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元宵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澹台雪妃摇摇头“我也不想去,晚上和她们约好要去后花园听戏”,闻人斛又撒娇了几次见澹台雪妃始终不肯就只得先走了。

    两人目送马车离开,“真不想去吗?三叔家的四姐也是要去的,如果想去的话和她一起去吧”郑炎询问身边的少女,

    澹台雪妃转头看着郑炎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那样的聚会?”,

    另外仔细分析也不大可能,她是云梦郡守的女儿,虽然是庶出,但争抢的人必然不会少,而且她的父亲不只是郡守那么简单,还是皇上真正的心腹,是伴读,是师兄弟,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而自己是个没什么前途的落魄皇子,姑且这么说吧,好像外面传的名声也不太好,什么资质平庸性格懦弱等等,很复杂的事情,牵扯到很多人和事,如此一来郑炎对这个女孩子不知不觉就有了很多矛盾的心思,想着疏远也在疏远着,可又有些怜惜,于是又不自觉会靠近。

    看着她此时认真的眼神,郑炎左右看了看想着掩饰一下尴尬,然后不确定地说道“你很好啊,我只是觉着你们家族可能对你有那样的想法,你好像有些不喜欢,但又总是在压抑着自己,我就想着,能不能做点什么...”,

    澹台雪妃看着郑炎窘迫的神情听着他还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时间让人有种百花失色的感觉,拉着郑炎的胳膊摇了摇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一直都明白,但又有些不确定,所以就想让你亲口说出来,对不起了”,

    郑炎看着眼前忽然又言笑晏晏的女子心情很是复杂,又有些叫屈“你明明刚才有些生气”,

    澹台雪妃停下了笑,恢复到平时端庄的模样“刚才是有些生气的,我以为你觉着我是那种女子”,

    郑炎无奈道“我们认识才几个月,我要是想错你也能说的过去吧?你提醒一下我就行的,以后可别再生气了”,

    澹台雪妃念叨着“几个月吗?可是我认识你已经十几年了啊,真不公平!”,

    郑炎疑惑“什么十几年了?”,

    澹台雪妃笑了笑“我自小就听大人们说你的事啊,比如你几岁的时候身边有了颖月,几岁的时候身边有了心洛,在宗学打架学习成绩还差,在国子监和谁交好,喜欢什么课业,我还知道桃花姑娘翼望姑娘吕家姑娘...”,

    “打住打住”郑炎四下看了看,一脸苦闷“他们怎么能这样?我的那些事就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吗?是不是就像那些零嘴一样?”,

    澹台雪妃白了他一眼道“你一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郑炎很是落寞,少女安慰道“好了,回去吧,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好不好,大人们除了说自己的孩子还能说些什么”,

    二人走进了大门,准备回自己的小院,郑炎看着澹台雪妃不确定地问道“你不生气了吧?”,

    澹台雪妃满是笑意“你一直都很暖心啊,看来他们没有说错”,

    郑炎撇过头“我很冷的,平时都不和人交往,是没那心思,所以心冷”,

    澹台雪妃笑着说道“知道知道啦,一会儿我来叫颖月心洛一起去听戏”,说着蹦蹦跳跳走开了。

    吃过晚饭,澹台雪妃拉走了颖月,居然把心洛也说动了,这让郑炎很是好奇了半天。三人走了后,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郑炎自己,想着读会儿书,打开又没什么心思了,后来几个男孩子过来叫他,便也出去玩了,明天几位叔叔就要走了,下次再见就是明年了。

    叔叔们带着家眷都回去了,府里又安静下来,澹台雪海每天国子监早出晚归,澹台雪妃继续到郑炎小院和大家一起修行,偶尔还能切磋一下,郑炎才知道,澹台雪妃说是因为没有拿到家传宝刀而放弃修武,但实际武技刀法一点不弱,身法迅捷多变,刀法果决刁钻,既有杀人技也有刀道法,到底还是刀法世家出来的,简焕也是赞赏不已,每次都会多留一会儿指点一二。

    郑炎大多数时间还是在挥剑,养气只能闲暇时间,现在每天基本挥剑上万次,本来简焕要求五六千次即可,但郑炎自从听说了精武院的修行情况后就越发觉着自己之前真是荒废时光,所以就给自己加到了一万次。

    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春节后第一个重大节日,这一天里上午皇帝要祭天,下午要在祭天处宴请老臣和各王侯公卿家主族老,晚上要携皇后妃嫔公主们出宫游玩赏灯。

    每年洛阳城都会在东市和西市以及相国寺和入境观设置四处灯市,从正月初十到正月十六一共七天,届时会有灯楼灯船灯树,还有各种造型多样的彩灯,还有舞火龙舞狮表演,相国寺的猜灯谜,入境观的天宫灯影,还有各种民间杂耍等等,皇帝和后妃们会在东市北面的太平楼观赏民俗与民同乐。

    郑炎吃过晚饭去找澹台姐弟,在那边闲聊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华灯初上,又回去叫上颖月心洛,都换了一身朴素棉衣便出了门直奔西市而去。

    走出国公府所在的秀水街转入去往西市的西太平街,街上已是人头攒动,都是拖家带口,大人抱着孩童牵着女眷,三五成群摩肩接踵,人人脸上映照着七彩灯光,喜气洋洋。

    郑炎以前每年都会带颖月心洛来,经验丰富,于是当前开路,后面跟着澹台雪妃和颖月,澹台雪海在侧面,再后面是心洛和紫柳,郑炎一点不担心她们俩,那些登徒子不来找麻烦只能说是走运,以往每年都会被心洛掰折好几个。郑炎一边前面开路一边和澹台姐弟介绍西市灯会的情况,以及一会儿要注意的事项,因为前两年澹台雪妃都是在相国寺那边,但也只去过一次灯会。

    眼看快要进入灯会现场,人流忽然显的拥挤起来,满耳都是人们大声说话和小贩叫卖的声音,郑炎顾不上说话,抓住澹台雪妃和颖月的小手,把她们俩拢到身后,又提气喊澹台雪海和心洛他们跟紧,便随着人流挤了进去,刚进去人流分三个方向散开,又稍微宽松下来,灯会会场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三三两两的虎贲卫值守,人群中还有洛阳府衙役,但仍然免不了有小偷做些偷人钱物的勾当,还有一些泼皮无赖甚至品行不端的公子哥借着拥挤做些揩油的龌龊事,心洛刚刚就放倒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惹得一旁紫柳满眼崇拜,她刚才就没敢下重手。

    几人都是修行之人,耳聪目明,自然不会被人轻易占去便宜,但架不住其中还有一些也有修为在身的富家公子或者游侠什么的,郑炎见到一只刁钻的手伸向颖月腰间,指尖凝起一缕真元就要打过去,颖月只是抬手拢起秀发,那只手便缩了回去,郑炎觉着奇怪,看那人不像善茬啊,颖月冲他微微一笑。

    不远处一名卖相颇为不错的公子哥看着前面那名一眼看中的高挑女子身姿款款,不觉有些气恼,差一点就摸上了结果被一股气劲弹开,虽说穿着厚实但仍不能掩盖那完美的身段,凭着自己纵横花丛的经验,要是再穿薄点,那是何等妖娆,心有不甘准备继续跟踪,可是方一迈步忽觉胸闷,接着有些喘不过气来,慌乱地拉扯住旁边随从,几个随从感觉不对,慌忙拍背推拿,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仍只觉着胸闷难消,这才明白遇到高手了。

    澹台雪妃刚才也注意到了那只手,见无功而返似乎明白了一些,多看了身边颖月几眼,颖月好像无所觉,只是眼神落在前面郑炎左右。

    一路走来,猜猜灯谜,看看花灯,有的灯船和灯楼上装点着各色人物布景的彩灯,基本都是一些很有名的故事,比如说“伯牙绝弦”,先是两个彩灯人物在山水之间抚琴,随着底座轴承转动,画面转换到一个独立于一座坟茔前,地上有扯断弦的琴;

    还有“程门立雪”,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站在一座宅院门前,身上盖满了积雪;还有佛家故事道家神仙,聚集最多人的除了灯谜林和走马灯,还有就是“倾国倾城”“身轻如燕”“闭月羞花”这种雅俗共赏的故事彩灯群,澹台雪妃看郑炎朝那边看,出声调笑道“想看就去看嘛,你看那边都是年轻男子”,

    郑炎脸皮哪是这种玩笑能够撼动的,转头笑着说道“看你们就可以了,其他已不入眼”,

    一旁澹台雪海看了看几人摇了摇头,天天看有什么好看的,修行都荒废了。

    几人一路买了好多东西,有各色糕点小吃,有形色各异的风车和面具,还有龙形玉兔形的手提彩灯,月亮快要行至中天,几人知道时候不早了就动身回返,很多人也都在往家走,疲倦,开心,意犹未尽不一而足。

    回到府中各自回了小院,再过不久就要到太学学习了。

    其实对于澹台雪妃他真没如何认真想过这样的问题,只是感觉她美丽大方高贵的外表下总有一颗很忧虑压抑的心,所以细说起来对于她是有些怜惜的,只想着自己能做些什么让她不再忧虑,所以平时都是很配合着她的那些小性子,而且好像除了自己,她也没对谁那样放得开地笑过闹过。

    有些可能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又不能说的事,就是她来京城不是来学习的,而是来准备嫁人的,嫁给谁不知道,可能是某位皇子,也可能是某位王侯公卿家的公子,郑炎不知为何没敢往自己身上想,想如果是别人又有些不舒服,另外自己心里虽然从没和任何人说过,是想着将来能和颖月心洛一起游历的,如果忽然多出一个人该如何?

    郑炎这次确定无疑感觉到她真有些生气了,挠挠头,有些忐忑地解释道“我没这样想过啊!”,

    澹台雪妃还是看着继续问道“那你觉着我是什么样子的?”,

    郑炎心里满是苦水,我真是嘴欠啊。

    “学舍里面两三堂课后开始操练枪棒,练习用的刀剑枪基本都是五十斤到八十斤的,先是依托阵型操练,再就是一队对练,然后是单打独斗,或者混战,谁赢了谁先去吃饭,中午能睡一觉,下午接着来,晚上练气,折磨人的招数是五花八门,我们那一年是三百人,前两年不算,后两年也就是到现在,还有一百人”,

    郑炎震惊道“死了?”,

    郑天白了一眼没好气说道“当然不是,有的是被踢出去了,有的是被降级了,我们一进去是小卒子,也是领饷银的,成绩优秀再加上熬时间是可以升的,你哥现在领的是什长的俸银”,

    郑炎看着面前明明面带笑但感觉似乎隐隐有些生气的少女,一时间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她生气是因为自己错看了她?于是没什么地气地轻声说道“没,我只是觉着你或许会为家族积累些人脉拓展一些关系什么的”,

    澹台雪妃继续看着郑炎说道“那你是觉着我是那种很有心计,总想着人情世故,总是在衡量算计的女子吗?”,

    闻人斛拉着澹台雪妃撒娇道“雪妃,你真不愿和我们去吗?很好玩的,炎殿下,你也一起去吧?要么雪妃不肯去的”,

    郑炎知道今晚在皓庭胡畔有一场宴会,发起人好像是三皇子和其他几家的公子,邀请的都是王侯公卿世家的子弟小姐们,以往这种聚会也有,他们也曾经叫过自己几次,只不过都没去,之后就不再叫了,今天郑炎也没打算去,摆摆手道“我不去了,我做不了那种活跃气氛的事,再要不小心扫了大家的兴就更麻烦了,雪妃想去就去吧,我和大管家说一声,派人送你们过去,人就在那候着,等你们结束了再一起回来”,

    之后郑天又给郑炎讲了一些炼体的方法,比如学青蛙跳,比如翻跟头,还有如何快速通过一些复杂地形,以及如何用真元淬炼筋骨肉体,如何不用神识控制让真元自动运行淬体,不过前提是要进行上面那些大量的训练,这样效果才好,也不会损伤身体,而且院里面吃的好,都是药膳。

    郑炎听完很是向往,自己修行真是完全靠自律,还经常打折扣,意志薄弱没有恒心的人很容易半途而废,而像精武院这种严格督促专门调教的方式效率肯定高,郑同去了不知能不能坚持下来,那家伙性子有些散淡又有些跳脱,郑炎琢磨着要不要也按这一套方法来,可又对自己懒散的性子没什么信心。

    郑天一口喝尽一杯茶,倒身躺在门房值班的床上,喊了一声“舒服”,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精武院就是练武修行,学习行军布阵军纪国法后勤抄持,还有就是要忠于朝廷忠于皇上”,

    郑炎最近做梦都在修炼,于是问起他们那里的修行方法,郑天摆摆手“别提这个,提起来我就浑身没劲儿”,不过还是挣扎着坐起说道“那边是完全按照军队管着我们的,我们就是一个卒子,只不过修炼强度要比普通卒子强百倍,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一炷香穿衣洗漱,要穿制式全身甲,配刀,弩箭,铁枪还有一包五十斤的行军帐篷五天口粮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从左羽林军那边跑到龟山顶,再跑回来,来回三十里啊,回来以后打扫营房吃早点然后开始上课,你是不知道啊,我有几次吃饭的时候都睡着了,更别说在学舍里面听课,那课讲的跟和尚念经似的”

    太阳快要落山了,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这时澹台雪妃领着闻人斛和那个女孩也向门口走了过来,郑炎看到打着招呼“吃过饭了吗?没吃吃了再走啊”,

    闻人斛笑道“雪妃也是寄宿,不好意思如何招待我们呀”,

    澹台雪妃瞪了她一眼“不知是谁要急着赴宴,会那些公子哥们,看不上我们这的”,

    第二天郑炎早早起床,要给几个叔叔拜年,也得负责接待来给大爷爷拜年的客人,一直没有停歇,午后见到了来找澹台雪妃的闻人斛,还有一个不认识的漂亮女孩,便叫了一个小厮把她们领了过去。

    下午的访客还是络绎不绝,郑炎和其他几个孩子一边抱怨着人情往来麻烦,一边用快僵硬的笑脸又接进了几个不知是哪里来的商人模样的人,当然很多来拜访的人并不一定都要安国公招待,郑炎几位叔叔也在不同的厅堂有接待来人,而郑炎他们只需要根据拜帖把人领到不同的地方即可,有不确定的旁边还有大管家的副手老白兜着。

    终于抽了个空郑炎和郑天躲进门房偷懒,郑天比郑炎年长二岁,如今已是一个英气勃发的青年,他没有进太学,而是在精武院学习,算是那里的第一批生员。“天哥,精武院都学些什么呀?”郑炎很是好奇,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时空求道者人族第一帝超能对弈回到唐朝当名医花都之无敌抽奖系统一个人的武侠游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