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未见上风(0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回过神来对穆怀远呵呵笑道:“小穆,你的主意很妙,只不过千万别跟马经理漏口风。”。

    穆怀远道:“这是当然了,我从现在起就当没出过这主意一般,司马先生以后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切照做便是。”。

    司马介笑道:“能得小穆这样的人材我可算是捡到便宜啦,你们联合大学东一个西一个,人还没有毕业就叫别处预聘,我是不好抢,大家又都是在一家商行效力,所以向不在乎你们是跟谁贴近。苏老板如今既然不露面了,我则该出来负点小责任。你让我尽管吩咐我也不会与你客套,你能在学校帮我打听一下关于铁厂的事么?”。

    穆怀远一声“对极”,那是说司马介的说法与他的看法不谋而合,心里猜测司马介怕是也有意参与铁厂的事宜。

    铁厂这种企业带有战略物资供应的味道,私人未必能一力承担,包括生产、厂房选址、原矿、辅料,一个大系统运行下来没有点官方的干预是很难起步的。这里面又有多少就业机会呢?大的经理且先不说,光是铁厂的下属小行政人员就要用不少大学生,还有原矿开采,辅料供应这些外围单位就有相当的就职机遇。

    云南与境外沟通的滇越铁路尚未切断以前,个旧的锡业已支撑了整个云南的金融,滇地发行的自印钞票一度比中央流通的法币还要硬挺,如今又要多出个铁厂,那庞然大物一旦运作起来,对整个西南甚至全国的影响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别处商行一个经理勤勤恳恳熬一年才能赚到一家大小的生活费,铁厂的一个小职员坐在办公室里足不出户即能过得光鲜滋润。

    穆怀远只这么一想,浑身上下便是一热,站起身对司马介道:“司马先生,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学校参与铁厂的事跑不脱有我理学院一份,光是铁炉里的化学反应我就有份参加。”。

    他有些得意时还想说“想当初我还差一点把法铁公司的废轨拆了卖掉”,幸亏他没说,法铁公司因为联合大学后面那段废轨的事不得已关闭了滇越铁路,日人大军缺少了从境外入滇的便利通道,这些帐都要算在他穆怀远的头上。司马介为此让上头骂得一头狗血,若是知道穆怀远有这本事,马上站起来给他几脚再啐上一脸口水。

    待穆怀远一走,司马介就到下面找曹阿大说话。

    二人到茶楼后面没人处时司马介对曹阿大道:“阿大,你还记得昨天碰见利通马经理时他身边那个刘先生么?”。

    曹阿大腹中冷笑道:“怎么不认得?他叫孙造书,不是你想要的重要人物么?他奶奶的老子如今正和这些人勾搭得紧。”。

    他脸上装得有些惊愕的望着司马介道:“刘先生?他怎么啦?”。

    司马介甚是肯定的说道:“我看这个人的背后有名堂。刚才有人告诉我说这人又姓李了,我看这个既不姓刘,也不姓李,十拿九稳是利通马经理串通的什么外人。他们要做什么现在还不知道,你派人偷偷盯住那个家伙看看他会去什么地方。”。

    曹阿大暗道:“刚才来的那个青年许是马经理极熟的人,不然凭他那乳臭未干的做派怎么能打探得到马经理的身边人的情报呢?这个家伙我看我得找机会提醒利通的人注意一下。”。

    他脑袋里迅速转动了一下便答道:“我马上亲自去布置一下,免得中间出纰漏。”。

    又与司马介出到大堂,曹阿大唤了个做正经生意的伙计帮自己掌柜台,那伙计还以为是掌柜的有心将来提拔自己,想预先让自己熟悉一下业务,高兴得合不拢嘴,换了一身上得了台面的大褂帮曹阿大顶起班来。

    不过这亦只作战例行动的一则,所以司马介才说“七成是假的”,还有些战术叫作将计就计,即大众都在认为会这般行动,并且以为这行动已经曝光了,军队再这么打会显得白痴,不料上面指挥的偏偏出乎大众的意料,正运用已曝光的打法打个出其不意。

    司马介在这方面可谓行家里手,照搬到商业买卖中也确有相似之处。

    穆怀远一拍自己大腿叫道:“对极!”。

    司马介本不是商界中人,他对商业活动所知有限,只是在军事行动中惯有声东击西的战术。

    报章上叫嚣甚焰的往往是军事佯动,真正的一击根本无从知道,只有打起来之后才晓得原先的推测是错的。

    他想起昨天在回城的半路上遇见的马贤亮和那个“刘先生”,怎么又多出个姓李的也要往苏同翁那里引荐?这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

    为保确证,司马介小心问道:“姓李的?是不是穿长袍马褂的汉子?”。

    穆怀远摇头答道:“是穿西装的汉子。”。

    穆怀远奇道:“难道铁厂的事司马先生到现在还不知道么?”。

    司马介一摆手大笑道:“哈哈哈,小穆,向来大手笔的买卖都有人想占独一份,怎么会让外人分一杯羹呢?我现在知道这消息难道会在商友中间大肆宣扬么?我且告诉你一个惯例,即但凡外界传言不断的东西,七成是假的,真正的买卖只有在做成之后才会曝光。”。

    司马介心中一边对穆怀远的主意大拍巴掌,一边又不住的感慨,好似觉得英雄出少年,自己年岁已有不惑,再过十几年体力及记忆力衰退,身上各种老年病症出现时干不动特工这一行了,说不定忙碌一世最后会流落街头靠别人施舍求生。

    这想法越紧就越是在心里生惧,眼前似乎出现一副凄风戚雨的画面,只须臾之间便让他打了几个寒战。

    司马介肚中冷哼道:“这个姓刘的或者姓李的有名堂!”,也不再插话,只听穆怀远出计。

    穆怀远继续道:“既是要引荐,马经理非带他去见苏先生不可,咱们暗中盯住这位李先生,他总要与苏先生碰头的,不是茶楼就是在酒楼,还怕找不到苏先生的人么?”。

    穆怀远道:“方才我去见马经理时他那里还有位姓李的多是想往苏先生那里引荐的。”。

    司马介一听,脑袋中便嗡的一响,暗道:“姓李的?不是说姓刘的么?”。

    这主意确是出乎司马介意料。

    马贤亮昨天就已经说过要引荐“刘先生”给苏同翁的,这在商行里是见惯的事,不得幕后大老板的许可,商行重要职位均不是马贤亮这种挂名经理可以随意招人充任的。曹木甲那厮不是凑巧跟自己有一面之缘,哪里能得到利通副经理的职位?这个看着不怎么顺眼的家伙终有一天要将他一脚踢得远远的。

    “刘先生”要引荐给苏同翁,自是要跟他见上一面的,可惜自己当时竟没联系到这一层,否则今天哪用穆怀远出谋划策?

    忽的想起马贤亮要往苏同翁那里推荐的“李先生”,这个人要入利通还得苏同翁点头,要么就司马介点头,如果马贤亮不向司马介引荐那个姓李的,则必会带那人去见苏同翁,盯住那个姓李的便可有机会探听苏同翁的下落——假如苏同翁真的在要花样的话。

    穆怀远想到这里心头一喜,看着司马介道:“我有机会便会去问马经理,不过怕他嘴严不说实话,我到有个计较不知道合不合用?”。

    司马介当了这久的间谍,还没让毛头小子给自己出过主意,这次却破例了,连他也感到有趣,连忙问道:“什么样的计较?”。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综影视祈愿人生魔临——天地劫最强榜单探秘手扎妖孽仙医在校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