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神魔传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穆驿没什么反应,似乎只是在认真看着师父或者听讲。

    澹台断继续说道“据说最初是有仙人感叹世间凡人生存艰难,不但无力抵抗疾病瘟疫,还被荒兽鱼肉,动恻隐之心,遂下凡传授人们医疗之法和强身自卫之术,由此开启凡人修行之世;也有说法,上古时期神魔大战,其实是三方混战,神族,魔族也说兽神族,不过据说他们自称神族,还有就是上古仙人,这三方混战不知多少年,不分胜负。到了不知何年月,神族与仙人联合,在如今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上一举击败了魔族,但前者也元气大伤,其中神族因为一直与魔族死斗,死伤尤其惨烈,不得已只能寻觅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而其中一些大神看到因他们大战而导致的生灵涂炭物种灭绝,原本美丽的大地支离破碎,于心不忍,遂用他剩余的神力用泥土创造了万种生灵,又仿着自己和其他神人仙人的模样创造了人类,等大致创造好以后神仙们吃惊地发现一些魔神在这方世界边缘留有血脉,可这时他们的力量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匆匆留下一些修行方法就离开了。之后,人类利用神仙留下的修行法门在这方天地立足下来,并不断发展演化才有今日”。

    澹台断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关于修行初始的传说还有很多,流传比较广信奉的人也比较多的就是这两种,可是还有一种也被很多人接受,我也是比较偏向于此种说法的”。

    穆驿听到“自强不息”时,看到师父浑身挺拔锋锐起来,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很厉害,自己也会有一天如师父这般吗?

    师徒二人一时都陷入了莫名的沉默当中,澹台断看着远方的天穹,穆驿看着师父,只剩下荒原的风划过白草律动起一阵一阵的沙沙声,不远处几只试图靠近的荒兽一溜烟跑没了,近处一只不知名鸟雀从草丛中一飞冲天,煽动着翅膀越飞越高,似乎是高处有强风阻挠,只见那鸟雀用力煽动几下翅膀调整了几次身体很快便突破了风墙,消失在了更远的天空里。

    “师父是相信这个传说的吧?”穆驿轻声问道。

    澹台断点头“是的,我也是相信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因此我们更当自强不息”。

    澹台断似乎觉得还差点什么,想了想遂又补充道“以后你读书的时候,在书中还会碰到很多次“天道”这个词,你要记住,它指的意思还有很多,其中比较多的是人间世道奉行的行事准则,也称为天地之心”。

    穆驿懵懂点头,师父说了这么多,真的都很遥远很模糊啊,“对了,师父,不是说还有一种传说吗?刚才提到的修行”。

    澹台断点头说道“先不去说我们人类和世间其他种族是如何诞生的,只说人世之初,有贤者夜观星空情状日观山河沧海,研究四时变化,探究万物生长,于混沌中发现阴阳相生,又见阴阳衍生四象和五行变化,以此明白天地运转之道,再以这些道映照我们的身体,遂有修行一说”。

    得道飞升之人越来越少,最近的是二百年前凌霄派的南华真人,还有东瓯的一位帝师,西南梁川的一位散仙,这三人飞升时间相差一两年,之后到现在就一直没听再有此类事发生,传说千年大战之前每隔一甲子就会有人飞升天界,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啊。

    忽然澹台断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九百多年中飞升人数不足一手,剩下的那些人就真没有修为高深的吗?要知道,经过那场千年大战虽然修行之法多有散失可传承下来的据说也都要比之前更好。事实肯定不会如此,修士因为天道模糊感应不到,可天道却也可以感应修士的气息,一旦一个修士的修为接近这个世界的上限必然会招来劫数,当然也可能这些年天道感应修士有些迟钝。这又涉及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天道因为那些“斑疮”而出现模糊和混乱,会不会降临天劫到那些还远远没有触摸到世界界限的人?比如自己这个还没有进入地道的修士?这可能也是修真界的人一定要解决“斑疮”问题的原因,试想,你自己正好好在家修炼,忽然天上降下一道天雷,这样死得多委屈!

    回到第一个问题,飞升的人少,而当下修真界确实也挺繁盛,难道是有人在突破地道以后硬抗天劫或者用什么方法规避天劫?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世间万法谁又能言尽?可眼下成名的修士却并不如何多,在世间活跃的大多都是人道境界和地道境界,真正的天道境界的修士都在做什么?

    穆驿小脸上有些犹豫,似乎是想说什么,澹台断见状点头示意徒弟说,穆驿轻声说道“听母亲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上的神仙不是不会管人间事吗?”。

    澹台断哈哈一笑,笑的很是畅快,说道“这句话所说的天地可不是指神仙,它指的是我们头顶的天和脚下的地,他们是亘古不变的,对于他们来说,人和世间万物都是一样的,没有区别;也有说天地指的是天道,渺渺无期悠远苍凉,或者说无法描述虚无的东西”。

    说到这里,澹台断看了看孩子懵懂的神情,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回到家族你先和我在铜陵山修行”。这句话穆驿听进去了,抬起头扬起一个笑脸,轻快的嗯了一声,澹台断揉了揉孩子的头继续说道“上面那些就如我所说,听过就好,但是下面要讲的你需得认真记着”,听着师父的语气变得认真,孩子也打起精神。

    澹台断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世间修行之法发展至今年数已经无从考证,有明确记载的是夏朝开始到现在,大概七千年。首先你应该知道一条时间轴,从现在前推一千年,这个时间段被称为五帝时期,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时代;再往前是中古时期,中古时期的时间不确定,传说由燧朝开始,到虞朝再到昊朝,然后是有明确记载的夏朝和殷朝,殷朝后三百年也被称为“千年血战”和大争之世;这五朝无法说完全贯穿整个中古时期,但至少绵延了上万年,中古再往前推便是上古时期,也被称为神魔时代”。

    听说中土以东的方向是不知边际的茫茫大海,大海中生物种族数量据说比陆地还多,不过情态都不相同,甚至有人说那真是千奇百怪包罗万象,海上如星空般的散落着大小不计其数的岛屿,大的有中土一国大小,小的不过方寸之间。曾听说族中长辈有出海寻访高人,他们在近海几百几千里的岛屿上不但见到了一些散仙人物,还有千人规模的隐世门派,据这些岛上之人讲述,更远以东还有仙人居住的岛屿,只不过世人不知航路也不知踪迹。

    默默想着这些修行的事情,不经意间看到一旁徒弟正专心致志的捧着图集看,忽然想起似乎自己还从来没有和孩子真真提起修行的事情,也没有解释过修行世界是个什么样,想到这不觉有些汗颜,这师父做的也真是差劲,孩子似乎也对这方面的事不太上心,从不问起。

    看了一会儿,其实澹台断早都记得差不多了,就让穆驿自己看去了,时不时帮穆驿解释他不认识的一些生僻字。闲来无事仰头看着高远蔚蓝的天空不禁有些感慨,世人口中的天道就在自己眼前这片天空之中,或者天空之外,而且本身就被天道包围,人人都能看到这样的景致,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明白其中毫厘,这其中又有更少的人可以摘取一二,进而得道飞升,进入那传说中更接近大道的天界仙人居所。

    仔细算来,千年血战不去说,大多才俊死的死残的残,也或许是杀戮过甚被天道厌弃,也有像风炎洲这样的“斑疮”存在扰乱了天机,这几百年中少有人得道飞升。平定战乱开创太平之世的五帝和一众修为高绝的功臣被世人传诵千年,晚年大多疾病伤痛缠身,即使身体修为依旧有所提升,也只是人间荣耀,最后便都进入轮回了。

    一般来说,大多数男人初为人夫,初为人父,和初为人师 ,内心基本都是包含着欢喜满足忧虑等诸多复杂难言的心思的。一方面这时候能让一个男人觉得自己成熟有担当有成就,因此是愉悦和满足的,另一方面,尤其是对于这些事原本就没多少经验的认来说,以后要如何相处,对孩子和徒弟如何教导,这都是很严肃的问题。

    想到这里,澹台断对徒弟说道“穆驿,既然收了你做弟子,有些事必须要让你知道,你只管听,不用多想,能记住最好,以后都会见着和经历”,穆驿听到师父叫自己马上放下书,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师父您说,弟子听着”,澹台断开始娓娓道来。

    “先从我的家族说起吧,我是铜陵澹台家第十二代子弟,澹台家传至中古末期,崛起于那场千年大战,在那时确定了刀道为家族的修行主流,但也并不拘泥于刀,这些不用理会。所谓的白虎堂,是千年大战时期一位先祖凭借军功所得的家族族堂的封号,那位先祖也是大周开国十二功臣之一,因此得大周武帝册封为铜陵白虎候,且世代食邑铜陵郡,后又为白虎公。当初那位先祖感慨自己身为统兵大将所造杀戮太多,大周立国后就辞去兵权,回乡以耕读传家,不过先祖与武帝有约,又因为与大周皇族多有血缘姻亲,所以我们虽不在朝,仍秉镇国之职。族内如今是我父亲担任族长,七代同堂,最长的是八代族老,最小的是十四代;有长房和偏房之分,长房居祖地铜陵山,有守护祖陵保证各房传续之责和秉持族规之权,偏房散居周围,有的甚至相距万里之遥,有守护长房和祖宗传承之义务。每年由长房牵头带领就近偏房于清明和正月举行祭祖,称为小祭,三年一次有大祭,大祭日期由长房确定并提前半年通知各偏房,大祭是用来祭祖和商讨家族大事的,也会选拔族中有资质天赋的年轻子弟进入祖地修行,其实各方大族都有这些规矩,当然,外姓弟子与族中弟子相同,不同的只就是姓氏”。

    师徒二人在荒原漫无目的地晃荡,哪有草药荒兽就去哪,哪处比较高就登上去看看。

    这些天穆驿的呼吸法越来越自然,而且天天大鱼大肉,活动又多,正好应了“动以化精”的修行准备,身板明显壮实了很多,也越来越神清气爽耳目灵敏,和师父说了后,澹台断也觉得惊奇,或许是这几天喝了一些补精元的药也有作用吧。

    一天午后,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师徒二人吃过午饭正一边休息一边研究那本药草图集,穆驿也是兴致极大,主要是熟记以后采到书中所载药草还能挣钱,这可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毕竟穷过苦过,而对具体每种药草有什么功效倒没多少感觉,而且此时和师父确都不宽裕,好像听师父说要给自己补充精元锻造体魄,需要花费不少药材,虽说荒原有不少,可有些好点的药还是需要他们换钱去城里买的。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红尘之轮:再见谎言花无恙名字暂时没想好想到了再改瑞典球王都市之地狱之主朱颜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