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和越阳秋打完电话回来,盛晓博歪着头问我,“刚才那是个男的吧?”

    “越阳秋,你见过的。”

    盛晓博笑了,“哇那小子长的也挺帅,人不错!”

    盛晓博不抽烟我是知道的,可是想买烟又他妈得借钱。

    “我还是回家一趟吧。”无聊的砸了一下床,下面的垫子铺的未免也太薄了,指关节砸下去竟然弄破了皮。

    盛晓博瞪大了眼睛,“不是吧?难道你不是刚回来?”

    对面的邵嘉终于有了反应,往这边看了一眼。

    他的眼神里隐含了不少情绪,我看不太懂,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如果我敢马上又折腾着回去,他会想揍我。

    “是刚回来,我再想想吧。”我蹭的一下起身出门了。

    外面的天真的热,现在大概是下午四点多,太阳却还是大的像是快要砸到地面上来,树荫印在墙上,一半热的一半温热的。

    我看到邵嘉的眼镜布搭在树杈上一动不动,夏日里的白天没有一丝风,晒的它快要干巴起来。

    他总瞧不惯我,不会是因为我用了眼镜布没还吧。

    用别人眼镜布擦手这事儿我自己只是想想都觉得自己很过分,走上前把眼镜布拿下来握在手里布料都是热的,进屋想扔给邵嘉,又觉得没熟到那个份儿上。

    我说,“谢谢你的这个,我洗干净了。”

    邵嘉下意识的想伸手接,结果又把手缩了回去,“不要了。”

    “……”

    讲真,好像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嫌弃。

    邵嘉的腿很长,没脱鞋把脚丫子搭在床尾自带的铁架上,上半身倚着后面的被子,姿势惬意的很,他说,“这布是买鞋送的,你留着擦鞋吧。”

    操。

    竟然是擦鞋的。

    幸好没用它擦嘴,本来是怕他嫌我擦了嘴恶心。

    怪不得布料这么糙。

    妈的,做的那么像眼镜布,邵嘉一定知道我是误会了,却从头到尾都没告诉我。

    之前从货车上下来的时候邵嘉怀里抱了个快递盒子,里面装的就像是鞋,估计直接从里面抽出来的。

    如果店家是送了双袜子呢。

    要拿袜子让我来擦嘴吗。

    看我表情要变,盛晓博起身悄悄扯我袖子,“扬儿,那东西是新的,干净的,你不擦给我,我用。”

    盛晓博就是个老妈子的命,谁有矛盾和摩擦,他都恨不得全往自己身上揽。

    擦鞋的布被盛晓博拿走了,余光看到邵嘉似乎笑了,并不明显的表情里还带着轻蔑。

    我感觉洗干净擦鞋布往树杈上小心翼翼晾的自己是个煞笔。

    其实换个人这样做我都不会这么生气,擦就擦了还得真心实意的谢谢人家伸出援手,可对方是邵嘉。

    我没办法忽略这个人对我若有似无的影响,甚至一丝一毫的波动都能让我本来毫无涟漪的内心泛起滔天怒火。

    大概是最近太憋屈,做什么都忍着,想什么都止着,爸妈的离婚我也恨,恨他们明明不相爱还硬要结婚,结了婚就把两个人的过错加注在我身上,他们一拍两散了,可我又做错了什么陷入这样一种窘迫的境地。

    邵嘉的出现只是把我无能为力的处境又无限放大了,让我变得草木皆兵。

    “你身上有多少钱?”我问盛晓博。

    他转身扒拉着口袋,最后掏出来一张五块的,六张一块的,皱巴巴的叠在一起,“本来是想带你坐公交车的,不过邵嘉接咱了,就剩下了一堆一块的钱。”

    盯着盛晓博的一堆钱发现还不够抽一包烟的,我放弃了,“你先拿着吧,我去给我爸打个电话。”

    邵嘉从床上坐起来,“你到底要多少?”

    “不多……抽包烟。”我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转头看他。

    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告诉邵嘉的,可他一说话,我就情不自禁的说出来自己的目的,哪怕我才刚刚告诫自己从现在起就当他是空气。

    邵嘉抬了一下屁股从他牛仔裤的后兜里拿出来一特薄的黑色票夹,这个动作让床被他晃的更响了。

    票夹里的钱不多但也有几张红彤彤的票子,他抽了两张递给我。

    我愣在原地。

    他又晃了晃手腕儿,“你到底要不要。”

    这钱要是接过来,我像什么……乞讨的……还是卖|身的。

    可我还是接了,“谢了。”

    这一幕后来发生过很多次,邵嘉不光递过钱给我,还递过礼物,递过情书,递过所有一切我想到的、想不到的,其中最伟大的东西可能是他的工资卡吧,只是后来的我们换了意境,他不再递给我那些我迫切需要的东西,而是把他认为不错的、所有能泡妞的方式都用在我身上。

    至少眼下,我是绝对不知道一个钢铁直男追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方式会奇怪到什么地步,但现在再不抽烟我就会死。

    邵嘉的人情我怕是累积的越来越多了。

    越是不想欠他的就越会欠,这他妈的多令悲催少年感到人生无奈啊。

    补习班对面那条街上有不少烟酒超市,一水儿的装修暗淡,上面挂着被雨淋掉色了的牌子。

    门口还有个似乎并不想继续干下去的老板娘,坐在收银台那儿涂着自己鲜红的指甲。

    “来盒烟,一个打火机。”

    我把钱递过去,有着离子烫发型的老板娘抬头看我了一眼拿了我一包常抽的烟。

    我这才发现,她的年纪可能也不大就是打扮老土,胸前的衣领低出一片山谷来,眼角乌黑一片,大概还纹了眼线,那眼线我妈前段时间就刚弄了我还以为是她忘了卸妆。

    找我钱的时候女人翘着刚涂好亮红指甲的小拇指说,“帅哥,现在就开始抽烟了,有瘾吧?容易影响发育。”

    我想说我长的够高了,可转眼就看到她朝我下边儿看了一眼。

    操,反被一个女的调戏了?

    都什么事儿。

    回去的时候我蹲在门口抽烟,盛晓博坐在里面的床上透过窗喊我,“扬子!”

    “嗯?”

    盛晓博是个学霸,自己不吸烟,也闻不了烟味,索性不进屋了,他指了指对面的超市,“你去了那个新好超市?”

    我看了一下对面的牌子,郁闷道,“嗯,怎么了?”

    “被老板娘消遣了吧?”盛晓博一脸坏笑。

    我一时语塞,“怎么,是传统啊?”

    “不是……那女的……”盛晓博支支吾吾的,最后红着脸道,“你还是少去吧,我们班男生有一半开|荤都是找的她。”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不知道,是因为你没见过,但绝不代表它就不存在,我今儿可算是开了不少眼。

    盛晓博虽然这样说,可表情上却没有任何不快,看起来还很向往,我猜他只差一个机会。

    那班里一半男生……包括邵嘉吗?

    邵嘉是那种人吗。

    他看起来比我都有洁癖,会这样做吗。

    操。

    徐扬你他妈疯了吧,你脑子长他身上了?怎么什么都往邵嘉身上想。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520诶疯狂码了一章祝大家天天开心永远被爱~啾咪!

    下个周考试要准备一下可能得周末更了~爱我别走!

    忍不住哲学一下思考生存的意义,大概是有生之年赚点儿钱,然后找个合得来的男朋友处个几天,爽一爽。

    不然呢,想不通还能做什么。

    姿势层出不穷。

    无聊的想抽烟,没钱买,没有无线网流量也不够,银行卡还没补办,身份证又丢了。

    突然觉得这十七八年的人生被我过成了狗|屎般的存在,到处都无从下手。

    电话里因为气急败坏吸了好长一口气准备大骂我一顿的越阳秋顿时又没了脾气,“行,那就过几天,你别他妈敷衍人敷衍到开学去,徐扬。”

    “我知道,你真想多了,咱俩也谁都别提那事儿了,谁还没长个几把了,就撸了两下真不至于。”我说。

    妈的,心里在滴血,老子其实挺介意的。

    “……”果然,什么人在盛晓博嘴里说出来,都像是渡了金光似得,他都没怎么和那家伙接触过。

    邵嘉似乎躺在床上睡着了,直到他翻身的时候身下的铁床发出轻微的压抑着的“吱呀”声我才知道他一直都没睡着,趴着玩手机呢。

    友情这东西我也说不太清,可能我自己有点儿被动,平时总是盛晓博主动联系我,我从来不会说放了假去他家玩,越阳秋那边也是,谁不联系我了,我就消失在谁的世界里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都做了些什么,反正挺浑浑噩噩的吧,越阳秋肯定也察觉到了,他要是再不抓着这岌岌可危的友情,我这边就散了。

    越阳秋总算被安慰到了,“你没介意就好,我跟你说,什么都比不了你这个朋友重要,徐扬,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操尼玛的别煽情,我起鸡皮疙瘩。”笑着骂他。

    越阳秋:“你到底去哪里了,具体位置,发给我。”

    “不给,你现在别来看我,”总觉得盛晓博和邵嘉两个人在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硬着头皮起身往外走,“过几天吧,我家里可能还有些东西得让你给我寄过来。”

    可我觉得……他应该是感觉到什么了。

    原来的那个家,我怕是已经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回去的可能性和我爸妈复婚的可能性基本是一样的,大概是负的吧,我没有立场也没有机会再回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搞的像我欠他一样,“你干嘛啊老说些有的没的,喜欢我啊?”

    那边越阳秋愣了一下又道,“喜欢你个屁,你是不是躲我呢?”

    “想的怪美,我手机没电了,刚充上。”

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逆命战歌火影之无限八门开启中女医师的修仙日常妖王独尊我!共享皇帝系统之神级自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