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他那么狂》
他那么狂

72.【番外】少时闻景(中)

余:“怎么解决?”

“……”修长的指骨勾起,指节在眉心摩挲了下。

过了两秒,闻景哑笑了声。

已经准备返身回楼里的闻景步伐一顿,侧眸望过去。

“——有事?”

“king,你不一起回?”

闻景意外地看了余一眼。

——这人可不是喜欢管闲事的性子。

没能从那完全没有情绪的五官间看出什么来,闻景作罢。

“这四个把消息传出去前,难保还有不长眼的往上撞。”

“……”

余沉默了几秒。

在闻景就要重新起步往楼里走的时候,他突兀地插了一句。

“king,你对这个女孩儿……关心过度了。”

闻景的步伐戛然一停。

四周诡异地安静,连夜风都好像跟着沉寂下来了。

这样僵持了很久之后,闻景转身看向还站在原地的余。

深蓝的瞳子微微狭起。

“你知道我是因为录像才会留在她身边。”

“抢走,不难。”

余不退不避地回视。

闻景唇线蓦地一掀。

眼底笑色却煞人:

“然后让你们三个的信息去专栏挂上几天?”

余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那就一起解决掉。”

“解决?怎么解决?”

闻景冷了声,“对着几个学生——威胁?绑架?杀人?你想怎么解决——嗯?”

“……”

余沉默下来。

须臾之后,他似乎妥协了。

收回了与闻景对视的目光,余转身往驾驶座侧的车门走。

“……请你一直这样理智下去,king。”

低调的suv发动起来。

没多久,它就驶出了闻景的视线。

直到车开出好远之后,suv内部中排的座位上,一直屏息趴着的人才坐起身。

leo丧着脸,嘟囔。

“老大肯定发现我了……回头还不知道得怎么收拾我呢。”

这话就跟扔进深井的石子儿一样,没得到任何回应。

leo也不嫌,往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的空隙趴过去——

“不过,余你怎么看?”

一直没什么反应的余慢慢地叹了口气。

他没说话,摇了摇头。

leo一挑眉:“你还是觉着他对那个女孩儿有感情?”

余没直接回答——

“今天之前,你什么时候听见king‘解释’过?”

leo神情一顿。

又过了几秒,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双手抱到后脑勺,大笑着仰了回去——

“我当初就跟todd说,king这种冷到骨子里的性格,要是哪天突然开窍了,可有我们遭罪的。”

“……没想到啊,这天说来就来。”

早上六点多,苏桐就急急忙忙地下了楼。

走出电梯,她刚要快步出楼道,就先瞧见了门旁正倚墙等着的男人。

苏桐脚下不由一停。

她有点错愕地问:“……闻景?”

正阖眼休息的人身形微动。

紧闭的眼睫抖了下,睁开了。

“你怎么在这儿?”

苏桐边问边皱起眉,“脸色还这么差——你不会一晚没睡吧?”

“睡了点。”

“……只不过被几只老鼠吵了,没睡好。”

不知是因为休息不足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

连那双眸子都格外地凉。

随后他看向苏桐,“怎么起这么早?”

被这话勾起对今早收到的那条威胁短信的记忆,苏桐眉头皱得更紧了。

“云深可能出事了,我得去学校看看。”

“……”

苏桐身边人的信息快速地在脑海内过了一遍,随后闻景扬了下眉。

“跟你同组的另一个人?”

“对。”

苏桐点点头,同时往外走,“你一起去吗?”

闻景看了看楼外已经升了很高的朝阳。

按时间来说,昨晚的事情应该已经传开。

料也不会再有人敢不知死活地往前撞……

“今天不去了,我还有工作。”

已经走出楼的苏桐听见这话声时,意外地转回头。

视线里却已经只有那人奔着相反方向离开的修长背影了。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注目,那人原本插在口袋里的右手抽出来,线条流畅的手臂在空中轻挥了下。

带着散漫无谓的恣肆。

苏桐怔神。

工作?

难道……这个时间也要去陪客人?

苏桐眼神复杂地看了那背影一眼。

但她也顾不得多想,转身快步离开了。

…………

大约中午十二点时,苏桐才和焦急赶到学校的susan会合。

“怎么样?”susan跑了上来,“学校里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苏桐神色沉重。

“嗯。……警察局那边怎么说?”

susan表情有些为难。

“我给他们看过短信了,但他们显然不太相信,说更可能是朋友的恶作剧。”

她犹豫了下,才又迟疑着说:“而且云深毕竟是外籍留学生,警局那边……”

苏桐眼神一冷。

“态度敷衍,是吗?”

“……”

susan没说话,过了两秒才点点头——

“而且也确实不到失踪的立案时间。”

“立案时间……”苏桐攥起手,指尖扣得掌心生疼,“如果短信里说云深在他们手里是真的……那等到立案时间,他也快没命了。”

susan:“那真按他们说的做?”

“不行。”

苏桐毫不犹豫地否决了。

“把录像存储卡交给他们,就是把我们唯一的底牌拱手让人——到那时候他们想怎么拿捏我们就怎么拿捏我们;别说云深救不出来,你和我也会搭进去。”

susan急得快哭了:“那怎么办啊?”

苏桐沉眸。

“谈条件——而且必须在我们也能威胁到他们的前提下。”

“……susan,你觉得呢?”

susan叹气说:“由你来决定吧,桐,你一向是我们中最冷静理智的了。”

“好,那你现在就去找erica。”

“啊?找她做什么?”

“她那天做的报告你应该听到了,安全护卫是psc从业者的主要工作项目之一。我和她关系不善,打听的事情只能交给你来做。”

susan一愣:“你是想……”

苏桐点头。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起码保证能进行‘谈判’。”

“……好!我这就去!”

一个小时后,susan就带着所有相关材料和信息回来了。

午饭都没顾得吃,两人就开始尝试着联系那些愿意接取安保任务的psc小队。

然而无一例外地,但凡是听到两人的谈判对象是eden赌场,所有小队都拒绝了她们的任务。

被拒绝到最后一次,苏桐挂断电话时,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怎么办啊桐……”

susan已经完全是六神无主的状态了。

而即便是苏桐,此时也有些束手无策。

假如所有他们能联系到的psc小队都不肯接取任务,那就说明……这一次,他们确实是招惹上了自己难以抗衡的存在。

“……”

苏桐头疼地敲敲脑袋。

——

虽然早在选择这个专业之前,她就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但真正面临时,果然还是太难了。

就在此刻,苏桐放在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苏桐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却显示着“未知号码”。

显然是已被程序加密过的来电。

像是有所预感,苏桐心里陡然漏了一拍。

深呼吸了一下,她接起电话,放到耳边:

“您好——”

“听说你在找我。”

打断了她的话,对面声音沙哑。

带着加密处理过的电磁噪音。

苏桐怔住:

“……您是哪一位?”

听了这个问题,那个沙哑的电磁音沉笑了声:

“我是king。”

而她自己则带着录像存储卡赴约去了。

给计程车司机报上king发给她的地址,大约十分钟后,苏桐就抵达了目的地。

——是一间酒吧。

名字是一个花体的英文单词:kingdom。

尽管心情因为即将交出录像而有些差,但看见这个词之后,苏桐还是想发笑。

king,kingdom……

还有那句无比平静的“没有人敢冒充我的名字”。

这个被psc业界许多狂热者奉为神的家伙,实在是轻狂得很。

不过,在全凭实力说话的psc行业,这样一个性格背后,又藏着多少她这种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实力和资本呢?

苏桐正走着神,身旁突然响起个声音。

“是苏桐小姐吗?”

“……啊,我是。”

苏桐连忙转过头,视线里一个瘦削男子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目光一对上,苏桐就轻皱了下眉。

——

这个人她似乎在哪儿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苏小姐,我是leo。”似乎看出了她的茫然,瘦削男子主动开口自我介绍,“听说你见过我的照片——不过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了,可能有点差别。”

听了这话,苏桐才猛然反应过来。

确实,她就是见过erica那天讲演的ppt上的照片,才会觉着这人眼熟的。

“好了,既然确定身份了,那就把存储卡给我吧?”

leo仍旧是笑脸相迎。

苏桐沉默了下,便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装好的存储卡。

leo一边用目光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四周,一边带着笑问苏桐:“苏小姐应该没有做留备份这种……不智之举吧?”

苏桐反应平静。

“我还没有挑衅king的勇气。”

她摊开手。

小小一片存储卡,就停在她白净的掌心里。

leo伸手去取。

然而就在他要碰上存储卡的前一秒,苏桐的手突然攥成了拳。

——她握着存储卡收回手。

在leo恼怒之前,苏桐先开了口。

“我想见king。”

leo眼底的怒色还未起就先僵住。

过了一秒,他才神色微妙地重复了遍,“你想见king?”

随后他转过身,去到灌木丛边,把后面掩着的两个昏死过去的大汉也拖了出来。

等把四个人叠三明治一样的扔进后备箱,关上后车门,余停在了原地。

“不会出什么岔子吗?”

“等他们醒了,”闻景勾唇,“心里自然有数。”

余应了一声。

而是被他拎着身上的防弹背心,从楼道里一直拖出来的两个人身体和地面摩擦的动静。

声音最终在后备箱旁边停下。

站在车旁的余低头看了眼。

“随便找片郊区扔下吧。”

余闻言微皱了眉。

微震的声线比这凌晨的夜色都凉。

“那儿还有两个。”

“几个?”

“四个。”

随着他的身形移动,地面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只不过那不是来人的脚步声。

闻景将两人撂下。

然后他抬手摘掉遮了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

露出来的线条凌厉的下颌,向着灌木丛方向一抬。

他二话没说,直接开了车的后备厢,然后扶着车体站在那里。

须臾之后。

旁侧公寓楼的楼道中,一道身影从那片看不到边际的黑暗里走了出来。

阅读他那么狂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