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chapter 18(入V公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晚上喝热牛奶好,热牛奶好!”

    所以等越溪洗完澡一出来,就看见小纸人头上顶着托盘,上边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那托盘,有它们十倍大了,小纸人压在下边,简直连纸影子都看不见了。

    在她洗澡的时候,装在包里的大头蛇被小纸人们给翻出来了,几只小纸人滚着玻璃瓶玩,将里边的大头蛇晃得头晕眼花的,都快吐了。

    小七坐在枕头上,张嘴给越溪唱摇篮曲,特意压低的歌声空灵渺渺,你很难相信这样一个纸人的身体里,竟然能发出如此悦耳的歌声,宛若仙音。

    不过,再好听的歌声,越溪也听了十多年了,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换句话说,她已经对这美妙的声音产生了免疫力了。

    “我已经十七岁了,你们可以不用给我唱摇篮曲了的。”她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

    歌声戛然而止。

    小七垂着脑袋,在那低声喃喃:“是小七的错,小七唱歌难听,越溪讨厌小七了,小七好过,好难过……”

    越溪:“……”

    她能怎么办,自己的小纸人,只能宠着呗。

    “没有,小七唱歌超好听的,我超级喜欢的!”她真心实意的道。

    “那我呢,我呢?”

    其他小纸人也朝着要夸奖了。

    “你们唱歌都好听!”

    “嘻嘻嘻,越溪好好哦,好好哦。”

    越溪无奈,她觉得,小纸人们还把她当成了五岁的孩子,会在睡觉的时候嚷着要听安眠曲的孩子,可是她已经不是五岁了,而是十七岁了。

    不过,算了,它们开心就好。

    在小七放低的歌声中,越溪慢慢的睡着了,一夜无梦,极为香甜。床头柜上原本警惕的看着他们的大头蛇,听着歌声慢慢的合上了眼,头上的双角在黑暗中隐隐发着微光。

    吃完早饭苏雯给她打了电话,吞吞吐吐的询问事情怎么样了。作为自己的顾客,越溪对她的态度很是很温和的,和她约好了时间,等下午上完课就去找她。

    “现在不行吗?”苏雯问。

    “不行。”越溪丝毫没有犹豫,“我今天有课。”

    作为一名学生,虽然成绩不好,上课只知道睡觉,但是从小到大,越溪从来没有迟到早退过。

    苏雯心里有些失望,应该说这件事情没有彻底解决,她心里就不会安稳,但是既然越溪这么说,她就只能应了。

    睡了一天,等到放学铃一响,越溪就慢吞吞的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

    “你要去医院吗?我和你一起吧。”韩旭走过来,看上去和越溪十分熟悉的样子,惹得教室里还没离开的其他人惊诧不已。

    越溪慢吞吞的点了点头,刚睡醒的她看上去有些迟钝。

    两人来到苏雯所在的医院,白齐星已经在病房里了,看见他们十分高兴的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医生正在给苏雯检查,除了体虚之外,苏雯的身体其实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上长出来的鳞片,还没有消退。

    医生摸了摸她手上的鳞片,皱眉道:“这些鳞片是从你身体里长出来的,就像是你的皮肤一样,实在是奇怪了。”

    苏雯没说话,她这又不算是生病,医生们又怎么可能有办法?

    医生们离开,苏雯看向越溪,叫了一声:“小老板。”

    越溪走过来,把包里的大头蛇拿了出来。

    “这就是那条蛇?”苏雯有些好奇,大头蛇被装在瓶子里,小小的一条,倒也生不出多少恐惧来,苏雯才敢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这条蛇。

    怎么说呢,和她所想的,有些差别。原本以为会是一条极为凶恶的大蛇,没想到是这么小小的一条,而且还是大头蛇,大眼睛大头的,透着几分憨态,就算是怕蛇的她,心里都没有那么怕了。

    越溪道:“你身上的蛇瘴,就是因果,而因就在这条蛇上。只要这条大头蛇愿意原谅你,蛇瘴就会消失。不然的话,就只能采取暴力的手段,用刮骨刀刮去蛇瘴了,那会很痛苦的。”

    苏雯低声道:“我们一起去旅行的有二十五个人,所有人身上都染上了蛇瘴,而我的症状,是最轻的。”

    她现在只在手臂上长了蛇麟,可是其他人,却已经全身都长满了。蛇麟覆身,每到晚上,就会发出灼痛,让人痛苦难眠。

    苏雯有些失神,道:“大概是因为我没有动手的原因……“

    可是,就算没有动手,她也是帮凶。

    苏雯的同事有好几个都送到了这个医院,他们几人病症相同,都是蛇瘴入体,身长蛇麟。明明是人,可是身上却长出蛇麟来,这实在是让人称奇,也是医院这两天最为热议的事情。

    越溪也去看了一眼,那几人可比苏雯的模样凄惨得多。

    大头蛇怨气太重,白齐星尝试着度化它,可惜修为不够,大头蛇怂搭着眼皮,昏昏欲睡的样子,看起来他的方法那是一点用的没有。

    几个人围着大头蛇转,白齐星苦恼不已,越溪想了想,道:“要不,我把它吃了吧,我还没吃过阴蛇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

    阴蛇再厉害,那也只是阴物,被越溪吃过的阴物,不说上千也有上百的。

    白齐星原以为她是开玩笑,可是看她认真的样子,有些笑不出来了。

    正常的人能吃阴物吗?

    他内心尖叫,表情有些僵硬的道:“可是就算你吃了,因果还在,也不能解决苏小姐的问题。”

    越溪一想,的确是这样,只能遗憾的叹了口气。

    玻璃瓶里身子僵硬的大头蛇慢慢的放松身体,简直是要吓死蛇。

    晚上越溪早早的就回去了,大头蛇被她留在了病房里,反正瓶口被黄符封住,那大头蛇也跑不出来。

    苏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翻过身来,一眼就能看见别搁在床头柜上的大头蛇。其实仔细看去,大头蛇还是有点可爱的,头大眼睛大,趴在瓶子里边圈成一团,微微闭着眼。

    它原本是能化蛟的!

    苏雯想起了白齐星的话,她伸手把玻璃瓶拿了过来,里边的大头蛇感觉到动静,睁开眼睛警惕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们不应该那样对你的。”苏雯低声道,大头蛇有什么错了,它没有害人,去被人害了,他们都欠它这一声对不起。

    大头蛇眨了眨眼,眼里咕噜噜的往外冒着泪水。

    它好委屈的,那些石头砸得它好疼的。可是人家都跟它说对不起了,那它就勉强原谅她吧。

    金色的光芒从它身上飘出来,飘过瓶子,直接落在了苏雯的身上,这点光芒是那么的温暖,让人想起了春天的阳光。

    等回过神来,苏雯才发现,自己手上的蛇麟竟然全部消失了,手臂上的肌肤白皙娇嫩。

    谁又知道,大头蛇想要的,这是这样的一句对不起呢?

    只是这么一句对不起,便让它身上的戾气与怨气全部散去。

    第二日,白齐星看着苏雯和大头蛇玩你拍一我拍一玩得很开心的样子,简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看向越溪,神色复杂的道:“你早就猜到了?”所以才会把大头蛇留在苏雯的病房里?

    越溪道:“没啊,我只是想,大头蛇如果想杀死他们,他们早就已经死了,而不是蛇瘴缠身。所以我想,可能大头蛇想要的,不是报仇,而只是一句道歉而已。”

    白齐星心里顿时复杂不已。

    韩旭笑道:“越溪,你实在是太过善良了。”

    只有善良的人,才会把别人也想得这么善良。

    三人正说着话,和大头蛇玩你拍一我拍一的苏雯却是表情一变,嘴里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

    喝完牛奶,越溪就被小纸人们赶去睡觉,七只小纸人顺着床头爬上来,躺在越溪的枕头上,和她排排睡在一起。

    “今天该小七,小七了……”

    大头蛇贴在玻璃壁上,愤怒的瞪着这些小纸人。

    小纸人们被它吓到了,飞快散开,躲在越溪身后,伸出个小脑袋来,道:“大头蛇好凶,好凶!”

    越溪失笑,将地毯上的玻璃瓶拿起来搁在了床头柜上,到现在她也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条大头蛇,不知道老头的笔记里有没有什么方法。

    ……

    越溪:“……”

    面对七只小纸人的控诉,她只能蹲在地上表示再也不会晚归,好声好气的向它们保证,态度无比认真诚恳。

    “越溪越溪,这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小纸人们问。

    越溪哦了一声,道:“今天抓到的阴蛇,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我今天才回来晚了。”

    越溪无奈,进屋脱了衣服去洗澡,衣裳丢在地上,小纸人们伸着小手给她把衣服折好。

    小二和小七打开冰箱,倒了一杯牛奶,然后放在热水里加热了一下。

    “你保证?确定?”

    “我保证,我确定!”越溪就差伸手对天发誓了,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真有事情,我一定会事先给你们打电话,通知你们的,不让你们担心的。”

    “啊,越溪学坏了,学坏了……怎么办,怎么办?”小纸人着急的转圈圈,想起电视剧里不学好的高中女学生,觉得自己头发都要愁白了,虽然它们并没有头发这东西。

    “越溪不好,不好。”

    看她认错态度良好,小纸人们才宽宏大量的表示原谅她了,絮絮叨叨的像七个老妈子一样。然后又催促着她,让她快点去洗澡,早点睡觉。

    “不早睡,会变丑,变丑!”

    “就是就是。”

    ..,

    等回到家中,都已经是半夜两点了,越溪一打开门,就看见排排站的七只小纸人拦在眼前,小纸人们小手插着腰,气愤的看着越溪。别看小小的一只,气势十分足。

    “越溪夜不归宿,夜不归宿!”

阅读男主他功德无量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重生之不一样的女学渣冷少绝宠:娇妻,你被捕了!大乔在身边朱颜杀海贼王之超级教父九重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