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的眼力不错,非常轻易看出自己的对手曾经是个职业球手。

    被diss的冷峻青年,拿着球在地上弹了弹,脸不红气不喘地跳起来,重新发球。

    这是一个重量型平击球,属于入门级的发球方式!

    这是一个相当幼稚的场景,然而离开了竞技场十多年的前职业选手,侧头看了一眼看台,似乎笑了一下。

    说实话,霍昀川下场打球只是偶然的选择。

    虽然对小天使说过‘输给别人是耻辱’这样的话,但自己却没有多么认真。

    此时他听到安无恙在看台上摇旗呐喊,心情愉悦,顺便找回了一点点对竞技场的认真。

    接下来轮到q大的队长发球,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竟然感觉对面的球风跟刚才很不一样,突然凌厉了很多?

    “什么情况……”自负的青年应对吃力,额头渐渐冒冷汗。

    接下来一直就是失球失球失球……无限循环。

    “啊——爸爸赢了——”安无恙激动得脸颊红扑扑地,双手圈着嘴.巴周围,不要面子地呐喊。

    “我去……”网球社的帅哥们,一致扭开脸嫌弃这东西丢脸。

    不过能够把q大阴魂不散的某人摁在地上摩.擦,确实是一件值得激动的事情!

    联谊赛结束了,以商大社长输了,却又被同伴的对象帮忙扳回一城为结局,和当初出发的时候心里想象的结果完全不同。

    大家挺吃惊的。

    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当然肯定也不是最坏的结果。

    在回程的路上,商大一群输了球的青年们,心情意外地放松,并且放开拘谨的心态,不停向沉默寡言的霍昀川请教关于网球的事情。

    安无恙坐在旁边安静听着,感觉这样真好,心里暖暖地。

    “喂,小菜鸟。”到了目的地,大家要就此分手各自去过长假,张二停好车,刻意从车上下来,敲开安无恙的窗口。

    “社长!”小菜鸟打开窗户,探出头来脆生生地应。

    张二觉得自己可能有病……看见这颗脑袋竟然想伸手摸一摸,可是看着驾驶室戴着墨镜的男人,他惜命地打消了念头:“今天谢谢你了,然后长假回来我们继续集训……”那个:“祝你们长假玩得愉快。”

    “谢谢社长,你也是!”安无恙朝他挥挥手。

    隔壁的霍爸爸很有耐心,等待小朋友跟同伴们一一告别之后,才升上车窗。

    就教育意识和实际行动而言,霍昀川毋庸置疑是一个合格的爸爸。

    以后敦敦有福了??

    安无恙的心里还残留着刚才在球场上的激荡余韵,脸颊红扑扑地说:“今天遇到了对手吧?没想到你的真实水平这么厉害。”

    霍昀川回:“还是你更厉害。”

    想起这位小朋友刚才在看台上的热情奔放,霍总的俊脸上微微泛起异色。

    “……”安无恙还以为对方在调侃自己呢,心想,我夸个人我错了吗?

    做人真难!

    然而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对象嘴角上那抹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容,应该不是调侃的意思……而是……

    回到家之后,霍昀川将安无恙打横抱起来带进屋里。

    “你……”安无恙惊呼一声,开始挣扎。

    “不要废话,男人运动过后会亢奋,你不知道吗?”霍昀川说道,两条力气大得惊人的手臂,将怀里的人箍得更紧些:“怕什么,今天没有人在家。”

    “我也是男人……”安无恙脸色窘迫地说,明明运动过后只有想好好休息的想法!

    什么男的运动过后会亢奋,只是霍昀川自己想滚床单的借口吧?

    “你不算。”霍昀川捏了捏那张自己一早就想尝个遍的嘴唇,可惜浴室马上就到了:“先在这里做一次,然后客厅卧室随你挑。”

    “那真是谢谢你的慷慨……”安无恙无奈地咬牙,明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便做好陪对方一起狂欢的心理准备。

    迷迷糊糊要昏睡过去之际,脱力的少年心想,敦敦那孩子是被他大爸无情地扔回家的吧?

    不然公公婆婆怎么可能,还没放假就把孩子接走了,而且没有询问自己的意见。

    可怜的敦敦。

    “唔……”按照目前的走向,长假应该是不带他的。

    餍足过后靠在床.头上享受余.韵的男人,受到小天使的指控,懒洋洋地说:“你不知道带两个人有多累。”

    “……我不需要你带好吗!”安无恙心里想起了上次出国旅行的耻辱弹簧绳,脸蛋火.热,辣!

    “真精神。”霍昀川瞅了他一眼,摸摸脑袋:“抓紧时间睡吧,明天带你享受长假。”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但是不可能的。

    “你只是想换个地方做而已。”安无恙指出真相,面露无奈。

    “赶紧睡。”回答他的,是一只大手盖住他的双眼,霸道总裁的口吻和举动显露无疑。

    被总裁摧残一通,然后强制睡觉的小甜甜,一觉睡到天黑。

    无梦的深眠,缓解了他身上的乏力,毕竟是年轻,还能经得起放.纵。

    霍昀川掐着时间,端进来一碗软糯糯的蔬菜肉沫粥,对发懵的小朋友说:“起来吃东西。”

    安无恙起来之后,瞅了眼那碗眼熟的食物,呐呐地确定道:“这好像……是敦敦锅里的粥。”

    霍·不会做饭·大总裁,解释道:“敦敦回家了,剩下这么多不吃浪费。”

    所以他就打开火,烧热给小天使喝。

    呆呆的小天使挑不出霍爸爸话里的毛病:“哦。”坐在床沿乖乖地捧着不烫的碗,一口一口地喂自己。

    吃饱之后,把空碗还给对方。

    趁着自己独处的空当,安无恙打开没电的手机,信息叮叮咚咚地进来。

    许久没有联系的小胖:“国庆节快乐!”

    如此地简洁明了,看起来就像群发的一样,但是安无恙知道不是,那种一大串的才是群发的,这几个字的绝对是小胖自己打的。

    安无恙回复:“国庆节快乐!去哪?”

    然后点开给自己发过消息的窗口,一个个回复过去,虽说都是一样的内容,但是每一个字都是手打的,复制黏贴是不存在的。

    回完一通,小胖回复。

    薛霁旸:“带对象出境游!你们呢?带你们家敦敦出去玩儿吗?”

    安无恙:“不带,他爸只想带我玩!”

    薛霁旸:“啧啧啧,我能理解他,我也是这么想的。”

    安无恙:“再见!”

    热辣辣的长假开始了,对‘一号’这种生物一无所知的少年,跟着霍爸爸踏上了到各大酒店‘打卡’的征途。

    长假第一天……

    霍爸爸不知廉耻地关心道:“累吗?”

    “呜。”昨天晚上被折腾到凌晨一点的安无恙,眼下有一道淡淡的青黑,此时站在祖国的大好山河上,伐开心。

    毕竟他以为‘享受长假=换个地方做’只是开玩笑,于是现在有点傻眼。

    既然自己的这张乌鸦嘴这么灵,安无恙决定拿出四块钱,去买两注彩.票。

    霍昀川沉默地背着蔫蔫的少年,走遍小众却景色漂亮的各种景点。

    晚上回到酒店,小天使向他伸出手手:“给我四块钱咯。”

    “……”身家过百亿的霍大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要钱的恐慌感。

    足足四块钱!

    “我找找。”

    冷峻的男人,翻遍口袋和行李箱,艰难地找出两张一块钱的纸币,接着又从钱包里找出两枚一块钱的硬币:“给。”

    凑足整整四块钱的霍总,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球场上传来q大网球社队长失球的消息。

    安无恙顿时激动得脸颊泛红:“昀川——加油——”

    安无恙还在为对象刚才失去的一分而可惜,同时握紧手指,心里面有些担心霍昀川的情绪:“希望他明白,输赢并没有什么关系。”

    张二:“???”小菜鸟觉得自己这边会输?

    “你开玩笑吗!”隔壁非常受不了地低吼。

    相对于张社长对网球的专业, 安无恙对网球知识,仅仅停留在能够看得懂的阶段, 能够获得乐趣, 却对技巧性的东西一无所知。

    不过他看得出来,霍昀川确实是很厉害很厉害的那种天赋型选手。

    就算十多年也没有认真练习过年少时代就放弃了的网球,重新拿起球拍, 仍然帅了看台上的观众们一脸。

    在场外目不转睛的张社长,呢喃道:“……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打得漫不经心的。”

    给他一种强烈的感觉,对方正在拿q大网球社的社长练手……

    一转眼,霍昀川和q大的网球社社长,已经切磋了几个来回,大家的分数几乎追平,看起来似乎是旗鼓相当。

    q大网球社社长拿下一分的时候,面容得意地讥笑:“这种低级的错误也能犯,你的教练是怎么教的?”

    说起来假期的观众为什么有这么多!

    “……”安无恙左右看了一圈, 粗略计算, 观看台陆续聚集了两百人左右在看这场球赛。

    前面已经说了,他本身就没有什么竞技精神, 并不认为被比自己强大的人放水,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于是,互相都觉得对方有点‘可爱’的两个人, 各怀心事地继续看球。

    这些人不是一窝蜂过来的, 而是走过路过的时候, 听见球场有动静, 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过来看一眼。

    撇去q大的本校帅哥们不计,商大一水儿脸孔陌生的网球社帅哥,排排列列站在观看台,清一色的大长腿,高颜值。

    最吸引人的,当然还是球场上激烈的比赛。

    张社长的白眼翻得非常明显, 同时表情也很复杂,似乎挣扎在接受小菜鸟本来就‘应该’这样和‘不应该’这样之间纠结不已。

    安无恙看着他的神情,抿嘴偷笑,这位表面看起来性格有点坏的社长, 竟然出乎意料地有点可爱。

    其实, 身为总是被照顾的一方, 学渣小甜甜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总是被霍昀川放水。

阅读嫁给豪门老男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荣耀绿帽虐仙途绿茵风暴鬼扫二维码食鬼猎人九劫散仙重生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