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
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

第5篇

如果店家是送了双袜子呢。

要拿袜子让我来擦嘴吗。

看我表情要变,盛晓博起身悄悄扯我袖子,“扬儿,那东西是新的,gān净的,你不擦给我,我用。”

“你身上有多少钱?”我问盛晓博。

他转身扒拉着口袋,最后掏出来一张五块的,六张一块的,皱巴巴的叠在一起,“本来是想带你坐公jiāo车的,不过邵嘉接咱了,就剩下了一堆一块的钱。”

盯着盛晓博的一堆钱发现还不够抽一包烟的,我放弃了,“你先拿着吧,我去给我爸打个电话。”

邵嘉从chuáng上坐起来,“你到底要多少?”

“不多……抽包烟。”我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转头看他。

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告诉邵嘉的,可他一说话,我就情不自禁的说出来自己的目的,哪怕我才刚刚告诫自己从现在起就当他是空气。

邵嘉抬了一下屁股从他牛仔裤的后兜里拿出来一特薄的黑色票夹,这个动作让chuáng被他晃的更响了。

票夹里的钱不多但也有几张红彤彤的票子,他抽了两张递给我。

我愣在原地。

他又晃了晃手腕儿,“你到底要不要。”

这钱要是接过来,我像什么……乞讨的……还是卖|身的。

可我还是接了,“谢了。”

这一幕后来发生过很多次,邵嘉不光递过钱给我,还递过礼物,递过情书,递过所有一切我想到的、想不到的,其中最伟大的东西可能是他的工资卡吧,只是后来的我们换了意境,他不再递给我那些我迫切需要的东西,而是把他认为不错的、所有能泡妞的方式都用在我身上。

至少眼下,我是绝对不知道一个钢铁直男追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方式会奇怪到什么地步,但现在再不抽烟我就会死。

邵嘉的人情我怕是累积的越来越多了。

越是不想欠他的就越会欠,这他妈的多令悲催少年感到人生无奈啊。

补习班对面那条街上有不少烟酒超市,一水儿的装修暗淡,上面挂着被雨淋掉色了的牌子。

门口还有个似乎并不想继续gān下去的老板娘,坐在收银台那儿涂着自己鲜红的指甲。

“来盒烟,一个打火机。”

我把钱递过去,有着离子烫发型的老板娘抬头看我了一眼拿了我一包常抽的烟。

我这才发现,她的年纪可能也不大就是打扮老土,胸前的衣领低出一片山谷来,眼角乌黑一片,大概还纹了眼线,那眼线我妈前段时间就刚弄了我还以为是她忘了卸妆。

找我钱的时候女人翘着刚涂好亮红指甲的小拇指说,“帅哥,现在就开始抽烟了,有瘾吧?容易影响发育。”

我想说我长的够高了,可转眼就看到她朝我下边儿看了一眼。

操,反被一个女的调戏了?

都什么事儿。

回去的时候我蹲在门口抽烟,盛晓博坐在里面的chuáng上透过窗喊我,“扬子!”

“嗯?”

盛晓博是个学霸,自己不吸烟,也闻不了烟味,索性不进屋了,他指了指对面的超市,“你去了那个新好超市?”

我看了一下对面的牌子,郁闷道,“嗯,怎么了?”

“被老板娘消遣了吧?”盛晓博一脸坏笑。

我一时语塞,“怎么,是传统啊?”

“不是……那女的……”盛晓博支支吾吾的,最后红着脸道,“你还是少去吧,我们班男生有一半开|荤都是找的她。”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不知道,是因为你没见过,但绝不代表它就不存在,我今儿可算是开了不少眼。

盛晓博虽然这样说,可表情上却没有任何不快,看起来还很向往,我猜他只差一个机会。

那班里一半男生……包括邵嘉吗?

邵嘉是那种人吗。

他看起来比我都有洁癖,会这样做吗。

操。

徐扬你他妈疯了吧,你脑子长他身上了?怎么什么都往邵嘉身上想。

第5章

看我不说话,盛晓博急了,敲敲窗户,“喂,想嘛呢,我别是给你指了条明路吧?那罪过可就大了。”

“瞧你丫嘴损的。”他们学霸也恶劣。

烟抽的很快,大概是心情郁闷至极的原因,那老板娘就算是倒贴我也不一定能硬的起来,我能有什么明路啊。

gay吧都没敢去过,怕被越阳秋坐实了我是gay的消息,估计会被缠死。

我这算是没用的男人吗?

又觉得不算,对于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男人或者女人,这或许是哲学家需要考虑的问题,我只负责去喜欢,然后走一条我想走的路,和有用没用是没有关系的。

盛晓博从屋里跑出来坐我旁边,看我手里的烟只剩下一个烟头,伸手给我揪了就撵灭在地上,“今天晚上得去我爸那边聚餐,家里人知道你来了,现在正准备着一大桌子菜呢,明天晚上再请你喝酒。”

“嗯……我怎么觉得你们这边日落的这么晚呢,太阳还老大。”扎眼的橘红色像是大火要燃烧起来。

落日的余晖竟然更像是迟暮前的回光返照,热烈的令人心慌。

盛晓博往夕阳方向看了一下随后被闪瞎了眼忙用手挡住,“这才五点多,盛夏,快八点才开始天黑呢,你怪我们地界儿不好?你家那边黑的更晚呢你怎么不说啊。”

“……”

我没说话,盛晓博说完不说话了。

那边已经算不上我家了,算起来,以后盛晓博家,就是我家。

我以后就住这片儿了,考不上大学就继承我奶奶的小破院儿,过上采ju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

可是人还年轻啊,早早的就踏上养老的路程就跟等死没什么区别,所以每看周围的环境一眼,我都觉得离窒息更近了一次。

盛晓博也察觉到了,小声嘟囔着,“其实这地方还好……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你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还有邵嘉,我们都没觉得有什么……”

大概是最近太憋屈,做什么都忍着,想什么都止着,爸妈的离婚我也恨,恨他们明明不相爱还硬要结婚,结了婚就把两个人的过错加注在我身上,他们一拍两散了,可我又做错了什么陷入这样一种窘迫的境地。

邵嘉的出现只是把我无能为力的处境又无限放大了,让我变得草木皆兵。

我感觉洗gān净擦鞋布往树杈上小心翼翼晾的自己是个煞笔。

其实换个人这样做我都不会这么生气,擦就擦了还得真心实意的谢谢人家伸出援手,可对方是邵嘉。

我没办法忽略这个人对我若有似无的影响,甚至一丝一毫的波动都能让我本来毫无涟漪的内心泛起滔天怒火。

邵嘉下意识的想伸手接,结果又把手缩了回去,“不要了。”

“……”

讲真,好像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嫌弃。

盛晓博就是个老妈子的命,谁有矛盾和摩擦,他都恨不得全往自己身上揽。

擦鞋的布被盛晓博拿走了,余光看到邵嘉似乎笑了,并不明显的表情里还带着轻蔑。

妈的,做的那么像眼镜布,邵嘉一定知道我是误会了,却从头到尾都没告诉我。

之前从货车上下来的时候邵嘉怀里抱了个快递盒子,里面装的就像是鞋,估计直接从里面抽出来的。

邵嘉的腿很长,没脱鞋把脚丫子搭在chuáng尾自带的铁架上,上半身倚着后面的被子,姿势惬意的很,他说,“这布是买鞋送的,你留着擦鞋吧。”

操。

用别人眼镜布擦手这事儿我自己只是想想都觉得自己很过分,走上前把眼镜布拿下来握在手里布料都是热的,进屋想扔给邵嘉,又觉得没熟到那个份儿上。

我说,“谢谢你的这个,我洗gān净了。”

竟然是擦鞋的。

幸好没用它擦嘴,本来是怕他嫌我擦了嘴恶心。

怪不得布料这么糙。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我看到邵嘉的眼镜布搭在树杈上一动不动,夏日里的白天没有一丝风,晒的它快要gān巴起来。

他总瞧不惯我,不会是因为我用了眼镜布没还吧。

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