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雪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炎早习惯了他的贫嘴只得说道“剩下就是想想外面的世界了,我很想去乡野边关和大荒去看看,还有大海,还从来没见过呢”,

    陆存嫣点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我们都被太多的东西束缚着,或许到最后只能成为妄想吧”,

    几个少年都是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众人看向郑炎,郑炎一本正经地掰着手指头数着,数了几下捂住头喊道“要死了要死了,数不清了”,

    周围众人哈哈大笑,然后笑声又戛然而止,郑炎奇怪,抬头看只见澹台雪妃正在窗外浅笑含怨地看着他,一时间尴尬不已。

    澹台雪妃身边还有一女子,眉目如画,肌肤胜雪,与澹台雪妃站在一起不分伯仲,此时正好奇看着尴尬的郑炎。

    叶青城最先反应过来,转身邀请二人进来坐坐,反正离下午开考还早,二女牵手进了学舍一路落落大方,一时间仿佛整间屋子彩辉交映,原本午间昏昏沉沉的氛围一下子被荡涤一空,屋中男女俱都打起了精神。

    澹台雪妃走到郑炎跟前,满含愧疚“给你添麻烦了”,那神情真是我见犹怜,周围少年一个个捶胸顿足,郑炎赶忙让座,一脸无奈地解释道“没事儿,我都没搭理过他们”,

    澹台雪妃身边女子微微一笑“我听他们都在说炎殿下不敢应战,没有资格亲近雪妃”,澹台雪妃拉了一下好友的手,有些埋怨,那女子无动于衷只是看着郑炎。

    郑炎刚盘腿坐下,笑着说道“还行吧”,就没有下文了,

    一旁叶青城笑问那女子“灵斛,你信不信小炎他都不知道你的大名?”,

    众人看向郑炎,郑炎“今天天气不错啊”,几人又哈哈大笑,

    澹台雪妃看着郑炎笑着说道“刚才祁公子说演武场私斗一半是因我而起,其实正主应该是这位大美女,闻人斛”,

    被叫做闻人斛的女子有些哀伤地说道“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被人不知姓名!”,郑炎哈哈干笑了两声以掩饰尴尬。

    陆存嫣开口说道“灵斛,你知道你大哥去太学吗?”,

    闻人斛笑着看了澹台雪妃一眼,说道“怎么不去,早就和家里吵翻了,没少挨揍,还好太爷爷出马才答应了他进太学”,

    澹台雪妃淡淡的没有什么表示,祁文定疑惑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完年陛下要为三皇子选妻啦”,一句话现场三名少女都沉默了,祁文定左看右看才觉有些失言了,叶青城赶忙接过话“是有这么回事,陛下选的媒人是博川公,想来三皇子的两位未婚妻应该会出自司马家和王家吧”,

    闻人斛点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司马家是三皇子生母的本家,自然会出一位,王家与司马家素来亲近,应该也是要有的”。

    接下来的话题基本都是朝廷大事,郑炎看着周围这些一本正经的家伙就很不爽,平时你们一说起美女就两眼放光,如今有三五个俏生生的坐在这儿反而道貌岸然起来,尤其是这个叶青城,怎么以前没见你还有这等治国方略?

    叶青城假装看不到旁边郑炎和祁文定一脸的鄙视,滔滔不绝,什么税制改革,官吏考核,门派监管等等,不只奇谈怪论,多有建设性,调理清楚思路缜密。

    之后又聊到修行和一些江湖传说,魔教现世,灵霄派出现叛徒还有海外仙岛有人要到中土挑战高手等等,最后要不是眼看快要开考,他们还能找出无数话题。澹台雪妃拉着闻人斛回去了,临走看了郑炎一眼,郑炎回以点头。

    “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陆存嫣坏笑着问,祁文定老神在在地应道“默契”,郑炎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刚才澹台雪妃临走那一眼意思是“要等我”,郑炎点头自然是“收到”,这帮家伙整天就知道拿人开涮。

    最后一科终于考完了,快两个时辰的时间三篇千字以上的策论,郑炎策论一向不错,这也是被大爷爷那些门客门生们熏陶出来的,因为一有时间就被大爷爷拉着待客,其实在这方面郑炎的见识

    和思考不比其他人差,大爷爷曾说过他心思缜密而深远,但就是没有运用的习惯,或者说就是干旱土地下有一条暗河奔淌。

    交完试卷,一位五经博士宣布报考太学的学生们从今天起就算放假了,过完年二月初太学开课,到时候会提前通知入学注意事项,堂下诸人嬉笑打闹着都回家去了,郑炎最后走出学舍,看着外面飘起了雪花,大片大片的,洛阳城四季分明,不过冬夏并不是太冷或太热,像这种大雪还真是少见。

    澹台雪妃站在不远处雪地中,一脸恬静地仰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像是在寻找最大片的雪花,伸出一只素手随时准备接住,郑炎悄悄捏了个雪团走过去也学着向天上看,快速把雪团放到了她的手上“这不是接着了吗?还找什么呢?有花儿啊?”,说完向外走去,

    澹台雪妃握住雪团皱了皱鼻子,继而坏笑着轻轻跟上,一手快速拉开郑炎衣领,一手把雪球塞了进去,然后轻巧地跑开了,洒下一串银铃般的欢笑,郑炎弯着腰胡乱掏出一些碎雪,也不在意掏干净没有,无奈一笑跟了上去。

    澹台雪妃在前面笑得很开心,见郑炎做势要踢她赶忙抱住郑炎的胳膊笑着说“低下头,我看掏干净没”,

    郑炎只得又弯下腰任由她...又塞了一把雪进去,郑炎凶恶说道“你会后悔的”,少女已经又跑远了,最后澹台雪妃还是轻柔地帮郑炎把背里的雪掏干净,免不了被郑炎威胁“我要是明天生病了就让你煎药端饭云云”,澹台雪妃哈哈干笑。

    “我进国公府还没去过你的院子,听说你院中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姐姐?”,

    “哦,你说颖月啊,嗯,现在院里就我们三个,程峰外出做事去了”,

    “不邀请我去做客吗?”,

    “有什么好邀请的,你抬抬腿不就过去了吗?”,

    “笨蛋”,

    “雪海那小子怎么还不出来?我去找找他”,

    “他已经回去了”,

    “啊,那我们在这干吗?”,

    “嘻嘻,看你笨笨的样子啊”。

    还好郑炎身上有一些吃早点剩下的铜钱,在路边买了把伞,两人撑着伞一起往回走,澹台雪妃突发奇想要拿着伞,理由是她比郑炎高一点,郑炎怎么能在这种事情上让步,坚决说要维护男人尊

    严,于是又是一番打闹,像这种街上没人的情形澹台雪妃总能放的开,郑炎自然知道,便很配合地陪着她闹,总觉着她平时很压抑自己。

    不远处一驾马车内,“小妹,你觉得雪妃和八皇子会走到哪一步?”,

    “不好说,我其实还摸不准雪妃的脾气秉性”,闻人斛摇头说道,而她对面坐着一位丰神俊朗的年轻人,此刻正撩着帘子看着越走越远的那对人影,

    “她自己不能做主吧?”男子有些犹豫地说道,

    闻人斛笑的像个小狐狸“你能容忍雪妃心里有别的人吗?”,

    年轻人没有回答,只是轻声念道“八皇子吗?”。

    “雪妃,过年你不用回铜陵吗?”,郑炎好奇问道,

    澹台雪妃一脸哀婉忧伤“你想赶我走吗?”,

    郑炎一看这架势赶忙说道“姑奶奶,可别让家里人看到,要么我又要挨揍了,我只是关心你的生活安排,对,是关心”,

    澹台雪妃笑着说道“他们都说你闷,我看啊,你哄女孩倒是一套一套的”,

    郑炎不服道“说我闷?你肯定没问过叶青城他们,闷只是我的表象,其实我内里还有一颗无处安放的火热的心”,

    “噗哧”,随之又是一阵清灵的笑声,“父亲带着母亲他们到云梦做太守去了,我可能在太学的这几年都会在国公这里叨扰”,澹台雪妃看着郑炎说道,

    郑炎点点头“嗯,云梦郡挺远的,你那么喜欢冬天估计在那里也呆不惯”。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二人加快了脚步,等到了安国公府门口郑炎把书包往天上一抛,欢呼道“终于不用去国子监喽”,

    一旁澹台雪妃笑着说道“你这是有多不想去啊”,话音刚落郑炎就被人一脚踹进门里去了,一个浑身披着雪的老人收回了刚伸出去的脚,澹台雪妃完全没注意到这名老者是什么时候靠近的,有些愤怒地看了一眼,但注意到一旁的刘管家只是垂手竖立,赶忙跑进去扶还爬在地上的郑炎,郑炎揉着屁股转身怒视来人,借着灯火才看清那人容貌“爷爷?”,澹台雪妃一时间目瞪口呆。

    老人没搭理郑炎,看着眼前的少女笑着点点头,摸了摸自己身上,一时有些尴尬,郑炎一边斜眼看着一边不屑说道“不当皇帝了还真是穷啊,见面礼也找不出哈”,

    老人瞪了自己孙子一眼,摘下腰间一块造型古朴的玉佩,仔细看是龙凤阴阳佩,黑龙白凤以太极阴阳首尾衔绕,老人把龙凤掰开,不由分说把凤塞给澹台雪妃,把龙扔给郑炎,澹台雪妃已经知道眼前这位老人是谁了,哪还敢要,郑炎拉回少女的手,笑着说道“没几件值钱的东西了,再不收着以后就没机会了”,老人笑了笑,又踹了郑炎一脚大步进了门里。

    澹台雪妃一脸的不好意思“我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合适吗?”,

    郑炎在前面走着无所谓道“没事儿,我爷爷现在修的是长生道,这快石头是他以前用的,现在应该也用不着了,对了,它的功用好像是因人而异的,你得自己摸索,也可能完全没用,到时候你卖掉也行,就说是前朝皇帝的御用之物,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的”,

    澹台雪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在岔路分开,各自回了自己的小院。

    安国公书房内,“郑启,你怎么来洛阳了?”安国公皱着眉头问道,

    “我知道这不合规矩,退位的皇帝不能再踏进都城嘛,所以我才晚上来啊”,老人一脸无所谓

    安国公无奈“晚上和白天有什么区别?不都能看得见吗?”,

    “错,区别大了,态度,知道吗?”一边说着话老人端详着架子上一件羊脂玉瓶,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安国公疑惑问道“你这次来洛阳做什么?是他们让你来的?”,

    “就凭他们还能指派我?”老人终于放下了瓶子,这让一直留心这边的安国公松了一口气,“萱儿嫁人了,都没人告诉我一声,怎么说也是我带大的亲孙女吧?你说我是不是该进宫揍那小子一顿?”,

    安国公看着桌上的烛火平淡说道“他不想被家族左右了,最近有推行九族说的意思”,

    “他早就想摆脱家族了吧,你闺女,我那儿媳不就...”,

    “好了,不要再说了”安国公生硬打断,脸上说不清是悔恨还是哀伤,

    老人转移话题道“你刚才说的九族是什么意思?”,

    安国公也平复了一下心情“上推四代下推四代,皆为血缘亲族,其他不论”,

    “哈哈哈,我郑氏一族,还有其他那些古族谁会认同他这说法?家族传承除了血缘还有神识性情的传承,他想混淆视听颠倒黑白?”,老人笑意张扬

    “手段而已,另外,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大刀阔斧你会疼,徐徐图之你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老人点头有些赞赏“是好手段,削弱了一个个家族,朝廷的地位权威才能贯彻到所有人,到底还是我生养的”,

    安国公继续说道“最近几年外戚的势力越来越大,不过在慢慢形成制衡,可好几个开国家族也被牵扯其中,原有的权力格局在被一点一点改变”,

    老人看了自己这个大哥一眼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担心在这个过程中外面出现什么变数?或者被什么人利用?我听说魔道又想搞事了,那几个老对手也不会消停,已经很多年没找事儿而了,海外的那些家伙也不安生,对了,东瓯到底怎么回事?我这次就是要去那边的”,

    安国公想了想说道“那边的事我也不太清楚,无外乎就是割据分裂或者改朝换代,我想改朝换代的话剩下四国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这样的头不能开,宗人府和兵部还有那个禁军东清武司都有派人过去”,

    “小炎和澹台家的丫头怎么回事?”,

    安国公大概是不习惯弟弟思维的跳脱,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再想说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一会儿书房内传出一声怒吼“混蛋,我的瓶子”。

    郑炎点点头,叶青城叹了口气柔声说道“我也想去了”,

    祁文定一脸鄙视“还没死心啊?你不看看追求她的人有多少,我听说这两年演武场的私下比斗有一半是因为她,你问问小炎这些日子收到多少约战了?”,

    “你,赶紧从存嫣的身体里面滚出来,否则我让你魂飞魄散”,

    “滚”,陆存嫣终于受不了这几个家伙了,一个“滚”字说的气势如虹,或许是女孩子总比同龄的男孩子早熟吧,原本一直大大咧咧不尊礼教的陆存嫣开始考虑以后的人生了,只是留给她的选择也不会有多少,本来像他们这样的孩子很少出现这种逆反心,毕竟富贵权利种种都是人人一心追求的。

    “澹台雪妃也要去太学吧?”陆存嫣忽然转头问郑炎,

    上午礼乐,先是在规定时间内写了两篇对礼教的认识看法,再就是用琴弹一曲即可,曲目任选,郑炎居然当场拿到了个优。

    中午吃过饭几人在学舍内闲聊,“小炎,你真要去太学吗?还有存嫣,你又是怎么想的啊?”祁文定自始至终都在看着陆存嫣,

    “喂!喂!喂!你是在问我吗?”郑炎不服气,

    “要不要我去问一下陆存照,他妹妹昨晚到底怎么了?”

    “不用去了,肯定鬼魂附体了”,

    祁文定一脸痛苦地看着郑炎,就好像心爱的女人被好朋友夺去一样难以置信痛苦不堪,郑炎没搭理他,疑惑地看着身边好像忽然很安静的女子,轻声说道“大多数时候什么都没想”,看着几人不相信就又说道“真的,那时只是把心思全放空,这样很舒服”,

    叶青城问道“那少数时候呢?”,

    叶青城在一旁咧嘴笑,但仍然吸引了好些春水秋波,陆存嫣玉指缠绕着一缕秀发白了祁文定一眼,没好气说道“听说太学集中了天下青年才俊,本姑娘想去看看,看能不能续一段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

    祁文定有些急切“小说演义都是骗人的,虽然说门当户对很俗气,但大多数时候就是这样啊,两人在一起从来就不只是两人的事”,

    更何况这里的学生多为权贵子弟,且将来是要继承家族的,选的自然是天赋秉性一流的,自小优沃的条件再加上严苛的教育,这样一群同龄人在一起只会相互砥砺相互促进,还能早早融入那个圈子建立起自己的人脉或对手;

    所以,如果从国子监转入太学会被大家认为是无能不思进取,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这个人被家族从继承人的候选中剔除了,也就是说你是个失败者;不过对于女子们倒是无所谓,因为没有谁希望一个女子能有如何成就光耀门楣还是支撑家业,如果是这样这个家估计实在是要倒塌了,郑炎认识的叶青岚和武思敏不准备离开国子监,对于这些家族女子将来是不是要外嫁,有一身学问和见识都是很有用的,不过澹台雪妃倒是要进太学,郑炎好奇问为什么,那小妮子只说以后再告诉他。

    郑炎很认真得点着头,叶青城不乐意了,“怎么就不能只是两个人的事!他怎么就不能是两...”,

    “你那种春宵一刻就不要拿出来了,我们现在在说很严肃的事情”,祁文定打断道,

    叶青城尤自愤愤不平,陆存嫣看着外面的天空说道“炎殿下,总见你这么看着外面,那时候你都在想什么?”,

    郑炎过完今天就终于不用再来国子监了,这几天一直在考试,之前已考过八科,成绩都算中上,今天是最后两科,礼乐和策论,对整体成绩影响不会太大。

    其实每年从国子监转入太学的人很少,毕竟国子监的教学条件要比太学好上许多,比如每堂课学生人数国子监都会限定在二十人以内,而太学则没有限制,有时遇到抢手的教授讲习都会有几百人旁听;

    还有就是教学的侧重点不同,国子监授课主要内容是经史子集和时政策论再加修行之法,像礼乐律法书画算学甚至天文地理这些都不过是调剂辅助用的,而且国子监教学管理严格常年无休,这都是太学无法比拟的;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江楼月下云中歌蚊道有仙后重回十七撩男神重生军长娇妻有空间妖王独尊天价悬赏:捕获顾少小逃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