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姑娘咬着唇,眼珠转来转去还是没点第二瓶。

    最惨的就是一开始被霍昀川拒绝的姑娘,虽然坐到了陈初身边,却不敢对陈初撒娇。

    倒是陈初出了名的温柔,主动给她点了一瓶酒。

    霍昀川眼眸微瞥,说:“不是你们说他才十八岁吗?好意思让他陪酒?”

    “唉?”季明珏满脸不赞同。

    “等等。”蒋少飞抬手说:“他喝牛奶也行,等会儿他玩输了,你要陪着多喝一半的酒,这样我们就同意他喝牛奶。”

    陈初拍掌:“这个主意好,我赞同这么来。怎么样,昀川,敢吗?”

    霍昀川把他们几个看了一圈,颔首说:“行。”

    安无恙在旁边紧紧抿着嘴,发现根本没有自己插嘴的余地,不过……真有人帮自己喝酒他也乐意。

    可是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安无恙倒不认为一.夜的露水姻缘能让彼此的情谊有多深厚。

    他以为开两瓶酒就算不错了。

    听见霍昀川帮安无恙挡酒,同是陪酒的几位姑娘看他的眼光立刻不同起来,识趣的小兔马上说:“现在酒还没上来,要不唱首歌呗?”她笑吟吟地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停在安无恙身上:“安小哥哥,你唱不唱啊?”

    好几双眼睛顿时饶有趣味地看着安无恙。

    其实唱歌什么的没什么意思,他们不喜欢唱也不喜欢听,可是这人不一样,霍昀川看中的,做什么都有趣。

    “喜欢唱歌吗?”霍昀川淡淡问了句。

    听在安无恙的耳朵里,就是让自己献唱的意思,他一本正经地说:“倒是会那么几首,但是不适合献唱。”

    陈初有趣地问:“为什么?”

    安无恙保持正经脸说:“我只会唱两只老虎和一闪一闪亮晶晶。”

    “噗——”季明珏又一次喷了杯子里赠送的红酒:“神他.妈的一闪一闪亮晶晶……那你唱一个。”

    蒋少飞附和:“唱。”

    陈初看了看霍昀川的脸色,保留意见没敢说话。

    这时候话筒已经塞到了安无恙手里,小兔去点歌了。

    “……”安无恙脸红得不行,他知道这首歌要是唱了,全包厢的人得笑死,但是骑虎难下,除了硬着头皮唱,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各位先生……让我一个成年人唱这首歌太羞耻了,能不能不唱歌?”

    他一听前奏整个人就烧起来了,唱不出口。

    这句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包厢里的在座都不会买账。

    问题是安无恙才堪堪十八岁,模样长得又幼齿,他用老成的语气强调自己是成年人就显得搞笑了。

    季明珏说:“不唱歌也行,那就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问题。”他一笑,各位就知道没好事:“这样吧,你主动跟昀川打个啵儿,哥几个就放过你。”

    这要求……陈初和蒋少飞都挑起了眉。

    “玩这么大的吗?”他们一边害怕霍昀川算账,一边又期待看好戏。

    季明珏也是,他不确定霍昀川会不会打死自己。

    “……那我要问清楚,”安无恙的声音引起大家的注意:“是蜻蜓点水的啵儿,还是带响的?”

    他不是抓着话筒吗,这句话在整个包厢里回荡。

    少年清亮的音色与众不同,是油腻中年人学不来的小清新。

    几个阅人无数的老司机都侧目,更别说和少年有过肌肤之亲的霍昀川,因为对方的声音,立刻从耳朵尖一路麻到不可说的地方。

    “咳……”季明珏暗地里嫉妒了一下霍昀川艳福不浅,一面挤眉弄眼地说:“当然是带响儿的,蜻蜓点水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唱歌呢。”

    安无恙歪着嘴想了想,唱儿歌还是跟帅哥打啵儿,很难抉择。

    等待少年决定的过程中,霍昀川稍微往沙发上靠了靠,不仅是调整坐姿,同时也是调整呼吸和状态,让自己冷静点。

    另外那只没有搁在安无恙腰间的手,摆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指尖轻轻叩着略硬的皮质。

    在少年放下手中话筒的刹那,他微阖了下眼睛。

    “我还是选择不唱歌吧。”安无恙说着,扭身撑着沙发,抬头去找霍昀川的嘴唇。

    那抹带着果味清香的柔.软来到唇边的时候,霍昀川毫不犹豫地留住它。

    “靠……”围观的人一边傻眼,一边吹口哨:“昀川你个禽.兽,人家才十八岁,还是个学生啊……”

    其实也没有多久,大概就十秒钟的样子。

    但是足够安无恙觉得自己的每一处都被对方领略过了,真是无愧于自己给对方取的外号,还是一如既往地牲口。

    啵地一声响儿过后,安无恙迫不及待地远离霍昀川。

    服务员进来上酒,小吃等,还有安无恙的牛奶。

    “先开牛奶,倒一杯给他。”

    霍昀川低沉的声色,令服务员反应不过来。

    男人见状,自己动手挑出那罐牛奶和一只杯子,动作干净利索地倒出来。

    常温,七分满,稳稳地递过去。

    “谢谢……”脸色憋成猪肝红的少年,在众人似笑非笑的眼光下,捧住那杯牛奶。

    理智上知道不喝酒是好事,感情上接受不了这嘲笑。

    “这里有樱桃,吃吗?”霍昀川的举动看似殷勤,表情和口吻却一直淡淡,即使他刚还吻了人家。

    安无恙说:“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的。”他接过那颗黑红黑红,又水灵水灵的大樱桃,放进嘴里咬破,甜蜜的汁液在嘴里晕开,顿时让他爱上了这种昂贵水果的味道。

    一道隐隐带着温度的视线,紧紧盯着少年的嘴唇,眼睁睁看着樱桃的汁液染红那两瓣滋味比樱桃更好的柔.软。

    霍昀川移开视线,再次松了松领带。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也拿起一颗樱桃放进嘴里。

    性.感的喉结在领口上方忽动,那是唯一能泄露他情绪的部分。

    姑娘们倒好了酒,也摆好了骰盅,提议玩骰子。

    安无恙挺有兴趣的,他放下手里的牛奶,往那边凑了凑问:“这个怎么玩?”

    霍昀川一愣,心里想的是,一个常年混迹夜场的人,不会连骰子都不会玩,除非他不是。

    “我教你。”他拿着骰子自顾自地教导起来,其他人见状,也耐心地吃吃喝喝,等他教完再说。

    安无恙是挺笨的,他听得云里雾里,很老实地摇头说:“太复杂了。”

    霍昀川:“……”

    “哈哈哈。”季明珏笑得打跌,他们都知道霍昀川很讨厌笨的人。

    陈初解围道:“一边玩一边学呗,有昀川在身边把关,还怕我们欺负你不成?”

    安无恙小心翼翼嘘了霍昀川一眼,点点头:“可以,反正输了我就喝牛奶。”

    “哈哈哈。”这回是蒋少飞:“昀川,你可捡了个甜蜜的包袱,我已经看到了你喝趴下的结局。”

    只见霍昀川端起酒喝了一口,大有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季明珏朝他竖起拇指:“好,你够狂。”这样的霍昀川,又让他们想起了N年前的读书时代,那段年少轻狂的日子。

    霍昀川却开口:“拿一罐牛奶上来,大罐的。”

    包厢里的人对他今晚的反常发言,本来已经麻木了,却还是被牛奶给震惊到:“不是吧,昀川,我们都喝酒,他喝牛奶,是不是太不公平?”

    整个包厢算起来就是小十万块。

    “请问各位,还要点什么吗?”服务生看了看单子,也有点儿被这个包厢的客人震惊到,实在是太豪气了。

    各位全看自己身边的男人,然后帮忙转达意思,摇摇头。

    “行了。”霍昀川把手机塞回去给他,说:“叫人来点单吧。”

    看着安无恙出去叫服务员,屋里的姑娘们一阵眼热,那可是两瓶路易十三,一千二百块的提成,她们也想要。

    “季少,今晚上喝两瓶路易十三就够了吗?”坐在季明珏身边的姑娘,娇娇嗲嗲地问道,神情娇俏得很。

    “谢谢陈少。”姑娘心里才好受了点,不至于被其他姐妹笑死。

    认真说起来泉哥才是今晚要笑死的人吧,光是安无恙一个人就销了两瓶路易十三。

    陪在蒋少飞身边的姑娘,见状也蠢蠢欲动,吐气如兰地说:“蒋少,那人家也要一瓶。”

    不就是一万多点的洋酒,蒋少飞家里做出口生意的,这点小钱根本没放在眼里:“随意,你能喝多少点多少。”

    季明珏捏捏她的脸,心情大好地说:“哥几个今晚高兴,酒水任由你们喝,能喝多少看你们的本事。”

    叫小兔的姑娘一阵高兴,等安无恙叫的服务生进来,点完单之后,举手:“我就不要路易十三了,我要一瓶XO。”

    “哦。”安无恙肚子里冒着坏水儿,乖乖拿出手机跟霍昀川交换电话号码。

    “给我。”一只手把把安无恙的手机拿了过去,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准确而快速地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拨打。

    做人还是要识趣点,不能狮子大开口。

    季明珏:“哎,点什么XO,既然今晚喝开了路易十三,那就全喝路易十三。”

    小兔恨不得亲一口季明珏,笑得甜甜地道:“谢谢季少,人家最爱你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两瓶路易十三,自动在安无恙脑海里转换成一千二百块,他的小心肝儿又激动了一把,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个时候说不给,那就是打客人脸;给,然后再拉黑也没什么损失。

阅读嫁给豪门老男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