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援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女子终于有了些反应,明显底气不足轻声问道“家主生气了吗?”,

    高瀚文顺竿子往上爬“那可不,老夫人也没给我好脸色,怪我没劝着,说等你回去了要好好教教你,以前教的都让西荒的风沙吹没了”,

    女子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走了以后静小姐去了,都哭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我自小就是公子的人,没什么好说的,可静小姐后面还有整个澹台家,我能理解她这些年受的委屈,我只是不懂公子为什么还这么拖着”,

    小名叫华子的亲卫咧咧嘴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将军大人笑着说道“能伺候咱们将军大人是小的的福分”,

    郑楷元抬起头笑骂道“昨天还撺掇着我去城外杀敌呢,今天又想端茶了”,

    华子挠挠头憨憨一笑下去了,郑楷元看到一旁的高瀚文一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样子,放下账册说道“说吧,有什么事?”,

    高瀚文嘿嘿一笑说道“也没什么事,这次发配的囚犯里面有几个年轻女子,都算是知书达理的那种,模样也过得去,我想着招过来做些杂活也不错”,

    郑楷元做目瞪口呆状“瀚文啊瀚文,忍了好些年怜香惜玉的心终于还是露出来了,到底什么样的女子我还真有些好奇啊”,

    这时文慧从后面走出来,已经换了一身素雅的裙装,身材高挑柔美与英武相得益彰,笑着说道“确实都是很出挑的女子,进了军营的话估计用不了几个月就心死了,高都尉如果真心怜惜不如收入房内好生养着”,

    高瀚文一脸赞赏地看着她说道“女人偶尔表现出一些醋意是很吸引男人的,文慧,你终于有长进了”,

    文慧一脸冷笑,郑楷元赶忙拉住要暴走的女子说道“别和他一般见识,他那嘴皮也就曹昆能不落下风”,

    文慧冲郑楷元温柔一笑开始收拾散乱在桌上的账册和公文,一旁高瀚文拍手笑道“就是这个样子,和醋味一样,这才是女子该有的样子”,

    文慧把手里的账册往桌子上一拍,冷笑着说道“我这就把那几个小娘子安排进浣衣所去”,

    高瀚文赶忙道歉,进了浣衣所白天洗补衣服,晚上充当营妓,那些都是大户人家女子,十指不沾阳春水,一生不经冻脸霜,要是真去了那里用不了多久就毁了。

    郑楷元好奇问道“怎么以前没见你这样?拿着我的令牌去把她们调过来吧”,说着把令牌扔给高瀚文,高瀚文接住连说不急,看郑楷元看完了账册就把安国公写的信拿了出来,“朝廷的情况信里面家主都有说”。

    郑楷元拆开信封读了起来,不大一会儿皱起了眉头,高瀚文和文慧都没有出声打搅,这时有亲卫进来禀报说郡里有公文下达,郑楷元放下信让来人进来,一个精壮信使阔步走入大堂,抱拳行礼“郑将军,卑职奉郡守之命前来送命令和近日西线军情”,说着把一个布包拿了出来,高瀚文接过解开见有两份文书,交到郑楷元手里,郑楷元知道来人是郡守亲卫副统领,示意他坐下歇息,高瀚文凑过去打听郡城那边情况。

    原来郡城早在八天前就被二万弥族军队牵制,现在郡城守军只有两万,还有一万骑军分散开由高手带队,在四处收拢各驿馆矿山和药场以及军屯的人和物到最近的坚固驿城固守待援。荒族这次攻破剑州防线主要洗劫的对象还是剑门郡和剑门以北的地方,没有继续向东进发,对于沂水郡只是骚扰牵制,如果北面其他三郡顶不住撤往东面,那些荒族必然全力解决沂水各城关,届时要么死战要么突围东撤,现在总督那边还没有新的命令,想来是在和其他三方商量,只是要坚壁清野固守即可。

    高瀚文无奈道“荒族破关都快有十天了吧,那些人得到消息也应该有八九天,到现在还没有决定吗?”,

    信使也是一脸不爽“我出发来这里的时候听人说那些地头蛇已经开始往舟河东边搬家了,郁单洲那帮人怕九渠的人再过来,想来也是无心抵抗,现在也就是秦国还在守着那几座城,可是一开始就被人家处处针对,最后也没拢起多少人力物力,想来也坚持不了多久”,

    郑楷元放下文书皱着眉头说道“剑州一线包括剑门郡的所有布防都被人出卖给了荒族,才能被处处针对,其他两郡更不用说,简直就是筛子,我们这里现在我也不敢说什么了,说不好连我们库房里有多少石粮食都被人家知道了”,几人都默然。

    信使还是说道“郑将军,郡守大人需要知道您这里的粮草能坚守多久,兵士如果要补充的话只做固守打算还需要多少”,

    郑楷元想了想说道“我这里现在有六万,勉强固守,但是需要机动骑兵查缺补漏,还需一万,现有粮草还能维持三个月”,信使点头“那我就回去禀报郡守大人,估计很难再派援兵过来了”。

    信使离开后,郑楷元揉着眉心说道“现在局势就是这个样子了,秦国剑门那边援军有限最多坚持两个月,而这次入侵的荒族还只是弥和昆仑,大概十万左右,其他几族在和九渠争夺祁连山走廊,说不定哪天他们就和解矛头一起指向我们这里,到时别说往东撤退,我估计得带着你们逃进臂岭,要不就进北嚣山林海”,

    高瀚文知道这是玩笑话,不过想想还是无奈,这几年各方暗地里都在裁撤长城守备,难道是商量好的不成,其他三方裁就裁吧,你风炎洲的那几个势力也跟着裁,难不成哪一天这里被荒族都占了你们还能跑到中土去?还是想着投降荒族?高瀚文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说了出来,

    文慧接过话说道“你们肯定还不知道,那五方势力其实一直都在重点经营舟河东岸,这些年还在不断增加与中土和郁单洲的商贸往来,还有些联姻之类的安排,西岸虽然还有很多他们的产业,可即使失去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也就是说他们只要以舟河天险守住了东边,力量得到收缩和整合,或许将来有一天就不再完全受制于我们这几方大势力了”。

    郑楷元点点头,转头问高瀚文“小炎最近在做什么?”,

    高瀚文笑了笑说道“还是那散淡性子,国子监的课倒不至于逃,课业做的也还算好,修行嘛,国子监学习本来就把时间都占去了,一直马马虎虎,我听国公说已经给他制定了以后几年的修行计划,只等他进入太学院有充裕的时间就开始,少主让我看的那个叫心洛的女孩子我也见到了,怎么说呢,那孩子有些冷,但我觉得没什么大问题,而且我出发的时候澹台礼的那个女儿澹台雪妃也住进了府里,就在小炎的隔壁,想来可以相互砥砺吧”,

    文慧点头道“我记得那孩子,天赋根骨都是极好的,只是不知这几年性子怎么样,还有这会儿已经长成大美人了吧?”,

    高瀚文笑道“比当年静小姐不逞多让”,

    郑楷元微微一笑“那家伙没有躲着人家姑娘吧?”,几人都笑了起来,高瀚文笑过后问道“关外和我们对峙的那三万昆仑军没有进攻吗?”,

    郑楷元摇了摇头道“开始想着要打的,后来见弥族的已经在北边破关开始收刮了,他们也不再犯傻,分出一部分也进了关,现在那三万只是想着牵制我们”,

    高瀚文还想问些什么,文慧在一旁笑着说道“想看那几个女子不用非得等到天黑吧?”,郑楷元笑意玩味,高瀚文看着眼前二人妇唱夫随的模样也是无奈,自己对那几个女子本没什么想法,这战乱升起又怎会自找麻。

    这时亲卫禀报户曹求见,郑楷元把户曹王金斗叫了进来,王金斗向几人行了礼笑道“几位大人一直说将军府没有个端茶倒水的人,进来报事觉着害怕,下官一直记得,这次发配的囚徒里面有几个还不错,下官想先留下来调教几日就给文姑娘送过来”,

    文慧笑着说道“好啊,都是哪几个?正好高大人也在,他都熟,正好参详一二”,高瀚文无动于衷,

    王金斗见将军点头笑了笑说道“一个叫李梦琪,刚二十;宫芊素,十八;谭香,十六;还有一个叫徐忍冬的,也是十六,后两个女子下官都查过了,他们并不是案犯血亲,是买来的舞女歌姬,不过都是自幼熟读诗书礼教严格的,模样也周正”,

    郑楷元看向一旁的高瀚文,高瀚文脸直抽搐,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个叫张婉柔的怎么样?”,

    王金斗笑着说道“下官当时觉得年纪大了点就没上心,听高大人说起确实那女子是最出挑的”,

    郑楷元笑着说道“那你调教好就带过来吧”,王金斗他是知道的,进士出生,名字虽然俗气,可人却不俗气,在这边关凭着那股意气劲没少照顾那些苦命人,经常提点拔擢一些品行资质都不错的落难者。

    进了封冢城,掌固大人和校尉由石勒领着去官署交接囚徒去了,路上文慧说之所以他们提前到达平凉驿是少主提前安排的,也有侦查关内情况的目的。半路上碰到了陈继真得知确切位置后,文慧分出了几队人,陈继真经验丰富也领一队出去侦查,如今几队人应该已经回来报信了。果然高瀚文看到了在将军府门口晒太阳的陈继真,正懒洋洋地发着呆,见人都回来了点点头算打过招呼,一起向门里走去。

    大堂上郑楷元正在查看一些账册,估计是在统筹军需,以免真被封锁断了粮草,见高瀚文和文慧回来抬起头对他们笑了笑示意先坐,文慧向后堂走去,高瀚文一屁股坐下,整个人都松快下来,很快有值守的亲卫端上茶水,高瀚文心中一动笑着说道“华子,天天干着端茶倒水的活腻歪不腻歪?”,

    高瀚文仰天叹了口气说道“公子放不下,陛下就能放得下吗?”,二人一时间不再说什么。

    沿途的驿站驿馆果然都空无一人,高瀚文一行人因为有囚徒所以走的慢,不过五天后还是看见了天际处绵延成一线的黑色长城。

    一路上总能看到几人到几十人不等的荒族骑兵,刑部的掌固和渝州的那个校尉情绪都很低落,他们可能真回不去了,高瀚文只能劝慰说以前有很多次先例,按以往经验大概明年开春可以大规模调动军队的时候这些荒族也就撤退了。

    不大一会二百余骑就停在了驿馆门外,雄壮的西荒战马打着响鼻摇头摆尾,使得一帮没见过的中土来的人充满了好奇,争相一堵西荒边军的风采。

    二百骑四百匹战马,在人马呼出的雾气中着全身黑甲的骑卒若隐若现,给人一种压抑厚重和飘渺又锋锐的矛盾感,在场的无论是押送人员还是囚徒们或许都听说过大周边军的强大,可从来没见过,这几天在路上见到的巡逻骑队本来觉得已经很厉害了,可今天见到真正常年与异族交战的边军才知道朝廷能够震慑诸国和那些强大门派的底气。

    高瀚文从墙头跳了下来一脸纠结地看着为首一骑士,那骑士也是黑披风着全身黑甲,可人们也是不约而同的都看了过去,因为那身黑甲是女人甲,曲线优美玲珑有致,那甲中人自然就是一名女子了。驿馆这边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期待着这位女将军能掀起面甲,可那人并没有遂了众人心愿,而是策马向前围着高瀚文转了一圈,拿马鞭点着高瀚文的额头,开口说道“让你办的事呢?”,声音清冷严肃,

    高瀚文看了她一眼,面甲罩着看不出什么,低声说道“你真不知道吗?”,

    女子摇摇头肯定地说道“小姐临走的时候已经解开了公子的心结,这我是知道的,公子或许只是放不下对陛下的那口气”,

    一行人终于出发了,驿丞本想着留守平凉驿,可听说其他驿馆人员都收缩进郡城和最近的驿城里去了也就不再坚持,西边二百余里正好就有一座驿城。

    高瀚文好奇问询问女骑将怎么这么快就赶到了,陈继真去哪了,边关又是什么个情况,叫文慧的女骑将没有搭理他,高瀚文只得低声说道“我们可能用不了两年就要回去了”,女子没有反应,高瀚文不死心继续说道“回去以后就好成家了”,女子连个眼神都欠奉,高瀚文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在洛阳的时候家主还问起你和少主怎么样了,一直埋怨说文慧那丫头怎么也没给楷元生个一儿半女的,唉,老人家很惆怅啊”。

    高瀚文无奈拍开点在自己额头上的马鞭说道“给个面子行不行?好歹我昨夜也是独战两大弥族高手的高高手”,

    女骑将没理会他这茬,看了一眼远处山头游弋的狼骑,不客气地说道“走不走?”,

    高瀚文在想等这些人到了边关会不会失望,不,是绝望,他们能不能活着等到朝廷的撤退命令,再回到繁华安定的中土?他没有看到昨晚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张婉柔,虽然只是简单聊了几句可还是能感觉到那女子有很多内容,那样的容貌那样的气质本应该在一片祥和之下读书捣药的,人事代谢天道无情啊。

    一声高呼打断了高瀚文的思索,在西墙上值守的一名兵卒发现西边出现一队骑兵,不知来历,附近的方清浒跳上去一看气笑着一巴掌拍到那名报信的卒子的后脑勺上,说道“自己人,援兵到了”,高瀚文也看到了,来了二百骑,是少主的亲卫,谁带的队?不会是曹昆那厮吧,这还不得被他笑死,方清浒离的近眼神也好,高兴地冲高瀚文喊道“大人,是文慧姑娘”。

    高瀚文还有心思打趣“我说你能不能有些女人味儿,少主身边就你这么一个女人,这些年下来我很怀疑他是不是对女人已经没了兴趣”,

    眼看女骑将面甲后面森冷的目光就要爆发出来,高瀚文连忙讨饶“走走走马上走,路上我和你说些家里的事”,说完转身招呼后面的人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女骑将举起马鞭向远处三个山头分别指了指,骑队很快分成三队呼啸着冲了过去,远处几个狼骑兵见状一溜烟跑没了。

    高瀚文带人一直坚守到天亮,第一次夜袭之后敌人又放过几次冷箭,但看驿馆内戒备很有章法最后都放弃再次全力进攻的打算了。

    这时女人们正在做饭,高瀚文安排了一部分人先休息,在这时候必须尽可能保证体力和精力,稍有疏忽就有可能被那些刺客杀掉,说实话,高瀚文甚至有些怀念昆仑那些大块头。

    转眼到了中午,太阳挂在当空,天气也有些转暖的意思,被关在驿馆中两天的老幼妇孺都走了出来,锁链早就去掉,人们的脸上有了些放松和沐浴着阳光的享受。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大秦帝国自杀三次以后我的鲲999级了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鸿蒙九仙录篮坛囧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