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茉莉香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谢因去跑了几圈,大汗淋漓回来,看见小花精就在原地。他下了马,走到她面前:“逛完了吗?”

    荔宣不出声,侍卫替她回了:“夫人说太热,不想走。”

    “走的又不是你。”谢因接了湿帕子擦脸,又赶走侍卫,“我来。”

    “被什么小虫子咬的吧?”谢因随手摸了摸,“没事。回去抹点药就好了。”

    但小花精哼哼唧唧,谢因皱眉:“又想吐了?”

    “那里疼。”

    原来是磨到大腿了。谢因于是带她回去:“没有带婢女,你先自己坐一会儿,我马上就过来。别乱走。”

    从屋后拐出来,谢因一面整理衣服,一面问迎上来的人:“夫人呢?这里怎么突然这么多人?我不是说了不许外人来的吗?”

    原本被清干净的屋宇外站满了统一装束的人,看起来像是哪家的下人。听见谢因不满,侍卫连忙回:“是大皇子来了,带着皇子妃一起,正在里面休息。”

    谢因一愣:“夫人呢?”

    “夫人?”侍卫想了想,“好像也在里面。”

    “谢青!”

    屋里的人才开口说了几句话,房门就被人“砰”一声踹开。郭思芜被吓了一跳,正想回身看是什么情况,谢青已经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轻声安慰她:“别怕,没事。”

    “太子殿下。”谢青回过头,出声喊道。

    被来人踹了门又直呼大名,谢青却丝毫没有生气,他看着谢因气冲冲几步跨进来,然后一把抓住了坐在他和郭思芜面前的小姑娘,拉起她,把她挡在了身后。

    “这就是前几日父皇提起的,太子殿下的侍妾吗?果然姿色过人。太子有福气。”

    谢因紧紧抓着小花精的手,语气很冲:“我吩咐了不许放人进来,怎么,大皇子是在打我的脸吗?”

    小花精的手缩了一下,谢因没有回头,手上用的力气也没有减。

    谢青耐心解释道:“是父皇想念他的飞云,叫我来看一看。原本想着不会打扰到太子,没想到还是惊动了。”

    谢因咬牙:“走!”

    他想带着小花精离开,但难得地,小花精居然用了力气,朝后使劲不让他往外走。

    这样的力气对谢因当然没什么所谓,不过他被小花精的做法气到:“怎么了?这里这么好,不想走了吗?”

    小花精默默低着头,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谢青打量两人的动作,然后道:“是我与阿芜想得不够周到。既然已经看望完了飞云,我们这便就走了。”

    他牵起郭思芜的手,从座位上站起来,向谢因略欠身,最后走出了房间。

    马车已经等在外面,郭思芜被他扶上去,看着谢青也跟着钻了进来,她忍不住问:“殿下今日这么开心吗?”

    谢青转头:“和阿芜在一起,我一直都开心。”

    郭思芜犹豫道:“今日好像,殿下尤其高兴……”

    谢青笑道:“是,因为有天大的好事。”他搂住郭思芜的腰,“上次不是说不喜欢那对耳环吗?现在有空,去挑你喜欢的好不好?”

    郭思芜低头应道:“好。都听殿下的。”

    谢青带着郭思芜走了,屋子里于是只剩下谢因和荔宣两个。谢因一直抓着她的手,而小花精一直偷偷用力,想抽回去。

    “谢荔宣。”谢因终于出声,“别用力了,你还能拽得过我?”

    小花精低着头嘟囔了一句,谢因“哈”一声:“说大点声,我听不见。”

    荔宣抬起一点头:“我不叫谢荔宣。”

    还是细声细气的,不过谢因这回听见了,他轻笑出声:“那你叫什么?”

    “荔宣。”小花精的头又低回去了。

    “嗯。”谢因道,“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睡我,跟着我姓谢。怎么,现在不肯认了?”

    “不是……”小花精的声音闷闷的,“可是你不是大皇子,你骗我。”

    谢因的软肋被戳中,他气道:“所以呢?你就忘记我的好,想跟别人走了?”

    小花精不搭腔,谢因一股火冒上来:“好啊,你跟他走啊!”

    他说完就甩开手,几大步又迈出了门槛。

    来的时候坐的马车,现在谢因就正坐在里面,不耐烦敲了敲车壁,马车于是开始慢慢前行。

    火气压不下去,谢因灌了几口凉水,还是觉得气到不行。

    忘恩负义!没心没肝!要不是老子,你早被你的大皇子送进宫生吞活剥了!这叫什么?——羊入虎口!四面楚歌!十死无生!可可怜怜!

    “嗵!”

    有人用力捶了一下马车壁。

    车夫连忙回头,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听见太子在车里没好气道:“回去!”

    夕阳挂在天边,四周已经开始变暗。因为谢因的命令,连带着马车后的侍从和他一起,沿着原先的路又返了回去。

    “殿下,夫人就在前面。”车夫停下车,等着谢因的指示。

    谢因“嗯”了一声,撩起车帘,果然看见小花精孤零零立在一根树桩边。他忍不住松了口气,又露出得意的笑。

    还是离不开我吧?

    哼!

    雁书和倚翠一起,把默默低着头的荔宣迎进屋去,谢因背着手在后面跟着,一面道:“去拿一点涂的伤药,还有抹小虫子咬的包的。”

    几个婢女轻声应下,谢因看着小花精被簇拥着坐到桌边,他也跟着坐到了旁边。

    雁书于是在荔宣身边蹲下,问她道:“夫人伤到哪里了?”

    荔宣一直抿着嘴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谢因便道:“脸上被咬了一个包。还有腿上,骑马磨的,洗了再涂吧。”

    荔宣还挠了挠脸:“痒。”

    “嗯?”谢因低头过去,发现她脸上鼓起了小小的一个包。

    荔宣被他握住了手,扭来扭去想转过来,谢因连忙拦住她:“别动了别动。坐好了!”

    他先带着小花精走了半圈,到差不多的时候又加快速度小跑起来。小花精紧紧贴着他,茉莉香气四散在周围。谢因抱着她跑了大半圈,最后慢慢停下来。

    手心贴在小花精的小腹,谢因一面感受着起伏,一面问她:“怎么喘起来了?”

    一直走到树荫下。谢因松开手,侍卫在后面牵着他自己要骑的马。让小花精先坐着,谢因过去带来马匹,然后让人都留在原地,不用跟着。

    荔宣晃着腿:“可以走了吗?”

    谢因抓住她的脚塞进马镫:“别乱动。”然后又说,“我带着你走。”

    他握住小花精的手,然后也跨上了马,侍卫在一边连声道:“殿下换一副马具吧,这样太挤……”

    谢因斥道:“闭嘴。”又侧过头亲了一口露出笑脸的小花精,“开心了?”

    说完这一句,他就扬鞭飞驰而去,荔宣蹙眉,在一旁等候的侍卫轻声问她:“夫人,咱们也走吧?”

    荔宣恹恹道:“哦。”

    荔宣安静下来,谢因耐着性子,牵着她和小母马走了一段路,又转过头问她:“还想骑吗?”

    荔宣点头,谢因于是朝远处打了个手势,立刻有等候许久的侍卫跑过来,接走他手里的缰绳。谢因便对小花精开口:“叫他牵着走。想下来就自己说。懂了吗?”

    阳光下小花精白得耀眼,她抬头的时候要微微眯起眼睛,眉毛也会被带着蹙起,谢因便道:“先去荫凉的地方待一会儿。”

    把缰绳递给她,谢因牵住笼套,带着一人一马,慢慢从马厩走了出去。

    小花精马上换成不情不愿的表情:“你去哪里呀?”

    “我?”谢因低着头,一心一意把衣摆塞到腰上,“我在前面。你能看到的。”

    他的马也被牵了过来,谢因抬腿跨上去,坐着在原地踱了几步,最后告诫小花精:“不要乱跟人说话。我可都能知道的。”

    结果却不是这样。

    已经套好了马具,谢因于是笑一声,让她骑上去:“我帮你扶着。”

    出来的时候,雁书特地把荔宣的裙子换成了裤子,梳的头发也是干净利落。谢因托着她的腿,看小花精牢牢抓着马鞍坐了上去,然后新奇地朝自己炫耀:“我上来了。”

阅读百无一用是荔宣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美女天师梳头娘[主刀剑]不离婚了,来吃鸡[电竞]为何偏偏喜欢你大明星的完美经纪人绿化修真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