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万一遇到心术不正的人,自己会不会有危险还不可知。

    “……”安无恙拿出手机,想了一会儿又塞了回去,他不想找那个男人。

    可是不去找他,自己一个人面对这样的事六神无主。

    于是伸出挽起一半衬衫袖子的结实手臂,把手机拿到眼前,屏幕上陌生的字眼,令他皱眉。

    安无恙。

    过去了这么久,他已经渐渐地忘记了这个人。

    说实话,这个电话霍昀川不是很想接。

    无关迁怒还是遗忘,只是他很清楚自己跟对方没有继续接触的意义。

    如果一定要接触的后果,就是给自己惹来一对烦恼。

    所以霍昀川把手机放下了,让对方自己识趣地消失。

    “……”没有人接电话,安无恙站在路边不争气地红了眼,急的。

    他想连接着打第二遍,可是公交车开了过来。

    为了上车,安无恙迅速把手机收好,跟着人流上车。

    因为手脚发软,被人挤得差点儿摔倒的时候,他才心有余悸地惊醒,自己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万一摔倒了分分钟出人命。

    所以站在人挤人的公交车里面,安无恙后悔得肠子发绿。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扶手的位置,小心防止自己摔倒。

    霍昀川办公室,桌面上的手机响了一遍过后,安静如鸡。

    静静望着电话的男人粗暴判断,对方并不是非找自己不可,所以只打了一次就不打了。

    如果安无恙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吐血而死。

    不过挤了一趟公交下来,下车后的安无恙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他蹲在路边吐得惊天动地。

    路人们第一次看见坐公交车能吐成这样的人。

    “喂,哥哥?”

    弟弟的电话接通了,安无恙用有气无力地声音说:“下来小区门口扶我,我快死了。”

    安无疾听见之后,蹬着不算短的腿咚咚地下了楼。

    被弟弟弄回家里,安无恙一头扎进床上,睡到天黑肚子饿才起来。

    “无恙,你弟弟说你今天不舒服,怎么了?”丁薇打开房间的灯,穿着拖鞋走进来。

    身上还是干练的工作装,显然刚到家。

    安无恙躺的弟弟的床,用手遮住刺眼的灯光说:“没事儿,我现在好多了,中午有点儿中暑。”

    丁薇马上过来摸摸他的额头,温度略高,但是不明显:“真的没事吗?”

    “嗯,我现在很好,就是饿了……”安无恙说着爬起来,利索的动作告诉对方自己很好。

    “那就出来吃饭吧。”丁薇松了口气,说:“你爸爸正在炒菜,弟弟煲了玉米烫。”

    “好。”安无恙应了声。

    心虚的他不敢直视父母的眼光,出来吃饭的时候也一直低着头。

    大家认为他还是不舒服,吃晚饭让他去洗个热水澡,早点上.床休息。

    一身清爽地躺在自己铺上,安无恙辗转难眠,东想西想。

    回到家之后更加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目前的家里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唯一的做法就是悄悄地流掉肚子里的孩子……

    “唉。”安无恙烦躁地摸摸腹部,嘀咕:“我不是不想要你,只是……”他想到,自己只是一个学生而已,目前还没有办法独立。

    完全负担不起当爸爸的责任。

    要说能够轻轻松松抚养孩子的人……只有宝宝的另一个爸爸。

    安无恙拿出手机,重新拨打今天中午拨过一次的号码。

    远在三十公里外的一处豪华公寓,手机在桌面嗡嗡震动,提醒着旁边擦头发的男人,有来电。

    霍昀川拿起手机查看,擦头发的动作骤停:“……”因为屏幕上的名字,又是那三个字。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犹豫了许久,最后皱着眉头,选择了挂断。

    这次不是没有人接,而是被对方直接挂断。

    安无恙呆呆地瞪着屏幕,觉得不可思议,原来对方根本就不想接自己的电话……要是平时领会到这个意思,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自讨没趣。

    可是,事急从权。

    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

    —霍先生,虽然打扰你很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叮咚一声,手机提示收到信息。

    霍昀川坐在床沿上,打开手机查看。

    —什么重要的事?

    他回。

    安无恙收到回复,立即松了一口气,至少对方还愿意跟自己沟通,而不是直接拉黑电话号码。

    —我们可以当面谈吗,这件事比较严重,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霍昀川收到消息,沉默了很久。

    他并不想见安无恙。

    —要钱还是办事?

    他直接回短信问道。

    对方突然找上自己,无非是为了这两样。

    —我们当面谈行吗,拉斐特城堡酒店,我明天去那里等你,或者你说个时间。拜托了,很着急。

    这条消息对方没回。

    安无恙躺在床上叹气,但是没有放弃继续找霍昀川的想法。

    如果对方不肯帮忙,自己只有去小诊所的命。

    睡觉之前,安无恙打了个电话给店长,告诉对方自己明天没法上班。

    闲聊了几句之后,疲惫的他放下手机,陷入睡眠。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钟才醒来,仍然很困。

    安无恙打起精神,爬起来穿衣洗漱。

    “我买了早餐。”弟弟在客厅学习,抬头看了他一眼。

    “好。”安无恙出来之后,吃掉弟弟买的早餐和豆浆,拿好钱包钥匙,戴着棒球帽:“我出去一趟,中午可能不回来。”

    安无疾点点头,目送哥哥出门,脸上有点担心。

    拉斐特城堡酒店。

    门口的小广场停着无数豪车,其中一辆里面一直坐着人,偶尔向路边看一眼。

    终于,一道清瘦的身影出现在路口,朝这边缓缓走来。

    等对方进入酒店之后,车上的男人打开车门,澄亮的皮鞋踩在略有温度的地面上,沉稳而郑重。

    安无恙坐在车上冷静下来,又摸了摸那叠不算厚的钱……他也觉得陪酒的工作不太适合自己。

    就算今晚不是那个霍昀川搞鬼,这份工作可能也做不长久。

    所以遇到霍昀川,他也说不清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了。

    反正以后又不会有交集,安无恙甩甩头不去想他。

    回到家之后十点半,父母可能刚睡下不久,玄关处还留着一盏灯,当然不是特意为安无恙留的。

    他们姐弟三人的房间没有卫生间,留一盏小灯在客厅是为了方便他们起夜。

    安无恙走进房间,发现小弟已经睡着了,他连忙放轻手脚,用慢动作爬上自己的床。

    “……”虽然今天睡了一上午,但还是觉得好累。

    着床没有五分钟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末,丁薇早早起床,给全家人做了早餐。

    八点钟的时候,把大家叫起来吃饭。

    “跟你们说件事。”丁薇手持土司片,一边抹果酱一边说:“你们大姐要去美国学习一个暑假,你们有什么想让她带回来的?”

    安无疾立刻举手:“妈,我想要大姐带一套书。”

    丁薇看着他:“什么书?”

    安无疾也看着妈妈:“我已经告诉她了。”

    安城笑了笑,疼爱地摸摸小儿子的头:“你真是让老爸自愧不如。”想当年,自己高考的时候差点就没考上重本,然后看着精神萎靡的老二问:“无恙,你呢?”

    发现大家看着自己,安无恙打了个哈欠:“没有。”

    丁薇皱着眉说:“昨晚很晚回来吗?”

    “不是啊。”安无恙用叉子翻了翻自己面前的煎蛋,含糊不清地说:“十一点左右吧。”

    安城抬头:“无恙,换个工作怎么样?”

    他真的不放心儿子大晚上的一个人来回。

    “好啊。”安无恙喝了口牛奶,感到腻味:“我今天去找个上白班的兼职。”

    “这样就最好了。”安城满意地笑。

    “绝味鸭脖怎么样?”安无疾一本正经地给哥哥出谋划策。

    安无恙无语,吃下一口蛋说:“我宁愿去沙县小吃打工也不要去low味鸭脖。”

    因为每次去买东西,对方都会给自己多称五块十块,甚至二十块,然后说一句:“称多了点没关系吧?”

    这种企业文化真是low穿地心。

    面对这种情况,安无恙总会拿出十块钱说:“我身上就这么多钱,少收十块没关系吧?”

    绝味店员:“……”

    就喜欢看他们精彩的表情。

    “今天不行。”丁薇想了想说:“难得周末你们都不用上学,我们回郊外看看外婆吧。”

    丁薇的父母是本地人,住在郊外。

    安城家在外省,娶了丁薇之后全家户口都落到这儿了,老家一年不回两次。

    他的父母跟着大儿子也不在老家待,反正一年到头能聚两次就算多了。

    安城的父母总说,自己的儿子是倒插门,结个婚就成别人家的了。

    有一次这话被丁薇听见,直接摆在明面上谈了一场,过后就没有人敢再说这闲话。

    论起社会能力和工作能力,丁薇说不定还压安城一头,可惜她性别为女,不仅要工作还要照顾家庭,生儿育女,在公司得到的重视有限。

    天气炎热的大中午,霍昀川十二点多用完午餐,就在沙发上靠着沙发休息。

    私人手机号那部手机却在身边响了起来,他第一时间想到父母,或者朋友。

    他记得那天对方帮自己存了电话,就在电话簿里面。

    还好,安无恙的联系人不多,他抖着手指往下翻了几下就看到了‘霍生’的字眼。

    狠下心点了拨打。

    说了这么多,安无恙心里面郁闷得喘不过气来,一时之间拿不定注意。

    目前来说肯定不能告诉父母, 然后小诊所做人流的念头,在安无恙脑海里一闪而过, 又被他直接否认。

    既然医生都说了风险大, 万一自己死在手术台上, 父母连赔偿金都拿不到。

    造成怀孕的结果对方也有责任。

    安无恙咬咬嘴角,再次把手机拿出来。

    可是不是传来的恶心感,又让他提不起勇气去复检。

    男性怀孕那么奇怪的事儿,不是每位医生都会像刚才那位医生一样淡定和善。

    似乎只剩下一个可行的办法……

    安无恙难受地抱着头, 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耽误了医生很久,他说:“谢谢医生,我回去再想想看。”

    “合法配偶?是指登记结婚的对象吗?”安无恙皱着眉头, 他想到了霍昀川, 可是对方跟自己只是露水姻缘,并没有配偶关系。

    “是的, 同性登记也可以。”五年前国内了承认了同性登记合法, 并且将结婚年龄降低到十八岁, 五年的时间内下达了很多支持多生的政策, 医生以为安无恙有男朋友:“我建议你要么告诉父母,要么跟男朋友商量, 或许是个办法。”

    医院门口,烈日当空。

    明明是炎炎夏日,站在阳光下的少年却觉得六月飞雪,感觉自己快凉透了。

    抓着血检报告的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怎么可能怀孕呢?要不要再去查一次呢?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节满50%才能看见哦, 造成不便请大家见谅  现在发生这种事, 安无恙是打死都不敢说。

    “是的,一定要父母才行,或者合法配偶。”医生说到这个, 就劝安无恙:“以你的身体状况,不建议你对父母隐瞒,你一定要告诉父母才行。”

    他很担心这个孩子,怕对方不懂事做下错误的决定。

阅读嫁给豪门老男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