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无恙也点点头,心里的打算就是陈初说的那样,让霍昀川帮自己一把,否则这个宝宝没有条件生下来。

    “让一让。”蒋少飞带着服务员进来,很快就把桌面收拾干净。

    不一会儿,霍昀川点的菜陆续送上来,其中最显眼的,就是那两盘红艳艳的白灼大虾。

    有毒。

    接连围观安无恙被喂了好几个虾仁,老大哥们一本满足地收回眼神,然后就开始护上了:“昀川,人家年纪轻轻替你生儿育女,你是不是应该给点保障?”

    不说多少,一两间公司和不动产总是要的,至少要保证小少年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我心里有数。”霍昀川说道,继续慢条斯理地剥虾。

    安无恙愣了愣,开口道:“我不用什么东西。”生这个孩子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不想扼杀一条小生命,仅此而已。

    所有人都看着他,一些惊讶无奈,一些苦笑,还有皱着眉的,就是霍昀川。

    “别推辞,这是你应该得的。”说话的是陈初。

    “昀川有的是钱,你跟他客气什么。”季明珏好心劝道:“他给你什么你就收着吧,等你长大了你就懂了。”

    现在还是小屁孩,不懂得人间疾苦,能说出这种单纯的话也是情有可原。

    几个人里边,只蒋少飞没说话,他觉得事情哪里不对……

    “我真的不用。”安无恙拿起纸巾抹抹嘴,自己动手夹菜吃:“……等我生完了,我就回去读书,霍先生要是肯的话,定期让我看看宝宝,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是一番有窒息效果的发言。

    正因为少年单纯,他们知道这是不掺假的真话。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着霍昀川……

    刚才还干劲满满剥虾的霍总,手指如冻僵了泥鳅似的,动作机械缓慢,找不到一开始的流畅和欢欣。

    表情自不必说,如闻噩耗。

    他不想勉强自己,把剥一半的虾放下,拿起湿毛巾擦手,一根一根地搽干净。

    “昀川……”对面的哥几个很担心他,不由劝道:“你冷静点,他只是个小朋友。”三观还没成熟,说话不经大脑呢。

    霍昀川淡淡道:“没什么事,我去个洗手间罢了。”

    然后就站起来,从安无恙身边离开了,这幽灵般的状态很吓人,不过走到门前,又倒了回来,不是跟安无恙打招呼,而是问季明珏:“带烟了吗,给我。”

    他发现自己没带烟,或者说刻意克制。

    “带了。”季明珏赶紧找出来,搁他手里:“……真没事还是假没事?”这哥们儿的状态怎么看怎么让人担心。

    这回霍昀川拿了烟直接离开,没有回答季明珏,也没有通知安无恙。

    气氛说变就变,一瞬间就成了这样。

    安无恙懵了,放下手里的筷子,呐呐地道:“霍先生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可是,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

    蒋少飞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这两个人对对方的期待根本就不一样,一个是以为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子,一个是始终分得清楚,打算生完就跑路。

    可是,站在安无恙的立场,他本没有错,想过回正常人的生活,读书工作,结婚生子,完全正确。

    “他没事。”蒋少飞说道:“你不要多虑,快吃饭吧。”然后给陈初使了个眼色,让对方去洗手间找霍昀川。

    陈初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就离开。

    他踏进走廊尽头的洗手间,看见霍昀川靠在墙上抽着烟,吞云吐雾地像个憋了很久一朝释放的人。

    陈初就笑了:“这是有多久没抽了?”

    霍昀川认真想了想,得出一个连自己都惊讶的数字:“两天。”

    陈初也愣了,他记忆中霍昀川在五年前烟瘾就很大,几乎一天一包烟,没有就烦躁,现在居然能够两天不抽烟,可见是上了心……

    “他年纪还小,而且你的时间还很多,慢慢来也就是了……”他说道:“反应这么大真的没必要,你回去以后让他怎么看你?”

    陈初见霍昀川不说话,只能下猛药:“刚才你走了之后,他眼红得想哭知道吗?还问自己说错了什么,你忍心吗你?”

    他还想说‘对方对你依不依赖,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再刺激一下,看来是没机会了。

    霍昀川只听到‘哭’眉心就刺痛,马上把剩下的半支烟一扔,拧开水龙头洗了个手,抽了几张纸巾一边擦手一边回去了。

    “唉。”陈初羡慕他,又可怜他。

    包厢里边,蒋少飞尽责地给安无恙夹菜,让他别多想,吃多点。

    安无恙扭头看着身边空空的位置,十分没有胃口,现在想想,霍昀川当时的变化,是多么地明显。

    他如同嚼蜡地吃着白米饭,心里难受得不行,对自己责怪道,安无恙,才过了几天舒服日子,说话就不带脑子了。

    就算真的这么想,也不应该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

    “昀川。”季明珏最先看到霍昀川回来。

    霍昀川向他点点头,把烟盒跟打火机还给他:“谢了,我就抽了一根。”还是没抽完的。

    “客气个屁。”季明珏朝他努努嘴,让他注意那个谁。

    霍昀川坐回安无恙身边,扭头看着他小鸡啄米一样地食量,继续无声地剥虾,喂嘴里去。

    少年抿着嘴,摇摇头:“不忙,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然后夹一大筷子青菜,嗷呜吃嘴里。

    霍昀川看着又气又笑:“你不是不喜欢吃青菜的吗?”他说着,拿了安无恙手里的碗筷,动手布菜:“别置气,我就是脑抽了一下。”

    以后不会了。

    “……”安无恙静静吃下嘴里的青菜,喝了口汤,眼睛也不看他:“为什么脑抽?”

    霍昀川小心挑着鱼肉里的刺儿,云淡风轻地道:“估计是太久没抽烟。”

    安无恙点点头,追究这些挺没意思地,既然对方当做没有发生,那么自己也当做没有发生。

    接下来霍昀川还是像以前那样,周全体贴地照顾。

    安无恙也是像以前那样,欣然接受对方这么照顾自己。

    可是霍昀川还是感觉得到,有些东西悄悄发生了变化,不是一句脑抽就可以回到之前……

    陈初说得对,时间还这么多,对方也只是个不开窍的小朋友,自己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社会老油条,真的没必要反应过度。

    “……”丧jpg。

    浪荡豪门大少三人组,跟着哥们儿吃了一顿心情跌宕起伏的中午饭,各自心里揣着万千思绪,总归受了点影响。

    陈大公子票圈:最近几天不接离婚的案子。

    为兄弟就算不两肋插刀,也要为他讨个彩头。

    蒋大公子票圈:“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季大公子票圈:“老蒋说得好。”

    这就是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

    在外头折腾了半天,安无恙回来睡了一个好觉,没有做梦,也没有被尿憋醒,是自然醒。

    室内的空调凉凉地,躺着的床软软地,冰箱里有很多水果吃,不用考虑上班赚钱,不必害怕睡懒觉会被老爸老妈教训,一切都很美好。

    “……”突然间看见霍先生的脸搁在自己后边,安无恙生生被吓了一跳,对了,霍先生没有去上班,回来之后在客厅处理工作。

    后来可能是累了,就进来睡觉了。

    安无恙又瞅了几眼,感叹了一句真帅,虽然有时候吓死人不偿命,但是不可否认,对方颜值超高。

    他蹑手蹑脚,下床穿上拖鞋。

    先去了一趟洗手间,又打开冰箱拿了一个水果吃,大概吃了两口,突然想起霍昀川的叮嘱,不能直接吃冰冻过的水果。

    遇到这种情况,要是性格叛逆一点的男孩子,肯定就不管,继续吃了再说。

    然而安无恙不是那种,他乖乖地放下水果,用沙拉碗装了一碗水,把冰冻过的水果放进去。

    过个五分钟就可以拿出来吃了。

    “叮咚。”当他盯着水果的时候,门铃响了。

    按铃的是下班刚回家的季明珏,他不确定霍昀川在不在家,只是随便按按。

    安无恙打开门,惊讶地看着他:“季先生?”

    季明珏也惊讶了:“昀川呢?怎么是你来开门?”然后上下打量,身穿居家服的少年清清爽爽,什么都好,就是头发有点翘。

    “他在睡觉。”安无恙说:“请进来。”

    “不了。”季明珏晃晃手里的钥匙,指着对面的门:“我就住到对面。”看见少年一脸惊奇,他坏坏地笑着道:“就你一个人在家,不无聊吗?要不来我家打游戏?”

    “……”安无恙又是一脸惊奇。

    五分钟后,他穿着居家拖鞋,拘谨地踏进季明珏的家,发现这里的格局,和对面是一样的,就莫名有亲切感。

    “坐,冰箱有喝的自己拿,我先去换一身衣服。”季明珏说道,把少年搁客厅里,自己回屋换衣服。

    安无恙不敢喝冷的,他看见有饮水机,还有一次性纸杯……

    季明珏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浑身透着邻家大哥哥的气质,回到客厅马上打开玩游戏的设备,一边说道:“你玩过吗?”

    安无恙放下手里的热水,凑上去:“我看别人玩过。”他的好哥们小胖,家里也有这样的设备,听他说可好玩了。

    多次写不完作业都是因为玩儿游戏。

    “很简单的,我一教你就会。”季明珏打开一个零食袋,叼着一肉干说:“我还没吃饭,一会儿到你家蹭饭。”

    安无恙接受了肉干,点点头:“欢迎!”

    大的教小的摸索清楚游戏怎么操作之后,打得天昏地暗。

    张阿姨下午四点半上门,打开门之后,发现屋里边静悄悄地,就到卧室里面看看。

    霍昀川被开门的声音吵醒,坐起来看看旁边,立刻问张阿姨:“他醒了?在客厅玩?”

    张阿姨一脸懵逼:“没有啊,我去洗手间看看。”她立刻在家转了一圈,结果还是见不着人影。

    霍昀川皱了皱眉,连忙掀开被子下床,赤脚走出屋里,迎面和张阿姨撞上:“霍先生,人不在,他是不是出门了?”

    “不可能。”男人回头看了看床头,安无恙的手机好端端地搁着。

    “那去哪儿了?”张阿姨说道,脸上渐渐流露出着急:“是不是到楼下玩儿了?我下去找找去。”

    霍昀川没有阻止,因为他自己也六神无主。

    “……”待了一秒钟,他立刻抓起钥匙穿上鞋,和张阿姨一起去楼下找人,找了半个小时没找着,立刻开车离开小区,去安无恙在城南的家找。

    不排斥对方闹情绪,回家了。

    霍昀川眼带笑意,继续剥下一尾虾。

    浪荡豪门大少三人组,心里别提多舒坦,就像吃那美食的是自己似的,然后惊醒过来,不敢置信,自己只是看人吃个东西,怎么就高兴成这样……

    而安无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时之间搞不清楚自己吃还是不吃……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虾真的不错,在鼻子底下散发着甜甜的香味。

    安无恙抵不住心爱的食物诱惑,快速地张开嘴,把霍昀川指尖的虾仁叼走,期间垂着眼睛,假装自己没有被围观。

    陈初的性格比较沉稳靠谱,即使心里翻江倒海,也还能保持冷静:“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几个月了?”

    问出口,他自己都觉得很荒谬。

    一个男孩子怀孕。

    面容冷峻的男人,挽起袖子,用湿毛巾净了净手,抓起一尾虾,剥除虾壳,蘸酱,嫩嫩的虾仁,送到少年嘴边。

    几个老大哥盯着安无恙的嘴巴,见他迟迟不动,心里不约而同地着急起来,心想着,张嘴呀,这虾不错的,又甜又鲜。

    “既然是怀孕了的话,那么休学这事也情有可原。”陈初看着安无恙那张青春无敌的脸,叹了口气:“晚两年再去完成学业吧,不怕的,反正你现在年纪还这么小,让昀川好好照顾你。”

    季明珏还是呆呆地,闻言也点头附和,觉得哥们儿说得对。

    这个答案安无恙知道,他今天才看了报告,小声答道:“六周半,差两天到七周。”

    医生说,宝宝只有花生米大,图片暂时还看不到。

    “别碰,脏了。”霍昀川伸手,拿走安无恙手中的菜单,搁在一旁。

    蒋少飞开口说:“我喊服务员进来收拾一下。”就起身出去了,留下季明珏和陈初大眼瞪小眼,想说话,又怕自己说错话。

    “嗯,快七周了。”霍昀川依旧搂着他,手指紧了紧,眼睛看着对面的好友们:“你们一起进来的时候,少飞没跟你们说这件事?”

    季明珏和陈初一致摇头:“没。”那丫什么都没说,只说让他们自己进来看!

    结果一进来,就看见哥们儿搂着一个幼齿的少年,画面不忍直视,耿直的他们就炸了。

    几个衣冠楚楚的公子哥们,神情呆呆地,瞅着被哥们儿半搂在胸前的大男孩儿,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气氛越发诡异了起来。

    安无恙还以为是自己瞎咧嘴惹的祸,于是收起乱看的小眼神,眼观鼻鼻观心,低头翻菜单。

阅读嫁给豪门老男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校花的修真狂少诗家夫子王昌龄兄长是戏精[综]NBA超巨崛起狂野年代创造101之变身女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