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ound 0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田薇终于发现自己被无视了:“喂,你们理理我啊!”

    一群道听途说的人讨论得热火朝天,而全桌上最知情的人却正在默默地吃自己的海鲜意面,思索别的事情。

    顾盼在想,桌上的这些人都来九年后的同学聚会了吗?

    这时,田薇突然道:“说到吃饭都在算题,我倒是想到一个人。”

    不知道是谁漫不经心地应了句:“谁啊?”

    田薇道:“就是老和我们班长大大争第一的那位呀。”

    顾盼正在用叉子裹面的手顿了下。

    就听梁秋君问道:“你说秦楷铭?”

    田薇点头:“对呀,初中时班上经常有人这么传他。”

    宋可菲明显对自己的竞争对手是持有好奇的:“诶,田薇,你和秦楷铭初中同班啊。”

    田薇的语气似是有点得意:“你们现在才知道啊,班里只有他是我初中同班!”

    宋可菲笑道:“秦楷铭平时话那么少,你不说的话,我们还真没什么办法知道。”

    “唉,其实秦楷铭初中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内向的。”说到这里,田薇正色起来,“刚才说他吃饭算题什么的,其实我自己觉得应该是谣传,初中他应该过得挺不开心的,被班里人排挤,所以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闻言,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顾盼也不例外,她问:“是因为他不合群吗?”

    田薇压低了声音:“我就只跟你们说,你们可千万别在他面前提啊!”

    “嗯,不说。”

    “其实秦楷铭初中时没那么不合群,虽然话不算多,但脾气很好,在班里还是很积极的,也经常和同学一起打球出去玩。”田薇像讲故事似的说,“他初中时成绩就很好了,基本没从年级前三掉下来过,再加上人也长得好看,自然就很多人嫉妒啦,然后初三发生了一件事,让这些人有机可趁。”

    陈杰急道:“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别卖关子!”

    “哎呀,你让我慢慢说好不好!”

    “好好好,您说,您说,”

    田薇白了他一眼,而后继续道:“秦楷铭的爸爸是市医院很有名的医生,没想到在我们刚升初三那会儿遭到了恶意医闹,患者家属闹得很大,当时都登北德新闻了,然后他爸就被停职调查啦。在调查清楚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这场医闹是恶意的,所以班里都传疯了,说他爸是黑心医生,秦楷铭听了后就很生气,还和说这话的人当场打架来着。老师看他成绩好,马上要升学了,才没给他处分。”

    众人皆不可思议:“居然还有这种事!”

    田薇绘声绘色道:“这还不是最过分的,当时班里还有人当着他面说‘你爸医死了别人的儿子,就该拿他自己的儿子偿命’,还把他的作业扔到楼下,把粘了老鼠的粘鼠板放进了他抽屉里什么的。”

    陈杰拍案:“这太过分了吧!”

    就在其余人都顾着义愤填膺的时候,顾盼问道:“后来澄清后,你们班的人都向他好好道歉吗?”

    田薇说起来也有些愤愤:“没有。可能感受到了班里的气氛,事情调查清楚后班主任还特意在班会里说了来着,但是没人去道歉,只是没有再做那么过分的事了。但那个时候秦楷铭已经开始变得不合群了,越来越沉默寡言,班里看不惯他的人还是看不惯他,没了他爸的事,他们就拿读书的事去嘲笑秦楷铭,说他是书呆子,时不时编排他。”

    顾盼看着她问:“那你当时有尝试过跟他搭话吗?”

    田薇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不由一愣,随即干笑道:“顾盼你想想,我一个女生主动找他说话,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像什么样子,肯定要被乱说”

    “……嗯。”看来是没有了。

    大概是察觉到了话题的沉重,宋可菲等人很快就开始了新的话题,谈话又重新热烈起来。

    顾盼盘中的意面还剩大半,但她一口也吃不下了。

    从刚才田薇开始讲述往事的时候起,她的左手就握紧了拳头。

    最初在天台看到孟康莉打许娜时如潮水般疯狂涌上心头的那股厌恶感又回来了。

    ——如果不是了解到孟康莉和那些恃强凌弱的人不一样,她根本不会帮一点忙。

    她痛恨校园霸凌。

    她最好的朋友就是因此离世的。

    看宋可菲他们对新的话题谈论得津津有味,不像马上要走的样子,顾盼起身微笑道:“我刚进来时看到2楼有家饮品店,想现在下去买杯喝的,你们要帮忙带什么吗?”

    田薇第一个举手:“我要一杯珍珠奶茶!”

    池远又推了推眼镜,正经道:“柠檬红茶,谢谢。”

    梁秋君道:“要不我和你一起下去吧。”

    顾盼知道梁秋君是好心,但她现在不想有人跟她一起,于是拒绝道:“不用了,我可能出去还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宋可菲道:“那等下我把大家要喝什么统计好,短信发给你吧,你先出去打电话。”

    顾盼点头:“好。”

    喝东西只是借口,她只是想出来走走透透气。

    他们聚餐的地方在商场的6楼,右转就有一台封闭的升降电梯。

    大多人都去坐观光电梯和扶手电梯了,所以电梯里只有顾盼一人。

    然而电梯刚往下移动没几秒,就突然停了下来,连灯都熄灭了。

    顾盼一惊,抬手刚准备按电梯的紧急呼叫铃,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听到了这句话,陈杰开玩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在心里算题呢!”

    一时被全部人注意到,顾盼有点尴尬,忙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在苦恼,不知道该给老杨挑怎样的礼物而已。”

    “啊?”顾盼抬头,“看到什么?”

    田薇大惊小怪道:“就他们说的校门口打群架事件呀,你怎么吃个饭都在走神呀!”

    顾盼:“……”

    一行人里属陈杰话最多,一坐下来就兴奋地拉开一个话题:“对了,昨天放学后楼下有人打群架,你们知道吗?”

    坐在旁边的池远推了下厚重的眼镜,文绉绉道::“有所耳闻。”

    田薇吃了口饭,一脸茫然:“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那她呢,她究竟有没有去成呢?

    田薇始终进入不到话题里,索性把目标转移到坐在对面的顾盼身上,问道:“哎,顾盼,昨天你也看到了吗?”

    田薇觉得仿佛自己和大家不是从一个校门口放学的:“你们怎么都知道这件事?”

    就住在学校附近的郭楠也道:“战况应该挺惨烈的,听说警车都来了。”

    宋可菲加入话题:“是昨天树下站着的那一群人吗?我当时放学看到他们时就觉得有点奇怪,没想到真是来闹事的啊?”

    田薇把饭咽下去,还是很懵逼:“一群人?是咱学校那棵大玉兰树吗?”

    由于众口难调,所以最后决定是吃快餐,每个人各点各的,只是坐在一起而已。

    等每个人都端好自己的那份餐坐下来后,就开始闲聊了。

    陈杰煞有其事道:“听说双方一触即发,打得是难舍难分!那场面相当的血腥暴力,儿童不宜!”

    坐在另一边的钟徽哼笑一声:“吹,继续吹。”

    梁秋君有些担心道:“昨天我也很早就走了,不知道最后有没有人受伤啊。”

    宋可菲约的是周日上午11点,在市中心的一个商业广场。

    除了顾盼和宋可菲外,来的还有英语课代表梁秋君,地理课代表陈杰、历史课代表何晓梦、政治课代表池远、体育委员钟徽、文艺委员田薇,以及负责掌管班费的生活委员郭楠。

    9个人约在a门碰头,然后先一起聚餐吃个午饭。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