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盛晓博也察觉到了,小声嘟囔着,“其实这地方还好……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你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还有邵嘉,我们都没觉得有什么……”

    “嗯。”人总要试着去习惯的,也不是无法接受,但是现状总是需要时间去适应的。

    和盛晓博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托着腮帮子安静了足有十分钟,邵嘉突然从房间里冲出来,还有一只鞋子没提好。

    想都没想我就答,“住。”

    盛晓博突然打断我,“不是,徐扬……我刚才给我爸爸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他的意思是你至少在我们家先住几天再搬过来吧,不然也不好看啊,我家就是你家,哪有第一天晚上就睡补习班的?”

    盛晓博被他爹说服了。

    邵嘉已经系好鞋带了,一副随时要飞奔回家的样子,不耐烦的看着我俩。

    我没理会盛晓博的意思,只对邵嘉道,“我吃完晚饭就过来,不过可能得晚上十点了。”

    “行,我钥匙掉了,今晚可能也过来,估计也是十点以后,你到时候给我开一下门就成。”邵嘉说完就跑了,鞋带还没系成蝴蝶结的样子,像是正在被催命。

    想知道他家里到底来的什么亲戚让他吓成这幅样子。

    盛晓博盯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拿着小树枝在地上胡乱画着,“扬子,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更不能放任你一个人在这里……”

    “那晚上不是还有邵嘉吗。”我道。

    我不是因为邵嘉才留下的,本来就打算睡这里,盛晓博家里挤不下是肯定的,为了让我觉得不被排外也很努力了,其实不用这样麻烦他们的。

    也许给我一个相对安静的空间会更好一些。

    “邵嘉邵嘉……”盛晓博转头幽怨的看着我,“徐扬你给我说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老觉得你喜欢他。”

    “……”

    心下一惊,盛晓博这双善于发现基佬的眼睛也太他妈毒了吧,“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徐扬你敢说不是吗?你这么多年交过几个朋友啊,怎么今天一见了邵嘉眼睛跟长人家身上一样。”

    盛晓博很少会说这种不经脑子的话,我冲他喊,“喂。”

    他不抬头,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坨屎,然后把我的名字写在了屎下面。

    我一时间哭笑不得,想来他是吃了朋友的醋了。

    “你干嘛啊,我多看他几眼还不是因为你总夸他好?我这是先入为主的心理,你要觉得我高看他一眼,那也是你总夸的。”

    盛晓博一听耳朵更耷拉了,“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邵嘉人是好,但他没你好,我希望你别对他有敌意是因为……他在这片儿挺说的上话的,我不想你被孤立,但我没想到你能对他这么有好感啊。”

    一时间愕然,“我没有……”

    “我看的出来!”他大声反驳。

    我忍着笑,“胖儿,你……吃醋了。”

    “你、你放屁!”盛晓博结巴到脸红,“你知道吃醋什么意思吗,我吃你的醋……我以后的媳妇儿要是知道了,说不定还要骂我呢。”

    盛晓博是个老实人,我不能总这样捉弄他,“你别生气啊,我没觉得邵嘉比你好,真的。”

    “真的?”他斜眼儿看我,小眼神犀利又招人疼,有点儿可爱的小胖子。

    “真的。”

    我后来才知道,盛晓博朋友也不多,我以前和他接触的也少。

    而邵嘉本来也不会和他这种温吞性格的男生一起玩,是盛晓博有次无意间帮了他一次,从那以后两个人关系才近起来的,但邵嘉朋友多,不缺盛晓博一个。

    大概是邵嘉那人总有种庇护弱者的心态,便喜欢凡事护着帮过他的盛晓博,说是重义气也好,意气用事也好,盛晓博总觉得他和邵嘉的关系是岌岌可危的,因为邵嘉真的不缺他一个朋友。

    要是我再被邵嘉彻底迷惑了去,他可就伤心了。

    我有点儿高兴,好像在某些地方胜过了那个臭脸邵嘉。

    到了盛晓博家的时候寒暄我的头都快炸了,好不容易快开饭的时候才有时间喘个气儿,给我爸发了消息。

    我平时也不大用网银,喜欢带现金,可现在没了身份证银行卡也不好补办,也只能联系我爸让他给我往各种社交账户里打点儿钱,不然他儿子就该吃百家饭了。

    我爸平时对我恨铁不成钢,可今天他态度倒是不错,还调侃我怎么不把脑袋一起掉了好一了百了,然后给我打了一笔巨款。

    我这边还欠着邵嘉200块钱,只能转账给他了,不想一直欠他的,可我没他的联系方式。

    “扬子,扬子!问你话呢……”

    盛晓博在桌子下面拉我的胳膊,我猛的抬头,对上他热情的一家人,“啊……盛老师我……”

    我没听见盛晓博他爹讲什么。

    盛晓博他爹是我们这个补习班的物理老师,我小时候喊他大伯,高一暑假的时候他送盛晓博去我家玩,顺道给我补了一下物理,虽然我的成绩并没有什么起色,但我再见他时就习惯性的喊他老师了。

    盛老师不是那种喜欢摆谱的人,笑呵呵的让盛晓博他妈给我往碗里盛汤,“我听晓博说你愿意在补习班那边住,晚上想多复习?是不是家里人太多了有点儿乱?”

    “额,嗯……我想晚上多学会,怕影响晓博睡觉。”撒谎撒的我舌头快打结了。

    我看一晚上片儿应该都不会去学习。

    借口太正当了,盛老师又说了些别的,最后还是同意我晚上过去了。

    盛晓博的床并不大,两个大男生睡着是有些别扭的,主要是他家里女人太多,我一个陌生男的突然闯进来总归不方便。

    吃完饭盛晓博要送我回补习班,又被我拒绝了。

    “您就让我一个人走走,感受一下这里,你安心回去睡觉行不行?”

    月色下只能看到盛晓博鼓起的腮帮子,一脸的不服气,“你是一个人走走吗,一会儿不就见邵嘉了?”

    “你丫的……”我抬腿去踹他,“你还来劲儿了是吧?”

    “没,我闹着玩的,我就是……想告儿你,其实邵嘉也不是很好相处,你要是觉得他让你不舒服,别理他就是了。”

    “知道了你这墙头草,一会儿一个态度的。”盛晓博对邵嘉有不满我还挺开心。

    不知道是在开心盛晓博更喜欢和我做朋友,还是在开心邵嘉有时候也会招人不喜欢。

    可回补习班的时候我又迷路了,跟着导航还走的乱七八糟。

    从盛晓博家出来的时候已经马上要十点了,我在街上溜达了没一会儿就十点半了。

    盛晓博估计已经回家洗洗睡了,我再喊他肯定会惊动他家里人,索性在街上肆无忌惮的逛起来。

    十一点的时候有陌生号码打来电话,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真心不认识,我就挂了。

    结果那人还打,再挂,再打,又挂。

    还打。

    这么锲而不舍,我下意识的接了。

    “徐扬,你要是不回来,就把钥匙还给盛晓博,我还要用。”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猪……不该立flag说什么时候更……毕业答辩拍照打包行李突然就忙成狗心里还想着一章多写点,一攒就攒了两个周……

    大家晚安,不是坑哈,我快安顿好了~

    我开口,“徐扬。”

    “你,徐扬,晚上在这里住吗?”

    盛晓博探头去看他,“怎么这么急?”

    邵嘉忙着系鞋带,也没回头,只道,“家里亲戚,事多的要死。”

    他说完突然扭头看我,“对,你。”

    又觉得不算,对于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男人或者女人,这或许是哲学家需要考虑的问题,我只负责去喜欢,然后走一条我想走的路,和有用没用是没有关系的。

    盛晓博从屋里跑出来坐我旁边,看我手里的烟只剩下一个烟头,伸手给我揪了就撵灭在地上,“今天晚上得去我爸那边聚餐,家里人知道你来了,现在正准备着一大桌子菜呢,明天晚上再请你喝酒。”

    “嗯……我怎么觉得你们这边日落的这么晚呢,太阳还老大。”扎眼的橘红色像是大火要燃烧起来。

    他边提边往外走,还有一只手在接电话,忙的像是织布机上的梭子嗦嗦吱吱的,“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没有不欢迎!要我说多少遍,我就在补习班休息了一会睡着了,我不是故意的!知道了,马上就回去!”

    邵嘉把手机挂了,嘴里快要咽下去的字眼又骂了出来,“操!”

    我以后就住这片儿了,考不上大学就继承我奶奶的小破院儿,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

    可是人还年轻啊,早早的就踏上养老的路程就跟等死没什么区别,所以每看周围的环境一眼,我都觉得离窒息更近了一次。

    落日的余晖竟然更像是迟暮前的回光返照,热烈的令人心慌。

    盛晓博往夕阳方向看了一下随后被闪瞎了眼忙用手挡住,“这才五点多,盛夏,快八点才开始天黑呢,你怪我们地界儿不好?你家那边黑的更晚呢你怎么不说啊。”

    gay吧都没敢去过,怕被越阳秋坐实了我是gay的消息,估计会被缠死。

    我这算是没用的男人吗?

    “……”

    我没说话,盛晓博说完不说话了。

    那边已经算不上我家了,算起来,以后盛晓博家,就是我家。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看我不说话,盛晓博急了,敲敲窗户,“喂,想嘛呢,我别是给你指了条明路吧?那罪过可就大了。”

    “瞧你丫嘴损的。”他们学霸也恶劣。

    烟抽的很快,大概是心情郁闷至极的原因,那老板娘就算是倒贴我也不一定能硬的起来,我能有什么明路啊。

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万界之逆天求生缘尘未了待荷青宠你入骨:隐婚老公太霸道嗨我的圣皇大人这根辣条有毒小春日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