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难分真假(0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钱慕方仰头向天叹息道:“天,怎会这样!”,又一低头颇严肃的对穆怀远道:“老穆,我可是清白的,你想让我跟女人纠缠不清须得等我正儿八经的有了女朋友之后再说,我可不想还没找到女友就闹花边新闻,你对于椰萍有什么疑心自去问她。”。

    穆怀远一听心中有了八成底了,继而再追问道:“怎么那天我看见你和小于……这个……抱……搂在一起?”。

    钱慕方从不记得自己有机会和女孩子抱在一处,若有这机会他怕要记住一世。用手在杂乱的头发上挠了一会嘿的冷笑道:“老穆,你花眼了么?我怎不记得有这艳遇?”,心中奇道:“我抱过于椰萍么?是我不记得了还是没这事?”。

    钱慕方拼命想回忆自己与于椰萍的风流事,穆怀远怎么说他就怎么想。于椰萍“贴”他胸前到记得有过这么一次,但却不是去抱,而是因为天上有日本飞机投炸弹,自己临时充的护花使者,这跟搂搂抱抱是两码事。搂搂抱抱是两个人四臂相交紧紧拥在一处,“贴”则只是偶尔碰到一起,逻辑判断时这两者决不可混作一团,现在他钱慕方要记忆的是跟于椰萍相拥的美事,绝非凑巧碰了一下,若是这样也算抱的话那他这辈子抱过的男男女女可多了,面前的穆怀远难道就没让他“抱”过么?因此一边闭着眼睛回忆一边摇手道:“不是不是,那天小于是怕飞机丢炸弹把我当的肉盾,我只是告诉她不要害怕,哪里是在抱她?你再仔细想想,说不定我别的时候抱过她让她一记脸盆敲忘掉了。”。

    只听面前有人问道:“我不信,你一定是趁机在揩人家有夫之妇的油水。你的嘴巴是不是亲过她的脸蛋?两只手又铁定不怎么老实的上下乱摸,喔唷,你定是还摸到人家妇人的胸脯上了。”,钱慕方睁开眼一看,穆怀远早不见了,面前围了一圈人正十几双不怀好意的目光在上下打量自己。

    逻辑学方面有那么一些课题与短暂性失忆几有相似之处,比如经验导致误判,恐惧导致失忆,亦有“更强大动机介入而致记忆不为真”,说得直白一点便是遭到外力的冲撞失却以往的记忆的。钱慕方记忆中捱过于椰萍一记脸盆的撞击,虽没起包破口,但由此因出马幼山“许的一顿酒席”一直念念不忘,这时穆怀远居然说他曾亲眼目睹自己和于椰萍搂抱在一起,顿时将那一记脸盆的重击记起来,心灵中不由得一漾,暗道:“难不成我失过记忆么?我竟然抱过于椰萍!”。

    原本是人前现丑的事跑到他这清纯童子的身上便顿觉无上光荣,脸上显出一丝春色,望着穆怀远低声道:“老穆,我……我当真抱过于椰萍么?你可没眼花罢?”。

    穆怀远见他一副色咪咪的样子便怒不可遏,举起手要甩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正要打下去时忽的一惊,暗道:“不对,钱慕方又不是个傻瓜,看他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分明是有这念头而未得手,他真得手了怎敢在我面前承认?”,那只举得高高的手又缩到自己头上假做挠头发,眼珠一转,笑嘻嘻的道:“是啊,怎么没有?那天你们两个在开水房里,小于贴在你胸前你不正在咬她的耳朵么?”。

    钱慕方将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一拍,更大嗓门的道:“难道我说得不对么?这事要怪马幼山。”。

    穆怀远一怔,暗道:“怎么?连马幼山也跟于椰萍有一手么?”,将那天几个人在开水房吵架的事又记起来,马幼山当时在中间插混打科的请自己原谅于椰萍,什么“先发制人”、“后发制人”的讲过些莫名其妙的话,自己当时还以为他早知道钱慕方跟于椰萍的事,看来内里还有文章。

    他将手一松,缓了缓口气道:“你说,怎么怪到马幼山的头上了?”。

    他跟于椰萍在开水房单处了几次,心灵深处有些感触是觉得这几日总有一点妙不可言,虽然后来跟于椰萍大闹了一场,但之前的快活日子却忘不了。

    穆怀远见他果然失口否认,火头又起来了,放大嗓门道:“怎么没有?是我亲眼所见的这还有错么?”。

    两个人走到街边人少僻静处一站,穆怀远先看了钱慕方一眼。他第一次发现于椰萍跟钱慕方拉上关系是联大躲避空袭时袁求生古里古怪的暗示自己于椰萍正在开水房洗头,跑去门外一探,发现于椰萍被钱慕方搂在怀里用嘴唇亲吻她的耳垂。这一节是否有误会直接关系到日后的情变,不问清楚则心中的疑问难以释怀,但该如何发问又是一个难题,问得直接了还怕钱慕方不会当面撒谎否认么?因此看了钱慕方一会才吱吱唔唔的道:“你……你……怎么跟于椰萍……扯……扯上关系的?”。

    钱慕方刚才在街面上就听他嚷嚷什么“撬墙脚”,这时候瞪大眼珠惊道:“我说穆怀远,你是以为我跟于椰萍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罢?”,穆怀远低声下气的应道:“我、我……我可没这说,只是……求……求证……”。

    钱慕方冷哼道:“你去问他自己,问他记不记得向我做过的保证?”,复又伤心欲绝的罗嗦道:“真是造化捉弄人,我这善良的人叫你们大家当成发泄的靶子,以后也不想跟你们交往了。”。

    穆怀远一呆,心中升起个怪念头。他素知钱慕方为人古怪,这人为了一点小原则连朋友的朋友也不给面子,于椰萍为这还跟他闹过不痛快,怎么会一反常态的与钱慕方拉上关系呢?难道是隐情曲折离奇时自己怪错了人么?

    钱慕方一听他说“小于”两个字,顿时委屈得希望可以六月飞雪,一边抚着头上被于椰萍用脸盆敲过的地方一边用他惯用的哲学思维高深莫测的道:“你不是马幼山,是这家伙我便要啐他一脸,说好请我一顿的怎么到今天还没见到请柬?”。

    穆怀远大嗓门喝道:“你不要转移话题,怎不与我答话?”。

    想到这里穆怀远的态度就变了一大半了,轻手轻脚的拉了拉钱慕方的衣袖道:“老钱,借一步说话。”。

    钱慕方的个性是吃软不吃硬的,穆怀远变了态度他也跟着变态度,显出亲热的口气低声道:“你有什么话说?”。

    岂不知方吵过架的人少有这样私语的,任谁一看都知道是要两个人暗里互揭误会一致对外。钱慕方的口气愈亲热,穆怀远愈感他的话的背后有名堂,心中的情敌将身形一变,变成马幼山的样子,暗骂道:“追于椰萍时是马幼山和周传男也有心思的,大家一猜拳,结果是我赢了。我怎这笨?难道他们当中会有人真的把猜拳的结果放在心上么?”,两个鼻翼不住的扇动,一股怒气又开始转移发泄对象。

    穆怀远冲到大街上左右看了看,见远处钱慕方正一步三摇的踱着,心中一口恶气便涌到嘴边,冲那边大叫道:“钱慕方,你不要走这快!”,噔噔的几步小跑追了上去,将钱慕方肩膀一抓喝道:“下流坯,怎么敢撬我的墙脚?”。

    钱慕方回过头看着他暗道:“我几时撬过你墙脚了?”,他眼中一片迷惑,穆怀远气急败坏的喝道:“你……你还装糊涂?你……你怎地和小于……她……她……”。

    男女私情本就难以启齿,更何况是在大街上,四下里人来人往几十百双眼睛都在看着。穆怀远也不好直说“你这家伙怎么抢了我的女朋友?”,让路人听了不但不会讥笑钱慕方,反会认为自己没本事绑住女人,所以只结结巴巴的作暗示。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公子病男人禁地3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全修真界都觉得我是女人[快穿]万人迷[主Fate]王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