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一个奇迹(0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兹有山西平遥县人孙造书托好友向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暂借放射性元素镭一用,以验证高能粒子轰击诸元素之后的蜕变。算学方程式不足道外,正人君子亦莫强求。

    署名是孙造书,并打上一个指模。

    郑泗江仔细看了看那张“借据”,折了几折收到自己袖子里又拍着孙造书的肩头感叹道:“造书,历来做实验要借用器具都要开借条的,你虽不是联合大学的教员,开这借条我好歹在名份上略有交代,让人骂一百比骂足九十九声虽然只相差一嗓,但少捱得一句便是一句的便宜。有句话你可得记清楚,这实验万一成功了,我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是有功之臣,你可不许说是自己空手创的天下。”。

    苏同翁道:“这个简单,我在这边帮不上什么忙,又与你那位朋友打过照面,我在家中等他,待会老刘也会去找我,我一样打发他过来,你就在这里等着好了。”,孙造书道:“那就劳烦苏老板了。”,苏同翁笑道:“都是自己人,见什么外?”,挥手与他告别。

    缺五十个字该咋办?敲吧,二四七三了,啊哈,二四八二了。最后赠送几个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哦耶!

    孙造书又再三拜托他小心从事,之后匆匆赶去与苏同翁会合。苏同翁亦正在家里等他,两个人见面了又一起去了苏同翁用来藏娇的小宅子。

    这处果然十分清净,孙造书连连叫好。苏同翁对他道:“等老刘把零件车好便回来这里组装,你还缺些什么?”。

    孙造书想了一会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只不过苏老板家中须得留个人候着我联大的好友,他不知道这里,我组装设备时怕他找到你那里又不见我就急切了。”。

    老刘猜他是想了些于己有利的好事,所以才说什么“快快动手”,只孙造书先头还听他说做事须求稳妥,怎地一转脸儿就变了态度?他做学术研究的又不是生意人,脑袋里略少了一点铜臭就不及人家来得灵活了。

    当下三个人分头行事。苏同翁这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往来,联大附近有不少受了他小恩小惠之辈在替他做事,孙造书去学校做贼行窃,加之又有内应,想来是不会有太大的周折的。只有窃了那镭素到手之后要找个稳妥的地方躲藏和做实验还需要考虑再三,这处地方既要安全,又要离自己的货仓近。昆明三天两头有日机莅临,城内多不保险,日后若有金块变出,须得想办法运到城外。

    苏同翁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位于城西靠近老城门的地方有间小宅子是自己预备用来金屋藏娇的,现在那宅子尚空着,不如先用来藏宝。此处进退自如,又僻静,实在是个上佳的好场地。

    孙造书反叹道:“还未有结果,说这早做什么?等真的成功了,我把联大的校舍变成金子打就的,叫你老兄不白帮我一趟。”。

    郑泗江嘿嘿笑道:“这样我去老赵那里做贼也做得有几分勇气了,你去苏同翁那里等我罢。”。

    他还怕孙造书得手镭素之后不归还,硬迫着他写了一纸“借据”,并且还打上指模。因为想到孙造书毕竟是个文化人,一旦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借据”便会公诸于世,那时孙造书名益尽毁,在社会上将绝难立足。

    孙造书哪里不知道他的想法?但盗窃镭素干系太大,若无一纸借据安慰好友心灵则实在说不过去,所以甚是爽快的写了一纸借据,上书:

    其实这也不算巧合,大凡用做供养情妇的地方差不多都是进退自如的僻静之地,他苏同翁又不是什么圣贤,只是一个生意人,况且圣贤也曾说过“食色性也”之类的话,包养情妇于他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孙造书去联合大学寻郑泗江,时值正遇到的是雨天,所以郑泗江当日并未去瓦窑找他,见老友主动来找自己,于他来说略感惊恐,因联大入驻昆明以后,为防不测,孙造书一切关于联大的内情都是由自己送出去的,他能主动找来,难道有什么不寻常的大变动么?

    放射性元素到底有多厉害?苏同翁不知道。为什么放射性射线会对人体有害?他也不清楚。一百磅纯锡变成一百磅放射性镭素价值几何?外面市场恰好少了这一报价,但是一百磅纯锡变成一百磅赤足黄金那是要值不少钱的。苏同翁自己提出用云南产的锡锭做实验时,脑中忽的出现个前所未有的奇观。须知一磅的重量换作市制就大约是一斤,亦或者等于十两,一百磅的纯锡若是转变成一百余磅的赤足黄金,那便是一百余斤的份量,他的货仓里存的锡条每条约在百十磅左右,一个货仓至少堆了百条以上。这还只是存货,每日新进的不算在内,倘若以后只进不出,再将众多的锡条通通转变成黄金,用不了几日,自己的富贵是古往今来也没人可以比及的。

    想到妙处,苏同翁提高声音道:“好啦好啦,咱们快快动手,免得夜长梦多。”。

    果然,孙造书除告诉他那郊外的秘密车间已经被对头发现之外,尚要马上借助赵忠尧手中的镭素一用。郑泗江一颗心顿时扑通扑通的大跳起来。

    联大物理系教授看守那点放射性元素比自己性命还要珍贵,他郑泗江虽只不过一个普通教员,但帮助外人盗窃自己系内财务的事真的做起来还是觉着有点亏良心,喜幸好友的举动亦不是出于什么太过卑鄙的目的,而是在高能物理方面有了让世人大变脸色的重大发现,为了这重大发现能早日成功,个人的名利得失只好暂且抛到脑后而不顾了,他前几次在联大南迁之际帮孙造书行窃,原因即是于此,这一次又要做“三只手”的小贼,郑泗江知道结局不会那么简单了。他以前就提议过孙造书,先把转变元素的设备造齐了最后再动镭素的主意,孙造书能再次请他援手,说明最后的实验就要开始了。

    郑泗江考虑良久,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去赵忠尧那里去偷,孙造书则回去组装设备,镭素到手了便可以马上实验,一旦实验不成,亦可在最短的时间里又偷偷送回来。

    昆明以南的个旧市盛产锡矿,世人称之为“锡都”。因炼造质量极佳,个旧诸多炼锡公司的锡条于国际市场上多是属于免检免验的,其中尤以云南炼锡公司的锡锭纯度可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七五至九十九点九。苏同翁的诸多金属交易中,锡锭的买卖占了他生意的一半还多,他提议使用云南产大锡非是出于吝啬那点微不足道的黄金,而是知道这物的质量和来源具都过硬。

    老刘听了他的话也道:“孙老师要高纯度的东西做实验,我们云南产的大锡是有名气的,外国人看重滇地,首要便是图这里的锡矿。黄金么,九九真金未必随处可见,九九纯锡,哼哼,不是乱吹……”,说了“不是乱吹”四个字以后,脸上显出一股傲气。

    孙造书信老刘远过相信苏同翁,见老刘面上的神气,知道苏同翁的话不是出于小气,便答道:“这样?那好,只需要一克两克便可,多了不行。镭素是放射性物质,一百磅纯锡变成一百磅镭素,现场的人怕有性命之忧。”。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青云仕途大宋之败国系统棺爷第一傲世皇后百感小集百变之萤舞流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