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Round 3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女老师抬头,微笑道:“找哪位老师啊?”

    顾盼道:“我们找周庭颖老师。”

    对方露出有些惊讶的神色:“我就是,有什么事吗?”

    “谢谢周老师。”

    顾盼:“……”

    流劈流劈,甘拜下风。

    而后,周庭颖坐回她办公桌前,让顾盼和秦楷铭分别坐了对面老师和隔壁物理老师的位置。两人翻开本子,装作记录访谈过程的样子。

    为了不惹人怀疑,顾盼先挑了比较普通的问题问起:“周老师,您从一中毕业有多少年了?”

    周庭颖道:“5年了吧,我07届毕业的。”

    “您当时是住校还是走读的呀?”

    “住校。”

    “您还记得您住哪间寝室吗?”

    周庭颖失笑:“这个还要问?”

    顾盼有样学样,胡编乱造道:“是这样的,我在我住的寝室墙上发现了您的名字,就在想这究竟是同名同姓,还是真的就是当年周老师您留的。”

    周庭颖好奇道:“名字?你住几号寝啊?”

    “205。”她报的是唐簌的寝室号。

    周庭颖道:“那可能真的是吧,我当年住的就是芝兰楼205……不过我倒真不记得以前有在寝室墙上留自己名字了,现在来看好幼稚啊,让你们见笑了。”

    顾盼心中暗想,果然!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只有唐簌寝室的人能听到电话铃声,而其他寝室的人听不见了,不是因为他们睡得太沉没被吵醒,而是因为他们真的听不到。

    这是一通只有住在女生宿舍205的人才能听到的电话。

    顾盼顺着问道:“那您还记得寝室凉台对着的那条小路上的公用电话亭吗?”

    周庭颖笑着回忆道:“记得呀,那时候手机还不普及,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张ic卡,当时还经常有小情侣用那个煲电话粥呢。今年刚入职的时候我还去看了看,现在还在,不过应该没多少人会用了吧。”

    “嗯,毕竟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顾盼接着问道,“那您有在那台公用电话上接到过电话吗?”

    周庭颖摇了摇头:“接的话倒是没有,你想啊,那是公用电话,又不是座机,打过来你怎么知道是打给你的呢?”

    说的也是。

    那么电话里的女生为什么会打公用电话来求救呢?

    还是说,公用电话只是单纯的一种情景呈现方式?

    直觉告诉顾盼,应该还是有什么联系存在的。

    她进一步问道:“那老师您住校时接到过求救过吗?”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急了,导致周庭颖觉得有些奇怪:“你们问的是什么怪问题呀,现在校园采访的新风向吗?”

    顾盼自知失策,抬眼暗示秦楷铭问些别的。

    秦楷铭心领神会,转移话题道:“周老师,您大学毕业后那一年是在别的地方工作吗?”

    周庭颖回答道:“对,在我大学那座城市的一所中学工作了一年。”

    秦楷铭问:“那您是为什么又回母校工作了呢?”

    周庭颖笑了笑:“其实我并不想回一中教书……嗯,这句话你们就别记了,就写我是因为有一中情怀所以回来的吧,校方那边应该更乐意看到这样的内容。”

    顾盼觉得她的笑容有点不对劲,于是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周庭颖缓缓道:“我的一个好朋友在这边住院,从去年年底开始病情不大乐观,所以我就辞职回来进了一中,想能多有时间去看看她。”

    顾盼想起昨天下午那个高一的学弟说周庭颖不在办公室是因为去医院了,于是问道:“您今天会去吗?”

    “嗯。”周庭颖应道,“今天是一定要去的。”

    “可以请问一下,您的这位好朋友以前也就读于一中吗?”顾盼在心里犹豫了一会儿,才把这个问题问出口。

    周庭颖沉默了片刻,才道:“嗯,是我当时的室友。”

    “可以方便透露一下,她是出了什么事吗?”

    问道这里,周庭颖却脸色突变:“这个问题和采访无关吧。”

    说罢,她站了起来,拿着教材和备课本就要往外走,一边道:“采访先到此为止,快要上课了,我得先到班上去。”

    顾盼也跟着站了起来:“周老师……”

    “你们也快回去准备上课吧。”丢下这句话后,周庭颖就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办公室。

    被下了逐客令,顾盼和秦楷铭只有回去了。

    上楼梯的时候,顾盼回想起刚才周庭颖的秒变脸,推测道:“我觉得周老师的室友很有可能也跟这次事件有关。”

    秦楷铭面无表情道:“她刚才说,今天是‘一定’要去的。”

    “对,这个词也很可疑。什么时候会‘一定’要在某一天去看望一个病人呢?”

    “可能今天她室友要动手术或是采取别的治疗方式,”秦楷铭顿了顿,“又或者是这一天的日期本身就具有什么特殊意义。”

    顾盼想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首先得知道周庭颖的这个室友是谁。于是她道:“这个可以稍微放一放,我们目前起码有一件事是可以先去查一查的。”

    秦楷铭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分寝名单。”

    07届的宿舍分配名单。

    每年一中的分寝名单都可以在一中的官网上找到,只不过出于隐私保护,名单上仅会显示谁和谁一间寝室,并不会暴露寝室号。

    用非智能手机登官网实在有点艰难,所以午休的时候顾盼和秦楷铭来到了多媒体楼的机房。

    一中的机房在午休时是面向师生开放使用的,主要是方便大家查阅学习资料。

    不过在中午利用这个机房的学生不多,两人进到机房时看到室内只有看管机房的老师,同事也是给他们上微机课的老师,姓罗,三十出头的样子,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开了两台电脑,在官网和某度上浏览检索一番后,两人的希望再一次落空——

    学校官网正好是在周庭颖毕业后那年才建好的,所以在那之前的分寝名单一概没有,只能找到后来补传上去的往届高考榜单。

    在07届的高考榜单上可以看到,周庭颖当时考上的是国内一家有名的师范大学,这个学历来北德这个小城市教书确实是有点可惜的。

    顾盼扶额:“这几天真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罗老师走过来,热心地问道:“你们是想找什么呢?”

    秦楷铭直截了当道:“我们想在官网上找07届毕业生入学时的寝室分配名单。”

    罗老师面露诧色:“找那个干什么?”

    秦楷铭道:“是这样的,现在住在芝兰楼205的女生们想要策划一场活动,找以前住过205的学姐们出来聚一下,搞一个205寝交流会,所以我们在帮她们找人。”

    一旁默默听着的顾盼:“……”这该是对205寝室有多大的执念。

    罗老师觉得有些奇怪,但见秦楷铭认真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于是问道:“真是有意思的想法呢,那你们现在找到多少人了?”

    秦楷铭道:“07届的话只找到了周庭颖老师,周老师说她有个室友在住院,其他的不太方便透露了,所以我们就打算自己来找找名单。”

    “周庭颖啊……”罗老师笑了笑,“时间过得真快啊,她居然都成我同事了。”

    顾盼好奇地问道:“老师您以前认识周老师吗?”

    “怎么不认识,07届是我毕业出来带的第一批学生,所以印象深刻,只要是上课积极点的,我都还记得。”说到这儿,罗老师停顿了下,叹了口气,“她说的那个室友是孟瑜吧,那孩子怪可怜的。”

    “孟瑜?”

    罗老师回忆道:“我记得她俩确实是一个寝室的,感情特别好,两个人在课上都很积极,对计算机很感兴趣。”

    顾盼试探性地问道:“那位孟瑜学姐后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罗老师又是叹了口气:“嗯,也就是因为孟瑜,所以我对07届的学生记得更深刻了吧,记得是他们升到高二那年,孟瑜出事了。”

    “她跳湖自杀了。”

    秦楷铭诚恳道:“听说周老师您也是一中毕业的,所以就想先采访下您。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您,因为学校那边给的期限很短,我们想策划想得很急,今早才做决定,需要马上采取行动。希望老师能配合下,这个采访不长,就当帮我们社团一个忙了。”

    周庭颖爽快道:“好的好的,我个人还是很支持学生社团发展的,如果只是简短的采访的话没有问题,上课前问完就行。”

    周庭颖更加惊讶了:“采访?之前怎么没人跟我说呀?学校什么时候有记者社了,学生组织的吗?”

    “对,不过我们社团遇上点困难。”说着,秦楷铭迎上她的目光,一本正经道,“学校那边说如果出不了一次正经的刊物,就禁止我们的所有活动。所以我们想策划一期关于北德一中的刊物,里面计划有对一中历史的回顾和大事记梳理,还有对一中校友的采访合集。”

    周庭颖信以为真:“这样啊,感觉工程量不小啊。”

    “一群!”

    “……”

    过了会儿, 秦楷铭才再开口道:“你是不是因为走不出循环所以心理压力太大了?”

    闻言,顾盼和秦楷铭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个眼神。

    秦楷铭上前道:“周老师,我们是一中菁菁记者社的成员,想对您进行一个简短的采访,请问您愿意配合一下吗?”

    这位女老师只有二十四五的样子,正在饮水机前接热水, 她穿着身驼色系的秋裙, 乌发半束, 脸上化着淡妆,模样清秀端庄。

    顾盼礼貌性地叩了叩门,朗声道:“报告!”

    “不是不是!”顾盼忙道,“我是真见鬼了!你听我说……”

    她把凌晨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秦楷铭, 并趁周围没人的时候,取出那副眼镜,一分为二,给了他一枚单片镜,以备不时之需。

    “对!”顾盼点头如捣蒜,“活见鬼!”

    “……”秦楷铭问, “1个还是2个?”

    秦楷铭觉得很新奇,他将单片镜放在手上端详了一阵, 然后收到了校服口袋里, 拿了个本子和笔, 站起来道:“走吧, 去找周庭颖。”

    按照计划, 在第一节课开始之前,他们要去高一的办公室碰碰运气。

    周庭颖所在的办公室位于1楼, 两人到达的时候隔壁桌那个物理老师还没到,其他老师应该要么没来要么是看早读去了,整个办公室只有一位昨天没见过的女老师,也是刚到不久的样子。

    ..,

    “学神, 我见鬼了。”

    秦楷铭刚准备掏出作业的手指一顿:“活见鬼?”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巫道案中有诡追仙神器全能军工设计师乡村修真小神医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