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番外】闻家的“灾难日”(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站在暖光下的人依旧是她熟悉的修长挺拔的身形。

    只不过与几天前那一身正经修身的西服不同,今天这人打扮得非常随意。

    ……随意得叫她有点认不出来。

    三天前她还很笃定这人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

    现在…………

    现在她很怀疑自己那天有没有非法囚禁未成年。

    “怎么,我不能来?”

    女孩儿的愣神落到眼里,闻景笑容恣肆了几分。

    他抬脚往那儿走。

    凭借着腿长优势,没几步就到了这堆人前面。

    只可惜被人挡了大半边的路。

    而直到他停住了,挡路的人依旧没有该让开的自觉。

    闻景眼底笑意一薄。

    他侧眸瞥了过去。

    是那个之前针对苏桐的白人女孩儿。

    闻景唇线掀起个不甚明显的弧度。

    “没什么事了就劳驾让让。”他低笑了声,“我不太喜欢我家亲爱的身边站别人。”

    说话间,erica已经回过神。

    羞色还没染上脸,就被余下入耳的话音冲了个一干二净。

    她张口失语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只是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漫不经心地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闻景看向苏桐,唇角弧度又上扬了几分。

    “亲爱的,这里人太多,我们出去说?”

    “……今天的组会就到这儿吧,再有什么问题我们下节课前交流。”

    被闻景那一口一个的“亲爱的”叫得头大,苏桐强笑着跟susan和宋云深做了别,然后就连忙收拾了背包。

    她拉起闻景快步走出了咖啡馆。

    夕阳西下的校园里,这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实在是平均颜值飘得厉害,身高差更明显得扎眼。

    又偏是身量娇小的女孩儿,正拖着比她高了二三十公分的男生疾走。

    拖人的表情稍绷,被拖的那个……

    闻景薄唇带笑,但眼神有点煞凉。

    他不太喜欢失控的感觉。

    比如三天前,比如刚刚,比如现在。

    但凡理智全存,之前进到咖啡馆里,他就应该直接提溜女孩出来说“正事”。

    而不是寻了张桌,一晃神就把人盯了半天。

    只不过……

    回忆起临窗而坐的女孩儿,闻景还能记得那双瞳仁黑白分明,皓如秋水。

    漂亮得像是会说话。

    兴许到底是赌场那天她的妆太浓,他竟然都完全没想到——那个踩着高跟穿着红裙身影翩跹的女孩,其实卸了妆后,是生得如此一副清丽偏又透人心脾的模样。

    当她用那样的眼睛瞧来时,叫人本该躲得开也躲不开。

    ……

    一直走到学校南边的那片花树底下,苏桐才停下了步子。

    她松开手,转身望向闻景。

    “闻先生能找来,真是令人意外。”

    苏桐微微勾唇,“只是不知道,您找我还有何贵干?”

    ……来了。

    闻景眸底笑色染开。

    ——

    脱离了那些同学,剥掉了温软无害的伪装,那天穿着红裙上着艳妆的气势登时又回到了女孩儿身上。

    他忍不住垂眼低笑了声。

    “我来追债。”

    一句中文四个字,字字清晰,发音纯正。

    但苏桐还是怀疑自己听岔了声儿。

    “追什么?”

    “债。”

    闻景不厌其烦地重复了遍,“或者说是出台费。”

    苏桐:“——?”

    她差点气笑了。

    “我如果记得不错,临走之前我已经给闻先生留下了63万的筹码——而eden里价格最高的侍应生,一晚上也用不了这么多。”

    苏桐轻吸口气,保持微笑,压低声音,“更何况那天晚上,我什么也没对您做。”

    最后一句话的每个字,都像是女孩儿气得从声带一个一个迸出来似的。

    闻景压不住的心情愉悦。

    他微抬眼。

    “嗯。不过有一点你不知道,当晚eden赌场就更换掉了所有筹码。”

    苏桐一愣。

    跟赌场纠缠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63万的筹码……都作废了?”

    闻景:“它们现在只能算一堆塑胶片。”

    苏桐皱眉。

    “闻先生当晚没有兑现?”

    闻景眼神微闪,“我被铐了一晚上,会有时间去兑现?”

    “……”

    苏桐沉默了两秒,抬头,“那闻先生想要什么?”

    闻景:“63万我不要了。我只要你那天带出赌场的东西。”

    苏桐皱起了细眉。

    她定定地凝视了闻景几秒。

    “闻先生要那个做什么?”

    闻景笑着转开眼——

    “威胁、出售、交易……”他话音一顿,视线落回,“这里面能做的文章,可远不止一个新闻作业那么简单。”

    “……好。”

    苏桐答应下来,跟着她话锋一转——

    “但我现在还不能给你。”

    “嗯?”

    苏桐说:“下周就是我们组的课题展示,在那之前我不确定是否还会用到录像里面的资料——所以如果闻先生真的想要那个,我可以在下节课之后交给你。”

    “课题展示?”

    闻景轻眯了下眼,唇线抿着的弧度有一瞬的锐利。

    只不过须臾之后,那点凉得煞人的气息就消失不见。

    他笑问:“你们不会要把整个录像放到师生面前去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

    闻景轻捏了下指节。

    苏桐却是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当然不。”

    “我们只会截取里面一副分照片材料,对展示予以辅助说明。”

    “……”

    绷紧的肩线慢慢松弛,闻景勾唇。

    “好。”

    “你们的下节展示课,我也会去看看。”

    ——

    省得任务目标进了展示材料,他却还被蒙在鼓里。

    “你来做什么?”苏桐本能反问。

    闻景唇线微撇了下,似笑非笑。

    “作为亲爱的,帮你加加油?”

    苏桐:“……”

    闻景没再赘言,转身就准备离开。

    只不过迈出几步之后,他身形稍顿,回眼看向原地。

    女孩儿果然还站在那儿。

    只不过也没在看他。

    真是薄情啊。

    闻景眸里掠过丝乖戾又恶质的笑色。

    凌厉的眉峰下,眼尾也跟着扬起一个不驯的弧度。

    “忘记说了。”

    “……”

    听见男人再次出声,苏桐微怔了下,收拢下颌望过去。

    视线里只余一道背影修长峻拔——

    “如果遗憾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对我做’,那随时欢迎你再来。”

    苏桐:“……???”

    《新闻实践》的小组展示课如期而至。

    当天一早,苏桐就把susan和兴致不高的宋云深拉了出来,简单做了最后的修正和排练。

    排练演示结束之后,三个人一起往上课的教室走。

    苏桐和susan并肩在前,沉默的宋云深跟在后面。

    susan正缠着苏桐,语气里带着点兴奋。

    “所以那天来找你的那个男孩,真是你男朋友?”

    苏桐叹气——

    “他真的不是。”

    “那他怎么会那么亲昵地称呼你……而且你俩是怎么认识的?难道你瞒着我,自己去泡吧聚趴去了?”

    “……”

    苏桐百口莫辩。

    赌场那天的事情她始终没跟这两人提过。

    一来凶险,徒惹担心。

    二来隐晦,个中细节实在难以启齿。

    那到了这时候,她总不能真说闻景是来跟她索要“出台费”的吧?

    苏桐正纠结于编造个什么样的来由,她背包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生平第一次,苏桐感觉这手机震动的声音实在是美妙极了。

    但这种美妙感并没有持续太久。

    看着屏幕上那个眼熟的号码,苏桐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她垂手就想按成静音。

    “……哎?”

    就走在她旁边的susan无意瞥了一眼,“这不是我们学校心理咨询室的电话吗?”

    思考了两秒,susan笑说:“桐,看来你是被随机安排到心理咨询了啊?”

    苏桐跟着牵起嘴角。

    但她眼底并没有什么笑意。

    ……随机吗?

    从入学填了那份奇长无比的心理问卷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她就能收到心理咨询室的电话。

    起初她也以为是随机,直到这次数累计到五次以上。

    而她也本能排斥地拒绝了每一次。

    ——可如果这是随机的话,那几率应该比彗星撞地球还要小吧?

    “桐,你不接电话吗?”

    见苏桐没什么反应,susan好奇问道。

    没法再拿“是闹钟”这样的借口躲过,苏桐点了点头。

    “你们先去教室吧,我很快就过去。”

    “行,我们在教室等你。”

    susan说着,就招呼上宋云深走人了。

    苏桐这边接起电话,并未注意到宋云深临走之前看向自己的复杂目光。

    “请问是苏桐小姐吗?”

    电话甫一接起,对面就传来个温柔的女声。

    “嗯,”苏桐应声,“是我。”

    “苏桐小姐你好,我们是g大心理咨询室。如果你近期有时间的话,是否能来咨询室一趟呢?”

    “……抱歉。”

    苏桐面上情绪淡淡,唯独眉心无意识地轻皱着。

    “我已经临近毕业,时间上安排不开。”

    “苏桐小姐,这用不了多长时间,大约——”

    “抱歉,”苏桐截断对方的话音,“我十分钟后就有一节《新闻实践》课,还要准备演讲展示。如果之后有时间的话,我会跟您联系的。”

    对方似乎听出了苏桐并无多少诚意。

    那女声在电话对面叹了口气。

    “好吧,苏桐小姐,不打扰您了。”

    “……”

    苏桐挂断电话,抬脚往教室走去。

    她的眉心一直没有松开。

    苏桐是在教室后门遇上闻景的。

    那人正背倚在墙上,两条长腿一屈一直地支着地。

    头低着,眼微垂,纤长的眼睫似乎隔着好远都能看清。

    明明看起来懒恹恹的,但就是带着莫名的造型感。像个站在街边的顶级模特,勾得路过的姑娘们不分种族地盯着他瞧。

    而那人活像站在空无一人的地方。

    连个余光都懒得回赠。

    碰上外向的女孩儿凑过去问号码,男人眼都不抬:

    “听不懂。”

    ——

    关键时候,中文倒是说得字正腔圆。

    ……这样的脾性,也亏得生了张顶好看的脸,才能活到这么大吧?

    苏桐好气又好笑地想。

    她走过去,主动打了声招呼。

    “久等了,进去吧?”

    “……”

    闻景抬眸。

    他的耐性已经被消磨到濒危边缘,苏桐来得也算是时候。

    两人这才一前一后进了教室。

    坐下没一会儿,铃声打响,第一组主讲人上了台。

    …………

    前面几组的新闻报告,都只能算是乏善可陈。

    苏桐听得都有点困了,难为旁边这人还没睡过去。

    直到erica带着她的小组站到演讲台后面。

    苏桐稍稍打起精神。

    ——erica这个人她还算了解。

    虽然脾气差了点,但专业能力确实值得一提。

    这次对方想要拿出来跟他们组竞争的新闻报告,苏桐也不敢小视。

    erica组里的人很快就将ppt打开。

    ——

    第一页是纯黑背景,正中三个白色的大写字母,副标题一行小写单词。

    显眼醒目。

    苏桐轻声念了一遍——

    “psc……privatesecuritycontractor(私人安全承包商)?”

    “这是什么?”

    苏桐不解地皱起眉。

    她没注意到的是,身旁的闻景在听见她的话音之后,背脊蓦地绷紧起来。

    沉默了两秒。

    闻景缓抬头,微眯起蓝瞳直直地望向演讲台。

    比她刚刚离开时还要喧嚣上几倍。

    趁无人注意,苏桐混进人群,绕着这偌大的赌场大厅外围“闲逛”起来。

    老虎机,梭|哈,德州|扑克……

    苏桐尽可能调整角度,让赌场内所有赌具相关的东西都能被“胸针”拍到。

    经过了之前一个月里的多次演练,她很快就按最短捷径拍完了大半个赌场。

    结束之后,苏桐走到角落,松下口气。

    垂在身侧裙边的手心里带上点汗。

    基本素材已经完备,那么就只差……一场暗访了。

    苏桐边想边抬起头,视线不露痕迹地在场中检索起来——她需要寻找一个最好把控的“暗访”目标。

    “嘿,poppy!”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在苏桐斜侧不远处响了起来。

    “……”

    苏桐身形一僵,同时在心底低咒了声。

    只不过连一秒都没用,她就转身望向了来人,面上带着妩媚无害的笑容。

    “curme先生,晚上好。”

    “我看未必好——你可真是让我苦找了半晚上!”

    赌场经理走上前,快语催促着,“今晚的客人比平常要多上一倍,我们的女孩儿们都忙不过来了,你却还在这儿偷闲吗?”

    “抱歉,curme先生,”苏桐眼都不眨地撒谎,“我刚刚陪一位客人喝了两杯,有点头晕,这才来这儿避一避的。”

    “那可不行——给你们发薪水不是叫你们来看热闹的。”

    赌场经理皱着眉,“筹码台那边正缺人,你先过去顶上吧。”

    苏桐:“可我只是兼职,应该不需要做专陪的——”

    “或者你想让我把你刚刚偷懒的事情汇报上去,然后直接叫保安送你出去?”

    “……”

    对上这双眯缝着的露着凶光的小眼,苏桐的微笑之下,牙都被咬得发酸。

    ……你最好祈祷今晚之后别再碰到我手里。

    “好的,curme先生——我这就过去。”

    苏桐弯着一双杏核眼,面上笑得漂亮极了,看起来乖顺无害。

    说完,她也不再拖延,转身往筹码台的方向走去。

    筹码台是eden赌场里兑换现金和筹码的地方,也是大厅内最不缺客人聚集的区域。

    即便是一百万的现金,在这里也能变成小小的几摞筹码:一个托盘就能解决的问题。

    只不过总有些出手豪放的客人,喜欢再点个侍应生作陪——说是端盘,但具体再做什么,就要看客人意愿了。

    苏桐今晚就“有幸”体验了一把这个原本只有专职侍应生才有的待遇——

    “噢,这就是我今晚的专陪吗?”

    穿着一身西装的白种中年男人望着苏桐,笑得绅士有礼,“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美丽的小姐?”

    “先生,”跟在这中年男人身后的白人大汉插话,“为了安全考虑,您最好——”

    “todd。”

    那中年男人不悦地打断了对方。

    “这里是eden——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我也很不习惯你这样一直跟着我,今晚你就待得远一点吧。”

    说着,这中年男人从苏桐托着的筹码盘里随手抓了一堆,塞给了todd。

    “这是你的。”

    “多谢先生。”

    todd笑得憨厚。

    等目送中年人和苏桐离开,todd脸上情绪一收,他伸手从路过的男侍应生托盘上取了杯酒。

    然后一扬手,todd把刚被塞过来的筹码撒到了托盘里。

    那男侍应生连忙道谢。

    todd憨厚笑笑,摆了摆手。

    跟着他看清了这男侍应生的衣服,不由愣了下。

    “你们这儿的男服务生——都是穿这套西装的?”

    “是的,先生。”

    todd:“……”

    可真是一套叫人眼熟的衣服……

    他顾不上再问,连忙掉头走向西南角的自助区。

    自助区的长餐桌前此时站着相对而立的两个人,todd状似无意地走到其中极为瘦削的那个男人身旁。

    还没等他站稳脚跟,耳边响起来个压低的笑音——

    “哟,不容易啊todd,还活着呢?”

    “……”todd闷声闷气,“老大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托你买的那件西装的福,刚刚那些女人看king的眼神,像是要扑上去把人吃掉。”

    背对着todd的瘦子直乐,乐完不忘再补一刀:

    “趁king脱不开身,快多喝两杯——谁知道你还能不能看见明天早上的太阳?”

    todd气不过,闷着声说:“我不会舍得留你一个人在这世上受苦的,leo。”

    瘦子被这话恶心得不轻,刚要再说什么,就被他对面始终沉默的余打断了话声——

    “老大。”

    “……”

    todd和leo同时背脊一僵,然后一个抬头一个转眼,看向跟三人隔着长桌不知道何时站在那儿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一身侍应生相似款的西装,只是头上还不伦不类地扣了只黑色棒球帽。

    帽檐压得低低的,遮了大半张脸,只露着线条凌厉且好看的下颌。

    明明搭配古怪,但偏因为那西装都遮不住的衣架子似的身材而显得分外出挑。

    所幸这自助区的角落算得上冷清,没几个人注意到这里。

    leo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脸上还残存的笑容连忙收回——

    “k、king。”

    “……在议论我?”

    男人没抬头,低沉的声线也极为平静,听不出任何波澜。

    leo没敢说话,下意识地压低视线看了一眼。

    ——

    他们三个都知道,king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玩刀。

    而此时,那白皙修长的五指之间,锋利的牛排刀几乎已经要被转出残影了。

    “……”todd赔笑,“不是,king,衣服实在是意外,我也没——”

    “铿!”

    一声叫人头皮发麻的入木闷响之后,便是钢刀刀柄因突然遏止而在空气中快速震颤的尾音。

    ——刚刚还快转出花儿来的牛排刀,此时已经被生生楔进了实木长桌里。

    至少两公分的深度。

    todd看着还在抖的刀柄,没出息地咽了口唾沫。

    剩下的话也被一并咽回去。

    长桌对面始终垂着眼的男人在此时终于不紧不慢地抬了下颌,黑色棒球帽下露出双深蓝的眼瞳。

    再加上那张在这自然暖光下完全挑不出瑕疵的,像是块上好玉石雕出来的清隽五官……

    苏桐:“……”

    卫衣的两只长袖都被挽到手肘偏下的位置,露着两截白皙漂亮的肌肉线条。

    下面搭了条浅蓝色牛仔,托得一双长腿令人钦羡。

    牛仔裤的膝盖位置还有两个破洞,整齐的碎线头毛着边儿,似乎藏不住往外冒的活力劲儿。

    ——

    管那些眼神有多惊艳,他就只专注地等那一个人转回来。

    咖啡馆内这一厢安静了几秒。

    ——

    上身一件白色连帽衫,身前一点logo花绣都不见。

    准备好的说辞在中间卡了壳,苏桐眼神恍惚了下,才慢半拍地接上话:“……来了?”

    她想这实在怪不得她。

    susan终于看不下去了。

    她垂手,不动声色地轻轻拉了苏桐一下。

    闻景斜勾着唇,插着裤袋站在夕阳斜下的余晖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女孩儿的背影。

    其他人在他眼里像空气似的,压根没有什么存在感。

    苏桐此时也知道是躲不过的,心里思绪飞快地转了几圈,便奉上个无害的笑颜。

    她回眸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你怎么——”

    于是,当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拢而来,带着各异的情绪时,闻景视线焦点位置的女孩儿依旧僵着背影,没往回转。

    啧……

    三天前拿手铐把他铐在床头的勇气呢?

阅读他那么狂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断点重生第九世之种田千金清宫宠妃:四爷,硬要宠!快穿:腹黑男神,送老婆了穿越女尊之背锅私家侦探探案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