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互通有无(0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曹木甲见他这样说,心中一宽,暗道:“原来他早看不惯他舅舅的作风,这么说他在那方面到还正常。”。

    反而主动去拍拍马贤亮的肩膀道:“你能这样想可见还算有几分血气。当初张敬来那老儿骗我到没人的地方想拉我入伙,他奶奶的,老子扭头就走。这老小子见软的不行又使硬的,我怕他么?”。

    马贤亮的心中将他当民族大英雄一般看待,佩服得五体投地,竖起大拇指赞道:“老曹,还是你们工学院的人行,换作我就不知如何自处了。不过你也要小心,这些人也不会轻易罢手的,万不得已时咱们只好与他们拉翻脸做个有血性的人了。”。

    想到这里,曹木甲一拍胸膛大言烁烁的道:“你不用害怕,工学院的人还少么?有人敢对你不规矩,你便跑去城南拓东路找我,咱别的东西没有,想打群架吗?土木系尽是搞钉钉棒棒的,还怕揍不扁他们么——当然对你舅舅只好额外开恩了。”。

    这两个人各抱不同心思往一处说,到也说得前后连贯。惜乎木甲君并非马贤亮心目中所想象的那种“民族大英雄”,他若是明白曹木甲心中的龌龊念头,定会先当他面往脸上狠狠啐上一大口浓唾,后再一脚踢他裤裆叫他满地打滚。

    (年底将至,作者预祝读者新年快乐!过年期间可能事忙或者偷懒,不一定能按时张贴,可能有时会拖过七天的间隔期,但不会耽搁太久即可恢复正常。此告!)

    这般一想,一股同命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用力捏住曹木甲的一只手沉声道:“老曹,这世上许多年轻人中就只你我二人遇的事最相同,咱哥儿俩中若有其一再遇到什么万一,可一定要互通有无相互照应。”。

    曹木甲一想,也是,马贤亮比之自己还要危险。他整日都离不开那个变态的舅舅,不像自己孤身一个人,他目下的情况好似伴着一只老虎,不知道什么时候让苏老板招呼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那里再守侯一个魁梧高大的司马介,嘿嘿,嘁哩咔嚓之下,中文系大好青年顿时变作一个可怜面首一世也抬不起头来。

    马贤亮将几处情况汇到一起,不知不觉的在脑中形成另一副情景,他犹未能肯定自己的判断,又问曹木甲道:“老曹,张敬来怎么提到孙造书的?你可别误会,我今天才见过他,他这人不像你想的那样。”。

    曹木甲冷哼一嗓道:“这也难怪,我也觉得这人不像张敬来那龌龊。那老东西以为我认得孙造书,还假惺惺的迫我承认,我能上他当么?不能罢?”。

    马贤亮心中又是一闪,暗道:“张敬来这些人只知道孙造书是与苏老板在一起,以为我们这些人也知道他下落,想从我们口里打探他的消息,苏老板也叮嘱过不要向外透露孙造书的情况,看样子他还没有完全屈从司马介,只是在表面上应付这日人间谍一下。曹木甲不知什么时候无意中撞见这些间谍的真面目,好在他会装傻充愣,一条小命才能保到今天,说不定便如我在碧色车站的那一次般也是死里逃生。”。

    曹木甲光火之下哈哈大笑,笑完了喃喃自语道:“好,好,没想到咱老曹有这样的奇遇。管他呢,反正一个月有几百块洋钱捏在手里,只要不来搞我,老子便睁一眼闭一眼。”。

    马贤亮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起身去拍拍他肩膀道:“曹木甲,你唠叨什么呢?”。

    曹木甲哇呀的惊叫一声,兔子也似的跳到一边对马贤亮道:“你少碰我!”。

    曹木甲笑嘻嘻的道:“这还用说,你别看我如今做缩头乌龟,逼得急切时老子便先发治人拼他个鱼死网破。但是只要他们不对咱们动手,咱们也千万别惹他们。”。

    马贤亮点头应道:“这是自然的。”,心中又想:“苏老板在水边去见孙造书时叫我偷偷躲在外面听他在里面套话,可见孙造书这人未必是个汉奸,只是有些要紧的东西在他手里捏着,苏老板不得已才去讨好他。曹木甲从张敬来那里探听到孙造书的名字,张敬来好象与孙造书的什么东西有关系,在那滇池水边的小屋里孙造书说过一个关于金球的话题,而且有件东西他已经成功了,张敬来想查孙造书必定是冲着这东西去的。”。

    这下误会大了,马贤亮听曹木甲一番唠叨,以为他知晓司马介这些日人间谍的内情。日人在昆明断不会只有一个间谍,上次在碧色车站时就已经遇到三个,听说还有两个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光这样就已经有五个了。曹木甲与自己说了半天的话,早已明示他知道这些间谍的底细,但苦于他一个人力量太单薄,所以宁肯做缩头乌龟也好过白白送死。这个土木系的家伙果然有一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充死要赖,比之自己中国文学系的书呆子强过一万倍,看来要向工学院的校友取取经。郑板桥有云:难得糊涂!那便大家一起装糊涂罢。

    马贤亮想到这里冲曹木甲一揖到底,说道:“曹老兄果然是高人,我应当与你一般,有些事便是看不惯,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事,由着他们去闹,反正到最后总会有人去治他们的。”。

    马贤亮不防他突然来这么一下,心中有几分不快,缩回手冷冷的道:“我还稀罕碰你么?”。

    曹木甲一想,司马介、张敬来、孙造书等人暗中搞些龌龊事,马贤亮不一定会参与其中,他许是只知道内情,对他也不用太紧张了。

    曹木甲道:“孙造书的名字我还是从张敬来那老东西那里听到的,我怎么会去结识这种人?”。

    马贤亮挠了挠头皮,显得几分糊涂的问他道:“既是这样,我认得孙造书也就与你没什么瓜葛了。”。

    口气一缓,向马贤亮道歉道:“这个……很对不起,有些事让我撞怕了。你既是知道苏老板他们内情的人,望你好自为之,但千万不要参合进去。我是与他们中的人有幸交过几手,知道这些人的厉害,不过我现在是在装糊涂,只求保住自己不出事。咱哥儿俩都是联大校友,我也不怕叫你听了不痛快,你舅舅的事大家都别声张,说出去了让穆怀远他们听见,嗬,那可不得了,我见马幼山一张嘴巴比我还大,他到处一广播,全昆明传遍了,你猜到那时会怎样?不是我说句私心话,苏老板出事到罢了,把咱们几个牵扯进去可不亏大了么?这叫近朱者沾赤近墨者染黑。”

    马贤亮听他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心中原先那几分明白忽的一下贯通了,打断曹木甲的话说道:“曹木甲,你……你与他们交过手么?”。

    曹木甲点点头,正色道:“这些家伙狡诈得很,稍不留意,大庭广众下也能对你下手,我不是生得聪明早让他们摆平了。”。

    马贤亮让他骂得七分糊涂三分明白,见曹木甲口吐飞沫脸红脖粗,心中闪了几闪,忽的有些灵感来,小声问曹木甲道:“老曹,老曹,你……你是不是见过孙造书?”。

    曹木甲大声叫屈道:“天地做证,老子好男儿是决不会去惹那种人的。”。

    马贤亮道:“那你怎么知道孙造书的?我也是今天才与舅舅去见过他。”。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寻人诀之修罗道小可爱[快穿]释灵阴阳录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鬼扫二维码三国之无上提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