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真的,要不是这人是盛晓博的朋友,我又人生地不熟的,我可能真想动手了,反正我脾气也不好,只是这几年被我爸妈吵架什么的磨得倒有点儿耐性了。

    盛晓博上前接过我书包要背着,结果走在前面的邵嘉突然转头看我们,眼神里都是不解,似乎在质疑我到底是不是个男的。

    我拽住自己的书包带,“我自己拿就行。”

    “……”丢三落四,像我。

    盛晓博又瞧了前面的邵嘉一眼,“本来邵嘉在家睡觉来着,我一看你发的短信说‘救我’,当时就觉得坏菜了,以为你遇到了什么麻烦,赶紧喊他过来救人。”

    “……”救我,大乌龙,我无奈小声道,“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热心肠的人,不要总麻烦别人,你告诉我路,我自己能找到。”

    但我方向感其实不是很强,自己也不愿意说,很丢人。

    在盛晓博的心里,邵嘉大概是和我同一位置的,因为他马上就对我的话进行了否定,“邵嘉人很好的!一听说你出事了,拿了他爸的车钥匙就跟出来了。”

    那也是因为我是盛晓博朋友,不是因为我是徐扬。

    我看向对面的那辆超大货车,车身上贴满了广告,“是那辆车吗?”

    邵嘉的步速一点儿都不慢,我和盛晓博还在马路这边,他已经穿到对面去了,也不怕被车撞飞了。

    “对,”盛晓博点点头,突然就笑了,“真的,他超好,我之前以为你带的行李多,毕竟是搬家,一开始说好了让他来接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结果我又说不用了,可最后还是让他来了,刚才在马路对面我看到你的时候想赶紧跑过来问你发生什么事了的,可他就是有点儿没同情心,还拉住我说你肯定在恶作剧,一点都不像被绑架。”

    “……”无话可说,笑不出来。

    邵嘉脾气差也是有原因的,我要被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样来回使唤还吓的心惊肉跳的,肯定更生气。

    摸了摸口袋里被我叠起来的“眼镜布”,突然觉得这人确实……也还行。

    只不过是我单方面改善了对邵嘉的看法,他对我似乎依旧很冷淡,不是说他这个人本身就冷淡,我是通过他对盛晓博的态度对比出来的。

    邵嘉坐在驾驶座上,我和盛晓博挤在旁边,我打开车窗往下瞧了瞧,还真他妈高,车在烈日下停的时间久了进门就一股子皮子被烧焦的味道,而且烫腚。

    我穿的运动裤又薄,烫的我快要坐不住。

    盛晓博倒是没什么感觉,热的满头大汗还要搂着我的肩膀,“邵叔说你要转学过来的时候我可高兴了!虽然这么说有点儿不地道,不过我觉得他俩感情不合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你从以前就想的开,是好事。”

    “是好事儿,”我说,不着痕迹的往外挪了挪,拉开距离,太热了,受不住,“这副驾驶能坐两个人?”

    盛晓博:“能啊,规定就是三个人呢,但不能再多了。”

    “哦。”

    邵嘉那气质一点儿都不像开大货车的,真的,这一路上,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坐悍马,他开车真是稳得一逼。

    更没有什么路怒症,表情动作优雅的像是手里端着红酒杯,可他家里是开货车的,家庭条件看起来又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高贵。

    更迷了。

    我知道我来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对邵嘉这个人注意的未免过多,但……没办法,我也不想躁动,可是情不自禁,人不都这样。

    谁不想为情所困,当然,我绝对没到哪种地步。

    也许是盛晓博总在我面前夸他的原因。

    就像盛晓博在别人面前也会疯狂安利我一样,在他眼里,哪里都是好人,可我又不是盛晓博口中那样招人喜欢的人,所以,他嘴里的好人邵嘉,也是有水分的。

    东站离盛晓博家里还是有些远的,光是坐公交车一路上就要倒车不少次,兜兜转转也要两个小时,更何况邵嘉开的稳。

    更慢了。

    我平时有点儿晕车,坐这玩意儿倒是觉得还行,比坐公交车还好受那么一点儿。

    邵嘉把车直接开到他家小区去了,我和盛晓博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半梦半醒着,又困又热。

    盛晓博迷迷糊糊的指着前面那栋楼,“邵嘉他家在前面三楼。”

    “嗯,”没必要知道这个,毕竟邵嘉也没说请我们去他家喝口水,“有钱吗?借我点。”

    盛晓博从裤兜里掏出来一把零钱,“拿着用,兄弟说什么借,话说,你不会真被人抢了吧?”

    刚从车上下来的邵嘉闻言看了我一眼,我心里突然一咯噔,竟然想说是,但想到后续太麻烦,他们再逼着我去报案什么的,只道,“没,下车被人偷了。”

    话一说完就感觉邵嘉的表情更加不屑了,仿佛在嘲讽一个钱包都能被偷的人,是个煞笔。

    拿着盛晓博的钱去对面小卖部里买了三瓶水,扔他俩一人一瓶,“谢了啊。”

    邵嘉倒是没客气,单手拧开瓶盖就喝了,我这才发现,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快递,里面装了鞋盒子一样大小的东西,外面的快递袋子已经被撕开了。

    邵嘉“咕咚咕咚”就喝完了一整瓶,瓶子一捏随手空投进远处的垃圾桶,依旧面无表情。

    垃圾桶,在远处。

    准的要命。

    不是刻意的耍帅,是实力,毕竟一个男人是不是在装逼,大家心里都门清儿。

    烦。

    邵嘉这种男生,不仅对女生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对我这种内心空虚寂寞但又要求极多的基佬来说,简直就是上瘾之后海|洛|因。

    本来觉得这地儿应该挺无聊的,我都怕时间长了会轻生,可想来竟然还有邵嘉这种人物,也许不会很枯燥。

    不是说想和他发生点儿什么,就是……有个这种人在身边,总是养眼的。

    但也不是真的不想和他发生什么,只是邵嘉身上的直男气息有些严重,碰不得。

    同类人对视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感觉,说俗点儿就是那种“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但不得不说这话很对,就像我看到邵嘉第一眼的时候,我眼里也许都是惊艳、惊讶、欣赏,但他对我就很冷漠,是单纯的在看盛晓博的一个朋友。

    一个逼事儿挺多的朋友。

    无关性别。

    今天是周六,盛晓博说他们那个补习班放假了,大家周天下午才会来,现在那里没人,问我先去他家,还是去补习班。

    我想都不想,“补习班。”

    不想再见其他人了,脑子会炸。

    其实还想问问邵嘉有没有在补习班……算了,他吸引我的注意力已经够多了,这不正常。

    但我很快又见到邵嘉了,大概是只有半个小时,在破旧的补习班门口。

    因为盛晓博把补习班的钥匙忘在邵嘉他爸的大货车上了。

    盛晓博给邵嘉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对方的声音里满是困意,还隐含怒意,估计今天是第三次因为我的到来被打扰到了。

    “你在家是吧,我过去拿就行。”盛晓博神经粗,察觉不到邵嘉是不太喜欢我的。

    邵嘉只说了两个字,“等着。”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可能是缘更,因为月底要答辩……事多到头大T-T有时间就会写!

    感恩大家的评论!!是坚持下去的动力爱你们啊啊啊啊!

    “不是说在车站等我吗,你这快一个小时了才来,干嘛去了?”我问。

    盛晓博猛地一拍后脑勺,“瞧我这破记性,我不是让你给我发了车票照片吗,你是在东站下车,结果我看了一眼就记成你在总站,直奔总站就去了,等了半天没看到你,再一看车票,我他妈走错了,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已经关机了。”

    我确实挺累的,吃芒果吃的还有点儿撑,走路都费劲,更没有必要因为邵嘉一个眼神就去畏惧而不做什么。

    邵嘉走在最前头,步子快的像尿急。

    盛晓博絮絮叨叨的给我讲他这一路走来脑子到底有多没用。

    再说,到了盛晓博那儿,可能连洗衣机都没有,我还要靠双手劳作,衣服能不脏就不脏吧,黄黄的擦上去也挺膈应人的。

    盛晓博提醒我,“扬子,再不擦就干了……”

    “……”

    “别了,你大老远的来肯定累了,我给你背,拿来,拿来啊!”盛晓博这人天生热心肠,从邵嘉还有我这种破脾气的人他都能相处的来就能看出来。

    书包最后还是被盛晓博抢过去了。

    好迷的人。

    真心迷,还有点欠揍。

    接过邵嘉的眼镜布,手感并不是想象中那样柔软,布料比眼镜布的厚,也糙,质感还行,不过擦眼镜的话肯定会磨损镜片,擦手倒是擦的挺干净。

    再一看邵嘉,这厮并没有带眼镜,眼镜布来的奇怪。

    非常差。

    用别人的眼镜布擦手怎么看都不是很合适的样子,可眼下又不能把手指头上的黄色往白色短袖上抹。

    我擦完不好意思还给他,都弄脏了,可又不能平白占用别人的东西,我道,“谢了,改天洗好还你。”

    “又不是定情信物,不用。”邵嘉说。

    我:“……”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接啊。”他又不耐烦了。

    我对邵嘉这个人的第一印象是长的还不赖,第二到第一百个印象,是脾气差。

    很差。

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综]名侦探齐木楠雄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大唐之最强太子至尊蛊医弑道天途命运审判直播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