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调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高瀚文摆手“好好好,我只是习惯性怀疑,我们假设问题不是出在你们的人身上,那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在子时验货以后到火起有其他人进去过,而且带进了一个和里面放着的相似的盒子,再按照你的手下供述,好吧好吧,是讲述不是供述,按照他们的讲述我们还能把时间缩短到寅时末,也就是这个时候有人把盒子带进去,并且放倒了两个值守的兄弟,这样到发现火起并已烧掉大半只有短短不到三刻的时间,如果只是火折子当然不可能引起这么快的火势,那就只能是有人用什么手段加速了火势,外面巡视的怎么说?”。

    陆克定沉声说道“外面巡视没有固定时间,几乎不会出现断开,而且火起时仓门里面的门闩还没有打开,我就是卡在了这里想不通”。

    高瀚文恨铁不成钢,“克定啊克定,看仓库把你看傻了是吧,你从里面上着门闩人家就进不去了吗?”。

    陆克定不甘心地说道“难道到这一步就断了吗?”。

    高瀚文摇头道“也不是,符篆使用是有距离的,我曾经见过一些,最远可以三五里地最近的差不多就是从这到那堵墙的距离,还有就是动机,你不是说可能是曾国陈国那几个诸侯国吗”。

    陆克定就差翻白眼了,这范围也太大了,而且墙外都是一些民仓,太多也太乱,如果挨家挨户的查,迷津渡又从不查往来人的户牒官凭,自己也没这权利去查,陆克定不敢想象,这事只会越闹越大,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

    这边陈继真在屋里也没什么事情做,修炼了一会儿下意识走到窗户边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这会儿天已经完全放晴了,阳光明媚凉风徐徐,连续几天的阴雨早把人们闷坏了,都走到外面转悠闲逛去了,看看河水水位降下来没有,什么时候能通航。

    这时对面客栈走出一白衣女子,似乎是向陈继真这边看了一眼,就向街北行去,不急不缓,一如昨日午后。陈继真的目光紧紧跟随,随着那道身影一起消失在街头,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拿起了桌上笔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下了“大人在官仓会友”七个字,闪身从窗户跳了出去,向那个女子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街上行人只是多看几眼,对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修士们高来高走的事这些年确实很多。

    一路上灵活地避开人流赶到街角,看见那女子拐出了镇子独自向西边荒原走去,陈继真见状脚下用力,一个加速几十丈距离二三个呼吸就能到,那位女子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完全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追来,直到听到说话声才停住转过头。

    陈继真在距女子还有三丈距离停住出声道“姑娘且留步”,等白衣女子转过身才看清她是带着面罩的。陈继真见这女子默默站着越发觉得奇怪,近前几步,这时女子似乎是戒备,一只脚微微后撤了一步,陈继真连忙说道“姑娘别误会,在下名叫陈继真,因为觉得姑娘像是一个故人,故赶过来看看,唐突了姑娘请见谅”。

    云玄玫确实戒备起来,她是记得面前这个男人的,就在昨天离开客栈的时候,是不是事情暴露了,心里不禁想着,这时听到面前的男子说道“是在下弄错了,姑娘不是我的那位故人”。

    其实从云玄玫转过身开始陈继真就上上下下都仔细看了一遍,确实不是,尤其露在外面的眉眼,这时只得抱拳说道“冒犯姑娘了”,随后转身离开。

    云玄玫默默地看着那人的背影,看起来似乎有些落寞,她本是清淡性子,也不多想,继续向西走去。

    陈继真知道,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她,因为想要更接近她,就拼命修炼,放弃一切苦读诗书,终于考入太学以为近了,谁知道她激励帮助自己不过是想看看一个穷小子怎样一步步完成一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很无聊,只是想着研磨人心,对他陈继真并没有其余的想法,是的,就这么直接,不过陈继真并没有怎么样,他还是很感激她的,自己对当前也挺满意,除了空出的那一块地方。

    之后过了很久,一天她又找到自己,说要请自己帮个忙,她想看一看翰林院崇文馆藏着的一本记录那场千年血战某些细节的书,这是一部禁书,一般人看不到,私自查阅是要被处罚的,而陈继真恰好正在一位崇文馆大学士手下打杂,没有多少犹豫就答应了,结果事情败露,陈继真只说自己好奇才去偷看,因为身世清白,那位学士也替他担保,最后判决把他下放风炎洲边军。这些年风霜磨砺,一场场生死厮杀,见惯了生死本以为也看淡了世情,没想到如今见着一个只是与她有一点点相似的人仍会这么不知所谓。

    算了,就这样吧。

    陆克定大手一挥沉声说道“我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只知道做好自己的事,他们烧了仓,我就得抓出他们,我修为低抓不住那就报给朝廷处理,朝廷不是也有数不尽的高手吗?你能感知到那人留下的气机神识什么的吗?我这修为一点也没发现”。

    高瀚文叹了气说道“麻烦就麻烦在这里了,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可是这并不能说明我们的推论是错的,你看看周围的地形,我猜应该是符篆术土遁进来的,这个修行的人很多,而现在看来这个符篆的使用者很老道,或者说是熟练,没有一点神识浪费,如果你当时赶过来也没觉察出的话这会儿也早就散没了”。

    高瀚文故作得意状说道“高某不才,只差一步到炼神化虚”,陆克定叹了口气,这两年在这仓库里没有腥风血雨的磨砺修为确实进展缓慢,自己天赋又不是那出类拔萃的,功法也...忽然意识到这个时候怎么说这些,转头瞪了高瀚文一眼,高瀚文也不再逗弄这个有过命交情的倒霉兄弟,说道“除了从大门和窗户进,就不能从房顶,地下和墙上进来了吗?你的人在睡之前没有发现有人进来只能说是修为极高的人借用五行遁法或者更厉害的元神出窍,我再和你说一种情况,之前听说有人可驾御飞行法器上天入地,我想也应该有人可以御这样的法宝离开身体很远距离,你应该听说过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可以飞剑百里取人头颅吧?”。

    陆克定疑惑道“有这样修为的人怎么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而且大仓内外是有隔绝这些手段的阵法的”。

    高瀚文看着满地的残灰淡然说道“你说的那些都是老皇历了,中土也好,风炎洲也罢,你一直都在军伍呆着,没有走进过江湖,我是在里面摸爬滚打过几年的,虽说也浅薄,但毕竟见过经历过。其实从那场千年大战开始,世间的人们对于要遵守的行为道德准则就有了很多其他的看法,千年大战本身不就是围绕是不是要遵守之前的规矩而爆发的吗?之后随着战争的深入,原有的规则全部被破坏,这就是文人们口中说的“礼乐崩塌,道德沦丧”,之后建立了新的秩序,发展至此九百多年,好吧,扯远了,真要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其实我是想说,原来修士们遵守的那些早就被慢慢抛弃了,人们的欲望越来越复杂,束缚欲望的东西越来越少,而当你有了足够力量去追求欲望的时候,你只会更无所顾忌,所以,越往后越强大的修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都不要奇怪,当然,我不是说这不好,随着很多中土修士参与进来,最起码这些年我们风炎洲与大荒的力量对比有了明显增加,不管他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我们的日子还是好过了很多,而且阵法不是绝对无法破解的”。

    陈继真笑了笑不再说话,站到两步外垂手竖立。

    高瀚文大概知道一些事情,知道陈继真不愿提起,随转移话题道“前一会儿见到王成儒,说你在这任职什么仓督,怎么,这些年骨头都坐酥了吧?”。

    陆克定摇头苦笑“郡守大人也是没办法,上面的意思是迷津官仓关系到朝廷脸面问题,各国货物往来都会放在这里,需要我们驻军,于是就把之前的仓守和我带着的人一起改编成迷津渡守备了,装备比原来好了不知道多少,到底是财大气粗”。

    陆克定沉吟道“那几个通风的小窗也是从里面关着的”,高瀚文有些无言以对,在这地方整天和些货物打交道能干些什么,接着突然问了陆克定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现在修为到什么地步看了?”。

    陆克定疑惑道“炼气化神啊”,随后神色有些暗淡补充道“经脉还差几条,还没能成大周天”。

    不大一会儿,高瀚文停在陆克定身边,开口说道“你们之前的想法都没问题,粮垛这确实应该是仓里的火星子窜进去点着的,那就只需要分析仓内情况就可以了,我们一步一步来,第一,火是怎么引起的?火源在哪?”。    陆克定接过话说到“火源已经确定,就是你刚才蹲下看的那个地方”,说着用手指了指,接着说道“那边原本是一个货架,上面放的东西就有一个盒子”,高瀚文打断陆克定的话说道“你说那盒子只有一个?”。

    陆克定点头道“废话,我问过值守和库房文书,他们无论入库还是昨晚子时最后一遍典验都不曾见过另外一个盒子,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自己的人我自己心里有数”。

    高瀚文皱着眉头说道“今早我听说失火了?”。

    陆克定点头说道“郡守大人让我三天查清楚,你反正也走不了,要不和我去看看吧”,高瀚文奇怪地看着陆克定说道“我还听到些不太好的传言,让我去合适吗?”,陆克定倒也光棍,直接说道“你就说去不去吧,我还没理清楚头绪,正好你擅长这个”。

    打开门一看,只见门口正站着一名军人,算不得高大,但绝对精壮,从气态来看也应该是那种经历过沙场生死的。看着门内陈继真询问的表情,陆克定自我介绍说道“我叫陆克定,高瀚...”,话刚说一半,就听到屋中高瀚文笑骂“继真,让他滚进来”,陈继真侧身把陆克定让进来关上了门。

    陆克定走进屋中,看见高瀚文手里拿着一卷书,不屑说道“明明是个屠夫,装什么斯文”,高瀚文无奈,用下巴示意对方随便坐,一旁的陈继真给二人倒茶,陆克定坐下看着陈继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才开口问道“你就是那个太学出来的陈继真?”,陈继真倒完茶躬身应是,陆克定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平静说道“可惜了,怎么想着来这个鬼地方,还跟着这么个鸟人?”。

    “好吧,继真,你留在客栈,石勒他们回来见不到我们两麻烦”,高瀚文吩咐陈继真。

    于是二人离开客栈往大仓走去,一路上陆克定把自己这边了解到的详细情况都和高瀚文说了一遍。

    两人都是龙行虎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陆克定早安排了兵卒把守现场,不容许任何闲杂人等靠近。高瀚文来来回回走走看看,停停想想,大家觉得莫名其妙,陆克定也在独自思索着。

    话说陆克定从大堂走出来,想着好友高瀚文来这里是不是要去看看他,可是案子这么紧迫事关重大,郡守大人没有差遣郡中按察使处理此案反而交给自己,一方面是信任自己,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其中细节,对了,高瀚文父辈都曾在刑部任职,或许他能帮上忙,自己现在对这个案子好像陷入死胡同了,打定主意直奔客栈。

    镇子虽然位置重要但其实也不大,舟河西岸总共三条由南向北的二里长直街,一眼就望到头了,不大一会儿就走到了悦来客栈,向掌柜的打听清楚高瀚文他们的客房所在就直接找了过去。高瀚文正在屋子里看书,一早几个年轻人见天气终于放晴逛街去了,只剩下陈继真一如既往的不凑热闹。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陈继真有些疑惑,刚出去没多大功夫就回来了吗?话说他们会敲门吗?起身过去开门。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极品杀神保镖宁家女儿重生之神医神导天赐小萌宝:巨星男神,宠不休本宫要炼天快穿:总有主角想害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