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
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

第2篇

因为盛晓博总是对他们chui嘘说什么“徐扬这个人,是校草级别的男神”,邵嘉一直都觉得盛晓博不会看人,果然,他那次和盛晓博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坐在路边啃芒果,啃了满嘴的huáng色汁水,手上也是……

我抬头看向眼前那俩人的时候还满眼迷茫,像是个在路边捡屎吃的智障。

但我不知道他那时候是这样看我的。

我这才看清叫邵嘉的这个男生的脸。

怎么形容呢……反正比越阳秋合我心意。

再确切点儿就是,蠢蠢欲动。

第2章

“接啊。”他又不耐烦了。

我对邵嘉这个人的第一印象是长的还不赖,第二到第一百个印象,是脾气差。

很差。

非常差。

用别人的眼镜布擦手怎么看都不是很合适的样子,可眼下又不能把手指头上的huáng色往白色短袖上抹。

再说,到了盛晓博那儿,可能连洗衣机都没有,我还要靠双手劳作,衣服能不脏就不脏吧,huánghuáng的擦上去也挺膈应人的。

盛晓博提醒我,“扬子,再不擦就gān了……”

“……”

接过邵嘉的眼镜布,手感并不是想象中那样柔软,布料比眼镜布的厚,也糙,质感还行,不过擦眼镜的话肯定会磨损镜片,擦手倒是擦的挺gān净。

再一看邵嘉,这厮并没有带眼镜,眼镜布来的奇怪。

我擦完不好意思还给他,都弄脏了,可又不能平白占用别人的东西,我道,“谢了,改天洗好还你。”

“又不是定情信物,不用。”邵嘉说。

我:“……”

好迷的人。

真心迷,还有点欠揍。

说真的,要不是这人是盛晓博的朋友,我又人生地不熟的,我可能真想动手了,反正我脾气也不好,只是这几年被我爸妈吵架什么的磨得倒有点儿耐性了。

盛晓博上前接过我书包要背着,结果走在前面的邵嘉突然转头看我们,眼神里都是不解,似乎在质疑我到底是不是个男的。

我拽住自己的书包带,“我自己拿就行。”

“别了,你大老远的来肯定累了,我给你背,拿来,拿来啊!”盛晓博这人天生热心肠,从邵嘉还有我这种破脾气的人他都能相处的来就能看出来。

书包最后还是被盛晓博抢过去了。

我确实挺累的,吃芒果吃的还有点儿撑,走路都费劲,更没有必要因为邵嘉一个眼神就去畏惧而不做什么。

邵嘉走在最前头,步子快的像尿急。

盛晓博絮絮叨叨的给我讲他这一路走来脑子到底有多没用。

“不是说在车站等我吗,你这快一个小时了才来,gān嘛去了?”我问。

盛晓博猛地一拍后脑勺,“瞧我这破记性,我不是让你给我发了车票照片吗,你是在东站下车,结果我看了一眼就记成你在总站,直奔总站就去了,等了半天没看到你,再一看车票,我他妈走错了,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已经关机了。”

“……”丢三落四,像我。

盛晓博又瞧了前面的邵嘉一眼,“本来邵嘉在家睡觉来着,我一看你发的短信说‘救我’,当时就觉得坏菜了,以为你遇到了什么麻烦,赶紧喊他过来救人。”

“……”救我,大乌龙,我无奈小声道,“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热心肠的人,不要总麻烦别人,你告诉我路,我自己能找到。”

但我方向感其实不是很qiáng,自己也不愿意说,很丢人。

在盛晓博的心里,邵嘉大概是和我同一位置的,因为他马上就对我的话进行了否定,“邵嘉人很好的!一听说你出事了,拿了他爸的车钥匙就跟出来了。”

那也是因为我是盛晓博朋友,不是因为我是徐扬。

我看向对面的那辆超大货车,车身上贴满了广告,“是那辆车吗?”

邵嘉的步速一点儿都不慢,我和盛晓博还在马路这边,他已经穿到对面去了,也不怕被车撞飞了。

“对,”盛晓博点点头,突然就笑了,“真的,他超好,我之前以为你带的行李多,毕竟是搬家,一开始说好了让他来接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结果我又说不用了,可最后还是让他来了,刚才在马路对面我看到你的时候想赶紧跑过来问你发生什么事了的,可他就是有点儿没同情心,还拉住我说你肯定在恶作剧,一点都不像被绑架。”

“……”无话可说,笑不出来。

邵嘉脾气差也是有原因的,我要被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样来回使唤还吓的心惊肉跳的,肯定更生气。

摸了摸口袋里被我叠起来的“眼镜布”,突然觉得这人确实……也还行。

只不过是我单方面改善了对邵嘉的看法,他对我似乎依旧很冷淡,不是说他这个人本身就冷淡,我是通过他对盛晓博的态度对比出来的。

邵嘉坐在驾驶座上,我和盛晓博挤在旁边,我打开车窗往下瞧了瞧,还真他妈高,车在烈日下停的时间久了进门就一股子皮子被烧焦的味道,而且烫腚。

我穿的运动裤又薄,烫的我快要坐不住。

盛晓博倒是没什么感觉,热的满头大汗还要搂着我的肩膀,“邵叔说你要转学过来的时候我可高兴了!虽然这么说有点儿不地道,不过我觉得他俩感情不合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你从以前就想的开,是好事。”

“是好事儿,”我说,不着痕迹的往外挪了挪,拉开距离,太热了,受不住,“这副驾驶能坐两个人?”

盛晓博:“能啊,规定就是三个人呢,但不能再多了。”

“哦。”

邵嘉那气质一点儿都不像开大货车的,真的,这一路上,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坐悍马,他开车真是稳得一bi。

更没有什么路怒症,表情动作优雅的像是手里端着红酒杯,可他家里是开货车的,家庭条件看起来又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高贵。

更迷了。

我知道我来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对邵嘉这个人注意的未免过多,但……没办法,我也不想躁动,可是情不自禁,人不都这样。

谁不想为情所困,当然,我绝对没到哪种地步。

也许是盛晓博总在我面前夸他的原因。

就像盛晓博在别人面前也会疯狂安利我一样,在他眼里,哪里都是好人,可我又不是盛晓博口中那样招人喜欢的人,所以,他嘴里的好人邵嘉,也是有水分的。

结果他不耐烦的说,“你到底要不要擦?”

“擦。”

盛晓博摸变了全身上下的兜,一脸囧态,最后转头问他身边那人,“邵哥,你有纸不?”

最后邵嘉从他兜里掏出来一块灰色的眼镜布。

我看着眼镜布不知道要不要伸手。

拿出手机给盛晓博发了一个短信,【徐扬:救我。】

“操……”

我想打的是【接我】。

我快把八斤芒果都吃完的时候盛晓博才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找到我。

“妈的……多久了才来,给我点儿卫生纸。”我朝他伸手。

在公jiāo站牌上看到终点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可是……也太远了,走不动,也不知道盛晓博到底死哪里去了,我直接蹲在路边开始啃芒果。

后来邵嘉说他第一次见我就觉得我这个人……难以言喻。

发完只剩百分之一电量的手机就没电了,彻底自动关机。

就因为这么一个短信,成了邵嘉觉得我是个煞笔的重要□□,他以为我在威胁盛晓博赶紧来接我。

略微绝望,提着芒果走了没多久,感觉又渴又热,这才想起来要买瓶水,可钱包没了。

打车也无望。

妈的,神经病。

反正这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假期。

问了问路,说前面有公jiāo站牌,我走了有十五分钟,终于明白了,手里的芒果也许不止八斤,八十斤也有。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老板就让我过去看称,我凑过去一瞧,还真是。

等我把头挪回来的时候,口袋里的钱包已经没有了。

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