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他那么狂》
他那么狂

第六十五章

又过了不知多久。

余缓下声。

“你真的准备到此为止了吗,king?”

攥紧了口罩,白皙的指背上青筋绽起。

而他唇角的弧度始终不曾抹平,带着和眼神一样寒凉煞人的情绪。

——她算是“猫”?

想起初见那个红裙翩跹妩媚婀娜的身影,以及后来那双皓如秋水却温和不掩坚定的瞳子,闻景缓缓压下心底翻涌的暴戾情绪。

他垂了眼。

……像猫的幼虎崽儿还差不多。

等一切结束,他倒是要回去看看,这只幼虎崽儿已经长成如何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模样了。

一年后。

c国,t市一栋办公楼内。

“该下班啦,大忙人!一起去吃饭?”

笑容晏晏的女同事拍了拍格子间,继而趴到隔断上,看向格子间里快速敲击键盘的女孩。

苏桐十指翻飞,抽手撇开键盘旁一页材料的工夫,抬头冲着女同事弯眼笑笑。

“你先去吧,我这篇稿件还没搞定。”

“你啊……”那女同事感慨地站直身,看了她一眼,“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你比我们多拿好几份工资呢——干起活来就这么拼。”

苏桐知道对方只是玩笑,也没再答话,注意力重新转回屏幕。

这一层办公间里很快就没了人……

二十分钟后,苏桐右手无名指敲下最后一个enter键。

然后她长松了口气,慢慢活动着发僵的手臂和身体。

保存稿件做好备份,准备离开前,苏桐下意识地瞥了眼msn的通知栏。

——还真有几条新消息。

信息发送者:susan。

苏桐点开一看,愣住了——

“桐,告诉你件事情。”

“我们的本科导师上个周去世了。死于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件。”

“虽然他当初抢了你报道,不过毕竟是我们导师,也没想到他会……”

“这周末就是他的葬礼,你要来吗?”

“……”

望着这几行消息,苏桐陷入了沉默。

过了两秒,她揉了下指尖,双手重新落上键盘……

同一天,大洋彼岸。

kingdom酒吧内,人们正享受着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晚。

变装后的leo和todd坐在一张卡座里,各自搂着个穿着清凉的漂亮姑娘,手里交杯换盏好不愉快。

“真是无趣而不懂享受的两个人啊……”

喝下一口烈酒,leo咂了下嘴,笑着感慨。

todd正抱着自己怀里平头短发的女人卿卿我我,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故意没搭理。

窝在leo怀里的女人则好奇地问:“两个人?谁啊?”

leo眯眼笑笑,说:“我的两位……同事。”

“他们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们刚刚结束一个大……工程,约好了一起出来放松,结果那两个——唉,不提了,扫兴啊。”

话这样说,leo脸上仍旧满是笑意。

靠在他身上的女人应了一声,目光却往另一边飘。

leo瞥见了,笑着说:“你看谁呢?这么入迷?”

“……”

这个素来称得上放浪形骸的女人,此时闻言却是脸一红。

她趴到leo耳边,翘着抹了红色甲油的手指,呵气如兰——

“今天酒吧里来了个男人。”

leo佯怒,“我们都不是男人啊?”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女人娇嗔了声,伸手指向自己刚才望着的高台。

leo的目光跟着落了过去。

高台边上,确实正坐着个身形俊挺、侧颜弧线也清隽完美的男人。

不过不同于身边陪着一个甚至好几个女人的其他男客,这人身周干干净净一个圈子。

只他自己坐在那儿,独斟独饮。

也更衬得气质清冷凌然。

女人在leo的耳边咯咯地笑,低语说:“他的喉结可真性感……让人想舔一舔。”

“……”

leo表情古怪地收回目光,闷了口酒,“我劝你最好别。”

女人只当他是吃醋,叹了口气。

“我跟你保证,这酒吧里面有一大半的女人想跟他睡……可不止我一个。”

leo似乎是被酒噎了一下。

缓了两秒,他才苦笑说:“最好想都别想,他可不是你们碰得起的。”

女人不满地睖他一眼。

“我知道啊……这儿最漂亮身材最好的姑娘刚刚都被他甩了脸色——可就算吃不着,还不准人惦记啦?”

leo笑着摇摇头,没再说话了。

女人又看了会儿,才遗憾地收回目光。

“你说他眼光有多高啊?”

“未必是眼光高低的问题。”leo说。

女人撇嘴,“那还能是什么?”

leo轻飘飘地应了句。

“心有所属呗。”

“……”

第二天一早,四个人才陆陆续续在安全屋集合了。

“这一大清早的……”todd皱着眉抱怨,“余你叫我们回来做什么啊……”

余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有新任务可以接了。”

余是负责小队内情报信息渠道的,任务接受和完成都是从他这儿过。

——当然,一年前某位队长擅自决定的那次任务要除外。

king听了余的话,微一挑眉。

“大任务?”

“对。”

余点点头,说:“专职委托人。”

除了king之外,另外两个脸色一时有些肃然。

专职委托人是psc界的一个特殊行当,往往只有牵涉到某个权力阶层利益和秘密的任务出现时,他们才会作为中间人进行任务发布。

——也是为了互相隔绝信息,保证双方的绝对隐秘。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之后,leo才笑嘻嘻地感慨了句。

“专职委托人啊……看来这个任务确实不小。”

余摇头说:“具体是什么任务还没说,对方表示要面谈。”

“这么警惕?”todd惊讶地说。

king神情不变。“信得过?”

“没问题。”余点头。

king迈开长腿往外走,没什么情绪的话音撂在了身后——

“那就见一面。”

“……”

身后三人互相看了眼。

todd最先说话,“余,你还不如让他一年前就回去呢,说不定感情一凉也就放下了。现在……”

leo笑着接过话。

“惦记了整整一年,我都不敢想要是再让他碰见那个女孩儿,他能什么反应。”

todd瞥来一眼,表情微动——

“嗷呜……”

他绘声绘色地学了声狼叫。

“哈哈哈有可能。”leo会意地笑了出来。

当天下午,换上一身黑色专用套装的king就和其他三人到了kingdom。

白天的酒吧街几乎都是打烊的店铺,kingdom里也零零散散没两个客人。

在最深处的暗成一片的卡座里,他们见到了负责这次任务的专职委托人。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king队长吧?”

委托人笑眯眯地望着捂得一丝不透的闻景。

闻景落座,看都未看他一眼。

对方也不尴尬,继续跟其他三人打了招呼。

然后他才从随身的文件包里拿出了一沓资料。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

他微微一笑——

“我老板要你们杀一个人。”

站着的三个面色同时一沉。

而委托人手下一送,资料最上方的照片就滑向了闻景。

闻景垂手按住,低下没什么情绪的眼眸。

刹那之后,他瞳孔一缩。

对面的人恰在此时开口:

“——她叫苏桐。”

“可是最危险、最麻烦的资料采集和分析整合全是你一个人完成的。”

susan笑容垮下来,叹了声气,“我都有一种搭顺风车的罪恶感。”

苏桐:“你想多了。”她攥手轻轻在susan肩上压了一下,眨眨眼说,“通力合作嘛。”

susan低头,见苏桐收拾好了背包。

“接下来你要去哪儿?”她提议,“不如一起去庆祝一下?”

“我也很想去,只可惜还有其他大作业没搞定。”

苏桐遗憾地耸了下肩,然后冲着susan笑,“你去吧,记得玩得开心点。”

susan刚要遗憾地表示一下,目光一抬,就落到了教室后门。

随后她眼神古怪又暧昧地看向苏桐。

“啊……我懂了,确实是不能被打扰呢。”

苏桐:“……?”

她顺着susan的目光转过身去。

正瞧见倚在后门的男人。

宽肩窄腰长腿,表情也冷淡得像模特站街。

似乎是察觉了她的注视,那人抬起下巴,视线焦点落过来。

然后他扯了下唇,起手在空中一挥。

苏桐:“……”

这人不是刚走吗?

几分钟不到,怎么又回来了?

susan在她旁边调笑:“手漂亮,人更漂亮——这样的极品可不多,要抓紧啊……”

苏桐叹气。

自己和闻景的关系在这些人眼里估计是掰扯不清了。

她于是索性也没辩解什么,冲susan告了别,就转身往教室后门走。

走到最后一排时,她路过了站在那儿的宋云深。

“云深,我先走了,改天——”苏桐撞上对方眼神,话音不由一顿,过了两秒才接上,“……见啊。”

“……”

宋云深从她身上收回那种复杂得近乎哀怨的目光。

随后,他什么话也没说,拎起包先错过肩往教室前门走了。

“——?”

苏桐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没说什么。

她走到了闻景身边去。

“闻先生,您怎么又回来了?”

“……”

想起之前leo在通讯里说的事情,闻景眼神微沉。

但面上他只笑得轻慢无谓。

“考虑到你没多久就要毕业,万一失联我损失惨重,所以……还是亲自看着你才放心。”

苏桐:“‘亲自’是指……?”

闻景:“在你们解决专栏事情之前,我会努力24小时形影不离的。”

说完,他薄唇一咧,出口的突然转为英文——

“亲爱的,这样你开心吗?”

两个女生面露古怪地从苏桐身后走到前面去。

边走还边低声笑着往苏桐和闻景身上看。

苏桐:“…………”

她心里懊恼,但归根结底——把人铐了,筹码失效,录像交予被迫延期……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也确实都是她理亏。

苏桐这样想着,十分无奈地看了闻景一眼。

“好吧。……但还是请闻先生尽可能不要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

闻景未置可否。

苏桐没想到,闻景说的“24小时形影不离”,竟然真是字面意思。

从那天起,除了晚上回公寓,只要她在的地方,十米之内一定能看见闻景的身影。

一个周后,连susan都对闻景的执着表示了惊奇。

她们这天上的是小课,任课教授不允许“蹭课”现象发生。

两节课之间,susan从洗手间回到教室,感慨不已地坐到了苏桐身旁。

“说实话吧,他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

苏桐一脸茫然地从书本上抬起视线。

susan冲门外努努嘴。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可看见了,他还在外面的长廊上等着呢。”

说着话,susan掰手指算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哇喔,这都快一个周了吧?他要是没把柄在你手上,干嘛这么坚持不懈地追在你身边?”

“真没有。”苏桐无奈地说。

susan认真看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什么?”

“……他在追你。”

苏桐:“……”

“真是令人感动的执着追求啊,你到底怎么让他对你这么死心塌地的?”susan眼睛一亮,“——难道就是你们传说中极为神秘的东方秘术?”

不等苏桐说什么,susan就表情稍稍正经了点。

“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真对他有点意思的话,还是最好确定关系——然后再也别让他出现在学校里了。”

苏桐怔了下。

“在学校里怎么……?”

susan用同情的眼神看她,“只我知道的,就不止一个人对他发出过邀请了。”

“邀请?”苏桐不解地看向susan,“什么邀请?”

susan无语了几秒,张口,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

“onenightstand……”

苏桐呆了两秒。

然后她突然轻声笑了出来。

susan见惯了苏桐淡定微笑的模样,倒确实不怎么见对方如此明显的情绪流露——

漂亮的杏核眼都快弯成月牙,小巧的鼻尖也笑得皱了起来。

这笑容极具感染力,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心情明媚。

susan也跟着笑,有点无奈。

“你笑什么啊,我可是说认真的。——等被人抢走了,你哭可都没地方去。”

苏桐摆摆手,笑了好一会儿才歇回劲来。

眼角仍旧温温软软地弯着个好看的弧儿——

“没事,我一点都不担心。”

susan挑眉:“这么有自信?”

苏桐本想解释两人关系,但转念一想料也徒劳,索性直接应了。

她点点头,笑吟吟的。

“嗯,特别有信心。”

“而且——这位可不是一般人睡得起的。”

susan显然没听明白,正要再问,上课铃就打响了。

话题这才结束。

……

这天有一周里唯一的一节晚课。苏桐和susan走出教室时,外面天都快黑了。

窗外高楼灯火和远处星光连成了片。

穷尽目力望到天际线处,整个城市都在将临的夜色里模糊了轮廓。

教室外的长廊也被染得昏暗。

有人临窗等候。

稀稀疏疏的学生打他面前流过。

他侧颜清冷地站着,像是站在红尘外面的过客。

只冷眼旁观。

于是又像了座矗立几百年的雕塑。

直到听见苏桐的脚步声,他耳尖轻动了下,抬头看来。

瞧见她的那刻,闻景唇角蓦地勾起。

这一瞬间,苏桐忽然觉得,那双眼眸叫身后成片的星光和灯火都黯下。

——雕塑活了。

咚的一声,它从红尘外面跌了进来。

苏桐的心跳都被惊漏几拍。

“……桐?”

走出几步去的susan转回来,不解地看着愣在原地的苏桐。

苏桐仓促回神:“啊抱歉,我走了下神。——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说今晚有点累了,一起回公寓吧。”

“嗯,好。”苏桐弯眼轻笑。

一双长腿就在她话音落时出现在余光里。

苏桐神情一滞,眼底笑意顿时垮下去。

“额,susan,他会跟我们一起回去。”

susan:“——?!”

g大的学生宿舍离着校区远得很,苏桐便跟susan在校外临近的居民区租了间公寓。

那片居民区距离学校大约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穿过两个街区就到。

此时华灯初上,街上行人车辆都不多。

苏桐和susan走在前面。

闻景便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不远处。

susan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几次见闻景没什么表情地走过那些冲他抛媚眼的女郎,susan终于忍不住凑到了苏桐身旁,小声咕哝:“他是没什么正经职业吗?”

这问题来得突然,苏桐被噎了下。

她回眸看向闻景。

那人本低垂着眼走得懒散,却像是肩上安了雷达。

苏桐还没等收回视线,就先撞进他猝然抬起的眼眸里。

——从路灯下看,那瞳仁蓝得深邃又漂亮。

想想这人的职业,苏桐心里感慨万千。

她转回来,语义含糊地回答susan。

“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有的吧……”

苏桐说完,下意识地避开susan的目光往前看去。

然后她身形微顿。

——

正前方,三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青年站在墙边。

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个身形瘦小的学生打扮的男生。

此时正缩成一团,抖着手从背包里往外翻钱包。

听见了脚步声,那三人不约而同地望了过来。

眼神里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苏桐眉一皱,走路速度也降了下来。

在这个国家遇到这种情况,实在算不得稀奇。

站在苏桐身边,susan脸色微变。

她伸手拉着苏桐,脚下加快速度——

“别看他们,”她压着声音,“赶紧走过去就好了。”

只是显然已经来不及。

那三个青年对视一眼。

其中两人头一调,径直奔着苏桐和susan走了过来。

susan拉住苏桐的手一紧。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走在后面的闻景。

一回眼,她就松下口气——

闻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们身后半米的位置了。

但这口气没等松个彻底,闻景开口的话就差点叫susan呛着:

“两位擅长长跑吗?”

susan:“……什么??”

“这三个人看起来不太好惹啊,不跑吗?”

“……”

susan几乎要气得背过气去。

“跑?!——这种时候你不该站到女士前面吗?!”

闻景薄唇咧了下。

深蓝的瞳子这一秒看起来竟然有点无辜:

“可我晕打架啊。”

susan:“…………”

她听说过晕针、晕血,可晕打架?

——那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susan气得不轻,转头去看苏桐,然后才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人了。

同时,她身旁“砰”的一声闷响。

susan下意识地转头望去,眼神错愕。

——刚围过来的两个青年中的一个,已经被苏桐摔翻在脚边。

声线和目光都冷得叫售票台后的工作人员笑容发僵。

闻景霍然转身,头也不回地往机场外走去。

他眼神压着暴躁,伸手摘了口罩。

继而薄唇一扯,嗤笑了声:

“——开什么玩笑。”

闻景眼神微沉。

停顿了两秒,他还是重新拿出耳机,扣入耳中。

耳机里传出的余的声音平静。

“……”

耳机里,始终没有开口的闻景终于有了动静。

明明四个人各处一方,余更是待在百里之外,但leo和todd却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另外两人之间令人窒息的对峙。

——而他俩甚至完全不知道余前一句话到底对king讲了什么。

“king,我记得你两年前最后一次回国的时候,对闻煜风说过一句话。”

余换作中文,缓缓地重复了一遍——

她的话音未竟,闻景手腕上的胶质手环就震动了下。

一个红点在黑色手环上闪了闪。

“安定下来的人身边,才适合养猫。”

“……”

耳机内的交流频道里,陡然沉寂下来。

闻景一直走到机场售票台前才停下。

他身后远处,leo面带焦急,却不敢上前来当众阻拦。

长相柔美的工作人员微笑着看向闻景,说:“先生,请问您——”

阅读他那么狂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