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未见上风(0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司马介一边想一边好笑,猜到穆怀远来找自己十有八、九是想跟自己拉近关系,也好,他手中有重要战略情报,给他吃颗安心丸将这青年与自己拴在一起也不错,遂嘿的笑了一声道:“小穆,你看苏老板的性命这次能保住几成?”。

    穆怀远听司马介笑声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也暗道:“他妈的,果然让老子猜中了,这个司马先生怕是想趁马贤亮他舅舅不在时吃掉利通的所有股份!”。

    他这般一想,亦在庆幸自己来找司马介拉关系是走对了一步棋,不过他不好明说苏同翁会完蛋,毕竟马贤亮那里的话没个明确的结论。苏同翁是昆明的大老板,万一真有绑匪要赎金,又万一正好所要赎金的数额不多,等那个大老板一回来,看到自己背叛了他,对不起,他这昆明的地头蛇要玩弄自己穆某人于股掌还真不在话下。

    又听司马介道:“咱们且要先帮着马经理把利通的局势撑下去,顺便也可以从马经理口中探听他舅舅在玩什么把戏。你与马经理同是联合大学校友,说话时比外人少了很多顾忌,何不装作不注意的打听他舅舅的下落呢?”。

    穆怀远暗道:“真像你说的那样,苏老板连你这合伙人也瞒着,我这种小虾米他会放心么?马贤亮难道不会被他叮嘱过么?”。

    马贤亮如果是被苏同翁叮嘱过的,那么再去套他的话定会让他生疑。他穆怀远又不是利通的正式职员,操心太过反会叫内部人生厌。

    穆怀远此时的境遇对这种事尤其敏感,他是绝不会跑去人前遭骂的,但又要讨好司马介,还须想个方法应付他。

    苏同翁的买卖到底有多少他是搞不清楚的,但联合大学与这大老板合作铁厂的事是物理系郑泗江亲口说的,就这未成的买卖算在一起,苏同翁也可以同时开两个商行的样子,司马介说他只开得十家也许都说少了,也许人家手里有二十家、三十家呢?

    穆怀远听到后面手脚都有些发抖了,知道如果当真跟苏同翁作对,至少在昆明这里自己就无法立足了。这般想想他又有点后悔不该一时冲动跑来找司马介的,苏同翁的生死未见分晓之前最好别孟浪行事。

    他还不知道此时曹阿大已经与苏同翁勾搭上了,曹阿大去问马贤亮时他问一,马贤亮多半会答十,情报只会多不会少;而对外人,不论从敌我还是商业方面,马贤亮都会三缄其口含糊应付。

    司马介装得轻松的翘起个二郎腿对穆怀远道:“小穆,我却是有些内幕消息,猜到苏同翁八成是在要花招。你不要听马经理唬弄外人的话,他那是迫不得已才说的。利通有我近半的股份,苏同翁半途扔下摊子去做别的事我可要吃亏了。不怕对你说实话,他在昆明的买卖又不止利通一处,他有十家买卖,我却只得利通这一处,利通亏了,他可以从别处调剂,我却不行。”。

    司马介边说,穆怀远心里也在琢磨不停。

    一想到所闻的事对自己前程的影响就禁不住一颗心砰砰乱跳。

    情报工作中有影响重大和普通效果的侦测,影响重大的侦测往往是对整个战争的进程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的,比如敌方的一切后勤供应,后勤供应中的军火供应,敌方部队的驻扎图,以及其中重火力的分布图。

    这些重点中的重点主宰人类战争的整个过程,但凡能缩短或者延续战争过程的侦测,则参与者尽可受到极高的奖励,提拔自不在话下。

    所以小心翼翼的答道:“这......他......他......愿他福大命大罢。”

    司马介心想:“苏同翁没死,让小穆去贴近马贤亮。他们是校友,之间顾虑少过别人,说不定会套出苏同翁的下落,这比让曹阿大去探消息要便捷许多倍。”。

    当初苏同翁向他介绍马贤亮时,称自己外甥“为人厚道”,现在一看,那话说反了,应是“狡猾奸诈”。苏同翁定是没死,到有可能重伤就治。马贤亮是知情人,为保自己阵脚不乱,编造个谎话骗骗外界可保证他的商行不会被同业趁机挤垮,亦可安抚手下职员的人心,否则一说苏同翁重伤就治,下面的人十成有七、八会认为自己老板死定了。

    马贤亮在昆明商界没甚资历,服他的人不多,人心惶惶时大家一轰而散,利通就他一个光杆司令时连三天也熬不过去就会垮台,面前的这个穆怀远难说心里不在发慌,他是马贤亮校友,前途还指望马校友拉自己一把,马校友完了他也没希望了。

    炼铁厂的作用好比一国的骨骼,与充当一国战争血液的石油炼造并为战略两重点,现代机械化战争没了这两样东西便无从打起,在敌国的坦克大炮面前,人类的肉身变得不堪一击,因此,但有现代机械化部队参与的战争,双方后勤供应中的钢铁、油料必然是要被对方想尽千方百计拔除的钉子。

    司马介抑住自己的心跳,甚客气的招呼穆怀远坐下,又给他取一枚空杯到上热茶与他喝,口中道:“苏老板的事我昨天已经知道了,铁厂的事你是听谁说的?”。

    司马介心中迅闪,他知道昨天苏同翁出事,不管这个人是死是活,这个消息都会传到联合大学师生耳中。苏同翁一直与联合大学的人有勾结,原来不是在设置粒子加速器,而是在合谋上马炼铁厂,这个实力人物在铁厂的工程中定是个大股东,少了他,光凭一个大学的校产是办不起一家铁厂的。

    司马介以前只知道苏同翁是在与联合大学暗中交往,推测是为了高能粒子加速器的事,没想到他们已经在修造战略物资供应基地,这个情报对司马介来说可谓空前绝后,试想若能一举将敌方的一个钢铁厂炸掉,那自己将会得到多大的提升!

    他知道搞炼铁厂这大的事不是穆怀远关心得起的,前些时自己那些手下在苏同翁的家门外盯梢侦察,联合大学的郑泗江往他家里跑过几次,先还以为是这个人在充当加速器建造的中间人,现在一想,十拿九稳是这个人在帮两边跑铁厂的事。联合大学的高层不出面亦是打算保密,现在穆怀远参与进来了,说明这青年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叫主谋的人看中了。

    穆怀远喝了口茶答道:“是物理系的郑先生告诉我的,他听说苏先生家里出事了,许是担心铁厂的建造有困难,今天一大清早就把我叫起来让我进城请示利通的马经理。方才去利通那里一问,马经理也吃不准苏先生的生死,他的看法像是他舅舅让土匪绑票了。”。

    司马介暗道:“绑票了么?这个马经理反应可快,说绑票了是不想直接宣布苏同翁的生死,只留个话头叫人去猜,日后苏同翁久不出面则问起时他会说绑匪一直未曾联络;若是苏同翁安全回来了,则可以说交付赎金保得一条性命;再大不了万一苏同翁死了,就说成是绑匪撕票。但叫这姓穆的青年听上去心里舒服。”。

    穆怀远进来见到司马介,先给他略鞠一躬,道:“司马先生,早上好!”。

    司马介奇道:“是小穆?这早你怎么来了?”。

    穆怀远直起腰答道:“苏先生昨天出事了,我是为铁厂的事专程进城来的。”。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