去宗学,是府上一个家臣带着走的,那时郑炎灵台清明感觉敏锐,隐隐觉得这边院子里有着很阴沉冰冷的气息,发自内心的厌恶,晚上返回的时候那名家臣还故意编一些鬼怪故事吓唬他,说这些院子里都关着收人魂魄的阴魔,是朝廷用来镇压邪祟的地方。

    郑炎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大不害怕,硬着头皮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可是突然大门洞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形怪物张牙舞爪地跑了出来,手脚上还有铁链子,虽然那名家臣一瞬间出现在郑炎身前,可是还是把他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那位家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金光罩住了大哭的郑炎,把冲出来的人形怪物打的差点四分五裂,还好有人提醒,最后收住力道,怪物衣服还是破碎飞扬,郑炎看到了身上的狰狞,自从那一次就对这条路有了阴影,也对刚猛的功法有了特别的偏好。

    后来安国公听说了这事就让郑炎自己上下学,还必须要走这条路不准绕远,这些年走下来还是感觉不好。

    天一早就黑了,今晚有乌云可能要下雪,所以也见不到月亮,从旁边还有些亮光和烟火气的街上拐进这条巷子,瞬间就觉得一股阴暗扑面而来,郑炎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前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只勉强看到个大致轮廓,有些心虚只得把青龙眼打开。

    “青龙眼”是自己随便取的名字,就是之前摸索出的眼睛变化,这段时间摸索得知其实并不需要真元和阳气注入也能开眼,随着自己对纯阳之体的开发和掌握,眼睛也越发的好用,只需要动一动心念就可以,不但能看到黑暗和雾气中的东西,还能看穿一些简单结界和远近细微的东西,甚至模模糊糊地还能看穿墙壁地面,简直就是另一种天眼。

    大爷爷说倒是有些像龙眼,龙眼天生就是最高层次的天眼,而且还能看透幽暗明光,即冥界和天界,于是郑炎就把这个当作一门法术用了,还起了这么个名字。打开青龙眼果然舒服了一些,眼睛看到前面青蒙蒙的,接着越来越清晰,不过整体还是偏暗,毕竟是晚上。

    郑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一侧的院子,始终无法看到院子里的情况,看来院墙被人施加了什么防范措施,能屏蔽外面人的窥视,郑炎不禁嘀咕道“藏头露尾见不得光”,尽管知道自己也是带着情绪说话。

    忽然一个黑影从一旁门影里冲出,向郑炎急速攻过来,悄无声息又快若闪电。

    郑炎完全看清楚了对方的奔袭轨迹,闪身避开,接下来就是突兀地贴身互搏。

    来人身形比郑炎稍微壮硕一些,穿着一身黑色劲装,还带着面罩,如果换做一般人绝对看不清楚对方的动作,可是他遇到了有青龙眼的郑炎,不但能看清动作还能捕捉到拳脚的轨迹。两人出招都是极快,力量似乎相当,拳脚齐用,郑炎且战且退很快就退到墙角,在不确定对手的来历和是不是有其他帮手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减少破绽,靠墙能让自己注意力更多集中到对手身上。

    没了后背的破绽,郑炎开始渐渐放开手脚,有些想酣畅淋漓地打这一架,不管这人的身份目的。

    两人完全是贴身肉搏,出招都是快准狠,拳脚密不透风,没有任何花哨和多余的动作,只是以最简单的招式最快解决对手,郑炎越发惊讶,以自己的目力和反应速度完全拆掉了这家伙的攻击,可这家伙难道也能看清楚自己的出招?因为确实自己一次都没打到对方空档处,速度应变不相上下,力道也相差不多,是实力相当还是他有意让自己?

    郑炎没有试图动用真元,全凭宗师水平的武道修为和更出彩的肉体力量,拳罡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快,浑身气机快速流转,一口气始终没有枯竭,甚至还差得远,似乎气血开始沸腾,感觉还能更快更强,这是油然而生的心气和自信,来自于十年如一日的磨炼,来自于骨子魂魄里的气格。

    黑衣人很强,眼见郑炎一次比一次强而且越发张弛有度随心所欲,正常人应该会感受到那种无形和有形的压力交融起来的气势,他自然能感觉到,而且比正常人的感觉更清晰,平时也是靠着直面这种气势的压迫来不断激发自己的潜能,所以他很舒畅,也就越发得心应手。

    双方身心彻底放开后,于是原本宗师水平的搏杀渐渐开始向灵动境界攀升,拳罡脚劲都没有颜色和声息,也都没有动用真元,就这么气势一路攀升直到顶点,期间换气三次,最后一次郑炎一拳打散了黑衣人的气机,黑衣人凭着一股余劲也打散了郑炎的气机,来不及换气,开始了拳拳到肉的对攻,郑炎注意到对手有瞬间的犹豫,看来不是真正的敌人。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可以在这种地方动手,不是说好的给皇子们暗地里派卫士吗?被控制了还是今天没值班?一伙的?难道说到了十八岁都撤掉了?郑炎不禁想着,这也就是之前一心两用锻炼的好,要么这种战斗还能分神想其他的早就被打趴下了,也可以说现在是在完全把搏杀交给了身体,据说这就是灵动境界的一种能力。

    郑炎忽然又有些纠结,难得有机会能打的这么痛快,就像元思空说的那样,现在太学的课业越来越重,整个人急需要释放一下心中的郁闷,可是现在还搞不清楚对手的意图,虽然都是杀招,可完全感觉不到杀意,这就很奇怪了,难道是大爷爷派人来试探自己修行的?那也太无聊了吧。

    又百招之后郑炎决定不能再拖,分出一部分神识凝神默念咒语,手掌中凝出淡淡金光,然后一掌拍到对方踢过来的小腿上;那人又和郑炎对攻了几招后闪身后撤,似乎在犹豫和怀疑,刚才郑炎释放金光他是看到的,可是被打中的小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正当他准备再进攻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腿软,险些站立不稳,郑炎哪会等他搞清楚状况,见他迟疑的时候就立刻挺身快攻,四招过后已经把黑衣人重重踢翻在地,被踢出去的身体滚了几滚,有些破败的感觉。

    郑炎正准备一次控制住他,忽然又一个黑影冲了过来,凌厉又极富韵律的身影凹凸有致曼妙无双,郑炎差点赞叹出声,显然是个女子,而且身材真是不错,绝对不比纾媞差,关键纾媞的体态给人的是柔美旖旎,而这个女子是紧致矫健,很让人赏心悦目,可是出招却一点都不悦目,比之前那个人要阴险狠毒多的多,而且是真的快,一个女子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这让郑炎想到了心洛和飞昭,不会真是宗人府的人吧?

    难道是自己打听他们消息的事被那几个老头知道了?可是也不至于吧,心洛和飞昭说的那些应该不算什么秘密。虽然心里面越发确定,可郑炎还是没有叫破,要是给家里面那两个丫头惹来什么麻烦就不好了,毕竟这两年还要到人家那边做事和训练。

    现在和郑炎交手的这个女子速度和反应虽然和前一人差不多,可力量明显弱了很多,在这种速度下她的那些阴险招式其实作用很小,很快被郑炎占了上风,好几次都打在她手脚关节和膻中气海偏下的地方,小腹也是重点照顾的位置,郑炎已经留了余力而且尽量避开那些不太好意思下手的地方,女子的动作也越来越慢,鼓胀的胸前起伏节奏渐渐乱起来。

    “好了”,一声清冷的声音不知从什么方向传来,那女子闪身后退,站到之前那个男人身边,郑炎也停了下来,赶紧调了口气,感觉这个女子好像身法没发挥出来,难道真是在试探自己?一边思量一边不动声色地四下寻找说话的那个人,只见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从小巷子走了出来。

    顾义和汪楚城很郁闷,他们分别属于内侍监和安国公府,多年来一直负责八皇子在外面的护卫任务,因为八皇子很少乱跑惹事,所以他们一直都很轻松,相比其他皇子身边的护卫简直要太省心了,可是今天这个突发情况让他们措手不及。

    就在郑炎那要进入这条巷子的时候,眼前这个瘦竹竿子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说奉命做一些事,让他们不要干预,还拿出了内侍监和安国公的信物,二人检查无误后只得点头同意,并和这个瘦竹竿子站在房檐上一起看了下面的这两场战斗,很精彩,可圈可点,虽然在他们看起来有些有失变通。

    可是当八皇子和那人打起来的时候两人就有些慌了,这做的是什么事?完全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八皇子在皇宫那边的地位不好说,可在安国公那里可是决不能有性命危险的,正当他们要出手阻止的时候,那平淡无奇的瘦竹竿只是释放出一股气机,两人便动弹不得,接下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不过很快便看出了一些问题,确实不是要杀人。

    那瘦竹竿走到郑炎面前漠然道“左宗正大人有令,试探一下殿下的修为,并请进院子里一谈”,

    本来遇到这种事一般人肯定很气愤,说不得还要告状,可郑炎这会儿心里正爽着呢,难得毫无顾忌地打了一场半的架,要知道平时不是憋屈地被人揍就是束手束脚地当陪练,可是爽归爽,要进这种地方就是另一码事了,

    正当郑炎要开口拒绝的时候,眼前的瘦竹竿又说道“殿下如果想知道更多关于飞昭的事的话就只能进去”,

    郑炎有些无奈,都是老狐狸,于是说道“请带路吧”。

    原本已经上楼的刘闯听到下面动静赶下来,本想能帮这几个年轻人也为自己再出口气,只见到刚才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被人家一招打飞。

    郑炎出手太快了,面对对手攻过来的一拳只是轻微偏移了一下身体然后一掌推出,附带纯阳劲气,不过用了柔劲,只是击散了对方聚起的气,顺带着把对手打飞到一丈外。

    那个叫张武天的中年人盯上了没有动作的郑炎,而郑炎只是在看着两处战局,并没有注意他,这让这个在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很受伤,提步向郑炎逼来。

    元思空和那个叫姜仪尚的旗鼓相当,修为招式应变经验都相差不大,冯天衡那边也是保持着均势,隐隐还有余地,难道是未婚妻在此超常发挥了?

    张武天终于受不了郑炎的无视,大喝一声一拳袭来,然后就倒飞了出去,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元思空无奈说道“果然还是看这家伙不爽”,

    郑炎只得出声“都是靠脸吃饭的,大家谁也别嫌弃谁”,

    公子哥眼前一亮“这位兄台所言正是”,

    元思空第一个冲了上去,直奔之前那个公子哥,那公子哥笑道“在下姜仪尚”,

    冯天衡冲向了那个丁金堂,郑炎没有动,说起来自己是四人中打架最厉害的,其实也没什么奇怪,自小受到的培养条件相差太大,而且郑炎天赋本就出类拔萃,尤其是相对于这些江湖武把事,自信只凭自己就可以轻松放倒这十几人,包括那两个小宗师武夫。

    话一出,那丁金堂反而有些犹豫了,在洛阳这地方,往人堆里面扔一把铜钱怎么都能砸到几个世家权贵,他一个混江湖的青花会还指着那帮人施舍口饭呢,哪还敢得罪,之所以开口说那话是看着这几个年轻人穿着一般,连代步的骡马也没有,所以就没怎么当回事,如今好像有些麻烦了,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之前那个公子哥一指冯天衡道“我和你单挑,你们其他人随意”,

    吕秀娥轻声对冯天衡说道“我们走吧”,冯天衡笑着点头,于是把女子扶上马车准备进城。

    “在下漕帮青花会丁金堂,想请几位到那边的林仙楼坐坐,刚才我这朋友言语唐突,不过没有恶意,希望诸位卖我个面子”,在一边站了有一会儿的丁金堂笑着开口说道,

    元思空讥笑道“你这家伙脸皮厚的倒是和我有一拼”,

    白玉公子哥睥睨说道“在下只喜欢女子,阁下请离我远点”,

    冯天衡有些无奈,什么人都往上凑,不过还是客气说道“我们回城里还有事,萍水相逢就不叨扰了”,说完让车夫赶车,

    那丁金堂几个手下拦在车前,一副不答应不让走的架势,之前那个公子哥倒好像没事人一样。

    郑炎看到元思空满眼笑意,觉得事情可能要麻烦,果然这家伙上前一步冷声说道“怎么,想打架吗?你们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哪还有平日温润君子的模样,一脸的嚣张跋扈,

    几人转头看去,见一白玉公子哥牵着一匹玄色骏马正笑盈盈地看着吕秀娥,吕秀娥看到来人轻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冯天衡,轻声说道“路上遇到的,好像是来太学报道的”,

    冯天衡拱手道“在下冯天衡,秀娥是我的未婚妻,阁下请便”,

    白玉公子哥只是看着吕秀娥,笑着说道“在下是在和吕姑娘说话,足下请便”,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藏冰我的手机连接地狱驭鬼有术重生之国学无敌小白升迁记斗破之萧宁的逆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