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Round 4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突然好热闹啊!”顾盼愈发期待起今晚的聚会来,由衷道,“要是全班所有人都能聚一起就好了。”

    闻言,梁秋君的笑容似乎僵了下,犹豫了下才道:“顾盼,你……还记得秦楷铭?”

    顾盼奇怪道:“记得啊,同班同学嘛,不过我对他没什么印象了,他也来吗?”

    “大家都在跟着时间一起走啊。”

    ……

    ……

    顾盼猛然惊醒,最先入耳的是一声提示——

    过了两三秒,她的其他知觉仿佛才缓缓回归,耳边传来四周的声音,肩上感觉到有人在推她,

    最清晰的是一个清冷中带着磁性的声音:“顾盼?顾盼!”

    顾盼回归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下晚自习放学回家的公交车上,而一边推她一边喊她的正是站在她座位旁的秦楷铭。

    她有些懵逼道:“咋了?”

    “你该下车了。”

    “啊?”

    顾盼终于清醒了。

    原来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她小区门口的车站前停下了!

    大概停了有一会儿没见人下,司机把公车后门关上了。

    眼看车要重新发动了,顾盼嚯地站起来,顾不上形象了,急忙高声道:“师傅!开下门!还有人没下车!”

    一时间,车里大多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她身上。

    司机重新把门打开了,不满道:“快点!早干啥去了!”

    “……”做梦去了。

    顾盼老脸一红,赶快背着书包急匆匆地下了车。

    等到公车开走后,她才想起自己还没跟秦楷铭道谢。

    没想到居然在公车上睡着了,而且还做了梦。

    这就是第二块记忆碎片。

    顾盼没想到梁秋君和她会在同家公司,虽然她觉得梁秋君的性格的确很适合做hr,但她一直以为梁秋君英语那么好,会去海外留学或是进外企什么的。

    还提到了何晓梦和郑舸……何晓梦是他们班历史课代表,印象里最后去了师范类高校,而郑舸就是坐在她左边每天啃《全球通史》的那位,似乎一直在读研深造。

    顾盼发现,在知道未来后反过来看九年前大家的表现,就会觉得虽然世事无常,人在不断成长变化,但很多事情早在很久之前就有迹可循。

    只是……梁秋君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班上有人在这几年里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顾盼正思索着,她的校服兜里就传来了手机的震动。

    拿出来一看,是林疏桐给她发了短信。

    林疏桐:盼盼,下晚自习了吗^^

    顾盼走进小区,一边走一边回复:“都到小区啦。”

    林疏桐那边回复得很快,几乎秒回——

    林疏桐:好快!你们晚自习放的这么早吗?

    顾盼:因为我们6点半就开始上了……

    林疏桐:这么早?不愧是一中哈哈哈哈哈

    顾盼:你刚放?

    林疏桐:嗯嗯,在公车上啦

    顾盼:你和你继父相处得还好吗?

    这个问题,对方没有秒回。

    就在顾盼以为自己踩了雷,准备转换话题时,短信来了。

    林疏桐:我们相处的不太好,他想要和我妈组建完全新的家庭,所以觉得我很碍眼……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这几年发生了许多变故,我外婆在我初二时去世了,然后我外公就把我接过去住了

    顾盼有些惊讶。

    据她所知,林疏桐的外公外婆一直住在北德,但因为反对林母离婚,所以林母在离婚后就很少带着女儿和娘家往来了。

    顾盼:你外公怎么突然把你接过去?

    林疏桐:说起来也是挺玄乎的,好像外婆临终前做梦,梦到我在新家会过得很不好,所以再三嘱咐我外公一定要把我接走,我外公就当遗嘱照办了,说能照顾我几年是几年。

    这梦,是不是有点太准了?

    虽然在顾盼原来的世界里,林疏桐是因为校园暴力而自杀的,但新闻报道也挖掘过,背后也有林疏桐的家庭因素。

    联想起贴吧里看到的帖子,顾盼不禁有一个常人看来会有些荒谬的想法。

    这个世界的林疏桐,莫非有什么灵能加持?

    进到家门后,顾盼才给林疏桐发了条新短信,决定还是问问。

    顾盼:其实我在四中贴吧里看到了有关你的传闻……

    林疏桐:是惹了我的都会倒霉的那个吧?其实我也觉得太巧合了,但我确实什么都没做。不过多亏这个传闻,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甚至有人考试前来拜我哈哈哈哈

    此时顾家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顾母见她回来后一直在看手机,开口说了她一句:“这孩子,走路还在看手机!非要摔到磕到了才长记性!”

    顾盼抬起头,解释道:“妈,我今天下午遇到疏桐了,现在在和她聊短信呢。”

    顾母也有些意外:“好多年没见这丫头了,她还好吧?我也好久没见她妈了。”

    “还好,她现在跟她外公一起住了。”

    “那就好。”说罢,顾母对顾父念叨起来,“她妈也真是的,一点都不为她女儿考虑考虑,二婚也不找个对女儿好的……”

    顾盼进了房间,关上门坐在床上继续和林疏桐发短信聊天。

    顾盼:现在还有人欺负你吗?

    林疏桐:没了,现在班上的同学除了一个人外都挺好的

    顾盼:一个人?

    林疏桐:是个煞笔,初中时因为听说了那个传闻,没事找事,结果自己不小心摔下楼梯把手摔断了

    顾盼:……我好像看见过相关帖子

    林疏桐:不说我了,你呢?白天你说你选了文科,我都忘记说了,我选了理科。你成绩那么好,是不是进了一中的尖子班啊?

    顾盼:嗯

    林疏桐:!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秦楷铭的男生?

    顾盼愣了下。

    六、六度分离理论?

    顾盼:???你怎么知道他?

    林疏桐:哈哈哈我高中的一个好朋友和他一个初中,不过不同班,说暗恋他很久了,还给我看了以前偷拍的照片。好帅啊!感觉是禁欲系男神!我都快心动了!他现在应该是你们班班草吧?

    “……”

    顾盼承认,秦楷铭的确能算是学霸里长得最好看的,帅哥里学习最好的。

    但拿他那张面瘫脸和“禁欲系男神”挂钩,总觉得有点想笑。

    顾盼:是不是班草我不知道,我们班没评这个……

    林疏桐:你和他熟吗?

    顾盼:不算熟,但换了座位后坐得比较近

    林疏桐:哇,他人怎么样?

    顾盼:话不多,但人不错,也很细心。他认识你那个朋友吗?

    林疏桐:不认识,特别怂,据说只敢在周一早会和做广播体操时远观,初中三年都没敢从他们班门口路过过

    那看来这个妹子或许并不清楚秦楷铭在班上发生的事情。

    顾盼:那你这朋友现在还喜欢他妈?

    林疏桐:喜欢啊,天天念叨呢!

    顾盼:还真是个痴情的妹子……

    林疏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顾盼:?

    林疏桐:谁跟你说是妹子啦

    顾盼:???

    林疏桐:我朋友是个汉子哟

    难道是因为她昨天太累了?

    可别到时候她没被二次杀害,反而是自己先劳累猝死了。

    ——呸呸呸,不能猝死,也不能被杀!

    她可不想死第二次!

    因为要骑车,所以她今天起得早了点,到校门口的时间也比往常早,正好遇上白知遥从一辆黑色的私家车上下来,一边还正在讲电话,神色有点严肃。

    “知遥!”她冲白知遥打招呼道。

    “小盼?”白知遥抬头,挂了电话,一脸惊诧地看向她,“你怎么骑车来了?”

    顾盼在她身旁停下:“等公车的时间不好自己把控,就想换种方式上学试试。其实我发现我家那里骑车过来也不远,公车反而还绕了一小段。”

    白知遥伸手为她翻了下衣角,一边担心道:“晚上放学的话,你一个人骑车回去,会不会不安全啊?”

    顾盼推着车和她一起进入学校,往车库走去,回道:“没事,有秦楷铭和我一起呢。”

    “秦楷铭?”白知遥更惊讶了,随即露出微妙的笑容,“你还说只是一起参加竞赛,这都发展到一起回家啦,有猫腻!”

    顾盼无奈道:“知遥,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白知遥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戏谑:“哦?我想的是哪样?”

    “哎呀,不跟你说了!”

    “哈哈哈哈哈害羞了?”

    ……

    白知遥陪顾盼把自行车停到了学校的地下车库,然后两人说说笑笑地上了楼。

    然而一反常态的是,还没等她们走进20班,就在不远处听到了班里发出的嘈杂声,教室后门还站了几个隔壁19班和21班的人探头围观。

    “看什么看!你们不用交作业早读啊!”

    随着一声怒喝,一个小个子女生气势汹汹地从20班后门走出来,不知道是出于生气还是难过,她的眼眶有些泛红,走过顾盼和白知遥也没看她们一眼,像是一阵厉风刮过,风里都仿佛带着刺儿。

    “童笑苒!你等等我们!”随即,田薇、宋可菲和副班李骁也出来了,赶忙跟了上去。

    刚刚那个小个子女生是他们班语文课代表童笑苒,写得一手好文章,擅长遣词造句,但人和其文章相反,是直来直往的暴脾气,所以20班的人无论漏写哪科作业,都不愿意漏写语文作业,因为会遭遇童课代表十分急躁的催促。

    顾盼和她交情不深,但也很少见她气成这幅样子。

    见梁秋君出来值日打扫走廊,顾盼走上前问道:“秋君,发生什么事了吗?”

    “今天一开门,大家就发现黑板报不知道被谁破坏了。”梁秋君小声道,“这次的板报几乎都是童笑苒写的,你知道她的脾气的,气得要命,闹着要去保安室看监控。”

    “黑板报被破坏了?”

    顾盼和白知遥互看一眼,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理由。

    然而等她们一进教室,就不难理解童笑苒为什么暴跳如雷了——

    只见昨天刚画好的黑板上被恶意泼上了一块儿黄一块儿绿一块儿红的颜料,十分夸张,大部分字迹都看不清了,颜料把周遭的地板滴得到处都是。

    这是开学第一次黑板报,从前几天开始文艺委员田薇就在组织筹办了,本来找了顾盼写板书,但顾盼因为要花时间准备竞赛所以拒绝了,之后田薇才找的童笑苒。

    筹办至昨天,黑板报已经差不多完工了,这次黑板报的主题是已过去的教师节和即将迎来的国庆,田薇以前学过美术,画板报从来都是她负责,她将黑板空间斜分为二,分割线的花纹画得很精致。左边区域是教师节主题,画了蜡烛和花束,右边是国庆主题,画了国旗和□□。而童笑苒的板书也都已经完成了,她练的是行楷,单看笔锋很漂亮,但排列起来就不如顾盼写得工整了。

    顾盼看了看黑板,又看了看地上的狼藉,不可思议道:“这太过分了吧……”

    白知遥在一旁也愤愤道:“谁这么缺德,干这种事?”

    “真的不是我。”这时,她们听到坐在第四组最后一排的女生坐在座位上抽泣道,“昨晚大家都走得很早,我也马上就走了,把门给锁好了,早上过来开门就这样了……”

    女生名叫唐簌,是他们班的住校生,教室的钥匙也是由她来掌管的。

    她周围的同学都在安慰她:“唐簌,别哭啦,我们知道肯定不是你。”

    “童笑苒口无遮拦,她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顾盼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啊……”

    梁秋君依然保持着笑容,但眼神却流露出几分忧伤。

    “当然是真的啦,他们都要结婚了!”

    是啊,一别数年匆匆,大家都不再是当初校园里穿着清一色校服的高中生了。

    到他们这个年纪,大多都在谈婚论嫁了,他们班深造学习的多,这才是第一对听说要结婚的,已经比其他班晚很多了。

    顾盼问:“你也在聚英工作?”

    梁秋君脸上依然是熟悉的小酒窝,“是啊,我在北德分公司这里当hr,比不上你,是总部的大佬。”

    顾盼笑道:“不是大佬不是大佬,我只是正好搬家到了s市,所以找工作也是在s市找。”

    “不,他来不了了……”梁秋君眼底飞快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但下一秒就恢复如常,“对了对了,童笑苒和李骁在一起了,你听说了吗?”

    顾盼惊诧:“什么?真的假的啊?”

    顾盼欣然道:“好啊。”

    梁秋君笑盈盈道:“之前还在群里约了何晓梦和郑舸来着,我们去‘老地方’的时候顺便把他们接上车。”

    梁秋君也不深入尬吹了,转而问道:“对了,今晚的同学聚会你去吗?”

    顾盼点头:“去呢,班长微信告诉我了。”

    她回头,看到来者时露出有些惊讶的神情:“梁秋君?”

    “没想到真的是你。”只见梁秋君一身正装,整个人因为穿了高跟鞋而显得比高中时高挑了许多,“刚无意间看到参会人员信息,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找同事问了下,觉得可能是你,就过来看看。”

    梁秋君将碎发挽至耳后:“说起来,我还没你微信号呢,等下一定要加上!”

    顾盼道:“嗯嗯,晚上你也去吗?”

    梁秋君邀请道:“去啊,等下你散会后我也差不多下班了,你可以稍微等我一下吗?我们一起去吧,我开了车来。”

    夭川:小坏坏,谁让你不买够v章的,看不到新内容傻眼了吧!  二十六岁的她出门化了个淡妆,扎了个马尾,穿了件蓝衬衣配黑色的a字裙,踩着双白色的中跟鞋,一身打扮体面而不死板。

    会议中途暂歇,她从会议室走出来准备去趟洗手间,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顾盼!”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直播之暗黑执法者无毒不妃:妖孽皇叔轻点疼妖星潘多拉[星际]算天茅山摆渡人一等狂妃:邪王,请接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