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滇越铁路(04)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同翁笑道:“好,好,你的口气好象我是你儿子,想怎样就怎样,我如今觉着你十分有趣,有必要请大夫看看你的脑袋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其实以麻脸此时腰间的枪伤,苏同翁就不认识他也会想法找人医治,坏就坏在麻脸事事先人一步,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实在是因为他干的行当凡事必须料敌先行,久了就成了职业习惯,有些东西别人还没提出他已经开了口。在他眼中这实在是很正常,做他这一行的最讲究实惠,只要与自己有干系的,假做不得,该要则要,不似做买卖的商人有时还要假惺惺的在人前虚晃一枪。苏同翁是做生意久了的,他最拿手的反而是欲擒故纵,换了他的手段,方才那麻子只要将头往自己肩头上一靠,再吐一口气诈晕过去,自己十拿九稳是要救他的。不料人家的所做完全出乎自己意外,让他觉着对方太突兀了些,又可笑又不服。

    那麻脸见他说话难听,骂骂咧咧的道:“妈的,不帮就不帮,说什么怪话?”。

    将脸上的肌肉干抽动了两下假惺惺的笑道:“你们看错了罢,我去看子母钟之前正在想事情,有人从候车室出来么?我到没注意。”。

    那麻脸呵呵笑道:“看不出你撒起谎来面不红心不跳,在他们面前也敢大话,换我就老实说认得。”,苏同翁脸一红,嘴里嘀咕道:“喂,你不要拉关系,我哪里认得你?只交道过一两次,连你名字也不知道。”。

    麻脸对面的那人哦了一声,说道:“是没有做成生意的熟人,怪不得你不愿意与他见面。”,转而问那麻脸:“你要那多钢铁做什么?这次又跟交通部的人一起勘探滇越铁路是不是你们上面有什么图谋?”。

    苏同翁心想:“这麻脸与张敬来一起,钢铁的事是与孙造书打赌搞的什么加速器,幸亏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我也有份参与,不然动起粗来只要随便甩我两记耳光老子便要全盘托出。”。

    那麻脸道:“这事我也不大清楚,反正上面差我办事具体内容是不会让我这样的小角色知道的,昆明主管这事儿的叫司马介,你们找他去问,他最清楚。”。

    苏同翁暗道:“这麻子在使诈,司马介是接替我为张敬来办货的,我若不是孙造书的关系,张敬来搞加速器的事我也不会知道,司马介有本事把我的买卖抢过去,可惜他的运气不会高过我,孙造书在世上只一个,他碰不到第二个,这麻子让这两个人去问司马介,摆明了是在胡扯,不过也许可以蒙混过去。”。

    苏同翁暗道:“错了,这话应该是那麻子问才对。”,只见那麻脸的左手往自己另一边的腰上一摸,他对面的那汉子将插在怀里的手动了一下道:“想比谁快么?”,又回头看了一下苏同翁,问道:“你是什么人?”,苏同翁道:“我……我是做买卖的。”,那人又问道:“你不认识他么?”,用空的手指了指麻脸,苏同翁连忙在脸上堆笑答道:“怎么认识?我从来没见过他。”,这话方落音,他对面那一声未发过的汉子突的道:“在碧色车站你一看到他与同伴走出候车室就马上把头转过去看墙上的大钟,若不是平素有私交怎么会这样?”。

    苏同翁心中大骂:“他妈的,原来老子在碧色车站上的一举一动你们早已落了眼了。”,想起那时麻脸曾在他伙伴面前吹嘘“落他眼的没一个能跑掉”,如今有个一样厉害的角色在,他们两个比一比不知道谁更强一些。

    小火车到了那最深的隧道前果然停下,司机去洞外的水塔拉过专用的水鹤给蒸汽机加水,坐车的乘客则纷纷跳下火车沿外面的小道翻山而去。

    苏同翁虽然讨厌身边的麻子,但决不会跳下车随大流迈动双腿走山路,只是站起身又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另寻了个座位坐下,一双眼睛斜瞥着那麻脸的汉子看他会有什么反应。那麻脸果然怕他扔下自己跑了,转过头看,目光一闪,脸上变得紧张起来。苏同翁见他看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车厢过道的另一端,微觉惊诧,也扭头去看,只见过道门口站着两条短衫的汉子,手都插在胸前的衣襟内,见车厢里只苏同翁和那麻脸两个,便慢慢走过来,一个坐到麻脸的对面,另一个与苏同翁对着。苏同翁顿时也紧张起来,猜到这两条汉子怀中都揣着短枪,他们定是在碧色车站打枪的人。

    坐麻脸对面的那人看了他一阵,开口道:“你想做什么?”。

    苏同翁正想说“原来刚才碧色的站台上是有人在开枪打你”,后一想还是算了,这个麻脸的背景不是那简单,与他纠缠在一起凶多吉少,转口想另扯话由,还未开口,那麻脸又笑道:“你是不是想不承认方才在碧色与我碰过面?”,苏同翁暗道:“入你奶奶的,你到猜得准,希望这一枪要掉你小命才好。”。

    脸上抽搐了一下干笑道:“我又没有这样说。”,那人道:“这最好了,你若说了我只好骂你笨蛋。这开往个旧的小火车是在碧色发车的,你想说你是在蒙自上车的么?”。

    苏同翁恍然,暗道:“可不是么?我说方才没碰到过他,结果还不是自欺欺人?他这聪明的人一看我坐的六寸窄轨,就真的没碰到过也能猜出我在碧色停留过。再说他眼光甚是敏锐,在碧色站台上我一口唾沫啐向铁轨时他哪有不发觉的道理?”。

    苏同翁见他受伤之余口气还这般强硬,心中骂道:“看你还能顶多久,等你小命快不保时跪地上磕三个响头求我我才救你。”。那麻脸也真是厉害,用手摁住伤口硬是一句软话也不说,但屁股却没从苏同翁身边挪开,依旧紧靠在他身上,看那意思,他是料定苏同翁不会见死不救,要撑到最后一刻让他主动帮自己。

    个碧线上有一处路段坡度甚大,隧道既多且深,最长的一处隧道有近七百米,小火车到了这里都要在隧道外停留加水,而后再猛力冲刺,用十余分钟爬到另一端。久跑个碧窄轨的乘客到了小火车加水时定会下车,沿隧道外的山路步行到另一端等候,所以滇人形容个碧铁路是“走路快过乘车”。

    他的言语中始终不露自己被人开枪打伤的事,旁的人还以为是他说的朋友之间的私事,知道这种私事多半打不起来,又都纷纷把头转了回去。

    麻脸见没人注意自己这边了,这才把头靠在苏同翁肩膀上死皮赖脸的道:“你请我去看医生罢。”,口气不容置否,苏同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些同车的乘客又都转头去看他。

    嘿嘿干笑道:“这车又不停蒙自,我说在蒙自上车连傻瓜也不会信。你怎么捱了枪子儿了?”,最后一句话极轻,生怕车厢里其他乘客会听见。

    那麻脸苦笑道:“这就与你有关系了,不是因为你,凭我的身手几个小喽罗哪里掐得住?”。

    苏同翁低头细看,只见他右手上捏着一顶软边礼帽正压在腰上,褂子上正在淌血,又惊道:“你……你……”。

    那麻脸轻声道:“嘘!别大声叫,我让枪打中了。”,

    苏同翁愣道:“我怎么有关系了?你可不要随便指认,在昆明我也认得不少人,未必会怕你。”。

    他的声音略大,这句话让同车厢的乘客听到,以为有人要干仗了,都把头扭转过来看。苏同翁发觉自己失态,鼻中哼了一声,把眼睛闭上打算不再理会麻子。

    那麻脸的依旧笑嘻嘻的对他道:“你一口唾沫啐出去,我听声音中满是愤慨不平,当然要看一下以解心中疑惑。就因为看见是你,所以吃了一惊,一吃惊,动作慢半拍,我慢半拍时人家已经要完事了,所以说是与你有关系。”。

    个旧锡矿在碧色之西,小火车先向北开了里许便转去西边,中途一刻也不停,行不多久已过了蒙自,还有两站就是个旧。

    苏同翁正自闭目休息时,面前有个嗓音道:“对不住,借坐。”,也不等他说话,不客气的坐在他旁边。

    苏同翁睁眼一看,正是那个麻脸的家伙。他吃了一惊,说道:“你!你……”,那人笑道:“苏老板,有日子不见了,你是要去个旧做买卖么?”,言毕脸上突的一紧,将眉头皱了皱。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大丈夫长生冢茅山摆渡人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快穿之位面采购师顶级老公,太嚣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