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腾云御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陈继真有些缅怀,说道“我家境其实也是你口中的贫家,不过太学三年一次的大规模选拔生源是通过各地乡试,而各地乡试是不会考你的修为深浅和修行天赋高低的,太学升级考试也没有这些内容,每年一次的小规模招生才是针对世家子弟和高门权贵的,多则几百人少则几十人,要求也更严格。其实你说的也没错,起点和家里条件不同,使得我们和他们差距确实很大,有的大到一辈子也无法弥补超越,只是这不是我们不去追求的理由,修行之事和别人终究是没什么关系,不是说我到了炼神化虚你就没机会了,这不是做官,位置就那么几个,这个人占了,其他人就上不来”。

    高瀚文点头道“确实是这样,贫家子弟即使文不成也可以投军入伍,入伍后战功累计也是可以进入太学中的兵学的”,高闯苦着脸说道“大人,咱北嚣边军怎么没听说过这一茬?”高瀚文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里是因为没攒够军功就都死了”,大家都沉默了,确实,像石勒高闯他们能活到现在,一方面是凭着自己机灵和运气,更重要的是有高瀚文这样的强者在身边。话说到这里,饭菜也吃净了,高瀚文招呼他们一行人去后面客房,高闯认清了客房便拉上一个兄弟喂马去了,一夜无话。

    距此大概十多里的荒原里,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向驿馆方向走着,前面的身影高大挺拔健步如飞,脚下的沟沟坎坎似乎完全不存在一样,真正是如履平地;后面的那个身影则完全相反,看着瘦弱不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实在是辛苦,一不当心还会摔个嘴啃泥,确实也是,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任谁也不能走的轻松,好吧,前面的那位除外。不多时便拉开一段距离,后面那个瘦小身影也不出声,紧赶几步追上前面身影,一会儿又拉开,如此反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旷的荒原只有时远时近的狼嚎和兽吼。

    空旷的荒原上气味极容易散播,即使顺风,这时已经有几双幽幽的泛着绿光的荒兽远远地吊着前面的那两个身影,不多一会儿,想是它们确定了前面的不是猿或者熊,只会是人类,于是加快了速度,成扇形围了上来。

    高瀚文接着说道“残卷中还提到一种不借助宝器而御空飞行的法门。一般人们认为,凡人肉体较之仙人之体就在于凡人因所生人间处处皆有浊气,导致体内浊气淤积灵台蒙尘,所以,要想修成天人之体御空而行,首先就要去除浊尘精炼肌肤脏腑骨骼经脉和魂魄,这只是个大概,具体炼体运气法门残卷并没有详细记述,或许是散失了,也可能现在已经被人们给研究出来了,我们在西荒消息不通畅,中土的事知道不多。不过,残卷提到了一种舍弃肉身只修魂魄的修行方向,神魂确实是可以飞行的”。

    高闯不禁大寒,说道“舍弃肉身人还能活?”。

    陈继真说道“我们如今的修行炼精化气之后最重要的修行就是修魂魄,修到大成,神魂确实可以脱离肉体逍遥天地”。

    无尽的荒原,漆黑的夜,稀疏到肉眼可数的几点星光,周遭是高矮不平的灌木荒草,偶尔一脚踏下能惊起几只夜宿鸟雀,也算是有了点生气,否则会使人觉得身处无边的孤寂或者阴森的冥界,想来意志薄弱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会疯掉吧,更别说赶路。远处幽远嶙峋的黑影大概是树林或者丘陵,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认为是巨兽,听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确实有小山似得巨兽横行无忌,连地道天道的修士也要避其锋芒,只是这已经成了久远而缥缈的传说,如同那个神魔大争的时代一样,只留给世人以无限遐思,幻想着自己有一天具有那般吞吐天地的力量和豪情,幻想着自己在修行的路上勇猛精进,以此抵消掉现实带给的无奈和打击,或者汲取新的生活的动力,人总是要靠梦想活着,否则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如果有人能看到此情此景,一定会吓得魂飞魄散,因为这两个身影完全是人形,而这个时候出现人形的生物绝不会是真的人,只会是荒熊,或者是荒猿,这两样碰到哪个都得死,更别说还是一大一小两个,更危险。荒兽多为四足行走奔跑,不过,有几个类人形的除外,荒熊喜欢摘取树上的果子吃,也会时不时掏树上和高处的蜂窝和鸟巢,久而久之就直立走路了,不过,你可不要被它小短腿的外表欺骗,这家伙追击地面猎物的时候还是会四掌着地,速度只比荒羊稍逊一筹,关键是它的力量比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炼精化气的修士还强。荒猿比荒熊力量相差无几,但荒猿更聪明,其中荒猿中的异类猿魔更强大,无论是熊魔还是猿魔,之所以后缀“魔”字,是因为它们都有上古血脉,只不过稀薄到和普通熊猿相差不多的地步了,但它们绝对不同,得天地机缘开启灵智要比后者容易的多,开启灵智后就可以像人族那样修行了,不过仍难以恢复祖先荣光。总的说来,单人在荒原中见到它们,九死一生。

    陈继真沉默了一下,他不太想提起在太学求学的经历,不过说些不要紧的话还是可以的。犹豫了一下,本想不打击高闯石勒他们,可是事实确实是这样,于是说道“太学中人来自王朝各地,先不说京城中的那些高门大族的子弟,地方望族都有传承百年甚至千年的底蕴,子弟们修行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有一些这样出类拔萃的天才也不足为奇,其实他们进入太学并不是学习什么高深功法和提升修为的,我想更主要的还是接受学习系统的文脉传承获得一个在朝廷进阶的机会。家学与国学相较终究是差上一些的,而且,太学中有来自全国最高水平的教授,还有同龄人的相互砥砺,那都是最宝贵的”。

    高闯听到这些有些蔫蔫的,说道“照这样说来,贫家子弟应该很难进入吧?即使进了太学和人家也是没法比的啊”。

    高闯揉了揉脸无奈说道,“太远了,我都二十六了,还在炼精化气这晃荡呢,这辈子怕是没希望到那一步了”。

    高瀚文笑骂“二十多岁炼精化气还不行?你让别人怎么活!”。

    高瀚文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不过当时看有些匪夷所思或者说惊世骇俗,著此书的人曾听说世间有人在崇山峻岭之间发现仙人遗体,晶莹如玉,有玄妙符篆流动环绕,后来随着遗体生机流逝,环绕飞舞的符篆状光带首先消失,继而遗体失去光泽,最后只剩下一具骨架,骨架与起初看到的遗体一样,也是晶莹剔透光符环绕,之后就不知道怎么样了”,这时大家听着正沉浸其中,不觉叹息,高瀚文接着说道“残卷后面提到,人们研究仙人遗骨结合符篆之术,制作出了可以驾御的宝器,御此器可上天飞行,犹如腾云乘风,残卷所载,那个制作出来的宝器主要用的材料可能就是当初发现的那具仙人遗骨”。桌上几人失声低呼,一个念头不觉升起,“大不敬,要遭报应的”。

    陈继真看了看周围,见没什么异样,问道,“还有呢?”。

    要知道,人道境界三个大境之下又各分三境,高闯炼精化气已到了第三小境,任脉和督脉上面的五十二个大穴已经全部打通,十二经和上面的诸穴还差些火候,只是边军条件差些,再有一两年的打磨妥妥能进炼气化神境界,这是关键一步,跨过了以后有一段路会好走很多,大多数人一辈子也跨不过去,不过高闯没问题,本身经骨资质确实还行,再加上有高瀚文和郑楷元指点,破境只是时间问题,这样的修行进度,加上二十多岁年纪,在边军中当然算得上出类拔萃了,比他年长几岁的石勒倒退四五年也没这成就,也就是陈继真胜过他一筹,可他们的出身和条件资质又不同,所以高闯天赋确实不能说差。

    石勒想起在太学的弟弟年前信上说,太学中有十几岁便到了炼气化神境界的人,弟弟还说,自己与那些人一比实在是没脸待在那里,他以为是弟弟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还劝慰来着,告诫弟弟只管学自己的便是。高大人见识多,陈继真也曾经在太学学习,不如问问他们,这确实太让人难以相信了,于是把心中疑惑说了出来。

    高瀚文笑着指了指陈继真,说这得让陈继真来解答,自己也没进过太学。桌上人都不信,大家是知道的,高大人是刺史大人的家臣,刺史大人家是什么人家,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怎么会不为自己的家臣安排这样的机会?要知道,只有王侯公卿这样的层次才能有家臣这么一说,既然冠以家名,那是当自家人的。陈继真也不信,他是知道刺史大人曾经进过太学的,高大人既是家臣也是护卫伴读,理当一起进入的,高瀚文也没解释什么。

    高瀚文揉了揉额头随口说道“书你们是见不到了,早就被刺史大人尘归尘土归土了”,高闯好奇宝宝问道“啥叫尘归尘土归土?”,一旁石勒看不下去了,骂了一声笨蛋,高闯很委屈啊。这时方清浒抢着说道“就是擦屁股了,大人您接着说”,高瀚文瞪了他一眼,警告道“回去不要说是我说的”,高闯又问,“那说谁说的?”,石勒一拍脑门,真是听不下去了,高瀚文笑眯眯地看着高闯,拖长语气“你说呢?”,高闯一激灵,不愧是追随高大人多年,立马正声道“是曹昆曹大人说的”。

    高瀚文没搭理他接着说道“残本就是残本,前后不通,词不达意,对于我们这些修为不高,研习经书更有限的人来说无异于看一本天书,这也是为什么清霄真人要广邀天下能人异士共同参详的原因”,大伙不禁点头,随后高瀚文话锋一转“其实书中也并不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书中提到上古仙人确实可以腾云乘风,而且法门很多,一般还有系统而广泛的应用,不止飞行,而且腾云乘风固然令凡人艳羡,但那也是需要仙人特殊体质和对应修为境界的,凡人如果想修成此类术法就需要另辟蹊径”。

    这时坐在高瀚文对面一直凝神听着的陈继真说道“想必书中有提到所辟途径吧?”,陈继真曾求学于京城太学,后来不知怎得主动申请进入风炎边军。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我是天选,也是唯一超神学院之守护银河美羊羊的贴身狂少凰帝这个高危职业动心了怎么办k歌百变猫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