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外(0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摇摇头道:“除非想到的点子是可以把人变成神仙,不然当今世上已没值得你高兴的事了。”。

    孙造书笑道:“那可难说了,高兴的事不天天都有么?昨天附近放牛的小孩子跑我那里去,只一串山果儿我也高兴。这回么,虽然不像做神仙那样叫人开心,可也是值得庆贺的。不过这里面又有苏老板的的功劳。”。

    苏同翁奇道:“怎么还有我的功劳?”。

    孙造书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不停的做着手势道:“你那天走后我便没安静过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曾说过,凭空变成复杂的东西不行,但单纯一点的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空气密度再大也不同于纤维可以互相纠缠在一起。你曾喷出过金属块,这里面便大有奥妙,绝不是有个鼓风机把空气密度加大那简单。若是从化学角度来说,空气分子之间是有热运动的,互相之间有极强大的撞击产生的排斥力,一旦这些分子转变成金属时,这排斥力便会马上减弱,但也不会聚集成团,只会散开成微尘。想聚成一团的时候这空气须得先要凝成一团液体,不过当下就将空气凝成一团也不是说弄就可以弄成的,西人多是采用机器冷凝将空气聚成一团液体,一个人再有本事还会厉害过机器么……”。

    孙造书见他还没猜到,张开嘴向空中吹了一口气笑道:“记起来了么?”,苏同翁顿时大悟。

    他那天去找孙造书的时候还向他提出过一个建议,建议他用鼓风机加大空气密度来凭空变出别的东西。孙造书当时不是拒绝了么?今天怎地主动跑过来提这事?

    苏同翁醒悟之后便点点头道:“我是想凭空变出些东西的,难道你真的想这样做么?”。

    还有一处是在个旧锡矿之西,那里有时亦会有金属贩子贩些罕见的金属到昆明交易,虽然量不大,但也说明当地有金属矿藏,说成这个地方也不怕洋商不信,唯一伤脑筋的是这里横着一条个碧铁路,昆明的金属商听到这处又有新矿时沿着滇越铁路南下走到碧色车站,再转乘寸轨向西便可探矿,他苏老板的谎言又会被揭穿。

    不开矿手里还能捏着许多的铁坯,这种消息定会惊动各方有心人的注意,只要略一调查,元素转换器的秘密便保不住,“金山银海”是每个人穷毕生之力都想要的,为了这享受不尽的宝贝,众人一起搞掉他一个苏同翁而后再分天下怎么说都划算。

    苏同翁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向孙造书再讨些数据可以把木材变成黄铜要合适些。

    孙造书笑嘻嘻的道:“你前两天到我那里去说过些什么话没忘罢?”。

    苏同翁那天带着马贤亮一起去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向孙造书搞数据,其间两个人在屋里聊了很长时间,牵扯到的话题不少,有关乎孙造书的身体的,有关于张敬来的,还有些别的也的确记不大清楚了,至于自己的话可以引出功劳的部分就很难猜到。

    孙造书禁不住笑起来,说道:“是什么样高明的点子呢?”。

    这个苏同翁却猜不到了,也寻了一张椅子坐他对面暗想道:“孙造书又想出什么样的点子?他光是一个可以转换元素的仪器就足以令世人不能小视,还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他这般得意的?”。

    他正打算独自一个人到滇池边去找孙造书时,不想孙造书却出人意料的跑回来了。苏同翁还以为他是在水边遇到什么麻烦了,连忙把他请到书房。

    苏同翁眼中认得最多的还是铜钱的钱字,书房于他来说纯属装饰,里面的四书五经诸典就放几十年也不会见他动手翻一下,只有时见到有身份的客人便会“请进书房”说话,一来显得自己多少有点内涵,二来以示亲近,远不似在客厅待客时那般正式拘礼。司马介跟他他打过不少次交道,书房一次也没进去过,每次都是在客厅跟苏同翁互相蒙骗。孙造书则不同,他本身就是有层次的读书人,又与苏同翁关系极密切,苏同翁请他到自己书房说话另有一途就是两人说的话可以保密,因书房这场合历属私中之私,没主家的吩咐连宅里的佣人也不能进,外人擅入时主人甚可反目断交。苏同翁不懂高深的学术,但这种人情世故却晓得不少,所以才将孙造书请进去好向他问明详情。

    不过做大也有困难,转换烂铁的木材来源暂且不提,如何去防备各方的相干及不相干调查也让他伤脑筋。烂铁也是铁,这物多了定会有人打听其出处,包括做生意的洋商也要问:一个普通的商人手中哪里来这许多的铁质?就算是开铁矿的也只会出售含铁的矿石,而非是半成型的烂铁。想与洋商做生意,手上至少得有一座矿山才能让他们动心,可惜云南一带只个旧有锡矿,其它的矿脉知名者甚少。个旧锡矿名气太大,说在这里开挖出铁矿实在难以令人信服,最好另寻一处大山假称矿脉,位置不要太过闭塞,太闭塞了显得运输不便,洋商有可能打退堂鼓,却也不要过于交通便利,否则大批探矿的蜂拥而至时自己的谎言就会被立刻揭穿。

    这样的位置有好几处,一处是在昆明以北的东川,那边不时的有铜贩贩运黄铜南下交易,因此在东川当有铜矿,那里到昆明交通不便,说成这个地方不怕露馅,只可惜他要做的是用木材变铁的买卖,洋商里专家多得是,不至于连铜和铁都分不清楚罢?除非自己再向孙造书讨一组数据可以把木头转变成铜。

    孙造书进了书房后也不与他客气,寻了张椅子自先坐下,翘起一条二郎腿,又用双手抱着膝盖向苏同翁摇头晃脑的笑道:“苏老板猜猜我回来有什么事?”。

    他的口气显得如此轻松,苏同翁立刻猜到他既没遭人的骚扰也没被人殴打,看他脸上神气活现的样子,八成是想到一个高明的点子。

    苏同翁在孙造书面前也不装假,向他靠近两步道:“一个高明的点子。”。

    苏同翁得着了穆怀远测出的数据,心中暗自做估算,一斤木头变成近一斤的金属,这金属有百分九十以上的铁,另外尚有部分稀有元素,卖出去让人回炉提炼再到市上兜售的价格则远远不是初始的那烂铁的时价了。但是国内金属交易商于提炼方面有诸多困难,原因之一就是国内主要炼造厂都已陷入日军手里,西南诸地没有大型熔炉可做废铁提炼之用,仅有极少量的土制炼炉,炼制的技术也较差,无法精确提炼各类元素,让这些提炼商用高价收购烂铁他们不会答应,只有同洋商打交道,这些洋商在中国境外有门路提炼烂铁,且精确性也高,可将稀有元素分门别类的从烂铁中提出,只要价钱合适,洋商是愿意出高价收购自己手里的烂铁的。不过洋商甚是精明,交易量小了他们定会觉得划不来。

    苏同翁长期做金属交易,知道越是有本事的买卖人越不会着重于一次性的生意,若要做大,须得打通各处关卡上的人事,包括批文、海关征税、交通运输、市场出售。这浩大的工程只为几吨十几吨烂铁,说出去让行家笑不说,利益实则是有损的。因为初始的部分买卖所赚到的钱要填补消耗在打点人事诸处的空额,这空额历来在买卖交易双方的帐上是查不到的,但做老板的心中都有数,不把这个空额赚回来,帐上即便表明是有所赢利,内里却是亏得一塌糊涂。

    洋商精明就精明在这点上,太小的买卖非是出于面子问题不屑去做,而是估算出利益得失方面于己有损。苏同翁几十年的买卖生涯,与洋商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最初就是与法商做交易,滇越铁路封闭之后又转向英商的怀抱,这次的买卖该做多大才能打动洋商的心他也是胸有成竹的。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每天都在劝反派改邪归正[快穿]一号学神来自冥界的女友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着迷花都圣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