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论道(0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耳中听着啪啪的脚步声,不由自主的先将自己下巴抬高,两眼望向天空。过一会身后的脚步声不见了,也听不到孙造书在前面责问的话语,颇感奇怪,有心将傲慢的下巴低下来,又怕让孙造书在一旁捡便宜讥笑自己,于是依旧昂首挺胸的自顾向前走,终于听到有人喝道:“喂!眼睛怎么不看下面?踩到人怎么办?”,声音不是孙造书的。

    张敬来低头一看,已经走到街边,几乎踏上乡农摆卖的青菜,连忙一缩脚道:“对不住。”,将头一扭,孙造书就站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正冷笑看他出丑。张敬来这火头又上来了,咬牙切齿的道:“妈个巴子的,老子最见不得自以为是的东西。”,那卖青菜的乡农还以为他是在骂自己,心中颇为奇怪这老家伙怎么道歉之后又这放肆。站起来握紧双拳,嘴里还击道:“你怎么又骂人?老子好欺负的么?”。

    张敬来知道他是误会了,连忙又对那乡农道:“不不,我没骂你。”,那乡农哪里肯信?怒冲冲的道:“你站我面前,不骂我难道骂自己么?”。

    那卖菜的乡农见张敬来一只手还按在自己肩膀上,头一扭便放声大骂。他在乡下与人对吵时这种指桑骂槐的把戏见了不知道多少回,当下这老头居然发挥创新,一只手触在自己肩膀上口里还脏话连篇,简直没把自己个中老手放在眼里。

    张敬来刚骂完,突觉自己肩上一沉,回头看去,只见那乡农面带微笑的用一只手抚在自己肩膀上,突的将头扭向另一边亦是破口大骂道:“我反入你先人……”。

    他想了半天,始终猜不透张敬来的举动到底包含着什么奥妙之处,最后自言自语道:“管他呢,这里我把要紧的东西都带在身上,有人进来了只要设计图纸不丢就会无大碍。捱枪子儿的事么,一则与我无关,二则万一有事可以请苏老板说明疏通。”

    二人又在各自的床铺上躺了一会就都起来了。孙造书在英伦岛留学的时候学了一点煎鸡蛋的手艺,用煤油炉子炸了两份鸡蛋。苏同翁在越南那边也有些关系,这战争时节还托人在法人商行里购了些咖啡,孙造书这里也让他分了一份,只是老刘喝不惯咖啡,自己用开水佐了两枚头天晚上吃剩的馒头下肚。

    吃罢早餐,两个人又收拾了一下,老刘只戴了一顶大斗笠,唯一的蓑衣则给了孙造书。

    张敬来心道:“这可误会大了,我本不该站他这近就骂娘的。”,甚是和颜悦色的将一只手搭他肩上诚心道歉道:“对不起,你的确是误会了,我是在与别的人生气。”,扭头去寻孙造书想指给那乡农看,却见孙造书向自己暗里伸一只手并竖起一根手指在骂自己,他这回是恼羞成怒,一只手还在那乡农的肩膀上,另一只打着雨伞的手向孙造书那边一伸,破口大骂道:“入你先人,敢对老子这样!”。

    孙造书一听他开口骂人,将身一背便不动了。

    张敬来是成心要给孙造书好看,遇到他便连连发啐。他年岁虽大,然中气十足,加之早有成见,一口口的浓唾喷得不但有力,而且正气凛然。

    挺胸迭肚又走了不远,听见身后脚步踏开地上积水啪叽啪叽作响,猜到是孙造书气愤之下想追过来兴师问罪。张敬来想:“他还想问罪于我么?他问什么罪?昨天晚上不是机遇巧合老子哪里能见他真面目?这种道德败坏的堕落份子连话也不要与他说,待会儿他追上来我只把眼睛向天上看,懒得理睬他。”。

    从瓦窑的下面小门出去,孙造书反手又将门锁上这才上路。

    在泥泞的小道上走了工夫不大,到了通往昆明城的大路,又走了大约两袋烟的时间,从老城门进去穿街过巷往南走。正走着,前面张敬来打着一把雨伞一步三摇的踱了过来,看见孙造书,咳了两声,吸了一大口浓痰,“呸!”的一声啐在地上。孙造书心中立时不痛快起来,暗道:“什么意思?见我便装腔作势的,吐痰便吐罢,却将那个呸字念得那样着力,你知不知道自己声若铜钟?啐一嗓子震得空气都在发颤。”,肚子里的火越烧越旺。

    二人又闲扯了一会儿,考虑到天亮以后还有事要做,先后都睡了。到了第二日天亮,二人起来一看,那雨还在下。孙造书一皱眉,对老刘道:“还在下这大,路上可要难走多了。”,老刘却道:“未必是坏事,这大雨天我们都出去了也不会有人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无意中闯进来。这里又有车床又有铺盖,任谁一看都知道是个秘密据点。昆明遭空袭,当官的防上防下也要防备间谍,我们搞这里的事让人一误会,拉出去就要请吃枪子儿。”。

    孙造书想起昨天晚上的遭遇,嘀咕道:“说不定又会有哪个家伙连裤子也不穿就又跑到上面生事。”,转念又一想,张敬来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跑到这里的?他后来气愤愤的走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让他心灰意冷,这老东西说话时的语气可不像是装腔作势,他不屑与自己做赌,自己还在乎与他的赌约么?现在自己手里握的东西岂是一个不值钱的赌约可以相比的?

    走了几步听见背后又是“呸!”的一声,那声音四下传开嗡嗡作响,早起走路的都在向这里看。

    孙造书轻声对老刘道:“刘师傅,您先去工学院那边找五金加工厂看看行不行,我待会赶过来。”,老刘见他面沉似水,方才那擦肩过去的老汉好象就是专门在针对着他的,猜到两个人定是认识的,便拉了拉他的蓑衣低声道:“你悠着点,不要乱来。”,孙造书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轻声道:“我会的,你先去。”。

    待老刘走了之后,孙造书回身去看后面,只见张敬来已经一摇三晃的走远了。他咬了咬牙,心中暗道:“我一定要跟上去弄个清楚,这老家伙也太傲慢了。”,脚步噔噔的追了上去。

    原来在滇越铁路上有一列法国造的高速列车,时速高达二百余里,因其车轮是产自法国米西林橡胶厂的胶皮轮,故而滇民以此称之为“米西林”。这车绝不似一般普通的蒸汽机车那般外形凸凹不平,整体流线,光滑如梭,并且使用的是内燃汽油机。老刘说的“蒋夫人也特意赶来坐过”即是指国民政府第一夫人宋美玲女士于西历之一九三五年至云南时曾专程搭坐此列车至开远一趟,事后大赞米西林列车之先进超前。

    孙造书尚不知此趣闻,惊奇之下对老刘道:“比飞机还要快么?滇越铁路曲曲弯弯,一条笔直的路段也没有,我坐火车看前后车厢的过道,从未有一次能从头看到尾的,这便是说明到处都是在转弯。这多的弯路,火车怎么跑那快?”,老刘答他道:“米西林用的胶皮轮,里面可以充气的,这般与轨道的咬合就比一般的铁轮要紧得多,跑曲线多的地方虽不能真的同飞机比赛,但这里山高水险,能跑得飞机的一半快也能叫做飞了。”。

    史有资料,米西林在弯道上也跑出过一百四十余里的好成绩,这种速度比不过新式螺桨战机,比之早期航载器材还是要强。曾有一份西历一九三二年的《民国日报》介绍,米西林跑呈贡至昆明二十公里路段只用十三分半钟,时速已达八十八点八公里,换做市制就是一百七十六里还多。不过这车在国内也只云南滇越铁路上一辆,一般人等是坐不起的。孙造书所乘的火车只为普通蒸汽机车,他在这方面的见识反而不如一个普通的昆明百姓,听了老刘的大致介绍,心中对那辆居然可以用充气胶轮的列车产生极大兴趣。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狂人骗爱指南[快穿]自杀三次以后重生后我成了嗲精重生之最强天魔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