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事情败露(0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叽叽歪歪时已被孙造书领到后院当中。

    此时空中无月,但依有星光,两个人的人影隐约可见。孙造书打断他道:“嘘!轻声!”,曹阿大迅即闭嘴不语,只看孙造书如何做。

    孙造书问道:“你是从哪里翻进来的?”。

    因此一念,一个老大的疑团在他心中升起,怀疑孙造书在撒谎骗自己,遂将笑容收起,故意反问道:“这处的外面可高,郑老师这文质彬彬的人竟然可以翻进来,我也要自叹不如。”。

    孙造书冷笑一声道:“翻进来?对不起,我可没那本事,我是钻进来的。”。

    曹阿大一怔,暗道:“对啦,他是说‘我们是从同一个地方钻进来的’,我却偏偏认作是翻进来的,这些文酸说起话来果然较真,一字之差手段可大不相同。”。

    只不过他手指的那处又好似没有破口的墙洞可钻,这个“郑泗江”哪找的窟窿?

    只听孙造书继续道:“怎么你没看见墙角的那窟窿么?”。

    曹阿大在记忆中搜寻了一遍又一遍,实在想不起那处还有洞可钻,也在心里暗道:“他妈的,牛皮不是吹炸了是什么?”,口中呵呵一笑便不做声了。

    孙造书亦是在诈他,苏同翁的后院墙角确有排水用的小水渠,不过那里大小仅能容纳一只小猫小狗钻过,人要通过除非懂得缩身的法术把自身缩得跟猫狗一般才行,而且地点是在另一处。

    孙造书见曹阿大只是干笑并不答话,已知这人是在骗自己,心头捏了几把冷汗,暗道:“跟这机警的小汉奸打交道可得加一万分小心,不然随时都会让他唬弄。”。

    他现在最要弄清楚的就是曹阿大翻墙的地点,脑袋中判断了几次,还是觉着先头听见动静的地方最有可能,便向那处走了几步。

    苏同翁后院的情况他最了解,就夜里再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哪里有花?哪处有草具在心中有一副清晰的图像。

    走了几步一转身,绕到一丛被元素转换器照射过的花丛后面,那丛花经夜风一吹嘤嘤轻响。

    曹阿大见孙造书几乎要碰到“绊脚铃”,吓得轻声道:“郑老师,小心撞到警报!”。

    孙造书嘿嘿奸笑道:“你果然还是从这里翻墙进来的。”。

    这个判断可是极为准确,曹阿大不是从这里潜入哪里会知道花丛中藏有“报警器”呢?

    他被孙造书二次揭破,又羞又臊,有点发恼的小声喝道:“管老子哪里进来的?你是怎么进来的?”,手中寒光一闪,一柄白惨惨的小刀在空中晃了两晃,又道:“别给老爷磨磨蹭蹭,快说!”。

    孙造书向他招招手道:“好汉,其实我是白天从苏同翁家的大门走进来的,只不过进来容易出去难,想借你老兄的路子行个方便。”。

    曹阿大顿觉上了他的大当,心中一想,这个文酸又不似自己这身手,说不定是白天自己人没注意时他托词来拜访熟人大模大样走进来,来了便赖着不走,到了夜间趁人家主人不在意图行窃,什么“孙造书不在”又“文稿也找不着”,搞不好是人家姓孙的察觉这文痞不怀好意特别在防备他,这叫千防万防家贼最难防,如今八成是偷了些值钱的宝贝怕被查到想借自己的贼路一走了之。

    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用道上的规矩,叫见面分钱,更何况是这文酸还想借路,若不把他身上的西装也扒下来当见面礼,以后江湖上的同行也会耻笑自己的。

    孙造书问曹阿大是从哪里翻墙进来的,本是存心想从这做贼的潜入处借条路偷偷溜出去,曹阿大既然有潜入的本事,那他进来的地方就不会被人发觉,顺他的原路出去自不成问题,曹阿大随手一指,孙造书便道:“巧了,我们是从同一个地方钻进来的。”。

    曹阿大进苏府后院时那是在外面侦察过的,哪里好攀,哪处较为隐蔽都心中有数,他随手指处,墙外是靠的一条街道,战争期间常有加强治安的巡警士兵夜间从这里走,自己做贼的个中老手也不会从那处翻,“郑泗江”只是联合大学的一介文人,凭什么本事不会被人发现?

    曹阿大欺他是个文化人不懂江湖上的许多伎俩,摇着手答道:“不不,这叫作投石问路,这个成语郑老师是教大学的总应当知道来历罢,不怕您笑话,没我们做贼的这一行当也没这成语。我方才往那边扔几块碎土,有人埋伏时便会抓错方向,我实则是从这边的墙上翻过来的。”。

    孙造书一听,信以为真,说道:“嗯,嗯,是这个道理。做贼的于世上看来也有贡献!”。

    曹阿大又受他一捧,心情大畅,几个成语在脑中源源不断的浮出来,什么“打草惊蛇”、“声东击西”、“小心翼翼”,好似无一句不与自己相关,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眯成一条缝。

    想了一会曹阿大对孙造书道:“你打算怎样出去?”。

    孙造书答:“自是翻墙出去了,难道好走大门么?”。

    曹阿大笑道:“不是这个意思,方才我翻墙进来时一路上坑坑洼洼坎坎坷坷,地上还有不少防盗的利刺,不知道你是怎么绕过来的?”。

    曹阿大哪会跟他实说?随手一指,道:“这边墙上翻进来的。”。

    孙造书先是“咦”了一声,后又嘀咕道:“先头我可不是听到这边有动静的,反而是靠那边在哗啷的一响。”,说着用手往曹阿大翻墙跳入的那边也指过去。

    曹阿大道:“好,看你有什么秘诀。”。

    两个人从杂间墙壁上那个大洞里又钻出去,曹阿大并且悄声道:“郑老师,不是我说你,夜里拿人你们文化人可比不得我们专家。方才你抱住我的脑袋往地下一掼未必不是个好主意,只是掼我落地以后你又木头一般的站着看情况就不正确了,咱们两个算是有缘份,我免费教你一手,掼人落地时你腿脚不要闲着,顺势出几脚,这黑的地方一个人身上突的吃了几脚便弄不清楚周围有多少人,他再出手时也会有所顾忌,你再往下一定要擒住他双手防他反抗......”。

    他进苏府时被地上经转换的花草扎了不少下,他是个惯盗尚且如此,郑泗江只不过一个普通文化人,自己拿捏他半天也不见这人身上有什么伤口,怀疑他有一条不为人知的秘密途径。

    要知道孙造书的身上还是穿的西装,远不似曹阿大的夜行衣般全副武装行动自如,若能得知这条秘密途径,下次潜入苏府时想来要轻松洒脱得多,所以曹阿大要打听清楚。

    曹阿大心中一盘算,郑泗江这个人当下杀他不得,放他走最好,反正大家黑咕隆咚的谁也看不见谁,也不怕他回去以后凭记忆给自己画像告密,只是天这晚,不知道“郑泗江”该从哪里出去。

    苏家大门前白天晚上都有自己特务小组的探子分班监视,不见有报告郑泗江的消息,看来这家伙也是趁夜从别处翻墙进来的。

    孙造书一怔,暗道:“糟糕,只顾着吹牛,想不到牛皮快吹炸了。”。

    苏同翁的后院是个什么情景他最清楚,若是跟曹阿大直说,元素转换器的秘密就会泄露出去。

    脑袋里一转,对曹阿大道:“这容易,你跟我走一圈就知道了。”。

    孙造书只说了一半便故作惊慌的掩住自己的嘴巴,过一会又讪讪笑道:“嘿,你翻他钞票好了,却不要找别的,我是不会请你帮手的。”。

    曹阿大知道了孙造书的住处便达到目的,假装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文化人就这般,又想有面子,还须要拿到实惠。你不要我帮难道我还死皮赖脸的缠着帮你么?”。

    孙造书道:“我们这里分手罢,你发你的财,我走我的路,咱们在梁上碰见过一回,彼此心照不宣,就此点个头擦肩而过你看怎样?”。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墨侠录大宋小吏*一世之佛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超神学院之置换系统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