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
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

26.Round 26

那几个女生没想到正主也在厕所里,当即一愣,不敢出声了,唯有站在最中间的短发女生很快反应过来,丝毫没有背地里说人坏话被抓到的窘迫。

“我是说这间怎么蹲这么久呢,原来是有人在偷听别人讲话啊!”短发女生双手抱于胸前,吊儿郎当地站着,一脸嘲弄,“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敢做出这些事就不要怕被别人说呀!”

白知遥高声道:“我没有做!”

“哇,白知遥骂人了!”短发女生朝门外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女神人设崩塌啦!”

“你!”意识到自己掉入对方圈套的白知遥气得来发抖。

而就在女厕所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一个声音压过了所有的嘈杂,估计连走廊外的都能听到:“徐猪皮,你个垃圾玩意儿在里面逼逼啥呢!”

只见孟康莉从门外挤了进来,一步上前护在顾盼和白知遥两人面前,对短发女生气势汹汹道:“靠,你要吵架找我吵啊!找她俩干嘛?欺负好学生不会吵架啊?!你有本事跟她们比念书啊!抓俩说个脏字都脸红半天的小弱鸡瞎怼什么劲!你活得这么没成就感的吗?”

短发女生脸色一变,气势陡然削弱了一半:“孟康莉,这不关你的事,你别乱出头。”

“嘿,我告你,这可真关我事!”孟康莉指了指身后,“顾盼,我姐妹儿,她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你冲人家白知遥瞎喷什么口水?人家不说话都能顶你聊一个星期的骚!你个癞□□说人家白天鹅吸引大众目光是勾引,你要点脸吗你?你真是□□舌头有多长你就要吐多长!”

看得出短发女生还是怕她的,憋了半天只反驳道:“我他妈什么时候说她勾|引了?”

“哦,你没说这个啊?”孟康莉显然没听到最开始的对话,只是凭自己的了解猜测对方说了什么,不过在这方面,她的反应倒是很快,“你要怎么编她,我就怎么编你,你没说的,我也要给你传出花来,看你乐意不乐意!”

短发女生的脸色难看极了,她自认敌不过孟康莉,转身走人了。

见她走了,孟康莉冲门口吃瓜群众道:“散了散了啊,看什么热闹啊!作业写完了吗?这次月考能考前五百吗?一天到晚吃瓜也吃点真瓜啊,这点别人谣传的假瓜也吃,你们低不低俗,有点品味好嘛!堵着道让别人真想上厕所的挤不进来,你们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

她话一说完,门口的人果然都走了不少,真想上厕所的都进隔间了。

顾盼感激道:“大姐大,谢谢你……哎,知遥!”

孟康莉摆了摆手,指了指走出去的白知遥:“没事没事,你快去看着点她,别出什么事,我看得出她不待见我,我没什么的。”

顾盼点了点头:“嗯嗯,回头聊!”

“拜。”

顾盼追了出去,与白知遥并排走在一起,她轻声道:“孟康莉帮我们解了围,你这样突然走掉不太好。”

白知遥偏过头看向走廊外,声音闷闷的:“我不需要她帮我解围。”

顾盼一听她声音就不太多,忙掏出纸巾递过去:“知遥,你别哭啊。”

“我没有。”话是这样说,但白知遥还是接过纸巾揩干眼泪,从顾盼这个角度能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

顾盼轻轻地揽住她,安慰道:“那些人都是以讹传讹,乱说的,你可千万别把那些瞎话放在心上,清者自清。”

“清者自清。”白知遥喃喃道,“小盼,你知道永远不会缺席的是什么吗?不是正义,而是恶意。”

顾盼将她搂得更紧了些:“知遥……”

沉默了一会儿,白知遥才道:“我知道孟康莉或许真的人很好,但我很难接受她。”

“为什么?”

白知遥却是话题一转:“你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年级也有个大姐大吗?”

顾盼隐约有点印象:“记得,好像姓潘?”

“嗯,潘咏琳。”白知遥微垂着眼,长长的睫毛上都带着水汽,“初中的时候,她看不惯我,把我的手机号和我家的座机都写在了每层楼的男厕所上,散播我到处约|炮的谣言,还扬言要把我毁容,那段时间快把我骚扰疯了。”

顾盼惊诧:“怎么没听你说?”

她只记得初中时嫉妒白知遥的人很多,但白知遥都没放在心上,偶尔提起都是用的玩笑的语气,所以她一直都没太担心。

顾盼一时有些无措,她一直以为白知遥过得很好,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在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他人的恶意顶多是像天台墙壁上的留言一样不痛不痒,正如白知遥在她面前表现的那样。

却没想到背地里受到了这样的欺凌。

白知遥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道:“从那以后,我就很反感学校里所谓的校霸大姐大,我知道孟康莉是好心,但每次看到她,我就想起潘咏琳。”

顾盼握住她的手:“知遥,以后发生这种事情,你可以跟我说啊,我可以帮你分担一点。”

“我妈离开家之前跟我说过,希望我做一个独立又坚强的人,我想努力做到这一点。”白知遥看向她,眼底确实沉甸甸的坚定,“小盼,以炫耀自己的痛苦来作为骄傲,是太懦弱的表现。”

顾盼愣住了,只觉得这句话分外耳熟。

好像在哪里看到或听到过……

晚自习一结束,白知遥就被他们家的司机给接走了,顾盼把她送到了校门口。

骑车回家的路上,顾盼简单地把事情跟秦楷铭说了下,叹了一口气:“这些事她连我都不告诉,我真怕她一个人憋在心里憋出毛病来。”

秦楷铭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白知遥应该是很要强的人,你过分关心了,她可能反而觉得不舒服。”

“嗯……”顾盼也不是不能理解,她在小区门口停下车,“我到了,那明天见。”

秦楷铭突然问:“不要紧了吗?”

“什么?”

“家里的事。”秦楷铭顿了顿,“中午你心情不好时说的。”

顾盼光顾着想白知遥的事情了,都差点忘了家里的事:“你要不提我真的抛在脑后了。”

秦楷铭面无表情道:“总要面对的。”

顾盼:“……”你是魔鬼吗?!

“我12点之前都开着手机,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说罢,还不等顾盼反应过来,秦楷铭就已经骑着自行车一溜烟跑了。

顾盼:“……”

学神这是撩完就跑真刺激,还是难为情得害羞跑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对方说的对,总是要面对的。

回到家,顾母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等她一边看电视,顾父应该已经去睡觉了,玄关处摆着他的黑皮鞋,卧室门紧闭。

见她回来了,顾母站了起来,和颜悦色道:“小盼,最后一天考得怎么样啊?”

看着母亲关切的脸,顾盼就想起上午瞬移回家时听到的怒吼,心里一抽。

她低声道:“地理考得不是很好。”

“这次考过就算了,之后拿到试卷后好好问老师,下次争取考好一点!”顾母以为她是因为考差了所以心情低落,也没再说她什么,而是道,“哦对了,你爸给你热了牛奶,记得喝掉再洗漱。”

“……我不喝了。”

顾母奇怪道:“怎么了啊,你爸都给你热好了。”

要是放在从前,顾盼肯定痛痛快快就喝了,只是现在她不由地想到,这牛奶应该也是她妈喊她爸热的,为的是在她面前营造家庭和睦的假象。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有点难受。

她很想打开天窗说亮话,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暂时还没想到怎样解释自己得知这件事的,于是她只有闷闷道:“晚上吃得有点撑,不太想喝。”

顾母问:“那这牛奶怎么办?”

“放着吧。”顾盼的手暗地里捏紧了拳头,才让脸上尽量挤出与平常无异的笑容,“我明早自己热来喝。”

“好吧,明早别忘了。”

顾盼应了声,犹豫了片刻,才说了一句:“妈,你辛苦了,我爱你,千万别勉强自己。”

说罢,她就将房间门轻轻关上了。

顾母低头笑了笑,然后把电视关掉了,准备睡觉。

“傻孩子,这么大了还爱撒娇。”

短发女生叫嚣道:“哎,理亏就想跑啊?”

“我没有理亏!”白知遥回头瞪着她,咬牙道,“对,在你们眼中,富二代就爱用钱砸人,长得漂亮就肯定勾三搭四!每个人像你这种丑八怪一样你就没话说了!”

顾盼生气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短发女生哼笑道:“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一般‘白富美’不就最爱这种伎俩了吗?”

顾盼见她存心挑事,于是拉着白知遥想往门口走:“知遥,别理她!”

“啧啧,20班那个果然玩出事了。”

“长着一副清纯的样子,不知道睡了我们学校多少男的。”

“哇,她收费吗?”

“知遥!”顾盼拉住想要冲到女生面前的好友。

短发女生夸张道:“哟呵,还要打人了是不是!哇,快来看啊,咱们年级的‘白女神’不仅偷听,还要打人啦!之后是不是还要让你爸给学校出个十几二十万把我们都给赶了啊!”

顾盼没想到白知遥也会同时出来,她轻轻地拉住了身旁人:“知遥。”

白知遥扫视着刚刚说话的那几个女生,寒声道:“你们说谁会遇到鬼?”

“当然不收了,她家还是挺有钱的,人家大小姐就是喜欢玩个刺激。”

“噫,我有个大胆的猜测,那谁说不定就是她杀的!”

“校门口那群人走没有啊?”

“散了吧,据说警|察都来了。”

“就算不是她杀的,肯定也和她脱不了干系,这人啊,夜路走多了啊总是会遇到鬼的!”

……

随即,只听“砰”的一声,隔间的两扇门被猛地推开了。

大概是都知道了校门口前的那一幕,所以虽然是刚月考完后的晚自习,但20班内也是静悄悄的一片,没人像往常一样鼓动老师用教室的投影放电影,每个人都乖乖地坐在自己座位上看书自习,甚至比考前还要安静。

晚自习下课,顾盼见白知遥要去洗手间,于是也起身跟了过去。

两人刚分别进了隔间,就听到厕所里来了几个其他班的女生,正七嘴八舌地议论下午的事情——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