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心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黑袍人理解了一些说道“你还没回答我开始的问题”,

    荣甫亨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没有要与黑袍人分享的意思,开口说道“那些人肯定不甘心就这么把舟河以西的三千多里的地方白白让出来,毕竟还有很多产业没来得及转移,那么他们必然会让他们的朝廷派兵增援,可时局已然如此,派兵也不过是抢救一些人和物,最终还是会退到舟河以东,我最佩服的还是拓跋家天守阁修罗谷这些地头蛇,都知道西边肥,可他们就那么顺势把西边让出来,换了大片东边的地盘人口,舍得啊,真是大学问”,

    看到黑袍人不爽的神情,荣甫亨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次的事超过了我们的控制,不只是因为可能有中土势力推波助澜,我甚至怀疑那些地头蛇也有参与”,

    曹昆第一眼见到就问“这娘们儿的丈夫死了没有,死了的话老曹就不客气了”,当得知人家还没有出嫁,又直言“看她眉眼间的那情愁,真是天生尤物,怎会落到这般田地!”,之后就对她没了念想,不过见到还是会上下打量过过眼瘾。

    高瀚文太了解那家伙了,好女色却绝不招惹那些看上去很复杂的女人,说是不愿沾染因果,这样活得自在,说白了就是怕动情,尤其常年在这地方,所以他的屋里从来没有女人,想要的话就去浣衣所或者外面商人开的妓院。

    一般边军中有官阶或者立功的兵卒都可以收一房发配过来或者俘虏劫掠的女人,洗衣做饭暖床什么的,各国各地都是如此,其中具体什么规矩又都不一样。郑楷元这里必须双方自愿,只有这一条,那些女子如果不愿意,那就去军营里做活,或者州府的一些产业,比如织坊制衣所浣衣所等等,其中只有浣衣所涉及军妓的事,而且也必须是自愿,当然军妓所能得到的好处也多一些,相比日子要好过很多,据说其他地方的军妓一般活不过四五年,郑楷元对这一制度一直深恶痛绝,但又很难根除,尤其在这里,只能慢慢减少,鼓励兵卒和那些女子们自行结合成家,这样也有利于戍边。

    郑楷元放下信开口说道“那三方还是派了援兵,只不过并没有驱逐荒族的意思,而是在距长城八百里布置起第二道防线,加紧转移防线以东的商货矿产,没有给那几座孤城下达撤退命令,就在昨天,除了三座郡城和几座大的驿城,其余都被攻陷了,三十多万人口不知能跑回去多少”,

    高瀚文知道,这三十多万人如果都被抓了的话,至少要被杀五六万,其余押到西荒去做奴隶,“我们这边没什么动静?”高瀚文疑惑问道,

    郑楷元站起身走下堂打开了堂门,有飞舞的雪屑被风吹了进来,外面阴沉沉的,又像是要下雪了,“派了一万骑确保这条主驿路的畅通,还有能用到明年开春的粮草都已经备好了”,郑楷元的声音随着风雪飘进了堂内,显的有些冷。

    大周在风炎洲有三个郡,舟河以西是沂水和临水,舟河以东是聚仙,总督府多年以前本设在临水,后来因为一场荒族入侵迁到了聚仙,就再没动过。郑楷元没说,粮草还都在聚仙。

    封冢城分城东和城西,城西自然就是长城戍堡和军营,城东是商铺作坊民居和库房等,不过都在城墙之内,封冢城墙高有十丈,南北两面接续着长城,城东到城西需要翻过整座封冢山,还好这山也不如何陡峭,军士们的家眷就住在城东,往来倒也方便。

    张婉柔刚到这里在东城的一座官衙里被定了奴籍,之后就被带到西城一座军营旁边的浣衣所,给兵卒们清洗缝补衣物,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了,一个馒头一碟咸菜一小碗不知都是什么米的米粥,这是早餐,之后就是点名,分配这一天要做的活。

    西城不比东城有封冢山遮挡,西荒的风直接吹过来,她们洗衣的水冰凉刺骨,管头不会管你是不是来了月事,一天干不完活就一天别吃饭,张婉柔在家族虽然没有父母在身边,可也不用做这些活,没什么经验,前两天晚饭都不曾吃过,二婶和几个中年妇人还把她们没洗完的衣服扔到她的盆里,她也只能默默受着,这些日子比较投缘的李梦琪替她抱不平找管事说理,管事的那个老头笑得很猥琐,准备要做什么的时候张婉柔赶紧拉着李梦琪退开,并表示没问题。

    两人也都认命了,不过好歹都有些修行底子,勉强坚持下来了,五天以后终于吃上第一顿晚饭才知道还有肉,把两人高兴坏了,旁边恰好路过一个比她们早来一年的三十多岁的女人,看她们可怜的样子就坐下聊了起来,原来这里晚饭顿顿有肉,不过没有什么像样的菜,还说想吃菜只有去做营妓,见两人懵懂无知,那自称叫照霞的女子告述她们,后来的只能洗衣服,先来的做缝补,但这些经常有干不完的活,所以吃不上饭也正常,可即使吃上了饭,天天就是馒头咸菜米粥水煮羊肉甚至荒兽肉,让这些中土来的且多为千金小姐或者富裕人家丫鬟眷属的女子如何能忍受,那好,还有第三条路,就是做军妓,白天想睡到几点都行,虽说也要做这些活,不过实际上做不做都行,吃什么虽说还是要管事的说了算,可毕竟可以吃三顿,都有难得一见的菜,而且和兵卒们熟了还会有一些其他的好处,具体什么好处那照霞没说。

    一番话把张婉柔和李梦琪羞的差点跑出去,两人约定就是死也不做那等事,几天后张婉柔的二婶就没再干过洗衣服的活了,李梦琪愤愤不平道“就她那一副尖酸刻薄样子也会有人看得上?”,没说完自己先笑了,若是按家里的教诲自己是万万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如今到了这地步也放下了之前的身份。

    再后来张婉柔发现又有好几个女子都不用做活了,这样一来,她们这些还在的人要做的活就更多了,好不容易吃了几天饱饭又开始挨饿了,本来靠着两人有些修行可以用自己少的可怜的真元缓解身子的劳累,这下吃不饱饭更没多少真元了。

    二婶还想假意关照她们,给带了些饭菜,张婉柔拉着李梦琪也不说话,果然二婶说出了本意,想让她们也一起做,这时张婉柔才明白,原来是想多拉几个垫背的,以后在这城里面万一碰到家族里的人心里好有个安慰,或者说她就想着让自己堕落到万劫不复,最后两人把那女人骂了出去,没过多久就被管事的刁难起来,李梦琪晚上和张婉柔躲在被窝里哭,还问为什么有些人就可以那么轻易的改变自己,然后过上舒服日子,张婉柔默然无语。

    还有几次被来浣衣所的兵卒撞见,看到还有这么两个美人差点被用了强,要不是两人拼命还有几个当官的看到估计真就完了,再后来就在两人想着要死在这里的时候来了一个很美的女子,看起来比她们要年长一些,那个平时欺负她们的管事站在旁边一脸谄媚,那名女子只说跟着她,就转身走了,两人之后被带到将军府,还有另外三个小姑娘。五人被告之说以后在这里做些杂物,之后那名很美很有威严叫文慧的女子就教她们一些规矩,便在将军府住了下来,虽然还是奴籍,可至少不再被人欺负了,也不用干那些永远也做不完的活,虽然偶尔会被将军府的亲卫校官们调戏可也仅限言语,敢动手的那几个都被文慧姑娘收拾的很惨。

    将军府后堂,“文慧姐姐,这个口子该怎么缝啊?之前教的那种针法我又忘了”,一声很甜很软的声音传了出来还带着些羞意,

    刚进门的张婉柔一听就知道是谭香那孩子,果然见桌边文慧姐姐正笑着捏着谭香的小鼻子教训她“是不是以前光学怎么伺候男人了,啊?这点针线活学不会,啊?过几天教你修行学不学,啊?”,

    小姑娘早羞红了脸,这时徐忍冬宫芊素和李梦琪也都进了屋子,看到娇俏可爱的谭香又被文慧姐姐教训纷纷落井下石上下其手,谭香挣扎着跑到张婉柔身后探出脑袋娇憨一笑,李梦琪还想抓住她,被文慧一把拉到椅子上,文慧看大家都回来了就让她们都坐下,自己放下针线活站起来说道“这几天你们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之前确实也没少吃苦头”,说到这只有谭香这个任人揉捏的没心没肺的孩子羞怯的笑了笑,其他几个女子都神色黯然,那些天的日子或许一辈子都会心有余悸,文慧看了看她们继续说道“我在这里十多年了,看到的要比你们经历的多的多,这座城之外的那些我也见了很多,所以有一些心得体会和你们说说”,

    大家都认真起来,这几天下来谁都能看的出来,文慧姐是真关心照顾她们,颠沛流离生死不由己身,说不得哪天就失了自己的坚守也失了性命,而文慧姐就像救命稻草一样,能让她们抓住,至少喘口气。

    “我不是特别清楚你们在中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是在这里,要么被人吃掉要么就让自己强起来,不去吃人至少不被人吃,当然,我这话说的还是有些危言耸听,但你们最好不要这样理解,从今天开始我会每天教你们两个时辰的修行,分早中晚,在这里没有修为,像你们这样的只能沦为玩物,另外就是要摆正自己的心态,坚韧独立,也信任身边的人,我很欣赏你们最开始能守住自己,那就坚持到能够回到中土那一天,不过即使回去了可能也不会很安逸,至少要有这个念想”,

    文慧说完话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几人,大家都用心想着,这时谭香怯怯地说道“不是说我们女子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丈夫就可以了吗?”,

    文慧无奈地拍着额头,刚才的话白说了,关键其他几个女孩子也是一脸询问的意思,就好象说“难道不是这样吗?”,文慧知道,这些女子在家的时候估计连大门都没出过,自小接受的礼法就是女子要依靠男人过活,可这里不是中土世界,这里很多男人靠不住,他们自己都靠不住自己,过一天算一天,哪还能照顾其他人,只有像他们这样抱团的军队又有朝廷做后盾,才能说庇护谁,可那也是有限度有条件的,比如这些女孩子要想活得好一些,就得拿出自己被人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修为,经营头脑,或者身体,文慧把这些和她们说了,再加上之前吃得苦头最终让她们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其实本都是聪慧的女子,只不过她们的这种聪慧有些自我欺骗的意味,不同于张婉柔二婶那种识时务善变通的聪慧。

    文慧做这些一方面是身为女子的同情怜惜,还有对以后变局的也许是微不足道的应对,等公子要带着军队转战撤退的时候能为这些琐事少分些心,或者不必做一些违背道义和自己良心的事,这或许也是女子为了自己男人的那些细腻心思吧。

    封冢州牧大堂上,郑楷元看着送来的最新消息有些沉默,高瀚文坐在下手,这时已经换了一身青白相间棉裙的张婉柔端着一盘茶点轻轻走了进来,看到高瀚文看她,点头行了一礼,先把盘中一碟糕点放到将军案上,又给高瀚文桌上放了一碟,又分别给两人倒了一杯茶,就退后侍立在一旁了。

    高瀚文之前见她是那种浑身包裹在棉衣之中,只看清模样,如今换了衣服才发现这女子身段出落的真是风流,不算厚实的衣裙包裹着高挑婀娜的身子显得丰满有致,确实不是谭香徐忍冬那几个小姑娘能比的。

    “这边几个势力这么多年以来有其他背景并不奇怪,只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他们做出这种自断臂膀的决定?”黑衣人疑惑的问道,

    荣甫亨直接说道“不清楚,事实上我们这边一直有留意这方面的事,可是只知道几百年来很多大事都有一些关联,虽然很多疑问都被解释过,但如果细想还是有很多可挖掘的地方的”,荣甫亨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只不过想在这夹缝中求个安稳,可是有人却要操纵天下,这天下何其大,英才何其多,真是有意思啊”,

    黑袍人久久无语,荣甫亨沉寂了一会儿看着黑袍人说道“回去请转告阁主,未来八九年内西荒的变局对我们没什么用了,应该把力量都放到中土那边”,黑袍人点头。

    荣甫亨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平常所算不过是结合诸多情报再仔细布置,此为中人之算,你就不要拿出来挖苦我了”,

    那人又笑了几声说道“你是中人那我们就是下人了,你怎么看接下来的形势走向?”,

    荣甫亨没有马上回答那人问话只是在屋中度着步子,角落里的人很有耐心,就这么等着,荣甫亨终于停了下来开口问道“你身边那个弥族女子呢?”,

    黑袍人疑惑道“虽说西边他们的产业不多,可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犯不着这么两败俱伤吧?”,

    荣甫亨摇摇头说道“你只是站在他们自己的角度分析,如果他们也是听命行事呢?”,

    黑袍人不解问道“风炎洲乱局除了我们谁还能受益?”,

    荣甫亨摇摇头“不好说,至少那些吃不到肉的不想看着自己的对手大口吃,而且那两方必然也有谋划”,

    角落里的人好像看了看周围,犹疑地说道“说是此间事了,回他们那边去了”,

    荣甫亨从怀里拿出一颗鸡蛋般大小散发出柔和白光的珠子,一时间屋中亮堂了起来,角落阴影尽被驱散,显出一个穿着一身黑袍的人,黑袍人和荣甫亨仔细打量周遭白光所照之处,发现并无异样,荣甫亨才收起珠子,一时间屋中又暗了下来。

    荣甫亨一手扶着窗台一手负后,看着大街上一队队秦国骑兵向街外奔去,默默数着通过的旗帜数量,直到再无兵卒通过才转身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人算有穷尽,天道不可期啊”,

    一声讥笑从屋中角落传来“都说你算无遗策,怎的说这般灰心丧气的话?”,

    荣甫亨自嘲一笑说道“和他们打交道还真是锻炼人,你之前与那弥族长老会面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黑衣人摇了摇头,随后又不确定地说道“那老头答应的很爽快,没有多问什么,也没有提什么条件”,

    荣甫亨想了想笑着说道“难怪,这样就说通了,他们在人族这边不只是和我们合作,肯定还有别人为他们提供消息”,

    高瀚文知道王金斗所谓的调教几天应该是把那几个女子先安排到浣衣所或者火头房什么的地方吃几天苦,免得以后不懂的知足不懂的规矩,在这西荒尤其是边关,只有生存没有生活,严酷的环境把人最原始的生存本能都激发出来,中土世界奉行的道德律法在这里早就被人们磨碎吞下又拉出来,尘归尘土归土,少主曾想改变这种状况,可环境无法改变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十几年下来也只是比其他地方多些人情味,大体的规矩还是那些规矩,据说以前有人逃往关外,宁可去荒族那里为奴也不在人族这边苟活。

    古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廉耻”,这便是从人的原始性出发考虑的,可在高瀚文他们看来,人是由人性和兽性组成的,如果只是因为吃不饱穿不暖活不了就去做违背人性的事,那又如何自称人呢,那和兽有什么分别,万物人为灵长,可偏偏要自甘堕落为兽。

    每当说起这些,以曹昆为首的武斗派们就嗤之以鼻,说不过是书生迂腐之见,人性也好兽性也罢,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就用什么样的性子,人性兽性五五开还是三七开或者干脆零十开都可以,总之得让自己活的好,让身边的人活的好,其他人那只有被剥削的份儿了,甚至又说到人性之初是善还是恶的问题,所以每次各关隘都尉守备到封冢议事后免不了为此争论不休,议事大堂总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吵不过拉到校武场比试一番,郑楷元从不阻止这些,说是掌兵之术御下之法,都有,还有就是想对这人世和人道求个通明澄澈,有些事能说出来总是好的,尤其在这地方。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瑞典球王穿越女尊之背锅露水清清君似梦少宗主成长手册反派都是我马甲大明之公子无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