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东方未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身边竟然挤满了人,架着她正在往外走。

    南河只来得及看见自己穿着红边绣云的黑色衣裙。走在四周火把燃起人满为患的院子里,紧紧抓着她胳膊的全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一边笑着一边将她推出了门去,塞进了马车里。

    南河:“等等——”

    这种风俗,只会在出嫁时有,而且镶红边的衣服也不是随随便便能穿的,难道她真的成了个出嫁的贵族女子?

    不过若是家族显贵,出嫁作妻,确实是清闲的选择。

    这年头家族内的规矩不多,关系不复杂,成婚时候也都是二人共食祭品以示共为家主,夫妻平等。如果真的是成婚,那她婚后应该主要负责承担一部分祭祀的责任。

    照顾丈夫,洒扫家中只需嘱咐仆从,商贸又不算发达,顶多是要管理家中的食邑与土地、奴仆。

    若关系亲密则多去见一下丈夫;若关系不亲密且自家地位不低,甚至可以在燕寝不与丈夫相见。

    再加上儒并不在这时代受尊崇,所以各个家族之内的礼仪天差地别,也都十分随意,男女内外与地位的区别更没有太严苛。

    这……虽然也是一种清闲的生活,但她可不想嫁人啊!

    能不能反悔,她想做七十五岁的老太太,在家里颤抖着双手,努着没牙的嘴叫孙女给喂饭!

    而且成婚当日还需要立刻合房,女方家带过去的侍女还要站在门口“呼则闻”的听墙角……去特么的清闲啊!这少不了深夜运动的身份,算什么清闲时光啊!

    她在脑海里抓狂的呼唤领导,死系统就是开始装死不回答。

    南河转身想开始找镜子,万一这姑娘长得巨丑无比,她还有一线机会恶心死新郎。然而马车里有不少首饰与胭脂,却唯独没有看见铜镜。难道车里不放镜子也是成婚的习俗?

    要万一这个新娘长得还过得去……南河想了想,只能使用鸡汤人生大哲理给新郎上一夜课,看他能不能一心渴望知识,每个深夜只想跟她探讨宇宙的另一可能性,而放弃了造人大业。

    除非,这位新郎俊俏又年轻,人温和知礼,对她还尊重,那她因投身教育事业而单身多年的老园丁,也不是不能考虑再燃一次青春之火的。

    但贵族之间跨年龄的联姻非常多,也可能一会儿掀开车帘,迎接她的是个两三岁由奶妈牵着的小娃子,抑或是个被众孙搀扶过来的七十老叟……

    要真是这样……倒也不用考虑夜晚用不用运动的问题了。

    南河坐在这车里,听到前头有手持火把的马队的蹄声,身后也有几辆马车车轮的轱辘声,竟也沾染上几分成婚时候的紧张。

    另一边,辛翳躺在榻上,一只脚搭在案台上,把铜灯移到脸边,懒懒散散的翻着书卷。

    宫室内安静的只剩下他翻阅竹简的声音。宫人们偶尔穿着白袜在外行走,脚步却像猫似的无声。他望着竹简上的字,脑子却不知道想什么,偶尔灯烛噼啪一响,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辛翳拧着身子,调整了一下卧姿,却再看不进去了。

    宫内太安静了。他也没有去处,没人说话。

    要不就把重皎拽过来聊一聊?

    不过辛翳不大乐意。重皎这些日子见他,总摆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不只是他,还有景斯,还有宫人,还有其他大臣。

    他知道那些人心里想什么。

    所有人都怕荀君不在后他会受了什么刺激。或者说,所有人都怕荀君不在,没人管他,他再跟少年时候似的做事做人赶尽杀绝不留底限。

    荀君要是在,就像是给他上了套心甘情愿的锁,所有人都能松一口气。

    真要是他再闹出什么事儿,那些人也可以指责荀君,而不用承担指责大王的责任。

    真他妈鸡贼的一群人。

    但辛翳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要死要活的情绪,反而平缓下来了。好像是这种情绪知道大刀阔斧劈不烂他二十年养出的一身厚甲,选择慢慢熬慢慢磨,慢慢侵蚀的让他从里子开始烂。

    比如这会儿,他觉得安静的可怕,觉得灯烛的声音都让他想要拔剑四顾,他却没有打算让乐师舞者来闹腾闹腾。

    辛翳觉得这没什么不好,钝痛和浑身的不自在是种安慰,提醒他别忘了自己的心意,别背叛自己的感情。

    他相信自己会对这份情绪忠诚一辈子。也这么要求自己。

    而且他也懒了,或许因为小病还没好,他没什么斗志,只想窝着。

    窝了才没多久,就听见了景斯的脚步声。

    他小时候害怕脚步声,更怕没有脚步声就有人突然出现,景斯会走路的时候,故意右腿顿一顿,走的一重一轻,声音响一些,提醒他要过来了。

    景斯过来,就看见辛翳裹着黑色大氅,披头散发,把自己半边脸缩在毛领里,人瘫在那儿,衣摆乱七八糟的,把竹简放在胸口假寐。

    辛翳没睁眼,哼了哼:“怎么了?”

    景斯也有点高兴的神色:“原箴和范季菩来了。”

    辛翳也一喜,猛地坐起来,差点撞到铜灯,眼疾手快的一扶。

    景斯道:“不过他们二人不打算进宫,说是要在荀君那儿住一夜。”

    辛翳:“哦……”

    辛翳:“行,我去找他们。”

    景斯也没说什么,他觉得自个儿也就是眉头稍微蹙了那么一丁点,辛翳就嘴快道:“等不了了。”

    景斯只好说:“他们二人没轻重,大君不要与他们敞开了喝。”

    辛翳拿起桌子上的铁簪,攒住自己头发,拧了拧,拿着铁簪手一盘,斜插在发髻里,后脑勺的头发还鼓着,发尾在发髻外头炸着,额前还有碎发。

    景斯还没要伸手帮他弄,辛翳就一下子弹起来,面上神情都生龙活虎几分。

    他神色匆匆的随便整理了一下衣襟,就往宫室外的路上而去。

    外头天色已黑,楚宫白墙黑瓦之中点起了灯火,景斯与几位寺人弓腰跟在身后:“大君再加件衣服吧,天冷,又要骑马。当心受了风!”

    辛翳没穿大氅,就穿了一件黑色胡服,腰上只挂了玉铃,摸了摸自己后脖子上蓬蓬的碎发,道:“不要紧!都是小病。路也不远。都是老朋友叙叙旧,今夜就不回来了。”

    景斯捧来一件灰鼠皮毛领的披风,跪在台阶边,固执的抬着手。

    辛翳对这位历经两代帝王的老司宫实在没有办法,叹了口气,接过披风。

    景斯道:“就带四位短兵合适么?”

    辛翳:“就算荀师不在了,那也是他家。我又不止一次半夜只带一两个人去他家。”

    景斯犹豫道:“喏。只是还有一事。”

    辛翳啧声:“你怎么又磨磨唧唧的。”

    景斯:“今日,应当是申氏女入宫。”

    辛翳半天才反应过来申氏女是什么东西。

    辛翳:“……管她的。在宫里死了烂了都与我没关系。别再拿她的事与我来说了!”

    辛翳轻踢马腹走出去了几步,却又顿住身子,扯着缰绳调转马头回来了。

    他想了想,道:“她要是寻死觅活的,也装模作样拦着点,她闹腾一回,就给她少点饭,再倔的狗也怕磨。早晚能为了口肉吃乖乖装孙子。省的她死在宫里,回头到地底下与荀师告状去。荀师又要骂我心狠。”

    他说罢,轻踢马腹,潇洒的一抬马缰,黑马碎步颠出去了。

    四个短兵跟在辛翳身后。

    辛翳对夜里出宫的路驾轻就熟,毕竟总是要去突袭荀南河。

    其实也不是不能跟她说一声,但他就喜欢不打招呼,突然闯进去,撞见她饭桌上的热气氤氲,亦或是猫着看书时候的惫懒。但对他就是不设防,她眉毛都不爱动似的,唇角勾起半分笑意,随便招招手就让他过去了。加双筷子也罢,挪个窝给他也罢,灯下人影成双,他心里能乐半天,骑马回宫的时候都忍不住想一个人低头笑。

    因为楚宫正门都是会在日落后关闭,要从正门出去必定兴师动众,实在麻烦。他就特意命宫人留了角门,从他宫室东面的马道出发,走出一段后路过交鼓桥,再一转就能出了角门到宫外了。

    或许是景斯提前说了他要出宫,这一段路上都点满了宫灯,显得十分明亮,他轻轻策马过去,就看到了红漆的交鼓桥。

    这是他父亲在世时修建的桥,祖父喜欢水,在楚宫刚修建的时候挖了连片的大湖,长满了莲花,郢都之人常管楚宫叫莲宫也是这个道理。

    不过因为莲池要绕道,实在不便,他父亲便修了一座长且宽的木桥,涂以红漆,车马皆可通过,在夏日月夜下,粉白莲瓣迎风飘舞,红桥跨立其上,水中也一抹拱形的红影,当是楚宫一景。

    只可惜现在是冬天,只有枯萎的莲蓬像一支支笔立在水中,斜影交错。

    辛翳策马上了交鼓桥,却听到长长的桥对面也传来了车马的声音,他凝神看去,只见到一队打着火把灯笼的车马,正也从对面驶上这座红桥。

    几辆马车上绑着红帛,盖着车帘的也是暗红色绘帛,四角铜铃微微摇动,跟这座桥倒是十分相配。

    只是,这个阵仗进宫的人,到底是谁?他怎么都不知道?

    辛翳正想着,忽然听见腰间玉铃震了震,竟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南河皱眉:“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在我这儿,这个系统叫帝师系统。那、你的意思是还有其他人?”

    领导含混道:“不一定跟你一个时代,反正这局游戏玩了有最起码三四百年了。几天作死的也有,狂热开启近代化的也有,好几次都弄得根本世界崩坏进行不下去,我就不得不删档改回去。”

    南河来了这么多年,基本被放养,和他对话的机会并不多:“那……其他都是一些什么人?现在我能在历史上查到他们的名字么?他们难道就不叫帝师系统了?”

    领导似乎在那头懒懒躺着,道:“什么人都有吧。不过估计你查也查不出来。这本来就是个群魔乱舞,变革四起的时代。不过,有的人本来的职业是开发房地产的,我就叫‘先秦买地王’‘战国大富翁’,要是特别会抓男人心还要求自己有绝世容貌的,就叫‘绝色快穿’‘宠爱系统’……总之,我这都是量身定制啊。”

    南河:“……那我是你手底下第多少位游戏角色了?”

    领导含混道:“倒也不多。不过算上之前教学关,你算是活的比较长的了。你跟别人不一样,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南河:“您别看好我。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挑中我的,那么多人民教师,那么多德高望重老班主任,你非要选我!”

    领导笑了笑:“因为,我了解你啊。”

    外头的人声实在吵闹,连车马的声音都盖住了,只是她很快就发现马车与她平日乘坐的不一样。车窗被用暗红色的布帛封住,车门处的暗红色门帘布帛上绘有蟾蜍、仙人,门帘四周也用丝带绑紧,似乎避免她向外张望露出脸来。

    南河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看起来就像这人要搬走了似的。

    南河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那成套的漆盒。一双一看就绝不做活的纤纤素手,还有满车只有贵族才能用得起的贵重之物。

    看来领导诚不欺她啊,真的是个不会吃苦的贵族女?

    领导含混道:“倒也不多。不过算上之前教学关,你算是活的比较长的了。你跟别人不一样,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南河:“您别看好我。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挑中我的, 那么多人民教师,那么多德高望重老班主任, 你非要选我!”

    领导笑了笑:“因为, 我了解你啊。”

    这也叫清闲?!

    上了车,倒是安静了很多。车内摆了不少布料、漆器和玉饰,也点了四盏铜灯,马车被摇摆的灯火照的像个灯笼似的。

    南河懵了一下。

    眼前华灯初上,火把燃起,热闹非凡,周围人衣着语音都显然不是晋人。

    它顿了顿,又嗤笑道:“睡吧,今夜, 你就可以享受一会儿清闲了。”

    南河耳边传来了舒轻轻的呼吸, 外头的宫人也熄灭了回廊的灯火, 轻轻的从外快步走过。

    领导似乎在那头懒懒躺着, 道:“什么人都有吧。不过估计你查也查不出来。这本来就是个群魔乱舞, 变革四起的时代。不过, 有的人本来的职业是开发房地产的,我就叫‘先秦买地王’‘战国大富翁’, 要是特别会抓男人心还要求自己有绝世容貌的,就叫‘绝色快穿’‘宠爱系统’……总之, 我这都是量身定制啊。”

    南河:“……那我是你手底下第多少位游戏角色了?”

    南河望着帐顶,一边想着系统所说的之前有十几人来过这朝代的事情,一边又想自己到底会变成哪个世家的八十老头,到底能有多少张脸在她膝边叫爷爷。

    只是当她陷入沉睡的瞬间,竟猛地又清醒过来。

    再一睁眼,竟然听见了一阵喧闹。

    此为防盗章, 请v章购买比例达到50%后再看文

    领导含混道:“不一定跟你一个时代, 反正这局游戏玩了有最起码三四百年了。几天作死的也有, 狂热开启近代化的也有,好几次都弄得根本世界崩坏进行不下去, 我就不得不删档改回去。”

    南河来了这么多年, 基本被放养,和他对话的机会并不多:“那……其他都是一些什么人?现在我能在历史上查到他们的名字么?他们难道就不叫帝师系统了?”

阅读帝师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吃货带兽乱异世超神学院之从漫威归来女相师[重生]无终点校园最强兵王最强神话吞噬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