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霍昀川本来心情很差,秉着冤家路窄的心态冷眼旁观,可是,一句路易十三让他破功,脸都黑了:“我在你眼中就值两瓶路易十三?”

    被对方一凶,安无恙的脸就红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最近财迷,都魔怔了都。

    “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你快抬脚嘛,我的一块钱还在你脚下。”

    他还记得自己刚才下的决心。

    察觉到后面有人跟着自己,不必想也知道是那个少年。

    霍昀川心情复杂,走到差不多到酒店门口,他终于忍不住回头,语气非常困惑傲慢:“你为什么跟着我?”

    难道终于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个优秀的男人?

    “你真搞笑。”安无恙嘟囔了一声,从他身边跑向前去,纤瘦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酒店内。

    留在原地的霍昀川:“……”脸色一阵黑一阵青,不敢相信自己在短短几天之内,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接二连三地遭受冷遇。

    “你好。”安无恙走到前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道:“请问你们这边招收服务员吗?”

    身穿精美制服的小姐姐抬头,妆容精致的脸上扬起微笑摇摇头:“很抱歉,我们这边暂时不招人。”

    安无恙面露失望,但也不是很失望,本来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你在找兼职?”一道声音在他背后冷冷地传来。

    “……”安无恙没好气地点点头,他打算在这里享受一下空调,然后继续出去找工作。

    至于对方害自己被K会所辞退的事情,实事求是地说,他没有记仇。

    “既然是我让人辞退了你,我可以给你一份兼职。”霍昀川说,他在安无恙讶异的眼光下,拿出口袋的钢笔,向前台要了一张便签,写下一个电话号码,递出去:“朝九晚五,月薪4000,不嫌钱少可以去找他。”

    “什么地方?”安无恙愣愣问。

    霍昀川收起钢笔:“律师事务所,陈初,你见过的。”

    他一说,安无恙顿时有了印象:“是那个……比较温柔的人?”那天晚上就数那个人比较不蔫坏呢。

    霍昀川哂笑,确实,陈初看起来比他们平易近人:“我还有事忙,你自己去找他吧。”说罢,霍总裁非常潇洒地转身离开。

    “等等,霍先生……”安无恙在背后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霍昀川停下却没有回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是我让人辞退你。”

    “可是……”安无恙皱着眉,觉得应该告诉他:“我没有怪你让泉哥辞退我,就算你不这样做,我也会想通那个地方不适合我。”

    听见少年的回复,霍昀川微微诧异,但是这不能影响在他心目中,安无恙仍然是个跟自己不同世界的人,他欣赏不起来:“你的想法我知道了,再见。”

    客套地说完这句话,他再次迈着从容稳重的步伐,从安无恙面前离开。

    连没有见过世面的少年也看得出来对方那身昂贵的着装,包裹着挺拔伟岸的身影,就像电视里的上流贵公子一样矜贵。

    “……”小人物安无恙碰见这种人,既不想巴结也不想自卑,只是必须承认别人很优秀。

    认真说起来,向往强者本来就是大部分人的天性,安无恙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坦然接受和霍昀川上.床的事实,绝大部分会因为对方足够优秀。

    但是他很清楚,到此止步就够了。

    霍昀川给的那个电话号码,他没有打。

    最后受不了自己的磨叽,安无恙在家附近随便找了一间规模还可以的连锁面包店,一边打工一边学烘焙。

    “考了多少分?”前两天就可以查成绩了,丁薇耐着性子没问。

    从面包店带回来一些曲奇,准备给弟弟泡牛奶吃,安无恙在捣鼓的时候听见妈妈这么问,僵住:“我还没查成绩……”

    最近忙着兼职的事,读书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把你的准考证拿出来,现在查。”丁薇说。

    “嗯……”安无恙应了声。

    学渣少年压力很大,他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能考多少分自己心里有数。

    丁薇也不想为难他,对他的要求可以说是低到不能再低:“我不奢望你考一本,能上个二本就够了。”至少完成学业之后,能找份稳定的工作养活自己。

    至于在北京买房娶媳妇养孩子,她觉得有点悬。

    安无恙查出分数,是个比自己模拟考高出一点点的分数,对他来说是超常发挥,对丁薇来说是惨不忍睹。

    这分数真是拿不出手。

    二本学校,极勉强应该可以吧。

    她和安城当年都是学霸,毕业于不错的学校,否则也不可能在大型私企找到酬薪不错的工作。

    只是最近一年两年,公司效益出现下跌情况。

    丁薇作为普通职员,压力很大,让她想到了中年危机如此恐怖的事情。

    老二上大学即将要一笔费用,老大考研和赴美学习也要花很多钱。

    她现在只能祈祷,公司要被收购的消息不是真的。

    看见小儿子出来,丁薇起身说:“你们吃吧,我去睡一会儿。”

    安无疾说:“妈怎么了?”

    “不知道。”安无恙说:“可能是被我的分数打击到了。”

    弟弟不信地皱皱鼻子:“你的破分数还能打击到妈?”妈妈当年可是高考小能手。

    “那可不,她永远也考不到我这个分数。”安无恙收起手机,不想看班级群那些考神们的狂欢,他只想跟弟弟一起把这罐曲奇吃光光。

    安无疾严肃着脸说:“那倒也是,我们家能考这个分数的也只有你了。”

    “吃曲奇吧你。”安无恙把泡过牛奶的曲奇塞进弟弟嘴里。

    他心里也不舒坦,觉得自己很废。

    就像丁薇说的,乖乖上个二本学校,毕业后出来找份稳定的工作,拿四五千,或顶天了七八千的工资,不管怎么说就是图个温饱的命。

    做生意没有头脑和资金,才艺方面也没有特长。

    “……”安无恙悄悄叹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的烘焙学得还可以。

    以后有机会的话,或许可以开个点心店,他心想,然后打起精神,第二天继续元气满满地去上班。

    却说,霍昀川把电话给出去之后,那几天有意无意地等陈初的电话,但是陈初一直没有动静。

    他感到困惑,即使陈初的个性不像季明珏那样咋呼,也不可能连个电话都没有。

    想了想,他自己拨打了一个过去:“咳,老陈。”

    “昀川?”陈初非常惊讶,可见霍昀川打电话给他的频率有多低:“什么事?你家办喜事还是开张剪彩?”

    “……”可见只有大事的时候霍昀川才打电话给陈初:“不是,你……事务所最近有新进的员工吗?”

    “咦?”陈初望了望天,看看是不是天上下红雨,日理万机的霍总居然有空关心自己的工作情况:“报告霍总,没有新进员工。”

    他皮这一下很开心,却不知道好友的心情有多郁闷。

    此时霍昀川有一种接二连三的……深深的无力感。

    被嫌弃的安无恙脸颊一鼓,看见对方挪开脚,又一喜,连忙蹲下去把硬币捡起来。

    “不是吧,是正面。”

    站起来拍拍屁.股:“倒是你,鸡肠小肚,强撩不成被我拒绝之后就找泉哥辞退我,什么人呢,万一我有家人等着钱救命,你良心不会痛吗?”

    “可笑,等着救命不去想别的办法,倒是来会所打工?”霍昀川顶着热辣的太阳,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跟一个不熟悉的少年理论,那简直幼稚:“算了,跟你说话没有意义。”

    他强自平静自己先走一步。

    去年暑假他当了一个暑假的服务员,对服务员这行有点腻味。

    “难道又当服务员啊……”安无恙站在门口考虑半天,选择障碍症的他,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抛到正面我就去。”

    银光闪闪的一元硬币从少年的手中抛上半空,当他满怀信心准备去接的时候,却被阳光刺了一下眼睛,没有接住。

    “不是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霍昀川感到自己收到了刺激:“既然那么看不上我为你花钱,何必惦记着路易十三?”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安无恙啪叽在地上坐下,不过很快又爬起来,因为地面烫屁.股:“我凭本事开的单,钱收得心安理得,何来什么看不看得上的说法?”

    这只皮鞋的主人却毫无反应。

    安无恙顺着这只骚包的皮鞋往上看,汗津津的脸蛋被太阳晒得通红,当他看到皮鞋主人的瞬间,表情顿时从凶巴巴变成呆呆呆:“路易十三……”

    “啊,我的一块钱……”安无恙着急地顺着硬币掉落的地方,追过去。

    圆圆的一块钱在平整的地面上滚动,追得安无恙气喘吁吁,等硬币停下来,他开心地蹲下去捡。

    安无恙抬起眼睛,默念:拉斐特城堡酒店。

    非常洋气又有逼格的名字。

    然而,一只突然出现的皮鞋踩在上面。

    “……”安无恙的手僵在半空,不太爽地说:“你踩到我的钱了,先生。”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耳朵聋了,听见安无恙这么凶的提醒,大部分都会马上挪开脚。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街上五花八门的兼职太多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兼职都不太赚钱。

    见识过K会所一晚上就能赚一千二百块的豪气,安无恙面对那些小打小闹的兼职:“……”好像根本提不起兴致。

    直到,他路过一家豪华的酒店,光是前门和马路的距离,就相当于一个小广场,可以说是十分财大气粗。

阅读嫁给豪门老男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全能巨星一人之下之最强动漫抽奖系统都市狂少无毒不妃:妖孽皇叔轻点疼七次总裁,爱上我!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