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ound 0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因为我是本不该存在于这个时空的事物的引路者,所以对这些事物自然也了若指掌。”

    顾盼好奇道:“那童书你又是来自哪里呢?”

    “你没有必要知道。”

    还是一只骑着黑猫的刺猬。

    忍住笑出来的冲动,顾盼努力板着脸问:“凶手会一直是同一个吗?”

    “在全部有‘你’存在的时空里,‘你’都是被不同时空的同一个人杀害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童书顿了顿,黑色的鼻头一抖一抖的,“你原本的世界,是‘你’被杀时间最晚的时空,而现在这个时空,是‘你’被杀时间最早的平行世界。”

    顾盼动作轻微地点了个头:“我知道,第一次见面时你就说过,我重生醒来的那一天,就是现在这个世界的‘我’被杀害的那一天。”

    “对,所以你要是实在回忆不起来,可以从这个世界的‘你’的死因入手。”

    “我尝试过,不行。”顾盼没有写日记的习惯,重生醒来时发现短信也被删光了,家中父母外出旅游,她根本无从得知在她醒来之前的几天里,这个时空的“她”都做了些什么,接触了哪些人。她又问,“只要我知道凶手是谁,我就不会再被杀吗?”

    童书淡然道:“不一定,让你知道凶手是谁,只是让你对敌人有所防备,说不定能够及时化解。”

    顾盼:“……”

    “万事皆有其迹象。”说着,童书跳下……不,是童书的坐骑黑猫跳下了她的肩头,径自走向了另一方,只留下一声无用的祝福,“总之,祝你好运。”

    顾盼:“……”其实每次她都很想问问那只黑猫不会觉得身上有点扎吗?

    只见那抹黑影走着走着,就渐渐化作了一股青烟,消失在了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据童书所说,只有两种人才能看到它和它的黑猫。

    一种是像顾盼这样的本不该存在者,另一种则是将死之人。

    说起来顾盼能那么快地适应重生,也要多亏童书的指导和解释。

    当时她重生醒来,对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陷入茫然,还好童书骑着黑猫从窗边出现,告诉了她种种,虽然令她受到了不少惊吓,但总算是了解了现状。

    要不是童书说她丧失了一天的记忆,她还真以为自己是睡了一觉就重生了。

    “嘿,顾盼!”

    突然被拍了一下,顾盼吓了一跳,回过头才发现原来是班长宋可菲。

    宋可菲梳着一个精神的高马尾,戴着副朝气蓬勃的红框眼镜,此时应该是刚做完值日,另一只手拎着块黑板擦,准备出来拍灰。

    高中的时候,顾盼和她虽然不至于很熟,但关系还是不错的。

    顾盼笑道:“原来是班长啊,吓我一跳。”

    宋可菲问:“早读要开始了,怎么傻愣在班门口不进去呀?”

    顾盼不好意思道:“刚刚走了会儿神。”

    “真服了你了,走路都能发呆。”宋可菲笑着提醒道,“快进去吧,童笑苒那边催着交语文作业呢,说第一节课上课前要给老师把作业抱过去。”

    顾盼:“!!!”

    像是由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顾盼忙快步进了教室把书包放下,都顾不得坐了。

    坐在她后桌的女生开口问道:“小盼,怎么了?”

    “知遥!帮我收下数学作业好不好!”顾盼把各科作业都先放到桌上后拜托道,“我才想起来昨天老杨让我今天早点把作业给他拿过去,第三节课的时候他要评讲。”

    差点都忘了,她高中三年都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

    女生名叫白知遥,人如其名,是大家口中的“白富美”,班里公认的班花,从初中起就和顾盼是同学了,应该能说是顾盼大学前最好的朋友。

    之所以说是大学前,是因为高考后白知遥就出国了,虽然之后二人有在网络上联系,但因为各自生活的忙碌和时差的阻碍,所以渐渐就疏远了。

    白知遥不仅长得漂亮,性格也很好。她道:“嗯嗯好,那我收前四组的吧。”

    顾盼:“感恩!”

    他们是20班,高二年级文科里第一个班,同时也是文科的尖子班,人数比其他班都要少,只有40人,正是来自分科前,也就是高一上学期期末考试里文科的前40名(仅限于选择文科的学生)。因为班里人少,所以许多老师也没在课代表下细分小组组长,作业一般都是课代表自己去收的。

    班里分为八组,也就是八列,每一列都是独立的,没有同桌,每周每排自动往后挪一排,最后一排的挪到第一排,这样原本坐在后面的同学也有机会坐到前面来。

    收作业收到最后一组,罕见地看见副班长李骁在补作业。

    方才班长宋可菲提到的语文课代表童笑苒正气势汹汹地站在桌前,催促道:“李骁!你能不能写快一点!”

    李骁平时从没有这么狼狈过,一边埋头奋笔疾书,一边急道:“你别催我!我是真的忘了还有这页阅读了,你要不先坐回去,等下我给你送过去!”

    “就差你一个了,我急着交给老师呢!”

    “那你先把作业抱过去好了,我等下自己交给老师!”

    顾盼没在他桌上看到数学练习册,于是找了个时机插话插|了进去:“哎,副班,交数学作业了……”

    童笑苒脾气特别爆,她瞪向顾盼,额前的齐刘海都要被她气得吹起来了:“我说顾盼,你别跟着凑热闹行吗?你不能先收后面的吗?没看我这里正催着嘛!有没有个先来后到啊!”

    顾盼无语:“从书包拿一本练习册又费不了什么时间。”

    李骁也是怕了童笑苒了,头也不敢抬地说道:“顾盼,你先收后面的吧,我等下给你!”

    “……好吧。”

    心疼李骁,以后大学还得跟童笑苒一起上。

    顾盼无奈,只有先收后面的,她一边清点怀里已有的练习册,一边对坐在李骁后桌的人开口道:“交数学作业。”

    话音刚落,对方就将练习册默默递至她眼前,于是顾盼头也不抬地伸手去拿。

    扯了下,没扯动。

    ……嗯?

    没想到对方竟然捏着练习册不松手。

    ……这人怎么回事?

    顾盼这才抬头,正对上一双蘸墨点星般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皮肤白的原因,衬得男生的头发和眼睛似乎比寻常人都要黑一些,剑眉入鬓,鼻梁高挺,轮廓深邃,生得十分俊俏。

    无论重生前后,顾盼都和他不太熟,因为他在班上实在不大合群,没有担任任何职位,也没见他和哪个同学经常一起玩,向来独来独往,和顾盼的交集很少,倒是曾经听班里其他男生提过,说秦楷铭虽看起来不好说话,但相处后意外发现人还不错。

    秦楷铭是男生的名字。

    虽然已是颗老阿姨的心,但顾盼还是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怎么了?”

    秦楷铭看着她,问了句:“那张传单上有什么吗?”

    顾盼瞬间愣住:“什么?”

    “刚才,我和你在同一辆车上。”秦楷铭的语气没有什么起伏,“你看起来有点奇怪的样子。”

    顾盼:“……”

    竟然被看到了吗?!

    闻言,童书缓缓道:“如果你不能在被同个人二次杀害之前想起是谁把你杀死的,那你就浪费了这次重生的机会。”

    “……”虽然动物说话本来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但顾盼觉得这种听起来似乎有些高深莫测的话更适合出自黑猫之口,而不是一只圆滚滚的小刺猬。

    ——刚才与顾盼对话的并不是黑猫,而是它。

    这只名为童书的小刺猬话锋一转:“这次的逃脱有奖励你重生前一天的记忆吗?”

    “没有。”

    她原本已是一名26岁的社会人士了,某天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重生回了17岁的夏天,开学升高二,假期已经进入倒数,桌上还有没赶完的暑假作业。

    更重要的是,她完全丧失了重生前一天的记忆,只记得她是回北德市出差。

    莫名其妙地重生,莫名其妙地失忆,莫名其妙地开始了与密室逃脱相伴的生活……

    童书,是黑猫……身上的刺猬的名字。

    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黑猫身上藏了只很小的刺猬,最开始缩成一团难以发现,现在伸展开来,矮矮胖胖地站在了黑猫的脑袋上,两只黑豆大的小眼睛望向顾盼,尖尖的小长嘴随着说话的动作而细微抖动。

    更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从黑猫身上发出:“触发逃脱了?”

    对此,顾盼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惊奇。为了不被其他同学注意,她没有偏头,说话也几乎没怎么动嘴唇,声音细如蚊:“你怎么知道?”

    讲真她都佩服起自己强大的心理素质起来。

    顾盼下了公车,顺利踏入德北一中校门。

    ——这个现象是在她重生后才出现的。

    关于重生,顾盼也是一脸懵逼。

    然而不知何时起,一只黑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脚边。

    那只黑猫身形如月,漆黑的滑顺毛发泛着一圈光泽,猫爪只是稍稍在地面上一点,整只猫便轻而易举地跃上了顾盼的肩头,仿佛是落下一片羽毛,没有让顾盼的身体出现一丝歪斜。

    它用着一双棕褐色玻璃珠似的眼眸望着顾盼,眼神像人,透着灵气。

    顾盼能在生活中随机触发“密室逃脱”。

    不是被传送至独立的位面或陌生的密室,而是以现实生活中所在的空间为“密室”,身边的事物依然沿着正常轨迹运行,只有她才能听得到系统的提示,就算所处空间的门在物理意义上是打开的,但如果她没有通过关卡,就走不出去。

    也不是都像今天一样,遇到的是连环“密室”,大多时候只是单间“密室”。

阅读每天醒来都在密室逃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全能巨星七十年代之现世安稳99次离婚:厉少,请低调一念未央一世之佛九域神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