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身边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炎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想说的话就说说看,对你来说挺难的东西说出来也好让我帮你分析分析”,

    飞昭过完年就十七了,实际看上去好像还要小一些,瓜子脸再加上精致的五官长直的秀发,绝对是个典型的美人胚子,此刻情态有些纠结忐忑,如愁绪萦怀,再加上之前的那种倔犟和清冷,更加惹人怜惜,郑炎想了想问道“你的父母呢?”,

    飞昭抬起头看着郑炎想是要确定些什么,片刻后才轻声说道“父亲是羽族,母亲是人族,他们原本都在宗人府做事,十年前离开了,说是回父亲的家乡北嚣山林海去了,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了,我是宗人府的人,现在是殿下的人,和他们没关系了”,

    郑炎不禁笑了起来“心洛可从来没说过这些”,说着把飞昭放到床上,看着女孩说道“安下心吧,就像我,早就想过有一天身边会有送过来的人,一直想着拒绝,可又知道根本无法拒绝;就像你们,早知道有一天会被安排到某位皇子身边,所有的训练都是为了更好的服侍那个人,即使不想,可还是没有选择,既然都遇到了那就安心吧,总是有我呢”,

    飞昭有些懵懂地看着郑炎从外面把窗户关上,过了好久才仰面躺倒,屋子里很黑,不过对于她没有什么影响,自己在宗人府没有任何朋友,如果心洛不算的话,其实和心洛除了比试也没有任何交流,从来不曾向任何人述说过那些深藏在心底的话,之所以决定和他说是因为他成了自己的那个人,宗正大人说过,在他面前不能有任何保留,刚才说着说着到后来就不知怎么了,这大概就是母亲说的“吾心安处即吾乡”。

    郑炎回到书房,想了想又上楼走到心洛卧房门口,犹豫了下还是敲了敲门,很快心洛打开了门,看到门外郑炎的样子就侧身让他进了屋。

    郑炎笑道“刚才和飞昭聊了一会儿,她说在宗人府你算是她唯一的朋友,所以才经常找你,应该是不太会与人相处,所以每次基本到最后都成了找你麻烦,说这些倒不是替她向你道歉,那是她自己的事。她说在你们那儿训练很很残酷,从小就要执行很多任务,任务结束后再做针对性的训练,然后再去执行任务,监视,暗杀,盗窃,抓捕,哦,你们没做过卧底策反什么的,”

    “我之前以为你们只是训练和杀人什么的,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你们有时也会几人一起协同执行任务,所以还是能有一些朋友和同僚的,只是我听说,你和飞昭都只是一个人,飞昭是因为她特殊的出生,你呢?一直想问来着,不想说也没关系,哈哈哈”,

    心洛平静说道“她是羽人,在宗人府还有很多像她这样的人,平时除了训练和执行任务以外还要接受医官们的治疗和改造,就像一台机关一样被反复修正,所以有些人不太把他们当同伴,或者说当同类,她本可以和她的那些有相同身世的人交往,只是她没有,所以一直是一个人”,

    郑炎暗想,孤独的人总是会互相靠近,即使不靠近也能相互理解,“心洛,那你知道她父母为什么离开吗?又为什么要把她交给宗人府?”,

    心洛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郑炎想了想不再继续问下去,只是看着面前的女子,心洛眼神有些闪躲,郑炎只得笑了笑让她早点休息,便离开了。

    心洛看着郑炎离开关上了房门,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坐回到床上本想修炼,但是几次尝试入定都失败了,有些赌气地甩了一下头,蜷身抱着长直匀称的双腿发起了呆。

    郑炎回到自己卧房,见颖月正在铺床。颖月看到他回来转头微微一笑,郑炎浑身便轻松起来,颖月笑道“终于想起关心她们了吗?”,

    郑炎无奈“怎么说的好像我之前都无情无义一样,毕竟才认识十几天”,

    颖月一边帮郑炎脱掉外罩一边柔声说道“她们什么都没有,只有你,所以一定要为她们负责”,

    郑炎有些歉意道“我的心不大,容不下太多人和事,总是可能对她们会有些欠缺的,我最怕不能天天见到月儿,怕自己分心”,

    颖月玉指轻轻堵住郑炎的话笑道“月儿永远都在”。

    郑炎和颖月说了一些飞昭身世的事,想着平时颖月有时间可以多照顾她一下,颖月总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很好。

    “宗人府培养荒族和妖族以及一些异人其实算不上什么机密的事情,很多势力都有类似的做法,人族本身身体条件比其他种族要差的多,而修炼功法虽然能弥补一些这类的差距,但毕竟那些功法也是需要不断提升改进的,而且人族内部身体条件也是千差万别,这就又涉及到了功法适用性这个大问题,而通过那些研究或许能解决一些问题吧”,颖月坐在床边娓娓说道,

    郑炎高兴道“月儿知道很多呀”,

    颖月无奈“平时国公会送来很多文书笔记,你都没怎么看过,只能我来翻看一下了”,

    郑炎理所当然地说道“那我就不看了”,惹得颖月又想扯他耳朵。

    ——————

    过年总是要忙碌个三五天,尤其是对于大户人家,豪门权贵更是应酬不断,郑炎有些庆幸自己没有搬出去住,要不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光景,不过他还没想到这其中很多事其实都是管家和仆人亲信在做,主家不可能所有事都亲历亲为,这也是为什么每个皇子自己建府的时候大内都会安排一定数量的仆从,自己也会招揽收买,还有用来经营自己的产业,不可能只是靠着俸禄过活,郑炎现在身边只是事少还不显而已。

    今天是初五,拜年访友基本在这一天都就结束了,郑炎也终于不用再帮安国公招待客人,这活比修炼要累太多了。

    回到自己的小楼,没见到一个人,难道都被调到那边帮忙了?郑炎有些懒懒地想着,然后软瘫到椅子上闭着眼只想休息一下。

    这时楼梯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接着一双玉手搭在肩上,轻轻揉捏起来,很舒服,有特别的真元渗入,原本酸困的肩膀完全放松下来,然后就是一阵轻松,郑炎闭着眼笑道“纾媞,这两天忙坏了吧?以前在那边不用做这么多事吧?”,

    纾媞微微一笑柔声道“还好,挺轻松的,以前在教坊司的时候过年过节也都是忙碌,要排演舞蹈,因为都是进宫表演,不允许出错,要求也会很严,还担着心”,

    郑炎有些好奇问道“听说你很擅长诗文乐器,做了很多词曲,学识我是见识过了,确实厉害,乐器都擅长什么?”,

    纾媞笑着说道“哪有那么厉害,其实都是人吹捧的”,见郑炎疑惑便解释道“礼部的大人们出于一些想法,隔几年就会推出几个我们这样的女子,和文人清流有些诗词唱和便能出名,也帮着那些文人骚客传唱诗词文章,属于四方得利的事情,其实说到本身条件,教坊司里与我们相当的女子还有很多”,

    说着话一边观察着郑炎的反应,却见他只是若有所思,纾媞不由有些担心,是不是贬自己有些过了。

    郑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无非就是礼部和教坊司的负责官员为出政绩,再有就是有些名声好又出挑的女子也能取悦皇上和权贵,毕竟一些明里暗里的合作和对抗如果有这些女子从中调和是很有作用的,不至于显得太势利和残酷,而是显得温情脉脉,这也符合安定祥和大局面;礼部的官员和那些清流的文人名声会更加彰显,

    于是官员,文人,权贵,朝廷四方受益,而发挥了很大作用的这些女子最终的命运会怎样?不过是被人随意支配罢了。

    前几年郑炎听过一些龌龊事,说有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在一次应酬后被某位大人物看中,或者那天本来就是要把她当作一个彩头,总之谈事情的双方皆大欢喜,那个女子被在宴席上要了身子,之后辗转多人,后来据说被收进了某一家做了个乐姬;

    还有个女子,以清纯声婉著称,当朝的几位名气很大的翰林还给她写过很多诗词,每次皇家宴会都会有她来做压轴,一直被留在教坊司名下的歌馆青楼中,最后自杀香消玉殒了,这样的事还有很多,记得叶青城和郑炎他们说这些的时候每次都要感叹一番红颜薄命,

    “如果可以选择,你愿意过什么样的生活?”郑炎忽然问道,

    纾媞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妾身只想有个关心自己的人有个依靠,不必像在教坊司那样不知道命运握在谁手里,心有所属之时正好有归处”,犹豫了一下又说道“现在就很好,是之前只敢想不敢求的”,郑炎有些无奈笑了笑,最好的归宿只是做一只金丝雀吗!

    “殿下,其实妾身的琵琶,箫笛还有琴瑟都挺好的,舞跳的也不错,还有唱曲,殿下如果想看的话妾身可以的”,纾媞笑着说道,

    郑炎摇头道“知道你之前的话是谦虚,能得到教坊司四大美女的名头又怎么会差了,我也确实很想看,不过我如果说要看的话你是不是又要经常练习?那就要耽误修炼了,还是想着你能修炼有成,总觉得那样踏实一些,而且你是不是觉得在这里只做一个陪我读书解闷或者暖床的女人就再无其他想法了?”,郑炎说完就笑了起来,略显尴尬说道“后面那个就当我开玩笑的”,

    纾媞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些开心,听到他后面说的话又有些羞意,明明早就想过那种事,可看他害羞自己也害羞起来,柔声道“殿下想让妾身做什么?”,

    郑炎想了想说道“其实我也不好直接和你说你要做什么怎么做,只是希望你能多修炼,然后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我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会支持你,要么我也没资格掌握你的命运,你说是不是?”,

    纾媞有些理解也有些不理解,这和自己多年来见到听到学到的都不一样,不过还是点头道“妾身听殿下的”。

    “纾媞,能被选中成为“教坊司四大美女”是各有所长还是要样样都好?”郑炎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

    纾媞笑着说道“说是要样样都好,不过也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或者说名气大一些的东西,礼教诗文针织女红这些不算,主要是容貌体态、词曲、歌舞和乐器,殿下应该见过玄冰吧?”,

    郑炎点头“算是见过吧,不过只是看过几眼,其他就不知道了”,

    纾媞有些惊讶,一般男子见过玄冰都会印象深刻念念不忘,殿下的审美果然有些不同,“玄冰是我们中名气最大的,她是以跳舞著称,擅长各种风格的舞,形、神、劲、律都是极好的,司正大人说她的技艺已是宗师水平,这一评价也是被很多舞者认同的;琼思,擅长各种乐器,其中以琴瑟最好,当世几位操琴大家都有和她请教,也是宗师水平,另外棋力很强,应该可以算国手了;郁芷,是以词曲著称,她的嗓音很特别,音域很宽,五声七音十二律是她擅长的,编曲作词也是极好的,另外书画也是擅长”,

    郑炎惊讶道“你是以容貌体态著称的?”,

    纾媞很哀伤“妾身不好看吗?”,

    郑炎尴尬笑道“好看,当然好看,只是我一直以为你是凭才学的,我之前没见过你们,以为你们容貌应该都是极美的,相差也不会太大,倒是有些忽略了”,

    纾媞解释道“其实就如殿下想的那样,容貌确实也相差不大,妾身也不清楚为什么就成了以貌著称,自小师傅告诫过妾身不可太出挑表现自己,要洁身自好,所以妾身的各方面名气是最小的,可能就这样被按下了这顶帽子吧”,

    郑炎点头道“你的师傅是个明白人,看明白了世道也看明白了人心”。

    纾媞想起了那个严厉慈爱又有些阴险狠辣的师傅,心里很复杂,自己从来没有忤逆过那人的话,在恭顺的时候总是偷偷会想,师傅她经历的那些事换作自己会是怎样?或许早早就自尽了吧,即使不自尽心肯定也死了,只是师傅她还有心吗?教坊司的人都说师傅把心自己吃了。

    飞昭只是把头埋进郑炎怀里眼神羞涩,似乎想到了什么,郑炎奇怪道“你们在宗人府除了修炼以外还做些什么?”,

    飞昭轻声道“练习礼仪和如何伺候主人”,

    郑炎点头肯定说道“当然了,都被我抱在怀里了你还想到哪?到哪也要把你抓回来”,

    飞昭摇头轻声道“飞昭不会离开殿下的,宗正大人说过,我们的命就是守护主人,心洛做的一直都比我好”,

    郑炎笑笑柔声说道“很高兴能遇到你们”,说完抱着怀中女子闪身出现在那边小楼下,纵身一跃便跳到了飞昭的卧房窗栏上,推开窗户跳了进去。

    纾媞有些脸红,显然想歪了,低眉颔首道“谢殿下,殿下请随妾身来”,说着前面引路。

    二女住的这栋小楼也是两层,一楼是正堂书房客厅和挨着书房的一间小卧,正堂后面是一间内堂,内堂两边是洗浴方便的地方,基本和郑炎现在住的那栋楼相同,只是这边要小很多;二楼阳面有三间卧室,阴面还有三间,纾媞和飞昭都住在向阳面,各住一头。

    郑炎到了纾媞的卧房,果然和飞昭的大不相同,整个屋子不大装饰很少但是布置素雅,一个盆栽一幅字画摆放在恰当的位置就胜过三五个珊瑚玉树,显然纾媞就很精于此道,四下看了看感觉了一下,屋子确实很暖和,墙壁门窗也没什么透风的地方。

    之后郑炎大概从飞昭口中得知了一些羽人和宗人府的关系,以及女孩这些年大致的一些经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飞昭被郑炎抱在了怀里,郑炎抚着女孩的后背久久无法平复内心的波澜,飞昭在郑炎怀里很乖巧,似乎因为说了太多有些困了,或者是因为一吐郁积多年的苦闷和彷徨心弦彻底松懈了。

    “殿下,飞昭以后就跟着你了吗?”,飞昭轻声问道,

    嘴上和他们说自己修炼雷法对心境和性情没造成什么坏的影响,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潜移默化的,郑炎必须时时刻刻警醒着,一旦发现必须尽快抽丝剥茧地消磨或转移,绝不会让任何爆裂狂躁不耐的情绪释放到身边人的身上,有时候觉得消磨不掉转移不了就去院子里练剑,练耐力和力量,让自己精疲力竭而麻木。

    郑炎整理了一下桌上的纸张,转头看到心洛很难得的在看一本书,而飞昭则在一边坐着发呆,郑炎干咳了几声,飞昭回过神,继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洛看在眼里拿着书上楼去了,郑炎出声把飞昭叫到自己身边坐下,飞昭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也不说话,只是搁在腿上的两只手绞来绞去,

    整座国公府冬天取暖用的基本都是地龙火墙,很少能见到明火,只在固定的几个地方有大的火炉,通过这几个炉子把热气传到各座建筑中,郑炎正想再看看床,想想还是算了,只是说道“夜里如果凉的话让王伯到三管家那边领几块褥子被子”,

    纾媞看在眼里,颖月说的没错,这个殿下真的很关心身边人,自己不算所托非人了,笑着应道“殿下费心了,妾身睡的挺暖和的”,

    飞昭跟在郑炎身后走出屋子,纾媞正在门口等着,抬眼看到飞昭有些衣衫不整,心里微微触动,“原来他喜欢的是这个样子的女子吗?同一天到他身边,自己真有些落后了”。

    郑炎经过纾媞身边忽然问道“纾媞,你住的那间屋子冷吗?带我过去看看吧?”,郑炎想着把两个女子放到这边不闻不问实在说不过去,

    郑炎笑道“都说了别这么客气,好了,我们吃饭去吧”。

    吃过饭几人坐在屋中闲聊了一会儿后郑炎要到书房练习符咒术,颖月和纾媞到那边小楼说是要做些针线活,心洛留在郑炎身边,飞昭犹豫了一下也留了下来。

    郑炎低头画了十几张符篆,都只是用普通毛笔和宣纸,看起来还算不错,那些基础符篆如阴阳、祈福、镇宅、驱鬼、摄魂等符基本都已经掌握,现在主要练习一些复杂的,像灵符宝符中的一些术法类的如风雷五行,剩下那些繁杂的就不准备练习了,本来目的就是提升神识运用能力和清心凝神,以免因为修炼雷法而坏了心性。

    外面响起了纾媞轻柔婉转的声音“殿下,要吃饭啦”,

    郑炎应了一声,飞昭低着头不说话睫毛颤动神情娇俏,任由郑炎笨手笨脚地帮她穿衣,郑炎笑道“怎么了?在宗人府有人嫌弃你吗?”,飞昭点点头,郑炎奇怪道“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你仗着自己有翅膀就飞到天上欺负人家?”,

    飞昭抬头勉强笑了笑,又摇摇头,郑炎笑道“走吧,咱们先吃饭,等你心情好的时候再告诉我,唉,估计在这之前都要睡不好喽”。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封锁线重生之末世女兵王北山南超神之旅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汉末武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