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浮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柔轻声问道“逛街是什么样?”,郑炎还得耐心解释,轻声说道“就是四处打量看着,装作很好奇的样子”。

    三人从西门进入,先向北,穿过预科学堂和寝舍阁楼饭堂,郑炎挨个讲着每个堂院是做什么的,走走停停,花了好半天才走到文渊阁。然后郑兰要求到女学生起居的地方看看,这让郑炎很是头疼,这时恰好看到李绾心和白雨舒,喊道“师姐,这里”,

    “雨舒”,“嫂子”,“讨厌,死丫头,别这么叫,这么多人呢”,

    李绾心见大家都不是很了解这次比武的具体情况,站起身四下看了看,朝着一个方向招了招手,只见一个太学生快步走了过来,先向李绾心行了一礼,又向郑兰她们行礼,惹得几个女子都有些不好意思,李绾心笑道“好了,天赐,不用这么客气,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和我们说说”,

    那名叫天赐的年轻人模样端正目不斜视,想来平日里也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人,点头道“回禀小姐,东瓯那边的几个人和我们这边的一直就有矛盾,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没几个人能记起,只知道前一段时间他们在勾栏里撞见大打了一架,还被抓到官府去了,再之前好像是在文澜阁里因为一个今年的学妹又起了不愉快,所以就约定今天在此比武,三局两胜,双方各出三人,还请了剑堂的三师兄做公证,具体哪几个人我也不认识”,

    李绾心点头让年轻人回去了,白雨舒向郑兰郑柔解释道“东瓯那边来的几个皇子公主一直就挺能惹事的,可能是因为生的太多缺乏管教,在别人的地界都能威风八面,关键本事稀松平常,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郑兰看向郑炎“老弟,你知道些什么?”,

    郑炎想了想说道“确实,我也听说过一些,我一个朋友分析说,他们那些人在东瓯的时候自小便过的很压抑,明明出身显赫,但却不被人重视关注,还常常被欺负嘲笑,有现在如此作为大概只是找些存在感吧,或者是想着把名声传回国内,引起人注意”,

    郑兰点头道“你那个朋友很有见地嘛”,

    郑炎心想“你见到他别把他当披着谦谦君子皮的下流龌龊小子揍就行,元思空啊,你说你,明明有那么一副好皮囊,学问也不错,却偏偏要做那浪荡子”。

    台上几人说了什么,然后下去两人,只留下三人,其中两人不情不愿地互相行过礼,然后拉开架势动起手来,显然二人火气都不小,打的很是果决,看着都想把对方一招解决,不过在对战之前显然双方都有准备,只能说打的旗鼓相当。

    在郑炎看来,这二人修为都应该在炼气化神停滞了很久,无论是对战经验还是对自己修为的掌控都很熟练,不过还是缺乏磨练,尚不具匠气,更别说灵性,不过心思倒是都不错,会给对方故意留破绽,还能准确把握住对方的空档和弱点,尤其是东瓯的那个人,战斗心智不一般,都说他们善于心术,但是运用到战斗比武当中也是很厉害的。

    没过多大功夫,果然东瓯的那人抓住对手故意留出的破绽将计就计,侧身猛进,以一道诡异的真元卡住对方因为故意后退表现出的散乱脚步,同时一掌推到面门,不过并没有下手,大周这边的那个世家子只得举手认输。

    接下来第二场是宫百里和张寅孝,两人刚一交手就很有大家风范,应该是师从高人,比之前那两人要厉害很多,这二人对战并没有多少机巧,显然都想凭借力量打倒对方,让对手输得彻彻底底。

    宫百里拳脚刚猛,力道很强变化不多,但是收放自如很好地弥补了其中不足,而张寅孝拳脚变招很快,但力量要差些,不过身手敏捷,倒也不如何吃亏,可是他却总是想要与对方硬碰硬,所以十多招过后手脚就有些颤抖了,那宫百里咧嘴一笑,气势更胜,不再是先前有些拘束的样子,而是大开大合,只不过真元运用上却是虚实不定,可见这家伙颇有心机,张寅孝左支右绌应对越来越显狼狈,显然这一场如果他败了,那第三场也就没必要再打了。

    张寅孝倒也能屈能伸,终于在格挡下对手一记附带真元的重拳后,用力蹬地,以一招奇怪的身法快速闪开三丈距离,刚一落地在宫百里还在惊讶刚才身法的时候快速调息,郑炎知道,这场还有的打。

    那宫百里并没有穷追猛打,而是也开始调息,他应该是判断对手速度比自己快,如果追击可能被拖垮。一边调息一边大声说道“怎么,不敢上了?要开始夹起尾巴玩闪躲了?”,

    张寅孝似乎很气愤,有些呼吸加重,可是犹豫了一下也没有上去对战,宫百里面露讥讽。

    郑炎正津津有味地观察着台上两人斗智斗力,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转头看原来是钟霖,钟霖在郑炎身边坐下,似笑非笑地轻声道“今天身边好多美女啊,不知那位澹台小姐怎么没来?难道是被你哄骗呆在家里?”,

    郑炎白了他一眼向前面喊道“这个家伙刚才夸你们都是美女,这可是我们今年的第一才子”,

    前面几个女子都回过头来,钟霖倒也淡定,微笑点头致意,李绾心笑道“原来郑师弟还和钟霖师弟相熟,知道的话该让你早介绍的,我们那边天天都在谈论钟师弟如何文思敏捷才华横溢”,

    钟霖拱手致谢,也没多言,郑兰一直在打量着钟霖,显然对他很感兴趣,开口说道“我以为我这笨弟弟在这里交不到朋友,没想到还有钟公子愿意和他亲近,我先谢过了,想来平日里没少劳烦”,

    钟霖微笑道“原来是郑兄的姐姐,失敬了,我与郑兄本是同寝室的,何况我就他这么一个朋友,不过说到劳烦也是轮不到我的,郑兄身边不缺佳人照顾”,

    郑炎这时有些后悔招惹这家伙,不就是被雪妃拒绝过几次提议吗,至于斤斤计较吗!

    郑兰大为好奇“小炎,你还有认识的姑娘?谁呀?给姐说说,我和母亲一直担心你以后可能讨不到媳妇呢”,

    郑炎无奈“我和钟霖开玩笑的”,说完转头看着钟霖,从牙缝挤出几个字“你等着”,钟霖已经笑盈盈地和前面几个女子说起话来。

    郑炎看着谈笑自若的钟霖有些奇怪,这家伙平时可从来和冯天衡元宵他们说不到一块儿去,今天难道忽然心性大变?更难能可贵的是郑柔居然也能问他几个问题,元思空说的果然没错,这家伙如果能放开手脚和人交往,完全可以男女通吃,几个女子早已不再关注场中战局。

    郑炎没来由感觉很怪异,怎么说呢,在郑炎看来,钟霖一直是那种少年的感觉,所以自己有时才会叫他小屁孩,可就是这个小屁孩现在正在和几个已经可以谈婚论嫁的女子在谈论一些很严肃的问题,比如说人性,比如说婚姻,比如说情理。

    “小子,有没有兴趣下去玩儿一把?”,郑炎有些奇怪地抬头,看到宫百里正以一副很嚣张的模样看着自己,显然刚才那话是说给自己的,郑炎挑了挑眉毛直接道“不想”,

    宫百里哈哈大笑“那以后见到本公子就躲得远远的”,郑炎正准备说话,钟霖站起身淡然道“这位师兄,我和你打如何?让你两只手”,

    宫百里和周围几个人相视一笑继而哈哈大笑,郑兰越过钟霖一把抓住宫百里的衣领襟,挨个点了后面五个发笑的说道“走,让你们一起上”,说完拖着宫百里往下走去,郑炎有些不忍直视。

    那宫百里哪见过这种情形,有些慌乱,不过嘴巴倒不肯认输“这位美人儿,伤到你我可是会心疼的,也下不去手啊,我们不如换个地方换个方式如何?”,

    郑兰哪管他说什么,脚尖一点带着宫百里飞身站到圆台上,这可不是简单的轻功,剩下的那几人面面相觑只得跟了上去。

    李绾心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们也上去帮忙吧?”,

    几人都看向郑炎,郑炎无奈“拉倒吧,那六个明显不够她打的,反正我知道我要上去肯定挨揍,要么你们试试?”,

    白雨舒举手道“我也不上去,万一嫂子想要收服我,我不是正好送上去吗?”,郑柔也轻声说道“兰姐很厉害的”,所以最后决定大家看着就好。

    周围原本准备离开的太学生们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然后看到刚才大杀四方的宫百里被一个女子拎着飞落到圆台,接着又是五个人跳了上去围住那女子,一时间看台上群情激愤,已经有好几个人快速向圆台飞掠而去要英雄救美,只听圆台上那女子很嚣张地说道“都是垃圾,一个都不敢上吗?让你们两只手?”,

    见台上这六人还是在犹豫,郑兰转头对台下众人不屑说道“太学没有男人了吗?来几个能打的呀”,郑炎捂脸,白雨舒高兴拍手“嫂子威武”,郑柔两眼发光,钟霖有些出神然后转头问郑炎“这真是你姐姐?”,

    郑炎大怒“你是觉得我很怂吗?”,

    钟霖肯定地点头,郑炎泄气道“在她面前不怂不行啊”,没多大会儿功夫包括宫百里在内的六个人都被踹下圆台,郑兰扫视了一圈也没见有人要上来的,只得意犹未尽地回到郑炎他们那,抱怨道“到底是读书的,养气功夫就是好,我都群嘲了还是没人上”,

    钟霖倒是完全不在意刚才的群嘲也包括自己,笑着说道“养气不养气先不说,读书也只读了个虚伪浮华而已”。

    郑兰眼前一亮拍着钟霖的肩膀笑着说道“不错,有见地,我们家里还有几个妹妹,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看这个,温柔可人婉约秀气,良配呀”,郑柔已经羞红了脸。

    之后几人又逛了逛太学的其他地方,白雨舒和李绾心有事先走了,就只剩下郑炎他们四人,郑兰也不在意一路上各种奇奇怪怪的眼神,和钟霖倒是很谈的来,郑柔和郑炎走在后面,多数时候都是郑炎在给她讲着各处景致,郑柔要么微张小口叹息,要么掩嘴轻笑。

    郑兰还坚决要求去郑炎和钟霖的寝舍看看,郑炎坚持拖延最后只得顺从,到了寝舍郑兰很是赞叹了一番,主要是那一百册书,郑柔规规矩矩地坐在郑炎的床上只是打量着。

    之后又带着她们去饭堂吃了饭才算罢休,最后由郑炎送回宫,临分开的时候郑兰叫住郑炎,有些认真地说道“读书也好,修行也好,交朋友也是,都不要浮华虚伪,当然,姐是提醒你要看清这样的人和事,知道你不会如此,要不那钟霖也不会亲近与你,好了,回去吧”,

    郑炎还有些愣神。

    到了广场,果然石阶上零零散散地坐了好多人,台上有五个人在说着话,在来的路上已经听白雨舒解释过了,这次比武是来自东瓯的几个世家子和大周的几个世家子发起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反正就相约在广场一决胜负,输了的以后要躲着赢了的。

    郑炎向圆台上看去,发现居然还有两个认识的人,就是那次在文澜阁遇到的东瓯皇子宫百里和大周天台张氏张寅孝,自从那次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两个家伙了,不会就是从那时候有了矛盾吧?

    白雨舒自然不会叫破郑炎的身份,笑着说道“我们正准备去广场,听说那边有比武,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郑兰本来就是来看热闹的,自然同意,拉着郑柔和白雨舒就走,郑炎在后面跟着,李绾心扭头问道“郑师弟,那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冯天衡怎么没见?”,

    郑炎好像记得今天那家伙去教坊司那边的观月楼了,不知道回来没有,于是只能说道“大概是在哪个学堂里蹭课吧,一天没见到了”,脸不红心不跳。

    经过宗人府的时候郑柔还有些害怕,几个侍卫看着奇怪就想拦住盘问,被郑兰瞪了一眼就不敢上前了,还好郑炎他们倒是认识,就放行了。看到不远处郑朱郑玄都和郑时在散步,郑炎他们也没准备节外生枝返回头打招呼,平时虽然能说上话可也算不上亲近。

    三人出了宗人府路经国子监,郑柔看着大为好奇,据她说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后宫,十几年来连一步之隔的皇宫也很少过去,只是和几个姐妹远远看过几次大臣们上朝走过御道的景象。

    郑兰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以后嫁了人可别这样老实,受了气不痛快就说出来,想做什么想要什么也说出来,至少要让别人知道你的想法”,

    郑炎这才知道白雨舒居然是白山公府白家的人,姐姐郑兰要嫁的人正好是她的亲哥哥。

    郑炎感觉自己有些多余,正在考虑要不要回寝室躺一会儿,“兰姐,郑炎不会是你的?”白雨舒试着问道,郑兰点头“就是他,叫他老八就行”,

    白山公府白家也是大周开国家族之一,多年来一直镇守大周东北沿海地带,统御三郡军政,和澹台家的情况差不多,一南一北,只不过白家一直有些阴盛阳衰,家里妇人都很强势,男丁也少。

    三人进到太学,郑柔看着来来往往的太学生们有些不知所措,紧紧抓着郑兰的手,经过的太学生们自然都在关注着二女,虽然穿着打扮不是太显眼,可毕竟容貌和自小皇家熏陶出来的气度是掩饰不住的,郑炎只得提醒道“放松一些,没人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就像是逛街一样”,

    郑柔想了想又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郑兰无奈,轻轻捏着她的耳朵道“要不和姐嫁进白山公府吧,保证没人欺负你”,

    郑柔有些脸红,郑炎好奇道“什么时候定的?是谁呀?”,

    郑兰今天不用去后宫学堂,就想着让郑炎带着去太学逛逛,按规矩公主们不能随意出宫,不过一直以来宗人府那边对此事都不是如何在意,发现了惩罚也是很轻,这让郑炎一直都很疑惑。

    最后郑兰不知怎么说服了郑柔,就这样三人从西门经宗人府大摇大摆地就出去了,按照郑炎的嘱咐两人换了最平常人家女子穿的荆钗布裙,这还是和宫女借的,说是“荆钗布裙”其实在郑炎看来也是富商家的一等丫鬟的打扮了。

    郑兰白了他一眼委屈万分地说道“姐的事你一点都不关心,真是好心痛呀”,

    郑炎苦着脸“是谁说自己一定要做镇国的,还说谁都管不了”,郑兰瞪眼“镇国就不嫁人了吗?你姐夫人不错,我和他也是知根知底,长辈们既然都说了,我们俩也不好意思再反对”,说着还有些害羞,

    郑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白山公府又要鸡飞狗跳喽”,“说什么呢,姐是要去做贤妻良母的”,郑炎被结结实实拍了一巴掌。

    进入太学以来,郑炎每次休息的时候基本都在家里修炼,练剑练雷法,冯天衡他们也没有提出过一起逛街的事,郑炎还曾经好奇问过他们要不要去,郭陔要么在书阁要么去其他学堂蹭课,元思空所做的事情太丰富,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至于冯天衡,完全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钟霖和郭陔差不多,都不是一般人。

    澹台雪妃倒是带着文梳高佛莲她们出去过几次,不过几乎每次都迷路,还好大爷爷派了人远远跟着,最远的一次几个女子居然跑到了皓庭湖,     那是什么地方?周围的男人看她们的眼神一个比一个奇怪,就好像打量几件精美的瓷器,恨不得搂在怀里细细把玩或者敲打揉碎,以文梳的火爆脾气自然受不了,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人家自己打不过但是有打手护卫,后来还是红沐出手解决,当然,红沐的脾气也不好,把人揍的很惨不说,打完拉起几个丫头就跑,完全没有报官公了的觉悟,惹得巡城兵卒和洛阳府的衙役满城抓人。

    这一日正好休息,郑炎要进宫请安,和郑樘郑谷从乾元宫出来又转到后宫去和妃那坐坐,正好碰到了姐姐郑兰,坐了一会儿郑兰直冲郑炎使眼色,和妃看在眼里也不搭理她,只是和郑炎说着修行和在太学与人相处的事,最后直到吃过午饭才放两人离开。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请予温柔待我还重生之八零后谭小西NPC在古代:医见钟情,赖上你你的眼看见我空间之三生有幸冷艳总裁的霸道狂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