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外(0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马贤亮答道:“没见到,只在门外听他说过话来着。”。

    孙造书既能说话,那就是活得好好的,郑泗江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他应该还好罢?”。

    马贤亮记起在滇池水边他听到的话,便对郑泗江道:“这个……我也难说,不知怎地好象说掉头发的事,又不知怎地说到要去国外寻医的事,弄得我也稀里糊涂的。”。

    待他从郑泗江的办公室出来,走了几十步,身后一只手搭上肩头,回头一看,是化学系穆怀远,便答话道:“穆怀远,怎么是你?”。

    穆怀远方见他从物理系的办公室出来,心头涌上司马介说过关于打探学校加速器的事,暗道:“难不成是苏老板已经在让马贤亮打探这事了么?”。

    他在这事上本就有心向苏同翁靠拢,连忙跟在马贤亮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数丈这才打招呼。

    穆怀远与马贤亮走个并肩,一边走一边道:“马贤亮,你去物理系做什么?”。

    这点就是他做人细致之处了,若马贤亮的性子像钱慕方那样,他便会称之为“马经理”以示尊敬,但马贤亮个性待人甚是厚道,加之又是在校内,叫他大名更显得体。

    马贤亮含含糊糊的答道:“是去……是去办点事。”。

    他也不好明说是去找郑泗江的,因为郑泗江又牵扯到孙造书,这一节是苏同翁最防备外人的,能够不说便尽量不说。

    穆怀远听他言语吱唔,断定他是在打探学校建造加速器的事,也不迫他,淡淡一笑道:“我刚从化学系出来,听说学校建造高炉的事已经呈到上面去了,只等上面的批示。”。

    注:西南联合大学当初确实有过建立高炉的念头,但战乱年代,这个想法就不易实现了。

    郑泗江一怔,忽的又哈哈大笑起来,一拍马贤亮的肩头笑道:“哈哈哈,苏老板是想看看他在文化人眼里值多少份量,这个老狐狸可会打算。”。

    他一向疑心马贤亮与苏同翁关系不正常,根本不信这二人是亲戚,因此说起话来也不会给苏同翁留面子。马贤亮却因他与苏同翁关系非浅,由着他去叫苏同翁“老狐狸”,心中暗道:“许是两个人之间叫惯的。”。郑泗江笑了一阵又道:“好,我去,你告诉我是在哪里见他们?”,马贤亮答道:“是在舅舅的府上。”。

    他抓了一阵头皮之后又对马贤亮道:“你知道孙先生请我去做什么吗?”。

    他在马贤亮面前可不会孙造书长孙造书短的,两个人虽是好友,外人面前还是不好不分尊卑,否则听在别人的耳朵里会以为孙造书没什么威严。

    马贤亮道:“这我不知道,只是舅舅对我说若凭他的名号请不动郑先生时,大可提一提孙先生的名字。”。

    郑泗江甚是诧异,但又觉得此事应当在意料之中。以往都是自己去找孙造书见面这才能偶尔遇到苏同翁,苏同翁若要想找自己就必须托人了,他“外甥”既在中文系读书,这可是个近水的楼台。

    马贤亮果然是受苏同翁所托来物理系请郑泗江的,他对郑泗江的大名早有所闻,前些日子在滇池的水边听孙造书与苏同翁在屋里说话时言谈中就透露过一次,更早则是在孙造书还没有搞成元素转换技术时,于某个黑夜在联大郊外听见过孙、郑的对话,其时虽未见到郑泗江的面孔,但心中已猜到他是联大的员工。苏同翁此番让他请郑泗江,指明是物理系的,马贤亮立刻又猜到郑泗江说不定也知道“金山银海”的事,甚有可能他还是参与设计者,来见郑泗江时非是态度上显得毕恭毕敬,连心里也有几分崇敬,知道这种有本事的学者毕生难遇见一次,如今让自己接二连三的遇到两位,单用荣幸二字已不足以表达心情了。

    郑泗江对马贤亮也是久闻大名,他如今是联合大学临近毕业青年中最无后顾之忧的,年纪青青已当上了什么商行的经理,前途不可限量。

    郑泗江奇道:“他年纪青青掉什么头发?”。

    时值人类对射线辐射疾病研究未深,诸科学文刊上此类报道甚少,一般普通学者难以了解辐射疾病的症状,这种现象除非是落在吴有训等人的眼里,否则别的人定难究其原因。郑泗江只是一介教员,射线知识比上面的教授差了一大截,更不用说射线疾病已干系到医学,他是个医生还会想得深远一点,却又偏偏是个教授物理的,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孙造书所谓的“掉头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病理。

    郑泗江此时对苏同翁正抱有戒心,怕他居心不善想杀人灭口,连想也不想的对马贤亮道:“不去。”。

    马贤亮先是一愣,后又低声说道:“舅舅说请您不动时就让我说是孙……”。话音未落郑泗江便小声喝道:“你见过他么?”。

    因为是苏同翁的亲戚,郑泗江看马贤亮自有另一种眼光,见到他时嘿的冷笑一声道:“是中文系的马贤亮么?”。

    马贤亮给他鞠了一躬答道:“是。”。

    郑泗江想起自己物理系几个头面人物所担心的,心中止不住的发虚,有时便会暗想怕是孙造书被苏同翁杀人灭口了,目的是苏同翁想从此独占那元素转换技术,若是这样的话,当初直接参与那技术的人除孙造书外还有自己和一个姓刘的车工,那姓刘的车工也是一直无他消息,说不定已经让人暗里给杀掉了,剩自己一个幸好有联合大学撑腰苏同翁未必敢乱来。

    郑泗江就怕让自己猜中了,有时甚想去向吴有训述说,看看他有什么见地,但这种事只是自己一相情愿的猜测,说给院长听许是会让他笑话。左右为难了好些时,忽的有系中同人说中文系马同学有事在办公室找他。既是姓马的同学,又是中文系的,莫非是苏同翁的那个所谓“外甥”么?

    郑泗江遂言带讥笑的又道:“若是让我猜,你来找我是受你‘舅舅’所托罢?”。

    马贤亮早猜到他跟苏同翁关系非浅,自己还没表明来意郑泗江便知道是苏同翁在找他,可见苏同翁暗中把什么都跟他说过了。

    于是点头应道:“郑老师说得好准,确是我舅舅想请您。”。

    郑泗江身为学校教员,虽不是与马贤亮同系,但也是他师长一级的人物,查他的底细远方便过外面的人。马贤亮的案卷上写明他是浙江的,那苏同翁却是越南华侨,这两个人再怎么往一起凑也不至于是亲戚,除非苏同翁的身份是假的。

    郑泗江宁肯认为马贤亮的身份是假的也不会去怀疑一个大有头面的人物会用假身份,思来想去隐约猜到苏同翁和马贤亮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什么他不清楚,看苏同翁新开张的商行让马贤亮做经理的架势,这个秘密定是与两个人的生死有关,否则以苏同翁的身份大可不必理会一个尚未入世的青年。

    郑泗江心中是这么想的,行动上却不好去查探,他最为关心的并不是中文系某同学是否与人有什么秘密,而是不知道自己老友怎么样了。孙造书搞出了可以转换元素的技术想必是要金有金要银有银,好日子过得舒畅时以他的人品断不会忘记朋友的,不料那天见识到他的技术之后孙造书就如泥牛入海再无任何音讯了,难道苏同翁……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