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滇越铁路(0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同翁心神不宁的从地上爬起来,心里道:“希望打枪的不要把我当成他们的靶子。”。

    站台上懂得躲枪的不止他一个,另有几个穿长袍做买卖的也都是趴在地上。见没人再打枪了,又都慢慢爬起来向四下里看,见查不到什么,这才一个个面色凝重的一言不发做自己事去了。苏同翁不敢久留,待到前往个旧的小火车加满水后上去找个人少略显舒服的位置坐下。

    苏同翁久跑滇越铁路,知道倮姑、波渡箐与南溪都是几个四等小站,其中倮姑车站与波渡箐相距不过几里路远,麻脸要在倮姑站下车,第二天却在波渡箐站上车,说明是要用脚走过去,区区几里路之间会有什么玄妙之处要下这大功夫?他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个人低声道:“老陈,你认为会怎样?”,那麻脸的嗓音道:“不看好,但这条线上有几处是不方便动的,动了,日后想修复就极难。据说当年法国人造这桥填进去近八百条人命,以后还有谁敢这样做?”。

    苏同翁暗道:“八百条人命?”,脑中打了个闪,蹦出三个字:人字桥。

    那两个人又拉了一些闲话,所提及的已不再有关铁路的事,而是转到风月上。苏同翁在这方面是个行家里手,听他们扯了几句就知道这二人都是酒色之徒,尤以那年轻一点的汉子更像个花花公子,说话轻浮,显见不是个好东西。苏同翁自己差不多也是“五毒具全”,吃喝嫖赌抽从不肯比别人短缺一样,但他也有个好处,就是从来都是私报私销,向不假手他人口袋。那个年轻的汉子口气中诸般的透露自己是如何白吃白喝,说到得意时哈忍不住哈哈大笑,苏同翁最恨的就是这种人,重重的吸了一口浓唾要往地上啐,忽的想起这里是法国人的车站,站上的法人颇爱干净,看见自己一大口唾沫吐到地上定会出面罗里罗嗦,于是又多走了几步到站台另一边,冲着铁轨“呸”的就是一大口恶狠狠的啐出去。

    只听身后“啪”的一声枪响,继之是一支连发枪噼里啪啦的在扫射。苏同翁连想也不多想,往站台下一跳,将身体伏在地上这才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站台上的动静。那上面的地上倒着一个人,看穿戴便是那个喜欢白吃白喝的年轻汉子,麻脸的已经不见了身影。站台上放枪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搬运工甚至还没来得及扔下手里的货物战斗便簌然停止了。从候车室里跑出一个穿制服的法人站员,经验丰富的蹲在那尸体旁查看,过一会招手叫过两个中国工人用一副木板把那尸体抬到里面去了。

    人字桥乃是滇越铁路上最震撼的建筑之一,位于倮姑与波渡箐之间的两座大山山腰,因其外形如汉文中的“人”字,所以取名叫做“人字桥”,设计者为法人包尔.巴顿。此桥为单线铁路桥,上铺铁轨一股,总长约七十米,起建于西历一九零七年,竣工于一九零八年,耗时一年半,牺牲中国路工近八百人,工程量之大,施工难度之巨,世所罕见。但凡跑滇越铁路的,没有人会不知道人字桥。苏同翁听那麻脸话中的意思,好似有人想在人字桥上做点什么,不由自主的又回过头去看他们。

    麻脸的汉子正在向路轨上停的车头看,他的那同伴瞥见苏同翁的惊诧眼神,知道自己这边说话引起旁人的注意,悄悄对麻脸道:“有人在看。”,那麻脸耸了耸肩膀儿道:“我知道。”。苏同翁暗道:“你知道?我可不是第一次与你见面了,你知道是我还装做若无其视,哪里把老子放在眼中?”。

    碧色车站属法式建筑,候车室诸处以红瓦敷顶,四面墙壁黄色,靠站台一面的墙上尚有一座法式子母钟供人对时。站台上满是堆放的云南大锡和其它待运物质,赶骡的马帮装满货物之后将牲口轰过铁轨向着新的交易地缓缓而去。

    苏同翁正闲逛间,忽的见到从候车室里出来两个中年汉子,走在前面的是一张麻脸,后的是一个略显年轻一点的,两人具是穿的长袍。那麻脸的苏同翁曾见过,就是与张敬来走得极近的那神秘人物,张敬来与自己取消买卖和约时就是这麻脸出的面。苏同翁对张敬来说买卖自由,两下里应该无怨无悔,但对这麻子他见面则有气,看见是他,连忙一转身,把头扭过去看墙壁上的法国大钟,耳中却听见那两人在说话。那麻脸的声音他打过交道因此甚熟,只听他沉声说道:“待会儿到倮姑站下车看一看,明天可到波渡箐站坐车去南溪。”。

    他的火头顿时冒了起来,恶狠狠的把头又转回去继续看那法国钟。

    只听那边的年轻一点的汉子奇道:“你认识他么?”,那麻脸笑道:“方才在候车室我们后边那汉子就在偷听,更早在酒楼喝酒时那个伙计瞥过你两眼。我用不着认识他们,落我眼的没一个能跑掉。”。那年轻一点的汉子松了一口气笑道:“怪不得上面会请你来陪我,果然不错。”。

    苏同翁又暗道:“原来他并没有认出我来,这个麻脸到挺厉害,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在注意他们,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张敬来身边怎会有这样的人在?”,他一旦明白是自己让人发觉在偷听谈话,而不是别人故意对自己视而不见,心中的那股火又兀自平息下去。

    车至碧色,苏同翁与马贤亮一起下来。蒙自县城与碧色车站相距不过二十余里,马贤亮打算独自走过去,苏同翁与他告别时将自己一张名片相赠,马贤亮收在英文字典里后与前往蒙自的马帮运输骡队一起出发。

    滇越铁路共有车站三十余个,分设一等站,二等站,三等站,四等站四级,碧色车站原本只是一座极偏僻的小寨,自法人在此铺设铁路设立站台后,这一向不为人知的普通山村马上变成云南段的货物运输中转集散地,连一等站昆明车站也远不及它繁忙,故又在四等之外将碧色车站定为特等站,法人风情拥滇越铁路经营大权之势透过云南大山密林的缠绕悄悄渗入这无名之地。此站有两条铁路,一条是昆明至河口的滇越铁路,由法人经营,另一条是从碧色通往个旧锡矿的寸轨,由中国人自己经营。两条铁路轨距各不相同,滇越铁路线是用的一米轨距,个碧线采用六寸轨距,因此从个旧锡矿运出的大锡到了碧色站后需要由车站搬运工卸车再装到米轨车皮上运出国。碧色站平时保持员工近千人左右,这尚不包括站台上的搬运工和家属。由此缘故,与货储运输,生活相关的商行、公司、洋行、店铺便尤其显得多,名气较大的有专营仓储转运的大通公司,有希腊人开的哥卢斯酒楼,法人开的亚细亚水火油公司代理处,巴黎百货代理处,英美烟草等数十家。经营项目涉及锡、棉、五金、油料、烟酒诸多方面。

    苏同翁要去个旧,便要等站上卸完大锡的寸轨机车加水返程。他不似马贤亮年轻力壮,走几十里山路不在乎什么,他现在不在乎的除了钱并无其它。个碧铁路最高时速不过五十余里,平素保持在二十余里,几乎与一个人小跑的速度差不多,马贤亮到了蒙自县城时他这边或许还没上车,只是苏同翁现在正因为除了钱以外什么都在乎,想让他破费点脚力那是做白日梦,无所事事之下他在车站站台上闲逛起来。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变身极品小妖精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当学霸变成花瓶女[快穿]御掌天命谱凡者绝世酒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