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难分真假(10)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曹木甲与张敬来吵架尚是前不久的事,现在想起来他裤裆里的玩意儿还不时隐隐作痛,那老东西当时下手时绝未留情,力气大点便能让曹公绝子绝孙。

    曹木甲一听司马介的话是要自己去讨好张敬来,这个老家伙岂是司马介一样有面子观念的人?司马介被自己揭了短处便要溜之大吉,张敬来被自己揭了短便出手动粗,想去讨好他时自己是打算在这老东西身上捞好处的,他会不会前帐后帐跟自己一块儿算?“迎逢”这个问题可大可小,放在司马介身上便是抓破脸揪他的一根小辫子而后坐享其成,张敬来别说小辫子,大辫子被揪住了他也不怕丢丑。

    司马介说完,曹木甲的一颗心反到“惴惴”起来,红着脸道:“司马先生,我……我看您何必非要离开昆明呢?这种事不过是世上许多举动之一,同比赛跑步、游泳并无二致,只别人见得少。我开始虽有点吃惊,但是后来一想这种事也很正常。”。

    曹木甲又叹一嗓道:“我本来想揪他一个小辫子的,估计他是怕我到大街上乱嚷嚷,如今要把我丢给另一个更狠的家伙。”。

    马贤亮心中一紧,追问道:“另一个?是谁?”。

    曹木甲耸了耸肩膀道:“还会有谁?上午我刚见过的那个张老头。”。

    马贤亮的心思几与苏同翁相似,也是疑心张敬来有不可告人的内幕,加之他对张敬来了解不深,听曹木甲一说,便断定张敬来也是日人的间谍,暗道:“日人在昆明的谍探不止一个,司马介之外还有个张敬来,张敬来之外还有什么人就不知道了。司马介看来对曹木甲是很信任的,不然怎么会把他又推荐给张敬来呢?我看不如让曹木甲假意应承,暗里偷偷打探日谍在昆明的动静。”。

    这主意他上午在苏同翁那里时就盘算过,只是苏同翁怕曹木甲的心态不好琢磨没敢答应,他这时心血来潮想私自做主安排曹木甲做反间谍,便极严肃的对曹木甲道:“老曹,你就答应他罢?”。

    曹木甲将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的叫道:“这怎么行?那个老东西生性凶残狡诈,我在他手底下过活不出三天就让他整死了,你可不知道这些家伙向来不曾安过好心,司马介真的会离开昆明吗?哼哼,我看也未必。方才他还在向我打听孙造书的下落,说不好是在我面前要花枪暗里跑去找孙造书。”。

    马贤亮大惊道:“老曹,他怎么向你打听孙造书的?你不是不认得孙造书么?”。

    曹木甲看了他一眼道:“你上午不是还见过孙造书么?嘿嘿,你可小心点,这家伙听说你见过孙造书说不定会缠上你的。”。

    马贤亮脸色一变,暗道:“苏老板还是比我这年轻人要厉害,知道曹木甲不可全信。我上午与他扯闲话时无意中扯出我才见过孙造书,到下午这厮就一张大嘴巴给兜了出去。苏老板手上那部‘金山银海’是孙造书设计的,找到孙造书就是找到这物的蓝图,司马介若果真想从我口中打听孙造书的下落时我定要把口闭得紧紧的,就算他要了我的小命也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一星半点消息。”。

    马贤亮脸上神色有异曹木甲怎会看不出来?曹木甲见他皱紧眉头咬牙切齿,心中暗道:“不知道你是厌恶司马介找你还是厌恶司马介找孙造书。孙造书好象跟苏老板裹得挺紧的,我想你自是要向着自己舅舅了。”。

    向马贤亮招呼道:“老马,商行若没事我就先回工学院了。”,马贤亮正对他没好气,根本懒得看他,淡然道:“那便早些走罢。”。

    曹木甲一走马贤亮便坐在椅子上盘算开了。当下最要紧的事是不让司马介一伙人找到孙造书,也不可以让这些人知道“金山银海”的下落,孙造书那里是自己和苏同翁一起去过的,回来与曹木甲扯话时亦是这么提过,曹木甲大嘴巴向司马介一漏口风,司马介除了盯住自己,苏同翁那里也一定有人在盯梢。不过这事苏同翁并不知道,还要赶快去通知他一声才行。

    想到这里马贤亮便将店门一关打发伙计下班,自己匆匆向苏同翁家里赶去。

    曹木甲长叹一嗓道:“老马,方才出去见我后台老板司马介,他听我揭了他的老底打算开溜。”。

    马贤亮将笑容一收,说道:“司马介想跑么?”。

    二人分手后曹木甲灰溜溜的回到利通去找马贤亮,这一天出的事让他有点应接不暇,上午与张敬来谈买卖不成还让他抓痛了两颗卵蛋,下午与司马介抓破脸皮逼得他几乎要离开昆明,包袱一甩又将自己要甩给张敬来。曹木甲一张面孔沉得如同刷过锅底灰,在马贤亮面前不住的唉声叹气。

    马贤亮见他先还好好的,出去一趟回来后马上变得死了娘亲一般,曹木甲在他难受时曾好心与他分担过痛苦,如今该到自己报恩了。

    凑到曹木甲身边笑嘻嘻的问道:“老曹,又捱骂了么?”,曹木甲哭丧着脸道:“不是。”,马贤亮奇道:“没捱骂?怎么这样一副不痛快的表情呢?”。

    曹木甲暗道:“看来这大色鬼还没对姓孙的死心,不知道那个孙造书是什么样的娘娘腔叫张敬来和司马介这挂念?”,口中答道:“我也不知道,马贤亮今天才见过他,估计就在昆明这左近罢?”。

    孙造书是与张敬来一样掌握元素转换技术的人,不论是敌是友找到他下落都很重要,这样一来又要从马贤亮的身上下手了,但是马贤亮的身份自己尚不好猜,敌友之间他占据其一,想动他亦得顾及到苏同翁的反应。若苏同翁是中方的,马贤亮一出事他定会先对付自己,是己方的问题到不大,但谍报冲突时上面的训斥则难免,还是要慢慢来,旁敲侧击的最为保险。

    思索毕便小心警慎的问曹木甲道:“小曹,你对马经理是怎么看的?他叫你‘迎逢’我,难道你不恨他么?”。

    司马介暗自冷笑道:“你方才还说联合大学的人‘品性绝不成问题’,妈的,为了捞好处你到会满口胡诌,这难道是‘绝不成问题’的品性么?”。

    扳着脸道:“这样罢,让我考虑考虑。”。

    曹木甲愣道:“司马先生,你打算一走了之么?”,心中暗道:“你们这些丑事也犯不着离开我远远的,虽则我看见你一次心中就他妈的发颤,但你一走我的后台就没有了,苏老板要我卷铺盖儿他还会客气么?”。

    司马介知他是怕自己走后没了后台撑腰,其实自己这也只是个幌子好让面前的曹木甲多少放宽心,免得他对国人内疚时出卖自己。遂往旁的墙上一靠,苦笑道:“小曹,你不用担心,如今大家的底细你都清楚,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在利通的股资都是张敬来的,他托你向我讨的钱就是这些。我走了之后你用不着担心没后台,你把张先生握紧点苏老板一样给副经理的职务坐。”。

    曹木甲答道:“马贤亮这个人么,自与他舅舅的人品大不同了,他叫我与你们同流合污无非是为我着想。我又不像他与苏老板的亲戚关系,苏老板动他不得时也不会把他怎样,我就不同了,你们看我不顺眼还不会让我滚蛋么?我看他到是值得交往——当然我们之间的交往是清清白白的了。”。

    司马介轻声道:“原来……马经理也是有血性的。”。

    这个么,连穆怀远也向司马介做过证明,可见曹木甲还算聪明,有时能忍得住性子,换了那个叫钱什么的家伙不定心血来潮时就会站在大街上吼一嗓子把昆明的中国谍探都招过来。

    司马介向曹木甲那边走了一步想与他拉近点距离好放轻声音说话,曹木甲却往后一退,眼中又冒出戒备的神色。司马介叹了一口气道:“好罢,你怕靠近我,咱们以后便隔这远说话。这个……马经理见到孙造书是在什么地方的?”。

    “有血性”这词汇既可指男儿汉的阳刚之气,亦可指护国的操守,但听到曹木甲耳中自是干系男儿汉的阳刚之气,他的肚子里现在是一肚皮龌龊念头,哪里能听得出司马介是在指马贤亮不愿做奸细?

    脸上笑开花的道:“我早知他不会乱来,我们联合大学的人么?品性方面绝不成问题。”。

    司马介假惺惺的赞道:“好,你们果然都是有血性的好汉子,原来马经理是因为苏老板上他舅舅的关系才一直没出卖他的。小曹,我的事你也不用说了,过些时我自动离开昆明也好让大家两边好过,免得你看见我心里惴惴,我看见你心里也惴惴。”。

    司马介在心中简单拟了这几条以后复又对曹木甲强笑道:“小曹,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底细,可千万不要向外说。”,曹木甲庄严发誓道:“我曹木甲向天发誓,绝不向世人泄露你们的底细。”。

    司马介装出一副信他十足的样子道:“好,咱们都是讲究实惠的,只要你不说,一个月几百块洋钱自会在你手中握得紧。”。

    曹木甲顿即欢呼雀跃道:“这太好啦!我的人品您大可放心,商行的人想从我嘴里探司马先生的消息,我一向是闭口不语的。”。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