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ound 0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以前她读书时从没接触过像孟康莉和张林这类的朋友,在她印象里,高中时代就是每天早起上课,短暂的课间,写不完的卷子,偶尔班里的小娱乐。像什么早恋、打架、文身、抽烟、翘课……仿佛只是小说里才有的事情。

    虽然未必有美满的结果,但顾盼还是挺羡慕这种丰富多彩的高中生活。

    “我闺蜜现在就好像被琼瑶洗脑了一样,一见我就哭,然后还是说她和那人渣的爱情故事。”孟康莉把她领导楼梯口正面的窄墙前,指道,“喏,就这儿的两颗心看到没,给我讲八百遍了,说这是她和张林那畜生用煊赫门那细烟给画的,这天台还是她和那狗东西的定情地。”

    顾盼伸手摸了摸那两个爱心,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她开口道:“大……孟康莉,你说的煊赫门,是你手里那包烟吗?”

    孟康莉回:“是啊,从我闺蜜那儿抢的,都躺床上要成木乃伊了还想着抽烟,我就给她把烟和打火机都拿了,让她抽鬼去吧。”

    顾盼看向她,问:“可以借我一支看看吗?”

    “你想看?行啊。”孟康莉很爽快地抽了一支出来跟她,一边不忘骂道,“张林那个死变态,还抽细烟,娘不拉几的。”

    顾盼拿到烟,又问:“你刚刚是不是说打火机也拿了?可以给个火吗?”

    孟康莉愣了下,随后便炸了:“靠!你要抽烟?!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嘛!干嘛好端端地折腾自己的肺!”

    “不不不,我不抽。”顾盼生怕她一激动把烟也给夺回去了,忙道,“我就是想把烟点着了沿着这两个爱心比划比划。”

    孟康莉一脸懵逼:“???”

    顾盼装作很痛苦的样子:“你就当我压力太大,想要通过这个方式减压吧。”

    孟康莉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拿出了打火机,帮她把烟给点着了,同时警告道:“好吧,你真的不许抽哦!要是敢抽一口,我可就揍你了!”

    顾盼:“知道了知道了!”

    点完烟后,孟康莉自言自语道:“真是搞不清你们这种好学生都在想些什么……”

    顾盼心想,这妹子还是有点可爱的。

    然后,只见她捏着细烟,用点着星火的烟头将那两个爱心缓缓地勾勒了一遍。

    等到结束的时候烟头上的点点火光早在摩擦中被蹭灭了。

    ——还好这次的只是单间密室!

    顾盼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第一节晚自习都要结束了!

    孟康莉奇怪地看着她:“喂,你怎么了?”

    “谢谢你的烟!”顾盼把烟还给她,忙往楼梯口走,“我得回去上课了!”

    孟康莉更加懵逼了:“啊?那你心情有没有好点啊?”

    顾盼笑道:“完全好了!现在觉得神清气爽,高兴得恨不得回去写五六张卷子!”

    “……”

    “谢谢你跟我讲你闺蜜的事情,我会保密的。拜拜!”

    “拜,拜拜。”

    听到顾盼“噔噔”的下楼声,孟康莉的目光回到那两个爱心上。

    她久久地凝视着那两个爱心,用顾盼还回来的烟比划了两下,陷入沉思。

    “这个玩意儿……这么邪乎的吗?”

    **

    顾盼一路跑下了天台,踩着下课铃回到了教室,正好遇上最先走出教室后门的白知遥。

    白知遥看到她,快步向前,关心地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找、找到了。”顾盼跑得来有点喘,“老师问了吗?”

    白知遥压低声音道:“你运气好,第一节课老师就来了一下,说有事处理,这节课大家自己写作业,然后就走了。”

    顾盼安心了:“幸好幸好。”

    “嗯嗯,我没跟别人说,其他同学要是问起来你可以说是被老杨找过去了。”

    “好,谢谢了!”

    白知遥微微一笑:“说谢谢什么的太见外了吧。我去上厕所啦,你好好坐着休息下吧。”

    “嗯。”

    顾盼一回到座位,坐在后面的梁秋君就问道:“啊,顾盼你可回来了,你这一整节课都去哪儿啦?”

    顾盼神色自然道:“杨老师找我有点事,没想到在办公室待久了。”

    梁秋君道:“那就好,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谢谢啦。”

    这是第一节晚自习课间,大家明显都有些疲倦了,所以一下课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活动了,上厕所的上厕所,抱团聊天的聊天,去走廊吹风的吹风。

    等梁秋君离开座位后,坐在一旁的秦楷铭才突然开口道:“杨老师不在办公室。”

    顾盼没有反应过来:“啊?”

    “刚刚自习时我去找过杨老师问数学题,”秦楷铭从书包里拿出黑色的便携水杯,站起来准备去接水,一边道,“办公室其他老师说杨老师今天没有晚自习,所以已经回家了。”

    顾盼:“……”

    为什么偏偏又让这个人给发现了?!

    而还没等顾盼想好怎么回应,秦楷铭就接完热水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他在顾盼身旁停了几秒,才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吸烟有害健康。”

    “啥?”

    “你身上有烟的味道。”

    “……”顾盼心想这个人怎么不去破案呢,“你是狗鼻子吗?”

    没想到对方居然还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不是,我只是对烟味比较敏感。”

    “……”

    顾盼心虚地解释道:“真不是我抽了烟,是刚刚……我有个朋友,心情不好,我就陪了会儿她。”

    秦楷铭已经开始低头看书:“哦。”

    顾盼怕他不信,强调道:“所以你别误会!”

    秦楷铭翻了一页:“嗯。”

    顾盼:“……”

    不对,她干嘛要对他解释得这么清楚啊?搞得好像她是被抓到撒谎出门然后带着一身烟味回来的男朋友似的!

    就算被误会又不会怎么样,秦楷铭怎么看也不会是多嘴的人。

    失策失策!真是愈慌则乱!

    顾盼这边径自烦恼着,全然没注意到身边男生眼底漾开一抹浅浅的笑意。

    只听孟康莉又骂骂咧咧起来:“呸,张林那个渣滓,净带我闺蜜学些垃圾玩意儿,我他妈最讨厌那种在墙上乱涂鸦的人了,损坏公物,没点公德心!”

    “……”总觉得大姐大有点反差萌。

    ——“具体位置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周围还画了两个爱心。”

    看来知遥下午说的位置也是这儿。

    为什么总有些人这么无聊?是作业布置少了吗?

    孟康莉瞬间瞪大了眼睛:“本来失恋就很痛苦了,还写作业?这不是慢性自杀嘛!”

    顾盼:“……”

    片刻,孟康莉又道:“再说了,她都没来学校了,在家里躺着颓废呢。”

    只见墙上虽然覆盖了各种字迹的留言,但那两颗心却十分清新,一看就是用烟给烫出来的,而且还烫了很多次,痕迹很重。

    顾盼的目光稍微在爱心周围流转了下,就看到不远处的一行圆珠笔字迹,写着“20班白知遥恶心白莲花”。

    “当然知道啦,本来她爸知道后最先是要来揍张林的,被她妈给拦下了。”

    “……”社会社会。

    顾盼奇怪:“那她父母不知道吗?”

    “怎么不知道?”孟康莉还配合上了肢体动作,“就是她爸把她打得躺床的好嘛。”

    孟康莉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劝的,但她听不进去啊。”

    顾盼:“现在高二学业这么紧,多写写作业可能就能逐渐淡忘?”

    “……那她还好嘛?”

    “哎呀,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她爸不是你想的那种残暴的人,是她确实欠打。”孟康莉说着说着又激动起来,“你说这种人渣,早分早好,她还老惦记着人家,想着要和张林那狗屎玩意儿复合,还跑去文身,把人家照片文身上,把她爸给气死了,打了一顿让她躺两天,别老想着来学校找那垃圾糟蹋自己!”

    “她爸知道张林?”

    听了孟康莉的解释,顾盼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

    原来被渣男劈腿的不是孟康莉,而是孟康莉的闺蜜。她闺蜜和那个叫张林的男生在一起已经一年了,分科后进了不同班,没想到张林暗中劈腿同班的长发妹子,要不是有次她去23班找张林时撞破,恐怕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顾盼听孟康莉讲了好一会儿故事,眼看天就要黑了,等下找线索就很难了,顾盼不由有些心急,想要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但又不可能对此一言不发,只有安慰道:“这种男的不值得伤心,让你闺蜜想开一点。”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墨侠录神图师长生冢第一战场指挥官!重启2006茅山摆渡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