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礼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颖月笑着拉着郑炎上楼,轻声说道“忘了吗,我自小力气就很大呀,以前床比你高的时候都是我抱着你上床的”。

    郑炎有些脸红,确实是这样,那时自己个子矮,胳膊上也没力气,不过还是强自辩解道“也就是三四岁那两年,后来我就自己能上去了”,颖月看着他红透了的脸掩嘴笑道“都敢在大街上拦住人家姑娘问名字了,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郑炎顿时又尴尬了,这是他小时候众多囧事之一,而且最为被大家津津乐道,那天问完吕莹名字不知怎的被吕老板看见了,拿着鸡毛掸子就冲过去了,幸亏郑炎跑的快,之后吕老板每次见到郑炎都一脸戒备,就差喊上一句登徒子了,连累的其他孩子们也不敢靠近吕莹了,只能远远看着。郑炎听到颖月揶揄也是无话可说,已经被他们笑话了好几年了,所有的辩驳说辞都用过了,只得转移话题“真没见你修炼过呀,平时是不是都在偷懒?”。

    郑炎自己洗漱完,颖月铺好床铺后又过来把他的外套解开褪下挂到床边衣架,关好窗户,毕竟已是深秋,天凉了很多,不过外面还有蝉鸣,郑炎看着差不多了就说道“剩下的我来吧,你也忙活一天了,天天比我起得早,回去早点休息”。

    颖月笑了笑把郑炎拉到床上又帮他脱下鞋袜,摁倒盖好被子才作罢,郑炎无奈,小时候每当临睡的时候总是迷迷糊糊的,特别喜欢颖月温柔地帮自己做这些事,渐渐长大总想着这些琐事自己都可以做就不想再劳累她,记得第一次拒绝的时候,颖月还笑着问郑炎是不是嫌弃她,是不是不想让她在身边了,当时把郑炎急的都不知怎么辩解了,最后还是颖月轻柔的抚着他的脸深情凝视着说道“你是月儿的归宿啊”。

    郑炎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和颖月分开,事实上他们分开还从来没有过超过一天的,少年心事当拿云,想着要心疼她可又不知如何说起而已。    颖月替郑炎盖好被子又掖了掖觉得满意了才作罢,笑了笑放下两边帐幔,吹熄了灯烛才走出屋子,轻轻关上门回到自己屋里了。心洛刚来的时候郑炎也曾试图探究过颖月的身世,因为他只记得是母亲带着来自己身边的,也没说颖月从哪来姓什么,大爷爷说他知道的也很少,好像是母亲和父皇在北边巡视的时候遇到的,又有点不好意思去问颖月,她那时也小,想来也模糊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颖月回到自己房间,洗漱了一番,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左右瞧了瞧,嗯,好像是挺好看的,大奶奶总是说颖月丫头以后不得了,男人见了是要失了魂儿的,看院里那些小伙子哪个见了不是低着头快步走过。想着这些颖月有些想笑,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他好像也没太注意过,不是说红颜祸水吗,书上好多美丽女子都给身边的男子带来过不小的灾祸,自己会不会也是那祸水?伤害到他怎么办?想到这里,颖月起身上到床上盘膝坐下,手中结起一个印,不多一会儿外面残月的稀疏光点被牵引,萦绕在她周身,原本美丽甚至已见些许妩媚的女子变得端庄清幽起来,不大一会儿,不光是月光,星光也被她牵引,随着呼吸一张一缩,很是玄妙。

    最近这些年宗人府挑选皇子影卫多优先选择女孩子,这样比较容易被接受,其实这项制度虽然被大多数皇子抵触但其作用仍然极大,大周立国以来少有皇子被曝出作奸犯科的丑事,有的话也被宗人府提前察觉或者事发后秘密解决。权利地位必然导致欲望膨胀,而律法道德束缚不够的情况下就需要有人监督,影卫确实也有监督皇子的作用,使他们行事不能无所顾忌,相比其他几个国家的皇族,大周确实算好的了。

    这些郑炎都没有在意过,大爷爷有时会和自己以及其他几个孙儿讲一些这方面的事情,在大爷爷看来,有些事你不会去做,但其中道理一定要懂,大爷爷还讲过,中土人口众多,生存环境优沃,因为权势地位的作用高官显贵们就不太把老百姓当回事,尤其是在他们眼里的下人还有卖身为奴的人,对他们来说,自己花钱买下来,并培养调教那就是自己的财产,想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乱世也就罢了,这种情况在太平之世尤为让人痛恨,这让郑炎不知怎么想到了心洛,有些心疼,也不知道为什么。

    今年年初春梅出嫁了,郑炎他们还准备了贺礼,院子里还有夏雪,不过现在住在院中厢房和程峰做邻居,只是负责在颖月不在的时候打扫屋子院子什么的,听说也有心上人了,想来明年可能就要办喜事了,确实也是,春梅夏雪今年都二十四了,要是在平常人家女子十八岁就可以出嫁,不能晚过二十五六,要么父母就该发愁了,当然修士们不太在意这些习俗规矩,很多修行女子三四十岁也不急找婆家,甚至一辈子不婚配的也有。

    现在楼上只住着郑炎颖月和心洛,心洛经常要回宗人府所以照顾郑炎起居的事一直都是颖月在做,其实大奶奶她们也没想过让心洛做些什么,那孩子实在不像是个会伺候人的样子,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护卫。

    宗人府交给皇子们的身边人其实是按照死士标准培养的,名为影卫,为了不太惹人注意平常都是做一些侍女马夫家丁的事情,他们被要求忠于皇家,其次忠于身边的主人,历来皇子们都比较抵触这样的安排,怕被监视,怕被其他人利用,一般自己身边的人当然得是自己的心腹才行,所以这些影卫如果遇到心狠手辣的主人一般都被早早消耗掉了,可这毕竟是宗人府花巨大人力物力培养的,而且都是修行天赋极好的苗子。后来改了规矩,等皇子们二十岁后可自行决定是否要留下自己的影卫,而且配发的影卫数量越来越少,宗人府开始统一管理起来,做一些隐秘的任务。

    在我看来,修行中的修心修力就好比拧出的丝线,与人交往做事就是编织一张网,既然织网,丝线不结实肯定不行,节点不牢靠也不行,这样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对了,你十六岁了,可以放心打熬体魄了,让瀚文给你带回一些铸造飞剑法宝的材料,想来你也不会主动向宗人府申请那些东西,就用我准备的这些吧,让你大爷爷交给宫中匠师,记着,一定要铸把趁手的剑,不要让我见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否则我会让它回炉的。

    郑炎揉了揉耳朵,仿佛刚才有个中年男人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以前往来的信可没有这么多大道理,基本都是多读书多修炼少多睡觉,难道叔叔也觉得自己长大了?应该是了。

    郑炎把信折叠好放回信封再放到书桌左手边一个小格子里,然后搓搓手打开了桌上的盒子,只见盒中摆放着十多块各种颜色的金锭,看了看好像都叫不出名字,有黑红色的像是陨铁,红色的应该是赤铜,银灰色的不太像是银,郑炎捧起这块一尺长半尺宽大概两只手叠起来的厚度的银色的金锭,本来想着应该有些分量,可是入手后却感觉像是捧着一本《诸子文集》,不过二三斤的样子,郑炎忽然想起了什么,放下金锭去书架上取下一本《五金札记》,这是三百年前一位塞国铁匠,游历四方后收录各地金属产出矿脉分布以及各种金属特性,历时十多年的摸索求证总结编撰成的书,后人又不断完善修订而成,郑炎想在书中肯定有介绍盒子中这些金锭的内容。

    颖月也不再开郑炎的玩笑,随口说道“有在修炼的,一直在大奶奶那边,平时殿下一早出去下午快掌灯时才回来自然见不着的”,郑炎点头“是啊,宗学和国子监一直都是这样,一年也没有几天休息,听说太学好很多,每四天能休息一天,平时还经常听半天的课,还有各种节日都可以休息”。

    颖月疑惑问道“这么多休息那怎么能学好?”,郑炎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强自解释道“或许是让太学生们自己安排学习吧,还有留下时间修炼,对了,太学有四座书楼,所有太学生都可以进去借阅誊抄”,说完还觉着挺有道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了,说着话的功夫颖月已经把床都铺好了。

    颖月笑着摇头说道“要不问问心洛吧,不过她明天晚上才能回来”,郑炎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明天我们再商量做什么样的,反正差不多也够”。

    颖月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又把盒子放到书架侧面的一张桌子上,郑炎忽然看到颖月捧着那个盒子就像是捧着一件衣服一样简单,这让郑炎大为惊讶,他刚才试着拿起过盒子,虽说不重可也不轻,颖月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平时的颖月好像除了叠被收拾卧房就是研墨理书,再有就是做女红了,印象中好像从来没见她锻炼过体魄,郑炎大为奇怪,拉住颖月的胳膊捏来捏去还问道“颖月,你什么时候开始炼体的?力气好大呀”。

    果然,在书中奇珍篇有一章配图与面前的这块金锭类似,“帝银,又称五行石,中土大荒各地都有产出,但量极少,可锻造各种形状而不断裂,可承受五行之力而不变形,质轻韧坚;有修士把它与铁锌锡等金属以秘法熔铸,打造神兵利器对抗强敌甚至天劫”。

    郑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那种铸造法宝飞宝的必备材料,再看盒子里还有一些小块的锡铅,还有一些看着就很有灵性的宝石,这些东西可不只是打造一柄长剑吧!想到这里郑炎跑到堂上不由分说拉起颖月进到书房,献宝似得让颖月看盒子里的东西。

    马上要进入太学了,要多和不同身份的有志向有理想的同龄人交往,不要总是一个人,听你大爷爷说在宗学和国子监你很少和其他兄弟姐妹以及公卿大臣家的孩子交往,这让我很担心,一个人身边没有多少谈得来的亲朋好友是很容易陷入自己给自己打造的死胡同的。

    不要惧怕因果,我知道你是怕麻烦,怕人情往来,这些都不要管,不要刻意逃避,顺其自然就好,做自己该做的事也要用心去做,该自己承担的责任要好好的担着。你应该看到过飞虫落入蛛网,被吃掉的飞虫也好,还是织网捕虫的蜘蛛也好,都不过最终局限于那一网中,记得曾有人说过,人生来就是在给自己织网,说的世俗一些,有的人织的网大就吃得饱,有的人织的网小就可能饿着,那网上的一个个节点就是你之外的人和事,你把他们用自己的线编织起来就是你的网。

    颖月无奈任由他拉着走到书桌旁,看到盒中东西也觉惊奇,只不过更多注意放在了几块各色璀璨宝石身上,那也仅是多看了几眼,郑炎捏了捏她的手提醒道“都注意的什么呀,看这几块金锭,叔叔说这是用来铸造法宝的,我想只铸造一柄剑肯定是绰绰有余的,你也是修炼的,想想看,要铸一件什么样的法宝?”,说着一脸期待的样子。

    颖月笑道“我不用法宝啊,平常修炼只是强身健体,想着以后也能延年益寿就行了”,郑炎语塞,确实自己曾经和颖月夸下海口,说以后若是行走江湖和大荒就由自己来降妖除魔,颖月只管替自己摇旗呐喊就行。

    郑炎与颖月相处总是时不时耍些无赖,也不在意什么面子,辩解说道“有个法宝总是好的,不用也能充门面啊,听说好的法宝还能辅助修行,你说一样,到时候一起做出来”。

    从大奶奶那里回到自己的小院,见颖月正坐在堂上做女红,好像是在绣着一个袖口,看到郑炎回来放下手头的活起身接过了他的书包,轻声说道“书桌上有高大人送来的一个盒子还有一封信,高大人说今天要安顿几个手下亲随,明天等殿下下学后再过来”。

    郑炎一拍脑门无奈说道“还说让高叔叔等等呢,在大奶奶那里待到现在”,说着走到书桌旁,只见一个三尺长一尺宽的大盒子端端正正放在书桌上,盒子上还有一封信,郑炎知道肯定是叔叔郑楷元写的,拆开信读起来。

    大概意思是自己在风炎洲边关一切安好,最近几年少有西荒异族大规模犯边,这多归功于你叔叔治军有方,你要想来这里修为还差的太远,叔叔刚刚进入地道的修为才只能守住北嚣州府一线,剩下那三线时不时被突破,西荒和九渠有着数不尽的高手,即使低于人道实力的人也不是我们能轻易对付的,那里恶劣的生存环境磨练出的战士都不能用常理度量,尤其是在生死之间,所以你要多加用心修炼,同时增加自己的学识,注意开拓自己的气量,修炼越往后对一个人的心性要求越高,凡是那些久久不能突破境界的人多是拘泥于固有心性,说不定还偏执。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剑仙归来时间迷局死神之路我的女友非人类[快穿]我的美人学长错过那些年,宠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