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
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

21.Round 21

所以在彻底想好之前她选择了逃避。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上课时——

“……”

太!狡!猾!了!

顾盼刚想写点什么在纸条上吐槽一番,就听地理老师突然道:“顾盼。”

“到!”出于心虚,一听到老师点她名字,她“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甚至都带起了一阵风,把后桌梁秋君的刘海都吹起来了。

“你说说我国现在能利用的能源资源都有哪些?”

“煤炭,石油,天然气,太阳能……”

下课后——

秦楷铭侧头看向她:“顾盼。”

“知遥!”一察觉到秦楷铭的目光过来了,顾盼就立马站了起来,叫住刚离开座位的白知遥:“你等等我!我也要去厕所!”

秦楷铭:“……”

……

就这样一直逃到午休,顾盼在学校附近吃了饭后回教室休息,她知道秦楷铭中午的时候一般都不在教室,所以暂时放松了警惕。

然而,在她中途离开教室准备去洗个脸清醒一下时,就正面撞见了秦楷铭。

还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就见秦楷铭的目光越过她:“杨老师好。”

顾盼闻言转头,却见身后的走廊空无一人,哪有什么杨老师。

糟了!

可是等她意识到自己中计的时候,她已经被秦楷铭牢牢地抓住了。

“哎,你放开我!你要拉我去哪儿啊?”顾盼怕被沿途路过的其他班的同学听到,压低声音抵抗道,“你再不放手小心我叫啦!”

秦楷铭一脸淡定:“你豁的出去的话就叫吧。”

顾盼:“……”好吧她豁不出去。

秦楷铭带她下了楼,来到一楼转角的图书室。

说是图书室,但也没比一间教室大多少,进门正对一排窗,微风拂动起落叶色的窗帘,窗前是一排木桌和木椅,上面只放了秦楷铭的书包和作业文具。

秦楷铭把门关上:“这里中午没有人来,就在这里说吧。”

顾盼好奇地打量着四周,惊讶道:“平时中午你都在这里午休或自习?怪不得不见你回教室。”之前每次想起来她还觉得奇怪,秦楷铭家明明住得不算近,但每天中午却又不见他在教室待着,还想着难不成这人中午还跑回家吃饭什么的。

秦楷铭把窗帘束起来,一边道:“图书室的老师之前找中午可以留在这里的学生,我就报名了。”

顾盼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还有这回事?”

“嗯。”秦楷铭转过身看向她,“你昨晚说好今天一定告诉我的。”

“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顾盼坐了下来,头疼道,“你是怎么猜测的?”

秦楷铭与她面对面坐着,道:“你能看到我看不到的东西,或是能预测未来。”

“确实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一些东西,也确实知道一些未来,但不能这么说吧。”

“不能这么说?”

“秦楷铭,你相信重生吗?”顾盼低声道,“就是一个人死了后,回到了自己的九年前……不,还不是自己原来的九年前,而是平行世界的九年前。”

秦楷铭的回答简短而干脆:“不信。”

顾盼:“……”这话题似乎结束得比她想象中早。

“但如果有实例发生在我身边的话,我就信。”秦楷铭问道,“你是那个实例吗?”

顾盼答道:“是。”

“……”

我就回答了个“是”,怎么就又触发逃脱了?嗯?

但顾盼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只是飞速开始计算起时间——90分钟后就差不多是2点30分了,正是下午第一节课开始上课的时间。

秦楷铭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问道:“这个是什么?什么叫‘触发逃脱’?”

“这是系统的提示声,提示我们已经进入密室逃脱环节了。”说着,顾盼想起这个时候真人密室逃脱玩法应该才刚在国内推广没多久,还没出现在他们这座四线小城。于是她问道,“你知道密室逃脱吗?”

秦楷铭有些迟疑道:“基本能从字面意思上理解。意思是这间图书室是间密室?”

“嗯,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通关然后得以从这里出去。”

“直接打开门不就能出去了吗?”

“你试试?”

秦楷铭起身打开图书室的门,大步走了出去,但是下一秒却如鬼打墙一般,又从同一扇门走回来了。

他蹙起了眉头,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走不出去。”

顾盼想起自己重生过来不久时的屡次试验,若有所思道:“看来只要是能听到这个提示音的人,就都能受这个规则控制啊。”

秦楷铭问:“你一直能听到吗?”

难得看见学神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顾盼有点坏心眼地感到愉悦,她道:“嗯,从暑假起就有了,开学后我每次完成一次日常现实版密室逃脱,都能获取一些我重生前的记忆。”

“记忆?”

“这个等完成这次逃脱后再说吧。”顾盼开始查看起图书室里的东西,“要是不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我俩就彻底出不去了。”

秦楷铭也没再追问,只是和顾盼一起在图书室里找起线索来。

桌椅,窗台,报架,名家画像,书柜……

检查一排排的图书时,顾盼忍不住道:“这里的书好乱啊,完全没按照中图法来分类。”

秦楷铭解释道:“书的种类不够全,再加上很少人来,所以老师也没怎么管。”

顾盼感叹道:“应该招专门的图书管理老师,好好采购布置一番,再多搞些阅读推广活动,这样利用学校图书室的人才会多起来嘛,今天要不是你拉我来这儿,我都快忘了一中有图书室这种地方了。”

秦楷铭看了她一眼:“你是站在九年后的角度来看的吗?”

顾盼道:“是的吧,一线城市的图书馆都发展得不错,但不知道北德怎么样,因为大学后我们家就不在北德住了。”

“嗯。”

过了会儿,顾盼问:“你难道不怕我都是瞎编,是在骗你的吗?”

秦楷铭学着她的样子把架子上的每本书都动一下,一边淡淡道:“等到九年后就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了。”

“那看来我得好好活到九年后你来找我算账才行……”顾盼笑道,“找到了!”

最后一排的书架中间那排靠墙的位置有个像木箱子一样的东西,顾盼从上面摸出了一块木板。只见木板上画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国际象棋盘,标了king的位置,又在某个格子上标了一个星号。

在木板被拿出来的瞬间,木箱正面浮现出一个问题:“请问king走到☆的位置最少需要多少步?”

顾盼记得,国际象棋的话,好像王是横直斜走都可以……

“5步。”

正当顾盼还在回忆国际象棋的规则时,秦楷铭已经把答案报出来了。

顾盼微诧:“你这么快就试出来了?”明明她还没开始试该怎么走呢。

“不用试。”秦楷铭轻描淡写道,“这是切比雪夫距离的经典应用,只要把棋盘放进直角坐标系中,得出两点坐标,取两个横坐标之差的绝对值与两个纵坐标之差的绝对值里的最大值就行了。”

“??”等等等等,切什么雪夫距离?她怎么不知道!

顾盼没好意思继续问了,她一个大学毕业的人了,居然懂得还没一个高二生多。

惭愧惭愧,都没脸说自己是重生过来的“复读生”了。

得出正确答案后,木箱上的问题褪去,顾盼伸手动了动那个箱子,发现正面的板子可以推开了,箱子里面有4个格子,看起来正好能放进4本书的样子。

然后她发现每个格子里都有张书签,上面各自都写了些什么。

顾盼推测道:“难道是要根据每张书签的提示来找对应的书?”

秦楷铭道:“可能是,你拿一张出来看看,我对这里比较熟,我来找书。”

于是顾盼抽了第一格的书签出来,只见上面居然不是打印体,而是手写的钢笔字,字迹看起来有些刻意潦草。

“‘我的朋友,我还有一点疑虑——你是不是因为太懦弱了,才这样以炫耀自己的痛苦来作为自己的骄傲?’”顾盼读出书签上的内容,一愣,“这句有点熟啊,好像在哪本名著里看过……”

几乎是在她话音刚落,身后人就递来一本厚重的书:“《基督山伯爵》。”

顾盼:“……”

和学神搭档总有种开了挂的感觉。

顾盼:“是你先写的!”

“上次的纸条在我这里,我之前的都被擦掉了,最后写的是你。”

秦楷铭的字迹潦而不乱,很有笔锋:“我在听,倒是你的书早该翻页了。”

“……”顾盼面无表情地把地理书翻过一页,而后把纸条又回了过去,“小心我告你上课写纸条骚扰我!”

秦楷铭:“你之前也给我写了。”

“不用了,我……”

这时,她听到宋可菲在不远处冲这边提醒了一句:“秦楷铭,今天轮到你值日!”

秦楷铭背着书包,刚走进教室,声音不高不低地应了声:“知道。”

熟悉的橡皮裹着熟悉的纸条出现在顾盼的桌子上,她不动声色地打开纸条,只见上面是熟悉的笔迹:“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她用对方之前的话回了过去,试图终结话题:“好好上课,专心听讲!”

又重生又日常触发密室逃脱什么的,还要加上过去在原来世界发生的事情,真是不知道从哪里讲起来比较好。

而且这对平常人来说,应该是天方夜谭般的事,要是她好不容易全盘托出了,秦楷铭反而觉得她在说瞎话可怎么办?

顾盼瞬间就精神了,她把手中的数学作业塞给白知遥,话语和方才的态度完全不同:“知遥,那就麻烦你收我们这两组的了!我去收后面六组!”

“?”白知遥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但还是温和地答应道,“好的。”

顾盼打了个呵欠,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嗯,失眠了……”

“那你好好休息下,我帮你收数学作业吧?”

看着少女头都不抬地从自己面前匆匆走掉,秦楷铭没有喊住她,只是默不作声地回到自己座位,把各科作业都放在桌上后,起身拿扫把值日去了。

是的,顾盼想了一夜的结果就是——

还没想好!

顾盼几乎一夜未眠,第二天顶着一对熊猫眼去学校了。

实乃有违佛系青年原则。

到了教室,白知遥看到她憔悴的模样,关心道:“小盼,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昨晚没睡好吗?”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