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一个奇迹(0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泗江见他出来,轻声问道:“苏老板,里面情景怎样?”,苏同翁正要答话,里面孙造书又啪啪两声在开动电源开关。

    他叹了一口气对郑泗江道:“郑老师,我看孙先生是承受不了失败,方才我见他手上捧一块假金砖在发呆。”,老刘奇道:“假金砖?我一直与他在一起,哪里变的假金砖?”。

    郑泗江听了他们的话,心头突突乱跳,暗道:“糟,难道是孙造书真的承受不了失败而乱了性不成?”,哆哆嗦嗦的推了推老刘,说道:“刘……刘师傅,你……您进去看看。”。

    苏同翁对老刘道:“你怎地不把他弄醒?他发一晚上呆难道我们在门外站一晚上么?”,话音方落只见郑泗江神情紧张的又跑出来,伸手将大门掩上道:“真要命,房里的地上怎么铺那多金砖?我方才进去的时候到没注意,苏老板你的钱还不少哩。”。

    苏同翁大吃一惊,挤到门边将大门一推,里面满屋子金光灿灿的直射出来,将他两只眼睛晃得眯成一条缝。老刘也吓了一大跳,几乎要放声大叫,苏同翁反应极快,一把捂住他的大嘴巴道:“你不要吵吵,孙……孙老师怕是搞成了。”。

    孙造书的称呼在他嘴里一忽儿尊称,一忽儿直唤其名,一忽儿又变做尊称,好不热闹。

    郑泗江又回过头去,只见好友将地上那机器用双手搬动,四下里照射,照到哪里哪里的地上就一片金光,不一会儿就将客厅地上的方砖几乎都变成金砖。

    苏同翁呻吟了一嗓,和身往屋里一扑,趴在地上用手抚着那些金砖不住的亲吻,自我陶醉中尚兀自胡言乱语,什么“天呀!满地的砖头!”,不知满地砖头于他何喜之由?又或是“好宝贝,好宝贝,老爹真是痛你们!”,惜乎此处并无一人是他子女,他想痛人奈何诸人定不会答应。

    总之“是有那么一块砖”,是金子打的还是银子做的就不细提了。

    郑泗江一听老刘说孙造书手中“是有那么一块砖”,落他耳中自是一块普通的青砖,好友手中捏一方青砖要干什么?别是想不开要自寻短见。他一时情急要进去救人,将大门一推便跑了进去。

    老刘悄悄走到他背后弯腰去探。哪里有什么金砖?是一件白光闪闪的银砖,老刘暗道:“苏老板说得跟真的一样,我看他也几乎是乱了性,这是一块漆了银漆的假银砖,任谁一看孙老师拿在手中的份量就可以断定是假的。苏老板本来是怀着一万分热情想搞点好处,不料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我出去了也别说他的话是错的,顺他的杆儿爬让他听在耳朵里也好受用。”,也不与孙造书说话,又悄悄的退了出来将大门轻轻掩上。

    郑泗江问他道:“怎……怎样?”,只听里面啪嗒啪嗒两声。

    老刘吱吱唔唔的道:“唔……唔……这个……这个……苏老板说的也对,他……他手中是有那么一块砖……是有那么一块砖。”。

    苏同翁开口说道:“没、没什么,我是替造书难过。”,心里道:“该难过的是我自己。”,打定主意待会要向孙造书宣布不再资助他的实验了。

    郑泗江是搞过物理实验研究的,他替张敬来做事时就知道做研究一旦没有结果,那研究的人多半没好日子过,此刻苏同翁说话结结巴巴,腹中肯定是生了退意,但他也没法去劝人家继续支持孙造书做研究,只好在口中自言自语道:“这个……这个……造书……唉……或许……”。

    几个人不再说话,黑暗中只此起彼浮的呼吸声在作响。过了一会苏同翁实在忍不住了,说道:“这个孙造书,怎么回事?不成,我要进去看看。”,郑泗江拦住他道:“苏先生,让他一个人静一静罢。”,苏同翁冷冰冰的道:“静个屁呀,败了就要面对事实,我决定以后……”,他正要说出“决定以后不再帮助孙造书了”,久未做声的赵忠尧忽的发话道:“老郑,不管孙君是做的什么实验,他如今已经成功了,你去替我恭喜他,顺带把我的铅罐拿出来给我,我看我们物理系的也要加把劲了。”。

    老刘是一直与孙造书在一起的,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几时在手里藏了一块假的金砖,这个谜一定要解开,因此一推门也踏步进去了。

    只见孙造书依旧蹲在地上低头看。

    苏同翁踏步进去,在孙造书身后弯下腰去探他前面,只见孙造书手上捧了一块硕大的金砖正在弯起两根手指笃笃笃的敲击。苏同翁以为是自己眼花,用袖子将自己眼睛擦了一遍又定睛去细看,可不是么?孙造书手上拿的正是一大块金光闪闪的方砖。不过也奇怪,那方金砖外面看起来挺大的,拿在他手里却并不显出份量,苏同翁什么样的金子没见过?十两一块的金条,二十两一块的金锭,那些值钱的家伙捏在手里具是显得出沉甸甸的份量的,孙造书此刻拿在手中的金砖按惯常的度量少说也应该有个十来斤,怎么只像几两的样子?苏同翁又去看地上,只见地上的方砖被挖空了一块,大小正与孙造书手上的金砖差不多,苏同翁暗道:“他几时搞了些金漆漆了一块金砖的?”。

    心中有些怀疑孙造书是因为实验失败而乱了性,做了块假金砖在自我安慰,扭头悄悄出了大门,将门轻轻带上。

    郑泗江愣道:“老赵,你怎么知道的?”。

    苏同翁听赵忠尧发话了,两眼顿冒精光,下面的话他也不说了,只侧头去探赵忠尧。

    苏同翁在门外等了一会,侧耳听里面的声音,只听到孙造书在里面啪啪的开过几次电源开关,也不见他发声欢呼,心中道:“怕是他失败了。”,因此极为沮丧,暗想:“我想发财想得昏了头了,世上哪有这怪的事可以点石成金?那不成了炼金的巫师了么?如果世上有巫师,也应当还有神仙,可谁也知道神仙只不过是别人想出来的。我做了半辈子买卖,想不到会在这上面出这大一个丑。”。

    他越想越悔,止不住的唉声叹气,老刘问他道:“苏老板,你叹什么气?该叹气的应是孙老师才对。”。原来他也听不到孙造书的欢呼声,疑心是实验失败了。

    赵忠尧道:“直觉!我说他成功了他就成功了,不信你去看。”。

    郑泗江还未动,苏同翁将他拨到一边,伸手将大门推开。

    里面灯光射出,只见孙造书是蹲在地上低头看他前面的方砖地。

    且说孙造书对调了镭素,将赵忠尧的那管五十毫克放射性元素复又封入他带来的铅罐,而自己的那丸新造的镭素正好可以封入元素转换仪的核心铅封里,重又用新元素进行一番实验。

    他先开始制造镭素时地上的一方地砖有一部分变白起烟,不知道是受了射线照射之后被变成什么物质。撬起一揣摩,原来是变成钙素,起的白烟是因为砖下的泥土含有湿气将钙素起了化学反应。

    孙造书暗道:“这般看来,是地砖中含的某些元素与那丸铅粒一起变了几变,变成另一族的物什,钙与镭素亦是同属一族,那么元素的转变或许应该是在吸受同样能量时,同族的元素会一起跃级变成另一同族的元素。我若要将这半块钙素再变成金子,同族的镭素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日后须得加些小心,尽量不要将放射性元素与普通元素放在一起变,不然变出一个更加厉害的放射性物质我的小命怕是当场就得完蛋。”。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第一婚宠:总裁,我会乖豪门顶级盛婚混在非洲当欧皇12亿武装女仆的皇帝三千位面大抽奖五魂破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