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秋雨来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三司巷”,取自三法司的意思,外人可能不明原由,其实这条小街两边的七八座宅院大多是三法司的秘密监牢,用以暂时关押重要犯人或者接待一些特殊客人,宗人府在这里也有宅子。

    不知为何,整条小街总是显得阴气森森,更别说里面的院落,大概只有安国公府那边好一些,反正郑炎是这么觉得。

    这些院落都是深宅大院,但是门都做的比较朴素狭小,看上去还以为是后门,不过确确实实都是正门,之所以不是常见的那种高门巨匾,大概里面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和人。

    中年人没有变招继续无休止地释放水剑,爷爷只是负手而立,任由他施为,中年人大概觉着不用手显得自己更厉害一些,于是也负手站在那里,可是水剑还在继续放着。

    这边郑炎轻声向澹台雪妃讲述着前面二人对战的情况,就这样水剑足足激射了有半炷香的时间,终于爷爷面前的气罩破了,水剑全部打到了他的身上,不过并没有出现什么衣衫破碎血流如柱的情况,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就像水剑不是真的一样。

    这时爷爷冲郑炎这边招了招手,郑炎硬着头皮拉着雪妃走了过去,看到爷爷浑身湿透也不好意思再打着伞,就把伞递到雪妃手里面,澹台雪妃也不好意思,只得收了以来。

    老人冲两人笑了笑说道“走吧,先回去”,说着向前走去,那名中年人目光一直落在郑炎身上,在爷爷路过身边的时候也跟着并肩走去,郑炎和澹台雪妃对视一眼只得跟了上去。

    “雪丫头,你是怎么看道和术的?”,郑炎的爷爷前面一边负手走着一边问道,

    澹台雪妃稍微想了想说道“刚才这位先生御水是道,以水为剑进行攻击是术,不知雪妃说的对不对?”,

    老人转头笑道“聪明的丫头”,澹台雪妃颔首一笑,

    老人继续说道“聚集水滴很多人都能做到,不过需要通过神识真元等一些辅助手段,而刚才这家伙这些都没用,当然我的那个罩子也没用,我们运用的是对水和气所蕴含的某些道的了解和掌控,嗯,就像矛与盾,看上去是死物是锋锐和坚硬的较量,实际在我们这儿是流转变化的,或者也可以理解道是固定死的,但术却可以让道活动过来,我现在修行尚浅还没有能力向你们说明。当然了,我们刚才不只是这些,还包括胎息气机的长短和转换,还有道心的操控衍射等等”,

    郑炎翻了个白眼,老人转身就是一脚,结结实实踹在腿前衣襟上,留下了一个泥脚印,郑炎也不以为意“刚才这一脚有什么说法?”,

    老人不屑地说道“揍你还需要用什么道?!好了,不要想着让雪丫头现在就能看明白这其中的门道,你们都还早着呢,你就不想问问我身边这家伙是谁?你今天白天不是还见过的吗?”,

    郑炎看了看前面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人,说实话,刚才近距离看了一眼,感觉真是高大威严啊,容貌本是极为俊朗出挑的,但又总让人不自觉忽略掉而只注意到他的气质,这才是男人啊,郑炎如是想着,也就没回答爷爷的问题,或者故意不回答。

    老人自顾自说道“说起来这家伙算是你和雪丫头的师公了,你们的老爹都是他的弟子”,说着转头端详着口中的“这家伙”嘀咕道“真是个妖怪,比我年纪还大,就是不显老”,

    中年人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表示,郑炎心里面直竖大拇指,老人又说道“刚才问你们什么是道什么是术,其实是想告诉你们,年轻的时候可以多琢磨琢磨术,等积淀的差不多了再想着点道,毕竟术是要拿来养家糊口的,道只是用来消遣娱乐的”,

    郑炎和澹台雪妃在后面都不知该以什么表情回应,那些圣人们听到会不会降下天劫劈了这老头,郑炎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天上,云层灰暗,不像是能打雷的样子,季节也不对,还好还好,澹台雪妃怪他作怪,丢给他个笨蛋的眼神。

    没多大功夫四人到了安国公府,澹台雪妃还有点不适应老人的东拉西扯,明明刚才还在说东瓯的男子都容貌美丽,下一刻就说到了洛阳的混沌鲜嫩可口;说着澹台家某位姑奶奶的事,下一刻就又说到铜陵的某家铁匠铺子手艺不错。

    郑炎在旁边没有插嘴,爷爷说的雪妃的那位姑奶奶大概是和他关系不浅的某位小姨子,肯定当年被人家揍过,而且还有当年那家铁匠铺的伙计参与。

    说起来挺有意思,当年爷爷的一位贵妃是澹台家的女子,两人自小相识关系亲密玩耍打闹没个顾忌,成亲以后自然少不了磕磕碰碰,开始澹台贵妃受了气直接跑回娘家了,爷爷肯定得去接人,到了铜陵就没少受人家娘家人的教训,可能这在外人看来很难相信,堂堂大周皇帝被如此对待?

    也只有少数人知道,郑氏一族与其他几位开国家族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从属,也是兄弟同盟,虽然皇族拥有绝对的主导地位,庙堂上要讲究个尊卑有序,但私下里就是亲朋好友的关系,每代都差不多,比如澹台雪妃的父亲本来在家族读书种地,郑炎父皇招呼都没打,就派人送过去云梦郡的郡守任命文书,说是边境有些乱你去管管吧,澹台雪妃的父亲虽然不愿意还是骂骂咧咧地去了,当然这是郑炎平日里的调侃臆想。

    进了大门老人和那个中年人向大爷爷的居所走去,摆手让两个孩子该干嘛干嘛去,郑炎和澹台雪妃也没有多嘴,回各自小院去了。

    “你们两人怎么走一起了?倒是少见”,安国公一脸奇怪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人,

    刚进门的老人摆摆手“天洚今天来找桐凰,说是上面又有动静了”,安国公有些震动,示意两人坐下说话,

    叫天洚的中年人点头道“族中长老照见天地间气机变化异常,又通过大衍之数推算,有往西北方向聚集的趋势,不光是气机,还有气运,十日前西北的天上开了一个口子,气机倒灌,想必是在聚势,我来找桐凰是看中土有没有变化”,

    安国公皱眉沉思,一旁郑启无所谓道“都说这天地间的元气和气运的多少是个定数,某个修士吸取多了别人就会少,所以从一开始修行之路就是一条争夺厮杀之路,如今有人给往这桌子上送了几道菜你们反而疑神疑鬼起来,怎么都不会是下了毒的吧?”,

    安国公摇头道“又说孩子话,出现元气和气运剧烈变化,无论是修行界还是世俗界都会出现动荡和变数,拿修行界来说,要是忽然冒出几个天阶修士要开宗立派或者加入某一个势力,按你的话说就是饭桌上忽然挤进几个人,还是蛮横不讲理的那种,以前饭桌上的规矩是不是要改?改规矩意味着什么你这个做过皇帝的应该比谁都清楚”。

    “再说俗世,气运聚散必然是国家的立灭,和上桌吃饭一个道理,千年前的那场大战大家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心里面还都绷着呢,而且目前的光景看似歌舞升平实则隐患也不少,人心离散物欲横流,说暗流汹涌一点也不为过吧,稍有个风吹草动可能就又是一场乱世甚至浩劫”,

    “西北,那就是风炎了,这边很多人也想着这是不是个机会,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块疮,所以其实一些小动作早就开始了,不过在此之前肯定会做些什么,结盟?对了,你去东瓯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天洚也是从那边过来的吧?”,

    二人都点头,郑启摩挲着胡子若有所思地说道“东瓯内乱确实有外部势力挑唆,不过他们内里也实在是乱象丛生,一帮蠢货,一桌子菜吃的人多了肯定嫌少,那就再去做,去抢,北边儿打不动那就向南,向西,向东,真是活得太舒服了,都没了锐意进取的心气”,

    安国公好奇问道“真的是魔道那帮人在挑唆吗?”,

    老人瞪了一眼“当然不止,还有好几个,太微太岳就不说了,还有一帮争香火的没出息的,都想着浑水摸鱼火中取栗,比如说一心想复国的那个奴国余孽‘天临’,想着能在夹缝中活下来甚至更进一步的‘冥雀’,还有不知道什么目的的那个‘红楼’;我最喜欢和那几个干脏活的打交道了,只要价钱公道,杀人越货绑票勒索打探消息,什么都能做,童叟无欺啊,这次就没少了他们,你们说,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被人丢在秤上称,放在案板上切,可又都喜欢去称去切别人,是不是很有意思?”,

    一直沉默的天洚淡然说道“人的本性而已”,随后又补充道“开了灵智的都一样”,安国公也点头。

    吃过晚饭和颖月坐在门口聊天,心洛站在院子里练习控水,不断把聚集起来的雨水变化形状,后来又试着把剑气和真元融进去,效果虽然还不理想,不过进步明显。

    郑炎有些好奇道“心洛,你的体质是不是更亲近水?”,

    心洛停下手中的动作点头,但是有些不易察觉的黯然,郑炎看在眼里。

    一般说来体质亲近水那就是体质和真元会偏阴性水性,而且是那种柔和的阴性,这是先天条件决定的,这样的男女一般心思细腻温柔或者阴柔,郑炎心里其实挺高兴,不过心洛不高兴应该是因为她的这个先天条件并不适合做杀手。

    多年相处下来,郑炎一直觉得心洛对于杀人这个事情很在意,难道是宗人府调教的结果?郑炎总是想把她这个念头扭过来,不过显然没有成功,心洛刻苦修炼武技和剑气恐怕也是为了弥补真元和体质的不足,毕竟剑修算是最具杀伐能力的修士了。

    “颖月,你更亲近哪种?”郑炎转头问旁边的颖月,

    颖月把手伸出来,只见白皙晶莹的手掌心聚起一团洁白色的气团,灵动圣洁,让人心生亲近,郑炎好奇问道“这是纯阴之气吧?”,说着也伸出自己的手掌聚起了一团火红色气团,气团由火红色变成橘红色,又变成金红色,然后是日光的颜色。

    只见两个气团相互牵引,最终融合在一起化成丝丝缕缕的透明气机四散而去,原来颖月是纯阴之体,

    “你的体质是可以直接释放出纯阳之气的,不用真元转换”颖月柔声说道,看郑炎好奇,便开始教他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元阳。

    郑炎是先天纯阳之体,但安国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教授他控制之法,这些年的修行也没有依照纯阳之体的条件来修行,颖月倒是知道一些,安国公也曾和她讲过,今天开始引导郑炎学习也是安国公吩咐的。

    其实道理也不是如何复杂,一般纯阳之体的人性情多钢直端正,如果心性未成就加强这方面的修行,可能会导致这个人向暴虐躁动的方向发展,也可能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总之在修士和学士们看来,人的先天心性包含了太多非人性的东西,必须要得到引导和锻造,不能完全顺其自然,否者后患无穷。

    当然,也有人提倡要顺乎天性,比如那些魔教还有散仙什么的,人有七情六欲,这就是天性,如果顺着来的话很难容于人世,要么去祸害其他人,要么早早被其他人诛灭。

    郑炎的体质确切说是先天雷火体质,普通人还可以,毕竟要修行,修行就会激活体质影响心性,安国公一直让郑炎压制境界增长,多加磨练心性,让他多与人交往交心,不想他将来成为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也不想他做一个暴虐狂躁的人,更不想他独断专行刚愎自用,所以一直等着他的心性平稳。

    郑炎想起自己的眼睛,于是再次试着以纯阳真元灌注其中,果然很快看到前面雨中有两个身影在对峙,其中一个居然是自己的爷爷,另一个也见过,而且就在今天下午,那个飞天闯皇宫的身影,当时离的远没怎么看清,现在看来居然是个中年人的模样,穿着一身灰色粗布长衣,面容肃穆刚毅身形挺拔雄壮,很像高手的那种,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这位也是天道境界的高手!

    中年人先动了,只见他抬手御起万千水剑,轻轻一挥激射爷爷面门,爷爷没有任何动作,仍旧负手而立,只见万千水剑全部打在他面前三尺处,郑炎勉强看到一层膜,应该是释放了气罩;

    感觉到怀中女子正看着自己,就低头看去,不知为何,两人具都微微一笑,温柔安心。

    郑炎松开搂着女子腰肢的手,轻轻把她肩上有些凌乱的秀发撩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些,反正就是想做。

    澹台雪妃此时有些乖巧,低眉不语睫毛轻颤,想了想还是转身背靠着他面对着前面的雨雾,这时两人都感觉到街上这一段被什么给屏蔽了,而且屏蔽很高明,悄无声息地发动,身处其中神识探查还受到干扰。

    澹台雪妃满眼期待地看着他,也不说话,郑炎无奈走到摊子前面数出五十枚铜钱交给老板,然后随手拿了两把伞就要走,被澹台雪妃摁住埋怨道“我来挑,你没看伞面上的花色都不一样吗?”,说着开始仔细挑选起来。

    因为澹台雪妃在这里,好多原本急匆匆的太学生们都放缓了步子,在摊子前面的几个人买到伞了也不急着离开,又装模作样地去看别的伞,老板也不催促了。

    这丫头终于挑中了一柄油色底面画着远山黛林的伞,这还是郑炎出声敲定的,开心的拿着伞转身要走,看到郑炎还想再拿一柄赶忙拉住“我们拿一把就好了,万一其他人不够用呢”,

    看着前面灰暗的雨雾,郑炎忽然没来由有些汗毛倒竖,继而感觉周遭有气机剧烈变化,没有犹豫一把搂住澹台雪妃的腰肢快速闪退到一堵院墙下面,凝神戒备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神识全部释放,可是都如泥牛入海。

    澹台雪妃在郑炎刚一动作的时候也放出神识探查,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此时落地还伏在他怀里,但并不如何心惊或者害羞,反而很平静,想了想这时应该询问怎么回事才对,于是抬头,见郑炎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远处,面容坚定平和,忽然就没了问询的想法。

    郑炎就故意用伞遮挡雨水让她接不到,澹台雪妃也是有手段,极富韵律地摆动手腕,手掌间很快又聚起一团水,然后还故意拿到郑炎面前炫耀,郑炎做势要抢,她便把水完全包裹在手中,郑炎干脆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运起真元一下子便把手烘干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却满是惬意安详,就这样过了一条街又进了另一条街,两边都是民居样式的宅子,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雨雾弥漫。

    郑炎只得妥协,旁边太学生们心里却在骂人“你给的钱买三把都可以,混蛋,你倒是再挑一把呀”。

    澹台雪妃把撑开的伞递给郑炎,一脸欣赏地说道“好看吧”,郑炎点头“那是,也不看谁挑的”,澹台雪妃甜甜一笑。

    澹台雪妃转头看着卖伞的小摊子道“买一把伞吧”,

    郑炎疑惑道“你不是可以御气避雨的吗?”,

    郑炎不去管周围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要是在意的话心都能累虚脱,澹台雪妃平时还好,总是端庄高贵生人勿近的样子,一般学院里的那些家伙只敢偷偷打量几眼,可要是不再刻意约束着自己,那就是现在这种温柔乖巧明艳动人,有时甚至还能看到一点点魅惑,到底是怎样的生活经历和心思转变,才能造就出这样一个女子?郑炎所见的女子算很多了,可除了这丫头还真没见过有谁能给人带来这么复杂多变的感觉,嗯,也或许是之前没有和那些女孩子深入接触过。

    还没走出这条街,雨势忽然就变大了,看这丫头完全没有要御气避雨的打算,而且还有些高兴地把手伸到外面接取雨水,凝在手里或悬浮或打着旋玩的不亦乐乎。郑炎只得把伞往那边挪了挪,澹台雪妃把手伸到郑炎面前,让他看自己的控水手段,只见一团水很快便变成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小雀,居然还能开口,像是正在鸣叫,这一手由不得郑炎不赞叹,接着小雀又变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郑炎无奈“我有那么丑吗?”,澹台雪妃轻笑一声又把水人变成了一把水剑,反手一挥打到了不知谁家门口的石狮子头上,被郑炎瞪了一眼,女子也不在意冲他娇憨一笑又接水去了。

    刚走到太学门口天空中就开始落下稀疏的雨点,进进出出的太学生们都加快了脚步,不远处一个卖雨伞的小摊子生意很好,好多人都在排队买伞。

    “你身上带钱了吗?”澹台雪妃看着街上的行人问道,

    郑炎点头“带着呢,要买什么?”,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文娱总裁太羽清光至花弄影逆仙武帝短刃侠行荒野求生之绝地之王哈利波特之黑魔之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