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中王04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孙立人乃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生,后就读于美国弗吉尼亚西点军校,此时其人正在湖南组建财政部税警总团,因兵力不足,派遣手下赶赴云南征兵,正好半路上碰见长沙临时大学南下的队伍。因孙立人看重部下的素质,连、排以上干部多是由留美学生担任,所以那被派遣至云南征兵的也不是个普通角色,与“湘黔滇旅行团”凑到一块分外的显得亲密。“旅行团”走在最后的是一干地理系的,他们一路上的收获最为沉重,湘西大山的各处矿石标本收集了百余斤,用结实的藤篓装了十几篓一人背一个压得连气也喘不过来。这奉命征兵的长官带了二十余部下,正好借机会练士兵的体魄,将矿石标本换到部下的背上搞起了长途拉练。他们的脚程可比普通人要快得多,几下就把地理系的人远远的甩到身后,不料途中遇到了一个中国文学系的马贤亮,并告之前面有土匪。这些兵让自己长官拉练练得正一肚皮委屈想找地方发泄,一听到有土匪,顿时精神抖擞起来,噼里啪啦的赶到前面寻衅,没想到寻衅不成反到多了一群新兵。新兵历来都是要被老兵调教的,那些让矿石标本压得直不起腰的老兵纷纷将背上的石块并自己行囊一股脑的掀到新兵身上,中有一名老练的先从口袋中掏出一盒好烟献与自己上司,见头儿抽得畅意了,这才将脸孔转向众新丁,甚是严厉的道:“长官有令,长途拉练,目的地——昆明!”

    *****

    清华物理教授赵忠尧身上携带的宝贝乃是五十毫克镭,其时整个国内高能物理研究之放射性元素只这区区五十毫克,赵忠尧转辗几千里路程,盛着镭素的铅罐绝不离身,及至云南昆明时,赵的胸膛上已经被容器印出两道深深的血痕。

    尚不及细看,众青年便让这大嗓门吓了一跳,一个人惊道:“这些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另几人见自己居然还是落到别人的圈套里,以为是后面的文科生抄小道赶上来了,将手里抱的诸宝贝往外一扔,大笑道:“算你们狠。”,不想乒乓的几声,那些野物里炸开几团灰。两边的人沾到这灰的莫不鼻涕眼泪横溢,有人惊道:“他妈的,这些家伙居然有防备!”,另一人更高声的喊道:“是牛屎包,快撤!”。烟雾之中索索声不断,过得片刻又安静下来。

    待烟雾散尽,这边二十余男生望着旁边空荡荡的草丛发起愣来,须臾,有一人问道:“刚才是谁在叫?”,他旁的一人轻声道:“不是文学院的人吗?怎么跑这快?”,另一人眨了眨眼睛道:“听声音可不是年轻人,嗓门响的那个还有点发沙,到像是乡下人。”。与马贤亮相识的那矮个儿道:“说不定是他们中有人在装腔作势吓唬我们大家,这些文科生的鬼点子真不少,那个哲学心理系的钱某定是在幕后做策划。不过没料到我们无意中扔出几枚马屁包熏得那些家伙乱了阵脚,又不肯认输,趁着烟浓翘腿溜掉了。”,他一说众人皆点头认为有理,一个人道:“我们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一仗赢得过瘾。”,另一人纠正他道:“错了,是用缴获敌人的武器打败敌人,‘以彼之道’的‘道’是指的方法,我们并未缴获别人的方法,因此不可以称作‘以彼之道’。”,先的那人也不肯认输,张口答道:“你听错了,我是说‘以彼之刀还施彼身’,是大刀的刀而非道理之道,我是用大刀代称武器。”。他们的头领青年提嗓说道:“好啦,也不用吵啦,文科生这些家伙一定不甘心让我们打败,他们一双脚板到挺利落,待会又会在前面找个地方埋伏我们,我们偏要加快行速把他们远远的甩到后面。”,众人停的争吵齐声道:“有道理。”挟扶几个不幸沾到马屁包烟尘的流涕同伴甩开大步往前赶。

    那马屁包学名叫做马勃,民间俗称马屁包、牛屎菇,亦或地烟、狗头灰,属菌类之马勃植物。性平,味辛,幼时可食用,老了则可供药用,尤以老时的马屁包内含孢子松散易碎,一经磕碰便会炸开,诸孢子散作烟尘四处飘零,人若不幸吸到这些东西,马上涕泪横流。众土匪原来的算盘打得挺响,眼见即将得手之际不防对手“早有防备”,几枚马屁包一扔呛得大家几至嚎啕大哭,这时节哪里还谈得到去抓人?趁着烟尘隔住两边,撒开脚丫子跑到个清净的位置好一阵捶胸顿足,其中那精瘦匪首吸入的菌子烟尘最多,一双眼睛哭得通红。那相貌奸猾者到因为吃了这地烟的苦头生出一条妙计,一边揉着哭得发红的鼻头一边与大王商议,却是让大家多准备草灰重去路上埋伏,遇到有人马过来时先把草灰撒出去迷住对方的视线,然后自己这边再从容动手抓人。这一招做贼的常用,并且准备充分时也不是什么草灰,而是生石灰这些要命的玩意儿。不过山林中一时半会也寻不到这高级的杀手锏,只有做饭时用剩的木灰缪以凑数。那精瘦的匪首颇能随机应变,虽然只有木灰,却也能使自己得一先机。当下抹着眼泪直夸自己手下聪明,又命几个没事的弟兄跑去贼窝做炊的地方掏炉灰,不多时那几个人用一张花面被单包了一大包跑回来。众匪等各自眼泪流得差不多了,呼呼啦啦又跑去山道边埋伏。

    那大汉听到这里看了看马贤亮,那意思是“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宝贝这值钱?”。马贤亮猜到他的意思,将嘴巴凑到他耳朵上嘀咕了一句,那大汉吃了一惊,又从枪套里抽出短枪扬了扬大声说道:“你们这些蠢家伙上了人家的当啦,那宝贝哪里只值五千块现大洋?他们分明是诓你们这些东西没什么知识。眼下两条路由着你们选,一条是每人请吃一丸子弹送他归西;另一条是跟着老子吃粮当兵。”。

    吃粮当兵自是比当贼要强,更不用说事关生死存亡。众匪连犹豫也不犹豫一下,齐声道:“长官,我们要当兵。”,那大汉哈哈大笑道:“好,老子还没出湖南就先收编近一个排,这是老天安排我一个好兆头,哈哈哈哈。”。原先那名匪首见他高兴,赶在自己弟兄之前想去先套套近乎,不伦不类的行了个军礼问候道:“长官贵姓?”,那汉子将脑袋一偏,想了想答道:“日后有人问你们是谁的麾下,你们就说是孙立人的部队。”。

    因为这一回耽搁的时间长了,他们方埋伏好那边的路上便来了一群人,一个个在背上背着沉重的藤篓,看那份量,里面装的不是金块就是银圆。众土匪一见这架势,知道财喜到了,那匪首怕弟兄心急出手过早,低声命令道:“都给老子趴着别动,等他们走近,谁也不许向那边伸脖子。”。大王的话哪有不听的?更何况干系到大笔的金银珠宝,因此众匪将头一低,面孔贴住地面只等老大发令。

    过一会,头上脚步辚辚,听声音便知道那些人已经入了圈套了。只听呼的一声,众人鼻孔中嗅到草灰的焦味,知道同伴中当负其责的已经动手了,又听自己大王一声虎吼:“围住!”。皆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中刀枪棍棒舞得呜呜作响,口中甚是得意的唱喏道:“路是爷开,树是爷载……”。

    东西分了差不多了,除去抱住马贤亮的几个,其余人先嘻嘻哈哈的跑出几十丈远这边才松开马贤亮的手脚。那矮个英俊青年在他肩上拍了两记笑眯眯的道:“哲学,亦或是心理捕获,对我化学系的好似用处不大。”,马贤亮伸手从自己嘴里掏出那枚野果,正想扔,忽的发觉味儿还不错,气呼呼的咔哧咬下半边,一边嚼一边怒道:“我是说认真的,前面有许多土匪。”,那矮个又拍拍自己胸口嬉笑道:“我好害怕哟!”,转身与另几人一溜烟儿赶上先的同伴,在人群中接过几枚巨大的菌子道:“土匪?我们不就是么?”,众人轰的大笑起来。

    这二十余人抢了人家辛苦采摘的野物,做贼之际良心发虚,犹怕后面有文科生赶上来骂人,因此脚下越发急催催的。行了约二、三里路估计离得远了,这才松了一口气预备在路边歇一歇。刚起这念头,旁的深草里忽的站起一大帮人,一个大嗓门喜不自胜的叫道:“啊哈!果然叫我逮到了。”。

    那边被拦住的一干人待烟灰散过去,手中咔咔的响个不停,十几条步枪端起来指向众匪,当中还有一名拿短枪的大汉喝道:“还真有胆儿大的家伙!”。

    众土匪一向过的是刀口营生,知道砍刀威过匕首,梭镖又威过大刀,除非自己手中有大炮,否则当前最威的便是人家手中的步枪,乒铃乓啷一阵响后皆高举着双手弃械投降。那执短枪的汉子见状哈哈大笑,问身边一名青年道:“你看是他们么?”,那青年正是中文系马贤亮,他只看了匪首一眼便指着他连连点头应道:“没错没错,就是这些人。”。

    那大汉将短枪插到腰间的枪套里问那匪首道:“你们是哪里的游民?我知道你们不会是有来头的土匪,湘西的地方势力早被上面派人知会过了,不会为难这些学生;听说你们还有心寻找一个叫赵忠尧的教授,定是有人因此要给你们好处,那是什么人?”,这位山大王到也老实,嗫嚅了两下便答道:“报告长官,我们是这附近的老实人家,因为这里地处湘贵交界,左右都是两不管。有时收成不好,大家就偶尔聚在一起向做生意的讨碗饭吃。半个月前有两个生意人专门找到这里,说有一大群教书的先生要从山下经过,里面有个赵忠尧身上带了个宝贝,叫我们用这姓赵的去与他们交换五千块现大洋。”。

    那匪首吃过两次亏早已注意到这一节,自己弟兄一提更是开窍,遂召集手下重又谋划。这附近的地形他早已了熟于心,何处林密哪里水急多是大致有数,便找了个草深的地形布置众匪设伏。这些土匪果然强悍,虽是败仗不久伤痕累累,一旦又要动手时就能忘记痛楚全力以赴。

    中文系马君守着一堆野物在路边等候后面的同伴,过了一会远远的行过二十多人的队伍,当中一个身材略矮、偏又长得有些英俊的青年一见他便挥手叫道:“马贤亮,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呀?”,又蹦又跳的跑了过来。这位中文系的马贤亮挥手答道:“前面有土匪,大家留在这里等后面的大队伍。”,他说得十分的诚恳,不料那矮个儿并不领他的情,笑嘻嘻的说道:“有土匪么?到想看看。”。后面的人赶上来,围住马贤亮七嘴八舌的道:“好大一堆山珍,你们到会给自己划拉油水。”,另一个伸手拿起一枚新笋放在鼻下嗅了嗅,说道:“这个送我。”。马贤亮一脸急促的神色答道:“前面真的有土匪,你们留在这里与我一起等后面的人。”,第二人指着一枚拳头大小的菌子道:“这是马屁包,想不到又有同伴寻到了,晚上可以喝菌子汤了。”。

    马贤亮见他们只顾看那堆野物,并不理会自己的话,提高嗓门道:“前面有土匪!”,那些人被他一喝,顿时安静下去。过一会,那手中仍旧拿着竹笋的向对面一人轻声道:“该不是怕我们白白拿走他们文学院辛苦采摘的宝贝罢?”,对面那人点点头应道:“所以唬我们留下与他一起,等文学院的小气鬼们一到,咱们想白拿也没他们人多,我看……”,将脑袋左右转了转,旁的几个顿时面露贪色。马贤亮见他们误会自己意思,将一副面容变得更加的正经,沉声道:“我说的是真的。”,那矮个儿英俊青年大声道:“大家不要叫这家伙迷惑了,文学院有个钱某是学哲学心理的,此人专事心理捕获,马君与那厮熟,现下是现学现卖想哄我们信任他。他一个人哪里摘这多野味?分明是替同伙把守的,我们不要上当,趁他一个人抢了快跑。”。这话有理,并且二十几个抢一个的机会世上少有,不但可以不费气力,而且还可以抢得从容不迫,尤其抢的还是熟人,越发可以感受到那份心惊肉跳的刺激。众青年分出数人先抱住马贤亮的手脚,又往他嘴里塞了一枚新采的果子防他呼叫同伴,余者七手八脚在地上挑选中意的野味。喜幸大家都是受过高深教育的文明人,过程之中并未出现“分脏不匀群起内讧”的丑事。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