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洛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舟河从风炎洲三峡流入中土后就不再叫舟河了,而是叫洛水,名字不可考,也有叫洛河的,从夷陵渡起又分上游中游和下游,上游全部在塞国境内,大概有千里,两岸多有码头渡口,这条水道也是塞国的经济命脉所在,因为塞国本就是一个以经商和耕种为主的国家,而洛水两岸都是河谷平地,很适合耕种。

    洛河中游所在的地方被统称为金蟾洲,其实一般来说塞国也是金蟾洲一部分,和那边的势力也都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因为两边有大秦和大周虎视眈眈,内里一些传承几千年的家族帮派宗门聚集且犬牙交错,因此抱团合作是必然。虽说整体实力都不强,但每代都会出现几个顶尖的强大修士坐镇,不光有强者,还有其整个势力构成也像是一个朝廷那样有等级和品秩,只不过划分依据和奉行的观念主要就是修为高低,其次是贡献作用大小,因此这些势力小归小但组织严密行事高效,实力强大的个体都被充分纳入到自己体系当中,再加上抱团,如果从门派的角度看他们的实力比一般超级门派也不相上下,而且本身就有像天元宗和凌霄派这样的庞然大物。

    洛水下游完全在大周境内,从蟾洲东边与大周接壤的霸陵渡开始,洛水因为被灵霄派所在的真陵山所阻挡,从原来的由北向南呈一个大弧逐渐向东方拐去,最终流入东海,而大周国都就在洛水河畔,那里相较洛水上中游地势更低,河水冲击出的平原更广阔,水利发达灌溉方便,当真是沃野千里,因此也生息着亿兆生灵,可谓人才济济,不愧为九州之首。

    老人自顾自说着,围过来听的人越来越多,一般跑商的都是年轻人,喜欢凑热闹,能看看听听新鲜事长长见识,像老者这般年纪想来是回乡养老也或者是再带家中子弟跑一趟货,如今马上要归乡了应该感慨颇多。

    确实,高瀚文他们所乘的船与眼前这些动不动三四十丈的大船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随着他们进入码头停靠,原来还能看个大体轮廓的这些庞然大物们,现在只能看见一堵堵高墙,仿佛又回到罗门峡,要不是他们的船挂着大周官家的标志估计都进不来,早被人家给挤走了。船上的伙计等船靠上码头熟练地放下锚,再把缆绳拴在码头铁桩子上,这才搭起木板方便人们登岸和卸货,早有十多个健壮脚夫在等着了,高瀚文他们最后一批下的船,之后脚夫们便被商人招呼上船开始卸货,高瀚文的一个手下还笑说以后能离开风炎洲就来这找一份脚力活,看这码头忙的,肯定能挣钱。

    高瀚文边走边向石勒他们介绍洛阳的格局“咱们现在在洛水北岸的朝阳码头,出了码头一直往北走会看见有一条宽二十丈的直道,直道长有八里,铺路的石料是当年修建洛阳城剩下的边角料,这些边角料可不简单,它们是来自八大名山洞天的石料,还有产自秦国天山的白玉以及我们大周西北边翼望山的水玉,直道两边靠外栽植有梧桐树,靠内是银杏树,据说这银杏树最早栽种于中古时期,活得最久的已有三千多年了,梧桐树是咱们大周建国之后载的也就几百年”。

    说着话便出了码头大门,外面有几人牵着好几匹马,其中一人冲这边招手,高瀚文笑了笑说到“我们骑马走”,那边打招呼那人快步走来,高兴地叫道“瀚文哥你可回来了”,说着还给了高瀚文大大一个拥抱。

    高瀚文满脸无奈又不好发作,也就是在这时,要换平时他哪能受得了男人这么亲密的动作,腾出一只手捏着来人的脖子把他从自己怀里拉出来,笑骂道“子聪,几年不见还是这般毛躁,是不是又没少闯祸?啊...”,说着话的时候捏着年轻人脖子的手可没闲着,又加重几分力道。

    那叫子聪的年轻人似乎浑然不觉,还一边笑着和陈继真他们打招呼,直到确实吃疼了才告饶,高瀚文松开手拍拍年轻人的头笑着说道“再让我听到你叫我哥我就捏着你找你爹去,让你们爷俩合着伙占便宜没道理吧”。

    年轻人嘿嘿一笑说道“大管家估摸着你们也就是今天到,一大早便吩咐我备好马在这等着了,这都晌午了,还没吃饭呢”,高瀚文没搭理年轻人装作委屈的样子,转头对手下几人说道“这个家伙叫段子聪,和我一样是安国公府上的,不过比我低一个辈份”,双方抱拳算是认识了。

    说着众人上马进城,一边走一边闲聊着,叫段子聪的年轻人很是热络,有点自来熟,一边接替高瀚文给大家介绍洛阳城,一边还打听一些边军关外征战的事情,一脸向往,“石勒哥,西荒里真有那种长得虎头人身的异族吗?还有羽民国的人真长着一双能飞的翅膀吗?他们真长着一张鸟脸吗?要是咱们也能长翅膀多好,就不用凑材料做法宝了...”。

    高瀚文实在听不下去了,揪住段子聪的耳朵说道“反正我们要在京城住三天,有的是时间问,先给你几位哥哥把洛阳介绍介绍,好尽地主之谊,规矩呢”。

    眼看高瀚文还要说教,段子聪大概没少听,赶忙说道“好咧,大家看前面的碑坊,这条直道上有相同样式的碑坊三十六座,对应三十六天罡,一直到最北边的朱雀门,咱们洛阳四方城门是仿照风水说里面的四象法,南边主门叫朱雀门,相合洛水;北边是玄武门应和洛丘,不过很多人都叫它龟山,就是外形像玄武龟那样;东边是青龙门,照应有一条南北向的汴水,中间有支流穿城而过;西边就是白虎门了,与之相合的是各方向的直道,这都是有讲究的。一会儿到了朱雀门前咱们得下马,走两边的侧门,这时节正门是不开的,只有外国来使和咱们的封疆大吏回京才会打开”。

    都是年轻人,一会儿就放开了,东拉西扯天南海北,八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只见前方一座望不到头的雄城横卧在大地上,给人无限威严。

    高闯疑惑,啥叫琉璃世界?老人看着一脸懵懂的高闯,敲了敲自己的头笑着说道“老了老了,没读过几本书却开始喜欢掉书袋了,船靠岸还得有一会儿,我就和你说道说道这码头上的各色舟船吧”,高闯一听老人要讲讲立马抱拳先谢过。

    老人手指着距他们最近的一首大船说道“看那艘船,方头方尾,平底高舷,俗称沙船,也有叫方艄的,江河湖海哪都去的,船身长二十五丈,有三座桅杆,这时靠岸帆都收起来了,扬帆之时更显巨大,可载货物上万石,看旗子和船头标志应该是北边郁单洲的某个家族的;再看那边,那艘尖头方尾的桐漆色大船,是不是觉得比那艘沙船还大?这艘要比前一艘长十丈,主帆就有五座,这艘应该是东瓯那边的,记得老朽早年还见过百越阎浮洲的商船,也是这般,不过要小很多,应该是那边财力不够,小伙子要记得,这种船一般在海里走,洛水这段还行,再要往西就得搁浅了;再看那艘,通体白色的那艘,不看颜色是不是觉得像前面咱们看的大船,没错,就是颜色不一样,这艘是东海上的一个门派的,离咱们远了去了,老朽也没到过那里,听说那边还有神仙”。

    洛阳虽说在洛水畔,但其实距洛水还有八里的路程,古人以山南水北为阳,要建一些重要城池多选在这样的阳地,因此当初洛阳便建在了洛水以北八里处的龟山南,传说当年八位人祖中的轩辕氏曾在龟山筑起夯土地基,竖起轩辕部落图腾,在此处理各归化部落之间的争执和土地分配,所以后来就逐渐演化为一座规模极大的城池,历来被作为这一地区的中心,直到大周统一并把国都设在此处,经过九百多年的发展建设,使得洛阳成为天下第一城,人口众多设施完善,城中街道全部为青石铺成,其中正南北的御道和正东西这两条主道可以八架马车并行,其他次级街道也可以六架和四架车马并行,最窄的平民居住的巷弄也可以来往马车;屋舍齐整市场分明,办事的官署都在交通要道显眼的位置;其他方面也都是精细。

    石勒高闯方清浒他们都没有来过帝国都城,还没看见朝阳码头就有些兴奋起来,都说都城如何繁华,有大荒内外各色人等云集,商铺内更是琳琅满目,各种奇珍异宝都被摆出来售卖等等,今日终于可以亲眼所见了,陈继真当初对于此次公差其实是拒绝的,只不过鬼使神差的不知怎么想要推脱的话到嘴边了又咽回去了,此时站在众人后面神色复杂难明,也不知是近乡情怯还是怕见故人。

    码头上早已停满了各色各样的船,看船上旗帜显然哪的都有,高瀚文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但船上都是常年走南闯北的商人,见识自然不是他们这些整天在边关军营呆着的人可以比的,高闯完全陷入了眼花的状态,嘴里不停的问着各种问题,高瀚文陈继真自然没空搭理他,这时旁边的一个富家翁似的老人看着年轻人那一脸的震撼想是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慈祥地笑着说道“年轻人,是第一次来洛阳吧,那可得好好看看这里的琉璃世界”。

    其他几个人顾不上他那一脸欠扁相,纷纷让他给说道说道,方清浒也没有再卖关子,要么真就要挨揍了。只见他一脸怀念的说道“你们是没见过那阵势啊,一进大门立马有伶俐的小相公拉着你往里走”,话刚说到这高闯插嘴打断问道“不都是漂亮姐姐们过来拉着你进去吗?”,方清浒一脸看你没见识的样子说道“那地方的漂亮姐姐怎么会出来在外面做这些拉拉扯扯的事,人家都是在自己的屋子里等着客人的,出来的话那是自降身段,你以为都和咱们那的窑子一样啊”。

    众人恍然大悟,方清浒接着说道“在咱们那边商人们开的瓦舍进去办一回事最多也就一二两银子,在这里你给前厅的那些小相公都不只这个数”,高闯又打断不解问道“给小相公们银子干吗?”,方清浒嘿嘿一笑“干吗?你要干的话还得再给,那几个钱只不过是暖场费”。

    高闯还在想那一二两银子的事,其他人早就彼此相视会心一笑了,石勒拍了下高闯后脑勺“老实听着别插嘴,方清浒,你进去过,那里面的姑娘长啥样?得多少钱啊?”。

    高瀚文他们的船将会一直顺着洛水而下,除了途中补给都不会再靠岸,这样走的话大概需要八天左右可以到洛阳,等返程的时候他们会走陆路到夷陵渡,一是押送囚犯走水路不安全,二是逆流要慢上很多耽误时间。这几日船中诸人要么在舱中睡觉修炼要么在甲板上浏览沿途风景,难得有如此休闲光景,要知道在边关常年备战,即使休假到关内城里面或者军堡中吃喝玩乐也不能稍有放松,动不动就能遇到什么荒兽进城或者流寇杀人放火的事情。

    终于在九天以后货船靠上了洛阳城外的朝阳码头。

    石勒打断高瀚文的夸夸其谈说道“上次不是说抓贼拿赏银才支撑下来的吗?哦,大人,扯远了,后来也没去过吗?”。

    高瀚文瞪了他一眼说道“后来不是就去风炎洲了吗?和你们一样了”,一时间众人纷纷叹息,这时,之前上岸的人们陆陆续续都回来了,掌船的船公清点完人数见没有遗落的就发船了。

    方清浒羞赧说道“长啥样我也没见过,听师兄们说找普通的也得几十俩吧,那些头牌听说有人为了见一面都倾家荡产了,我只见过在外面伺候的小丫鬟,真是漂亮啊,又水灵,比咱们的那个柳箐儿还好看,不过没长开看着没什么味道”,话虽这么说,看着方清浒那满脸的怀念,大家还是对那个小丫鬟充满了幻想。

    石勒转头问一边的陈继真“继真,你进去过没有?里面怎么样?”。

    方清浒曾经在门派中讨过生活,对这些市井风花多多少少都是见识过的,而且还跟着师兄弟们进去过,因为兜里没钱打个转就灰溜溜走了,不过看到身边几个袍泽一脸痴相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石勒回过神,笑骂道“怎么,你方清浒还进去过那里?”。

    方清浒一脸无所谓地说道“也没进去过十多次,偶尔,偶尔而已”。

    陈继真笑了笑说道“我也是个穷光蛋,以前每月的俸禄刚够租房吃饭,哪有闲钱去那地方”。

    众人又齐齐看向最有可能去过的高瀚文,高瀚文起初装作没看见,在一边看着茫茫河面,实在受不了几人殷切的目光,只得转过头说道“我看起来像是那种有钱人吗?”,大伙一齐点头,高瀚文看到陈继真居然也参合这种事“陈继真,你也跟着起哄”,陈继真一脸无辜“大人,那地方可是文人骚客达官显贵人人都钟情的地方,我这个曾经的文人也是神往已久的,奈何囊中羞涩又无显贵朋友,所以至今也不过是远远的瞧过几眼,还不如方清浒呢”。

    高瀚文仰天长叹“我也是这样的啊,你们别不信,二十多岁跟着大人出门游历,家里只给了一年的生活花销,大人花钱又大手大脚还有曹昆那张大肚皮,没过三个月我们就没钱了,这时总不能灰溜溜的回去吧,那几年真是干尽了偷鸡摸狗就差溜门撬锁了,说出来你们都不信,曾经不止一次被人家家丁拿着棍棒从红白事的宴席上赶出来过,还被那些姐姐妹妹婶婶们拿着笤帚撵,要不是我最后站出来,凭着色相和三寸不烂之舌,几个大男人得要着饭回家”。

    舟河汛期刚过,河水流速很快,原本早上出发下午太阳落山之前可以到达夷陵渡,到时候会停船半个时辰,补充些吃食,船上乘客也可到夷陵买些特产和路上所需,而今日到达夷陵渡提前了有一个时辰,正好赶上饭点,于是船上的人纷纷上了岸,四散去了,高瀚文他们并没有打算走太远,只在渡口找了一家简陋饭馆吃了点热饭就回到船舱,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将顺流而下直接到洛阳,这个季节多西北风,乘船的话基本都是顺风,要比骑马快,这样又能节省下一些时间办些其他的事情了。

    天渐渐暗下来,码头渡口上升起了一个个红艳艳的灯笼,大多数上面写着都是“渡”字,临河的饭店茶社写着“酒”字和“茶”字,也有一些写有“赌”字,在塞国官家是容许赌馆存在的,不过只限于洛水沿岸,而且收的是重税,据说大概收六成多,显然是为了招待往来的商客。

    石勒高闯他们此时正眼巴巴地瞅着岸上的灯火,只不过他们瞪眼瞧着的不是茶馆酒店也不是赌场客栈,而是几座红门高楼,门前两边飞檐上各挂两串艳丽的红纱灯,灯上没有写字也没有常见的山水人物画影,只是单纯的红,远远看去朦胧撩人,高瀚文扫了一眼就知道是歌馆青楼,摇头叹息,真是没出息啊。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逆仙魔帝统御都市蛮娇妖孽鬼夫拯救计划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终极系列之夏冰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