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Round 1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顾盼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操作,有点惊讶又有点庆幸。

    趁这时,她又狠狠地往身后人的脚上一跺——

    “嗷!”

    “啊啊啊啊啊!”

    原来顾盼并没有打算扇他耳光,而是伸手狠狠地抓了把他留至遮眼的头发!

    甚至因为力气太大,真的一口气把一撮头发都给揪下来了!

    此时他平时引以为傲的帅气头发反而成了他最大的弱点!

    杀马特心中的冷笑顿时成了惨笑,他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远在天堂的曾曾曾祖父。

    而无论是他还是尚未缓过劲来的小寸头,在此时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

    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和女人打架!

    女人都是不可貌相的怪物!

    这他妈下的都是多么可怕的阴招啊!

    顾盼后退几步,气息有些喘。

    虽然她表现得十分淡定冷静,但其实心脏早在胸腔里怦怦狂跳,撞得她的身躯都在发颤。

    就在她深吸一口气,发现身后另一边战局完全没了任何声音时,就突然被人拽着跑起来。

    秦楷铭的声音难得带上几分急促:“跑!”

    顾盼偏头瞥了一眼,只见那四个对付秦楷铭的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统统失去了战斗力。

    两人一路奔到十字路口,秦楷铭抬手立马拦了辆出租车,带着顾盼坐进了后座。

    坐到了车上,顾盼才回过神来,看了眼手中的钢尺和手环,不可思议道:“我,我打架了?”

    活了二十六年,她一直都是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别说打架了,连和别人吵架都少有。

    秦楷铭唇角微勾:“嗯,还很厉害。”

    顾盼脱掉手环放回兜里,一边忙道:“不不不,一定是他们太弱了!”

    秦楷铭道:“没想到你还随身带了尺子。”

    “这个……书包收好了才发现这个没放进去,就干脆放口袋里了。”其实顾盼为了能及时应对不定时触发的密室逃脱,总是会随身携带一些文具,她想起刚才对方干脆利落的动作,赞叹道,“对了,没想到你很强嘛!”

    秦楷铭用她刚才的话回道:“不强,是他们太弱了。”

    顾盼越想越觉得他厉害:“你怎么连打架都会啊?也太神了吧。我看你唰唰唰几下就把他们给干掉了。”

    秦楷铭纠正道:“不是打架,是正当防卫。”

    顾盼噗地笑出来:“喂,你这个可说不过去了,是你先动的手呀。”

    秦楷铭淡然道:“这叫先发制人。”

    “好吧……”顾盼突然想到件事,脸上的笑容稍敛,“你之所以会打架,是不是跟你会翻窗一样,是因为初中会经常用到?”

    “你听说的是我初中的事吗?”

    顾盼小声道:“嗯,听说你在初中过得不大好。”

    秦楷铭没有立即回答,暖黄色的路灯透过车窗照进来,光与影在他俊朗年轻的侧脸上交织出一片深邃,但他的眼眸却如同山间的黑夜,有繁星闪耀。

    过了片刻,他开口问道:“你觉得平时的小测有什么用?”

    顾盼愣了下:“查漏补缺吧?”

    “嗯。”秦楷铭应了一声,“所以中考后的暑假,我去学了散打。”

    看起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答,但顾盼却听懂了——

    这人是把过去遭遇的种种恶意当做是考试小测中答错的难题,认为正好显露了其不足与漏洞,即使某道题有很大可能具有特殊性,以后难再碰到类似的了,但仍有好好趁机弥补知识盲区的必要,有备无患。

    被关教室外面的话就学会翻窗,被打了的话就学会自卫,被流言蜚语攻击的话就培养强大的心理素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靠自己来保护自己。

    不得不说,这真是有点独特的思维模式。

    就在顾盼暗自分析时,秦楷铭问道:“他们是冲着你来的,有什么头绪吗?”

    “大概……有一点?”顾盼想起上周的体育课,觉得可能那时被其他人看到了,“前段时间,帮了朋友一个小忙,那个朋友……嗯……比较社会?就是打架方面敌人比较多吧。”

    秦楷铭突然道:“抽烟的那个吗?”

    “啊?”

    “那天你身上的烟味。”秦楷铭看向她,面无表情道,“你还说我是狗鼻子。”

    “!”

    顾盼想起来了,那天在学校天台顺利解除逃脱回到教室时,她被秦楷铭察觉出了烟味,当时她怕误会,就解释是陪朋友谈心,本以为对方没听进去,没想到记到现在。

    还把说他不好的话给记住了,可见记仇能力非同一般!

    顾盼对于今晚把他卷进来的事情心存愧疚,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在都坦白告之。

    当然还删减了有关密室逃脱的内容。

    末了,她想起知遥说过孟康莉在他们年级很有名,于是问道:“那个朋友叫孟康莉,27班的,你知道她吗?”

    “女生?”

    “对呀!”顾盼完全没想到他的重点居然是这个,“你该不会以为是男生吧?”

    秦楷铭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平静地提醒道:“你到了。”

    “……”学神很有当报站员的潜质。

    下了车,顾盼弯腰,通过车窗说道:“明天上学告诉我车费多少,我和你aa。”

    “嗯。”秦楷铭也不推辞,只是话锋一转,“你会骑车吗?”

    顾盼被问得有点懵,还是答道:“会。”

    秦楷铭道:“要不改骑车上下学吧,晚上我和你一起回来。”

    顾盼知道他之所以这么提议是因为觉得今晚这些人可能会再来,于是道:“也不是不可以……”

    “嗯,那明天见。”

    “拜拜。”

    等出租车开走了,顾盼才想起还没有和秦楷铭确认是不是从明天开始骑车。

    万一她明天骑了,但秦楷铭没骑怎么办?

    算了算了,大不了把车放学校车库,又丢不了。

    早知道就向秦楷铭要下他的手机号或其他联系方式了,这样以后讨论习题也方便点。

    走进小区,顾盼突然觉得有点头疼,脑袋里像是有一个魔盒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里面尘封已久的东西争先恐后地飞速钻了出来!

    ……

    “咦,秦楷铭,你也走这条路啊?”

    “公车不可控性太大,果然还是自己骑车可控点呀。”

    “学神,光骑车太无聊了,我们来抽背吧。”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

    许多陌生的画面与声音如同一股风暴席卷而来,但转瞬即逝,只留下突突作疼的神经和莫名其妙。

    为什么她好像隐约有点和秦楷铭一同骑车回家过的印象?

    明明在原来的世界,她从高一到高三都一直是坐车回家。高三时学校开设了第四节晚自习,她自愿参与,可是由于放学的时间已经没有公车了,所以她好几次跟父母提出想要骑车上下学,但是都遭到了激烈的反对,最后只有和几个同住在附近的一中高三生包了一辆面包车接放学。

    那难道是这个世界的“顾盼”的记忆吗?可是如果是曾经这个世界的“顾盼”和秦楷铭一起骑车放学回家过,那为什么刚才秦楷铭要问她会不会骑车?而且开学时他俩的交情完全不像是好到曾经一起回家过的样子。

    一直到回家,顾盼都在思索着这件事。

    听到开门声,顾母迎上来,担忧道:“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顾盼微笑道:“在办公室问数学题问久了,结果错过了最后一班公车,最后和同学打的回来的。”

    顾母接过她的书包,皱眉道:“下次再这样,要提前给家里打电话知道不?担心死我了。”

    “好啦好啦,知道了!”顾盼看了眼停在客厅的自行车,因为周末有时她会骑车出去跑腿,所以单车一直有气,“对了,妈,明天开始我想骑自行车上下学,这样就算放学晚了也不会老担心赶不上车。”

    顾母从她书包里拿出水杯,一边道:“你终于想通了?”

    “啥?”

    “就是骑车上学啊!”

    顾盼意外道:“我以为你会说可能有安全问题……”

    “你初中的时候呢,我是觉得骑车不安全,但是后来我们家到你学校那边的自行车道不是都修好了嘛,路上还有保安亭,我觉得应该没多大问题。”顾母絮絮叨叨地说起来,“高一时我就跟你说了,自己骑车时间比较好掌控,但你非要赶公车,说坐公车可以多睡一会儿。有时候啊,这公车也不准点的,你那等车的时间用来骑车,早就到了!”

    “……”

    顾盼想起来了,在原来的世界里,她高一时有过一两次因为公车不准时而差点早上迟到的事情,那时候她的父母的确建议过让她骑车上下学,说可以骑车和坐车结合。

    看来在骑车上下学的事上,这个世界的父母和原来世界的父母是基本一致的。

    ——那为什么高三时她再提出骑车,她爸妈的态度会反差这么大?

    顾盼越想越头痛,感觉脑袋都快炸开了,同时心口也闷闷的,像是有一块沉重的巨石压着她,很不舒服。

    而巨石下,仿佛有什么快按捺不住了,正蠢蠢欲动。

    于是他将脸一侧,躲过吃耳光的轨迹!

    ——然而下一秒仍是发出一声更惨烈的叫声。

    眼看顾盼要跑开了,杀马特顾不得脚疼,单脚跳着跟了上去想要抓住她,却看见顾盼单手一抬,直朝他脑袋而来。

    杀马特心底冷笑一声。

    呵,女人,你的动作已经完全被我看破!

    顾盼正看秦楷铭打架看得目瞪口呆,就被个小寸头突然拽住左手往后拖。

    她虽是一惊,但还好早有预备,用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了钢尺,对着对方的手就是毫不留情的一拍,声音极其响亮。

    钢尺拍人本来就痛,再加上手环的buff,一时间小寸头感到自己的手如同被条带勾的鞭子抽了一下似的,已经不止是火辣辣的疼了,而是皮开肉绽般的疼痛!

    身后的杀马特也发出一声同样的惨叫,只觉得落在自己脚上的不是个少女的脚,而是头大象的蹄子!

    他满脸涨红,立马就将顾盼放开了。

    小寸头万万没想到会被踢中要害,当即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捂住裆部跳开了,满脸痛苦,连眼泪花都出来了。

    要是刚才真的被顾盼踢了个实在,那估计现在已经真的废了,

    小寸头吃痛,赶紧松手,低头看自己瞬间红得发紫的手臂。杀马特紧接而上,从身后用两只胳膊穿过顾盼腋下,将她锢住,好让小寸头从正面给她点颜色看看。

    顾盼怎会让自己如砧上鱼肉般任人宰割机会,抬腿就给了正要凑前的小寸头一脚。

    而另外一个人看似来势汹汹,实则毫无章法,一拳一脚都没打着,反而在身体前倾想要揍人时,被秦楷铭迅速一侧,然后被一个鞭腿扫到了一旁。

    剩余三人见状,知道秦楷铭不简单,于是一个上去帮忙,另外两个直接对付顾盼。

    一时情急下,她错误估计了她跟小寸头之间的距离,结果一脚踹出去踹了个空。

    但是在手环buff的加持下,她的这一脚带上了凌厉的气波,虽然脚差一点点到达目的区域,但那股气波却直冲目标!

    “嗷!”

    顾盼完全没想到看起来斯文瘦弱的秦楷铭打起架来会这么厉害。

    他的力道之重,以至于吊梢眼被击倒后捂着肚子一时起不来,左右俩小弟见此先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会被先下手为强,反应过来后赶忙上前为他们老大“报仇”。

    只见秦楷铭把肩上的书包取下,拎在手中正好抬手挡下一击,而后用力一抡,直接用书包把其中一人打懵了。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1980之他来自未来网王之六道轮回算天九阳帝尊-常八九一世之佛悲剧发生前[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