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林雀知道她做得出踹门的事情。

    想了想,她推开了门,随即便被人捏着衣领揪了过去。

    两个女生一左一右站着,分别按住她的左右肩膀,将她逼到墙上。

    好学生总容易受到老师的关注,是老师的心头宝,真惹到了她,老师不一定会像从前那样对她们的行为放水。

    方棠棠决定速战速决。

    一点没有废话,直接对林雀提了要求:“你去找刘玉涛,让她给你调坐,然后离鹿鸣远一点!再让我看见你和他接触,我把你扒光丢出去你信不信!”

    林雀自知打不过她们。

    非常识时务地说:“好啊,我出去就找刘玉涛,让他调坐。”

    既然言语上做了退让,表情就不能谄媚,表现得太过服帖,很容易助长她们胡作非为勇气的。

    越是面对欺凌,越不能让对面感到她好拿捏,不然会换来变本加厉的欺辱。

    她肃着一张脸,有轻微的抗拒:“今后我绝对不再和鹿鸣说一句话!”

    不卑不亢地,反倒搞得方棠棠有些纠结。

    方棠棠作为长期的施压者,早就学会了看碟下菜。

    遇到硬气地,就及早撤,顶多时不时言语骚扰辱骂当解恨,不会真的实施凌霸行为,硬碰硬容易出事。

    遇到脾气软的,那就可以放手大干,连哄带吓,对方不敢告状。

    头一回遇到林雀这种态度模糊的。

    似是听话,但又有些强硬。

    她一时拿不准到底要怎样对她。

    方棠棠的闺蜜看到方棠棠动摇,扯了扯她的袖子对她摇了摇头:“棠棠,别信她,她骗你次数还少吗?”

    方棠棠表情阴暗了许多,她对闺蜜去了个眼神:“你先把衣服脱掉,让我录个视频。”

    她到底是没敢自己去和林雀动手。

    将闺蜜推出去背锅。

    闺蜜当然知道方棠棠的意图,但她不敢违逆方棠棠。

    咬了咬牙,往林雀身边去了。

    她不傻,没忘再拉两个人和她一起背锅,她把其他小姐妹喊来,让她们按住林雀:“你们按好她,我来脱衣服。”

    法不责众,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大家一起扛,好过她自己遭罪强。

    方棠棠拿出手机握在手里,摄像头的方向对着林雀:“林雀,如果你真的远离鹿鸣,我就把视频删掉。但如果你还像之前阳奉阴违的那样骗我,可别怪我不客气,我会把她传到你们班级群,让所有同学都看一看的。”

    几个女生七手八脚地,很快把林雀按得死死的。

    她动也动不了,根本没有挣扎的可能。

    方棠棠问林雀:“你自己脱还是我们给你脱?”

    方棠棠明确是不会放过她了,林雀想,这时候再服软就是傻子。

    她皱眉呵斥方棠棠:“我劝你们给自己积点德,如果你们真的动我,我一定会去法院告你,你们的行为属于寻衅滋事罪,会被判刑的!”

    方棠棠气得眉头拧成一团,吼道:“给她脱掉!”

    “你以为找关系就能逃掉吗?你要真敢动我,你躲不掉的,我爸爸是法官!”林雀吼回去,看上去底气很足。

    其实她撤了谎,她爸妈确实是公职人员不错,但不是法官。

    不过管它呢!只要能对方棠棠有震慑力就行。

    方棠棠眼珠转了转,很快道:“听她胡扯!根本不是!你们快脱!”

    但是她的小姐妹都愣了愣,互相用眼神推诿,没有人真的去碰林雀。

    林雀是转学生,临时插进一中的,在一中时间不长,又从不和同学说她家里的事情。

    所以方棠棠她们打听她很久,都没摸清她的来路。

    方棠棠说林雀胡扯,怎么可能?明明谁都不知道林雀家里到底什么背景。

    万一真是法官呢?

    方棠棠急了,气急败坏地白了她们一眼:“愣着干嘛,快脱!”

    几个女生这才硬着头皮去扯林雀的衣服。

    领口很快被拉扯开,林雀结结实实被吓到。

    女生都是在意名声的,她并不能例外。

    想想自己被扒光的难堪,林雀有些崩溃,边挣扎边吼她们:“快住手!你们这是犯罪,唔——”

    方棠棠上去捂住了她的嘴,免得她叫得其他人分心。

    林雀被死死按住,用尽力气也只是在她们手下晃动着,压根没能推掉她们罪恶的双手——一只都没有。

    布条撕裂的声音不断传来。

    “刺啦——刺啦——”

    随着布料的流失,衣服的遮蔽效果越来越差,她甚至都能感到背后冰凉的墙已经直接贴上了她的肌肤。

    林雀绝望。

    紧闭地大门忽然没推开,给方棠棠把风的女生慌里慌张走进来:“不好了棠棠,鹿鸣过来了!”

    方棠棠一愣,而后喊道:“拦住!别让他——”

    话音未落,一道冰凉地、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滚!”

    声音不大,非常低沉压抑,充满了危险。

    林雀惊喜往外看。

    是鹿鸣!

    是鹿鸣的声音!

    门外的女生没敢拦着鹿鸣,干巴巴瞅着他进了女厕。

    方棠棠看到鹿鸣,脸色瞬间没了血丝。

    当她发现他脸色阴郁,眉宇间挂着满满的暴戾时,吓得连连退后站在墙上,要是没有墙的支撑,她得跌坐在地上。

    她嘴唇轻颤:“阿鸣,不是这样的……”

    鹿鸣并未看她一眼。

    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视线一直在林雀身上。

    他望过来的瞬间,女生们就跟出道电一样,齐齐松了手,闪到一边抱团缩在一起。

    林雀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差不多被撕碎。

    只有零零散散的布条挂在她身上,大片肌肤暴露在厕所腥臭的空气中。

    林雀得了自由,双手遮挡在胸前,一头扎进了鹿鸣怀里。

    而后抽出双臂死死揽住他的腰,借他的身躯为自己遮掩泄露的春-光。

    她小声啜泣:“鹿鸣……”

    声音低低的、很是可怜。

    鹿鸣眼神沉了沉,倏地往方棠棠的方向去了个眼神,方棠棠被他眼里流露的狠厉惊到,打了个激灵。

    鹿鸣单手揽住林雀,用另一只手将外套披在她身上。

    感受到衣物的温暖,林雀缩在他怀里,借着他的遮掩,迅速地穿上衣服,把拉链拉到最高,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她并未从他怀里出来。

    脑袋全程埋在他胸前。

    ——她还没有调整好心态,缩头鸟一样蜷缩着,拒绝接受现实。

    苏栋等人也到了。

    宋颖跑到林雀身边,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林林,没事了啊,我们来了。”

    林雀双手松开鹿鸣的腰,从他怀里钻出来,转了个身,改抱住宋颖。

    沈晗扬拿着手机录着像。

    苏栋看了看吓得瑟瑟发抖的方棠棠,叹了口气。

    到底是他喜欢过的姑娘,现在变成这样,他挺难受的。

    他整理了下情绪,双手揣进裤兜,吊儿郎当地向她走过去:“嘛呢这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不知道吗?”

    方棠棠不知他演得哪一出,懵懵懂懂看着他。

    他趁他不注意,猛地抬手,将她的手机从她手里挑出来攥在手里。

    他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她没录像,估计是装着录像吓唬林雀来着。”

    方棠棠闻言,嘴巴微张,有些惊奇和不解。

    苏栋摆弄了下她的手机,而后丢给了沈晗扬。

    沈晗扬粗粗翻了一下:“检查了,确实没录像。”

    鹿鸣合了下眼,沈晗扬会意,将手机丢在了方棠棠旁边。

    林雀此时已经整理好情绪,她漠然看方棠棠:“你惹到我了,我会告你的。”

    方棠棠皱了皱眉,面色不是很好看。

    鹿鸣斜眼睇方棠棠。

    林雀的话,确实给了她压力,但她呈现的不是恐惧,而是麻烦。

    她知道这件事不肯能瞒住父母,所以感到麻烦。

    但她并不怕,她知道父母会给她善后。

    他家和方棠棠家有过走动。

    对于方棠棠父母,他有一定了解。

    那对父母人脉极其广泛。

    方棠棠如果真被告,受处分是少不了的事情。

    但是,她父母会调动一切人脉,发动所有可以发动的,比如老师、比如林家父母的同事领导或亲朋友……

    让和林家有关系的人向林家施压,林雀父母能扛得住各方面的压力,由着林雀的意思去惊动公安机关吗?

    社会生活是复杂的,有许多弯弯绕绕。

    林雀不明白。

    但他知道。

    鹿鸣对宋颖说:“先送林林回去。”

    宋颖看出鹿鸣对方棠棠有话要说,她握了握林雀的手:“林林,我们走吧。”

    林雀没有继续和方棠棠浪费口舌,牵着宋颖的手走了出去。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宋颖和林雀出去后。

    沈晗扬再次将厕所门关闭,孙泽在外面把风,顺便将前来上厕所的女生劝去其他楼层。

    鹿鸣居高临下地看方棠棠:“我不整女生。”

    方棠棠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鹿鸣说:“可你不该动林雀。”

    他话不多。

    说了,就是言出必行的。

    但林雀不一样,成绩虽说在一班不算好,但在年级也算是前两百的学生。

    她很讨老师喜欢,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拖得越久,越容易惊动老师。

    她们一般欺负的对象都是差生、性格内向的学生:好欺负、也没有报复能力。

    老师不怎么管、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告状,怕丢人。

    ——

    女卫生间。

    林雀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和低低的私语交流声。

    方棠棠身后跟着两个女生,抬着下巴用轻蔑的眼神看她。

    虽然是体育课时间,这会儿在外游荡的人不多,但是她派人堵在门口不让人进,时间久了难免有人怀疑。

    很快查到了她这里。

    方棠棠嚣张的声音传来:“出来,不然我踹门进去,到时候你更惨。”

    她具体没听清,隐约听到:“她在吗……等她出来……”

    似是方棠棠的声音。

    孙泽很快跟上。

    沈晗扬将游戏退出,手机调到摄影模式后跟着走出。

    林雀意识到不太对,拿出手机给宋颖发了条信息

    她没敢耽误时间,匆忙发了几个字就将手机调成录音模式塞进了裤子口袋藏好。

    她本来打算不出去等人来,可是听到对方在陆陆续续开门检查。

    第十七章

    鹿鸣率先反应过来,他猛然从座位站起,起步瞬间想到了什么,将搭在一旁的外套捞起,快步经过后门向卫生间的方向加速跑去。

    苏栋把手机往桌上一丢,握住宋颖的手腕拉着她追鹿鸣:“走!”

阅读他的小雀跃[校园]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九零光荣军嫂一号红人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超神学院之置换系统百变之萤舞流年美女的无敌神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